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阴魂不散】(下)
    胡小天内心暗叫不妙,文雅啊文雅,你果然没死,竟然跑到这穷乡僻壤,躲在地下装神弄鬼,今天应该是冲着自己来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事到临头逃肯定是没那么容易,文雅既然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拖到这黑暗的地底,其武功不知要高出自己多少。想起离奇死去的那几名武士,胡小天暗暗心惊。稍作犹豫之后,他沿着花间小径继续向石亭走去,呵呵笑道:“哎呀呀,这不是文才人吗?”

    文雅箫声戛然而止,秀眉微颦显然因为胡小天出声打断自己而不悦,手持玉箫站起身来,一双宛如千古寒潭般的冰冷眸子盯住了胡小天,竟似乎发出幽蓝色的光芒。

    胡小天被她看得毛骨悚然,这眼神根本不像活人,简直就是从地底爬出来的女鬼,虽然很美,可是看着让人打心底生出寒意。鼓起勇气,呵呵笑道:“我还以为你死了,想不到居然躲在这里潇洒快活。”

    文雅的声音不夹杂任何的感**彩:“胡小天,你不害怕?”

    胡小天继续向她走去:“我为何要害怕,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文雅的心中因他的这句话而涌现出一丝杀机,可是这杀机马上扰乱了她的内心,她咬了咬樱唇,竭力提醒自己要平复情绪,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联合姬飞花那阉贼想要置我于死地,还敢说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

    胡小天道:“既然文才人没事,还请早日跟我回宫,皇上若是知道你没死,肯定会龙颜大悦。说不定还会重赏于我,对了,文太师一直都把你的死归咎在我头上,这下总算可以洗刷我的清白了,还有你哥哥文博远就在上头。这次你们兄妹重逢,想必会抱头痛哭吧?”他心中当然明白眼前的绝非文雅,更不是小寡/妇乐瑶,之所以这样说只是想迷惑文雅,让她放松警惕罢了。

    文雅冷冷望着胡小天,看到胡小天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轻声道:“是不是手中有什么致命的杀招?所以才故意说话让我麻痹?”

    胡小天的手已经悄悄将暴雨梨花针摸到,他是想拉近距离来一个近距离射杀,听到文雅这句话顿时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文雅道:“若是有害我之心,那么咱们不妨赌一赌。看看究竟是你快还是我快!”

    胡小天又将手放了下来,张开双手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见到你开心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加害于你?”他笑得阳光灿烂,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恶意。

    文雅道:“最好别有那样的念头,不然死的那个人一定会是你。”

    胡小天充满威胁道:“既然你都已经离开了皇宫,大家也都以为你死了,远走高飞就是。何必又要折回头来找我?若是让人得知你根本没死,这可是欺君之罪,那可是要抄家灭门。株连九族的,文太师虽然不是你亲爹,可毕竟也曾经养育过你,你不至于恩将仇报吧。不如这样,我只当没看到你,你有多远走多远。好不好?”

    文雅冷笑道:“这么久不见,你心中对我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想念。就这么急着赶我走?”

    “想!想得不得了,可是我得首先为你的安危着想。上面到处都是朝廷的人。幸亏发现你的人是我,若是被他们看到,恐怕你就有大麻烦了。”胡小天装出一副关心她的样子,心中却在思索着脱身之策。

    文雅道:“就算他们发现我又有什么好怕,有一个见到我我便杀掉一个,有两个见到我我便杀了一双,若是有一千个看到我,我就将这一千个全都杀了,绝不会放走一个活口。”

    胡小天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表面上却仍然笑得阳光灿烂,周身的神经不敢有一丝一毫地放松,他在寻找下手的机会。他笑道:“刚才是你将我拖到下面来的?”

    文雅道:“你应该感到庆幸,我只是抓你下来,而没有当场杀死你。”

    胡小天道:“那几名武士全都是你杀掉的?”

    文雅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道:“不错!”

    胡小天暗骂文雅歹毒,望着她找不到半点瑕疵的精致面庞,这张面孔美到了极致却又冷到了极致,从她的表情上那还能找到半点温柔妩媚的味道,想起昔日青云那个温柔如水又妩媚动人,风情万种的小寡/妇乐瑶,根本似乎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难道这美丽的躯壳内乐瑶的意识早已被清扫一空,眼前的只是天下第一毒师须弥天,是她利用种魔**鸠占鹊巢,强抢了乐瑶的身体。如果一切真得如此,跟谋杀又有什么分别?

    “你不认识我吗?为何要始终盯着我看?”

    胡小天道:“直到今时今日我都看不出你和乐瑶的分别。”

    文雅道:“当然有分别,她不会杀你,而我今天来却是为了杀死你。”

    胡小天道:“想杀我的话,其实刚才将我从外面拖进来的时候是最好的机会,可惜你一时心慈手软,没有当即下手,现在再想杀我只怕没那么容易。”

    文雅呵呵笑道:“我既然能够抓你下来,杀你还不是易如反掌,你以为自己可以逃得过我的掌心吗?”

    胡小天微笑道:“想不到你不但吹箫吹得好,牛皮吹得也是那么棒。”望着文雅诱人的樱唇,却不知这么美妙的一张嘴唇究竟是什么滋味。

    “大胆!”文雅凤目圆睁,杀气凛凛。

    胡小天道:“我的胆子向来都不小,可是比起你还是要差上一筹,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混入皇宫?”

    文雅道:“本来我还想给你条活路,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胡小天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猜到了,你是须弥天对不对?练了什么劳什子的种魔**,据说这种魔**练到一定的境界可以修成魔胎,可是魔胎练成之时,往往也就命不长久,于是就找到合适的人选将魔胎种入她的体内,乐瑶根本就是被你害死的对不对?”

    文雅点了点头道:“是又如何?你既然对她念念不忘,我现在就送你下去见她。”双目中迸射出蓝幽幽的光芒,足尖在地面轻轻一点,娇躯拧动,宛如急电般射向胡小天。

    胡小天本意是想激怒她,让她主动接近自己,也只有距离拉近之后才有用暴雨梨花针将她射杀的机会,只是胡小天没想到她来得这么快,假如现在掏出暴雨梨花针,恐怕来不及发射就已经被她抓住。当下顾不上攻击,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文雅扬起五指,弯曲如同鹰爪,指尖泛起绿油油的光芒,胡小天深知她的厉害,假如她真是须弥天,那么天下间下毒的功夫没有人能够超过她。脚踏乾坤,身躯一缩一弹,动作虽然不雅,可是脚下的步法却是出人意料。文雅本以为一把就能够将他抓住,可是眼前一晃,竟然抓了个空,胡小天已经成功退到距离她一丈之外。

    文雅秀眉颦起,难怪这小子如此托大,不知何时学会了这么一套奥妙的步法,她点了点头道:“不坏不坏!”嘴上说着话,攻击却没有停下来,身躯陡然旋转如同陀螺一般飞速冲向胡小天。

    胡小天退入花丛之中,脚下步法不慌不忙,时快时慢,不时变换方向。文雅随着他追入花丛之中,那一朵朵闪烁着荧光的花朵随着她纷飞而起,形成了一道五彩缤纷的彩色龙卷,胡小天开始的时候还有些紧张,可是很快就发现文雅想要抓住自己绝没有那么容易,在花丛之中来回穿梭。

    文雅几次眼看就要抓住他,可到了近前却次次落空,文雅怒道:“这是什么邪门步法?”

    胡小天道:“躲狗步法。”

    文雅只当他在辱骂自己,冷哼一声,追逐的速度变得更快,可无论她如何努力,始终沾不到胡小天半点衣襟。

    胡小天乐得哈哈大笑,老子虽然打不过你,可单凭着这套躲狗十八步,你也抓不住老子。想想自己居然能够让天下第一毒师须弥天束手无策,实在是有些得意。

    文雅追得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水,她忽然停下脚步。

    胡小天见到她不再继续追赶,也在距离她三丈以外的地方停下,笑眯眯道:“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纸,可惜你浑身都是毒,咱俩还是保持点距离得好。”

    文雅道:“胆小鬼,有种别跑,跟我堂堂正正打上一场。”

    胡小天道:“激将法?对我没用,跟你堂堂正正,我岂不是自己找死?”

    文雅道:“我答应你,不杀你!”

    胡小天笑道:“信你才怪,当初你在明月宫阴我,居然放出那么多的毒蝎子咬我,老子差点没被你害死。”

    文雅冷冷道:“若不是你想要加害我在先,我岂会那样对你,你竟然想在我饮食中下毒,用赤阳焚阴丹害我,又放出血影金蝥意图破我神功。”(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