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绝不留情】(下)
    胡小天此时方才明白展鹏为什么要冒着危险空中借箭,又为什么在离去之前拔走他射出的箭矢,想不到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展鹏居然还可以保持这样的冷静心态,这份心理素质就算自己也未必赶得上。

    胡小天暗自欣慰,文博远短时间内是无法猜到究竟是谁下手了。

    胡小天走了没多久又转身回来,手中已经多了一张弓,这厮弯弓搭箭,瞄准地上劫匪的尸体,咻!的就是一箭。

    他的这一举动将所有人都弄愣了,向死人射箭,这厮还有节操吗?即便是这么近的距离下,胡公公居然还将这一箭给射偏了,胡小天将弓箭扔在了地上,骂道:“混账东西,居然敢惊扰公主圣驾,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人家早就死了好吗!胡小天这戏演得实在是太蹩脚了。

    欲盖弥彰!文博远的脸上布满狐疑之色,胡小天啊胡小天,你故意当众射偏这一箭,好让我不怀疑到你,信你才怪,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百步穿杨的好手。人有时候太过多疑也不好,文博远就属于聪明反被聪明误。

    胡小天是真心瞄准了,可惜这手头的准星差了点,望着文博远一脸的疑窦,胡小天心中暗乐,爱怎么想怎么想,就算现在不杀你,也得多杀你几个脑细胞。

    清点人数之后,发现己方一共死了五人,轻伤十二人,夜袭伏击他们的歹徒被杀十六人,伤者不祥。

    胡小天认定这些劫匪都是文博远布下的幌子,心中更加坚定了将之杀掉的信念。

    所有人员在经历了这一夜的折腾之后,都显得有些萎靡。文博远决定原地调整。生火灶饭,等到天光完全放亮再行出发。

    天色已经现出一片青灰,黎明在不知不觉中到来,胡小天牵着小灰来到距离营地不远处的小溪处,洗了把脸。然后帮小灰洗去身上的泥泞。

    前方有人影向这边走来,胡小天顿时警觉了起来,等到那人走近一看,却是前去打探道路的赵志河。赵志河这个人物极其可疑,他负责队伍的向导和打探情报,昨晚发生的事情此人难辞其咎。胡小天几乎能够断定,文博远和那帮劫匪之间正是通过赵志河联系,想要切断他们之间的联系,就必须从赵志河下手。

    胡小天拍了拍小灰的臀部,让小灰在小溪边等着。然后迎向赵志河道:“这不是赵兄吗?好早!”赵志河本来并没有准备搭理这位胡公公,可人家主动跟自己打招呼总不能视而不见,他向胡小天躬身行礼道:“属下赵志河参见胡公公。”

    胡小天笑道:“客气,赵兄这么早去了哪里?”

    赵志河道:“奉文将军之名去前方探路。”他向胡小天身后望去,距离营地只不过百余步的距离。

    胡小天嘿嘿笑了一声,然后伸出手很亲热地搭在赵志河肩膀上,赵志河微微一怔,自己和这位公公好像没有熟悉到这个地步。

    胡小天道:“赵兄。我有句话想单独问你。“

    赵志河又向营地的方向望了一眼:“可我还有要紧事向文将军禀报。”

    胡小天乐呵呵道:“不急,就两句话。”

    赵志河无奈,只能跟他向一旁走了两步。胡小天低声道:“其实你做了什么事情我都明白。”

    赵志河哪能想到他会这样说,愕然道:“胡公公什么意思?您的话我一点都不明白。”

    胡小天笑道:“不是不明白,而是装糊涂,那帮劫匪从何处而来你心里清楚,文博远让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更加清楚。”

    赵志河脸色一变。他摇了摇头道:“胡公公,您怎样想我管不了。可是清者自清,有什么话。你去对文将军说。”

    胡小天道:“你身为向导,却故意将我们引入这黑松林,害得我们损兵折将,惊扰公主该当何罪?”

    赵志河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赵志河对大康忠心耿耿,此心可昭日月。”

    胡小天冷笑道:“只怕是对文博远忠心耿耿吧。”

    赵志河猛然挣脱开胡小天的手臂,怒视胡小天道:“胡公公,我对你一忍再忍,你却咄咄逼人,做人还是不要太过分为好。”

    胡小天嘿嘿笑道:“威胁我?你居然敢威胁我?”

    赵志河道:“我乃神策府将官,只听从文将军的号令,你无权对我指手画脚,再敢对我无礼,休怪赵某不讲情面。”仗着有文博远撑腰,赵志河说起话来也是相当的硬气。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好啊!”说话的同时身躯宛如猎豹般冲了上去。

    赵志河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胡小天敢在这里对自己出手,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拿胡小天的手臂,胡小天出手奇快,以肘部挡开赵志河的手臂,玄冥阴风爪探伸出去,牢牢锁住了他的咽喉。以赵志河的武功原本不会在一招之内就落败,只是事发仓促,他全无准备,而且胡小天出手就是高妙的玄冥阴风爪这种上乘武功。赵志河对胡小天的武功又缺乏正确的估计,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小太监居然也身怀绝技。

    赵志河满头冷汗刚想挣扎,胡小天已经掏出了匕首,抵在他的颈侧动脉之上,压低声音道:“你敢呼救,我就一刀割了你的喉咙。”

    赵志河吓得整个人僵在那里,颤声道:“你……你想做什么?”

    胡小天道:“你老老实实回答我,若敢有半句谎话,我让你命丧当场!”

    赵志河道:“你是朝廷命官,岂可草菅人命。”

    胡小天道:“你不要忘了,临行之前姬公公赐我一把乌金刀,可先斩后奏。”

    赵志河听到这里,吓得身躯一颤,姬飞花在大康的地位他当然清楚,就算胡小天杀了自己,姬飞花也一定可以为他撑腰。

    胡小天看到他双目之中流露出惊恐的目光,低声道:“你现在老老实实告诉我,前面是不是还有埋伏?”

    “我怎么知道?”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赵志河忽然一把抓住胡小天的手腕,大声道:“救……”胡小天不等他的话说完,扬起匕首狠狠插入他的颈中,就在同时,忽然听到身后发出一声尖叫。

    胡小天拔出匕首,一脚将赵志河的尸体踹了出去,鲜血从赵志河的颈部喷了出来,并没有一滴沾到胡小天的身上,他转身望去,却见一名身穿劲装的少年满脸惶恐地站在自己的身后,定睛一看却是女扮男装的唐轻璇,胡小天顿时头大起来,刚才只顾着赵志河,压根没有注意唐轻璇何时出现,又或是她一直都在这里。

    唐轻璇看到胡小天望向自己,慌忙去拔腰间的长剑,她性情虽然泼辣,可是毕竟没有亲眼目睹过这血淋淋的残忍场面,惶恐之中竟然没有成功将手中长剑及时拔出,胡小天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与此同时营地之中十多名武士已经闻声冲到了这里,胡小天暗叫不妙,现在再想灭口已经来不及了,他灵机一动,竟然一把就将唐轻璇搂入怀中,唐轻璇也想不到他会保住自己,吓得魂不附体,胡小天压低声音道:“你若是敢将此事说出去,你的两个哥哥休想活命。”

    唐轻璇整个人都吓傻了,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那些武士已经赶到了近前,胡小天附在她耳边道:“此人乃是内奸,我若不杀他,咱们全都会死在他的手中。”

    文博远也在第一时间内赶到了现场,看到赵志河趴倒在地上手足不停抽搐,文博远上前抓住他的肩头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出手如风点了他的几处穴道想要为他止住血流,可是赵志河的颈总动脉已经被胡小天切断,岂是点穴能够止住的,赵志河守住抽搐了几下,眼看已经不活了。

    文博远缓缓站起身来,猛然回过头去,目光死死盯住胡小天,凛冽的杀机将胡小天笼罩。

    胡小天却仿佛没发生任何事一样,放开了唐轻璇道:“这混账东西简直是畜生,竟然想强暴唐姑娘。”

    唐轻璇刚才是大惊失色,这会儿感觉五雷轰顶,自己刚才只是躲在这边小解,谁想到竟不巧看到了胡小天杀人的场景,她本想不出声以免被他们发觉,可是最终还是因为胡小天杀人灭口时候血淋淋的场面而感到害怕,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这才落到了如此危险的境地,有一点她能够断定,倘若不是这帮武士及时闻声赶到,只怕胡小天也要将自己杀了灭口了。

    唐轻璇这会儿才想起自己明明会武功,可是她的武功根本登不了大雅之堂,真正看到以性命相搏的血腥场面整个人都吓傻了。可以说她的脑子到现在都是一团混乱,没有恢复正常,所以胡小天才敢信口开河。让唐轻璇恼火的是,胡小天竟然将她是女儿身的事情公诸于众了。

    文博远阴冷的目光转向唐轻璇,森然的寒意看得唐轻璇心中一颤,脸色顷刻间变得苍白。

    月中了,如有第二张月票请投给医统!(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