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三十章【黑松林】(下)
    文博远离去之后,安平公主和紫鹃带着雪球离开了营帐,却见胡小天正在篝火旁忙活着,篝火之上烤着一只肥羊,随队厨师正在胡小天的指挥下专注炙烤。: 3w.

    龙曦月看到胡小天指挥若定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胡小天转过身去,看到龙曦月她们,也笑了起来:“公主殿下不在营帐内躲避风雪,出来干什么?”

    雪球汪汪叫了起来。

    龙曦月轻抚雪球背上的软绒绒的毛发,柔声道:“只怪你们烤得羊肉味道太香,将雪球引得不停叫唤,我们若是不出来,它只怕要闹翻天了。”其实是她心中想见胡小天才对。

    胡小天拿起一块骨头在雪球眼前晃了晃然后扔到远处,雪球挣脱开龙曦月的怀抱,向那块骨头追逐而去。

    龙曦月惊呼了一声。

    胡小天笑道:“不妨事,对雪球来说肉骨头的吸引力永远要比美女大一些。”

    龙曦月不无嗔怪地看了他一压。胡小天不知从哪儿搬了个矮凳放在篝火旁:“公主请坐,等羊肉烤好了就能吃了。”

    紫鹃充满好奇道:“胡公公,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大一头肥羊?”

    胡小天道:“我让王闻友准备的,听说这几天路上荒凉没什么人家,于是我就让他弄了十只活羊装车随行,需要吃的时候就杀一只。”这办法还是胡小天在护送周王龙烨方前往燮州的路上跟着沙迦人学会的。

    龙曦月道:“我怎么没有见到?”

    胡小天笑道:“我故意让人避着你的,君子远庖厨,若是让公主看到就不忍心吃了。”

    龙曦月道:“其实在宫中我也很少动荤腥。”

    胡小天道:“现在可不一样,天气寒冷,不吃点肉食体内哪有足够的热量,又哪有力气赶路。”

    龙曦月点了点头。美眸和胡小天对视了一眼又迅速逃开,其实目光中的情意已经告诉胡小天答案,你让我吃我就吃。胡小天对这位美丽温柔的公主越看越爱,如果周围无人,定要将龙曦月拥入怀中好好爱怜一番。

    七百多人的队伍扎营之后规模不小,龙曦月的营帐属于保护的中心。其余人将公主的营地团团围住,这样的布防应该万无一失。

    周默和其余人并不说话,只是守住车马,目光静静观察着公主周围。

    胡小天看到全羊就要烤好,起身道:“我去把吴大人叫过来一起吃。”虽然吴敬善过去和他不睦,但是胡小天认为在旅途中吴敬善还是有必要拉拢一下的,文博远和自己的关系现在势同水火,很多事情必须要吴敬善这个和稀泥的来掺和,更何况姬飞花让他寻找机会干掉文博远。若要干得神不知鬼不觉,还需要找个合格的替罪羊。

    吴敬善虽然是这次的总遣婚史,可他在队伍中的位置很尴尬,论手下他比不过文博远,论和公主亲近他又比不上胡小天,他心中明白,皇上派自己过来无非是为了缓和胡小天和文博远之间的关系,避免在旅途之中发生冲突。

    胡小天请他过来和公主一起吃烤羊对吴敬善来说可谓是受宠若惊了。虽然胡小天让王闻友带了十多只活羊,可这些都说是为公主准备的。即便是身为总遣婚史的他也无福享受,胡小天负责后勤财政,这些吃穿用度上的事情完全是他说了算,如果他不过来请,吴敬善这位三品大员礼部尚书,也只有啃干粮的份儿。

    肥羊烤好之后。胡小天让厨师将羊肉切好装盘,先给安平公主,安平公主笑道:“我不耽搁你们吃肉喝酒了。”她让紫鹃端着羊肉两人回了帐篷。其实依着她的意思,是要胡小天将这些羊肉和所有人共享的,可胡小天认为没这个必要。一头烤羊分给七百个人,只怕连一口都分不到。他的任务是将安平公主照顾好,其他人还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不是因为自私,而是因为实在没有那个精力跟心情。

    胡小天让厨师切了条羊腿给周默送过去,又分了一些给负责守卫公主营帐的武士。

    吴敬善坐在篝火旁拿起一条羊腿,啃了一口羊肉赞不绝口道:“真是美味啊,老夫只有在当年出使黒胡的时候才吃过这么美味的烤羊。”

    胡小天笑道:“吴大人去黒胡出使做什么?”

    吴敬善还没有回答,胡小天就道:“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去说服黒胡和咱们大康来个内外夹攻,一起攻打大雍对不对?”

    吴敬善大惊失色:“胡公公,话可不能乱说,咱们现在和大雍是友邦,马上就是姻亲。”

    胡小天笑道:“你不用害怕,这儿只有咱们两个人,这话绝对传不到大雍皇帝耳朵里面去,其实国家跟国家也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一个鸟样,今天打了明天又和好,过不两天还得打,你说是不是?”

    吴敬善暗叹,别看这小子没什么正行,可是对事情看得倒是很透。

    此时随行的一个小太监过来将一坛酒放在胡小天面前,胡小天打开酒坛,倒了一碗递给那小太监,让他送去营帐让公主喝点暖暖身子,然后又拿了两个大碗给吴敬善到了一碗,自己倒了一碗。

    吴敬善端起酒碗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哎呀,咱们怎么把文将军给忘了。”

    胡小天道:“他算老几?凭什么喊他?”

    吴敬善碰了一鼻子灰,不由得有些尴尬。

    胡小天端起酒碗跟吴敬善碰了碰,灌了一大口道:“你吴大人纵横官场这么多年,难道看不出我跟他根本尿不到一壶。”

    吴敬善笑道:“大家风雪同路,有些摩擦也是难免,不过还是不要放在心上。”

    胡小天道:“吴大人,你说句公道话,昨儿比画是不是我赢了?”

    “呃……”吃人家的嘴软,吴敬善此时方才意识到这烤全羊不是白吃的,可吞进肚子里的东西总不能再吐出来?反正文博远也不在这里,事实上的确是胡小天赢了,吴敬善点了点头,又笑道:“其实何必分个输赢呢,都是自己人还是以和为贵。”

    胡小天道:“我是以和为贵啊,可是人家不领情。就说今日我建议在黑松林外面扎营等明天一早再行通过,可他偏偏一意孤行,非得要进入这黑松林。”

    吴敬善笑道:“其实文将军也是好意,他是不想耽搁了公主的行程。”

    胡小天道:“今儿是正月十七,公主大婚之日是三月十六,吴大人,就算咱们耽搁一个月一样不会晚了公主的婚期。”

    吴敬善知道胡小天说得是实情,可是进入黑松林之前文博远也跟他商量过,他也同意继续前进,所以他也不好指责文博远。吴敬善道:“其实在哪儿过夜还不是一样,在林子里还可以遮挡寒风呢。”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那可不一样,吴大人不知道逢林莫入的道理?”

    吴敬善道:“文将军文武双全,手下还有五百名武士保驾,安全的事情不用担心。”他似乎对文博远的那帮人表现得颇有信心。

    胡小天从身上掏出了那幅绿林势力分布图递给了吴敬善,吴敬善看完之后默不作声。

    胡小天道:“这幅图乃是一位朋友在我此次出行之前送给我的,上面标记着沿途强盗劫匪最常出没的地方,黑松林就是其一,文将军明明知道却仍然坚持己见,不知他在打什么主意。”

    吴敬善笑道:“胡公公可能想多了。”

    胡小天拿回自己的那幅图重新收好,端起酒碗喝了一口道:“不是我想多了,而是我担心有人心怀鬼胎,吴大人也别以为是小事,倘若公主出了什么事情,咱们谁都逃脱不了责任,说句您不爱听的话,真要是那样,您还要首当其冲。”

    吴敬善唇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胡小天又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吴大人还需擦亮自己的眼睛,千万不要被人利用才好。”

    吴敬善虽然什么回应,可是心中已经开始打鼓,胡小天分明在提醒自己,文博远可能另有盘算,吴敬善对文承焕和姬飞花两大阵营之间的争斗是清楚的。行程开始虽然没有几天,胡小天和文博远已经表现得针锋相对水火不容,吴敬善虽然在心底站在文博远一边,可是他在表面上还是表现得非常中庸,尽量争取两边都不得罪。吴敬善私下里有他自己的盘算,安安稳稳将这趟行程跑完,把安平公主平安送到雍都,也算是完成了最后的使命,以他的年龄也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这次算是给自己多年的官场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可是行程真正开始之后,吴敬善才意识到这次的任务比他预想之中还要艰巨得多。

    吴敬善在官场上混迹多年,什么风浪没经历过,当然知道胡小天在有意挑唆他和文博远之间的关系,所以无论胡小天说什么他都不表态,只管吃肉喝酒,填饱肚子才是正本,老子管你说什么?(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