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二十九章【临别赠言】(下)
    胡小天拱了拱手,欣然应诺。杨令奇从自己的画篓中抽出一幅画,递给胡小天道:“这一幅画是我最为得意的山水画,我听闻大雍燕王薛胜景乃是好画之人,此人身为皇帝广纳门客,仗义疏财,有当世孟尝的美名,胡公子将此画献给他,他必然如获至宝,以他的好客性情势必会对公子以上宾之礼相待。”

    胡小天内心中不免有些激动,杨令奇沦落如此对待自己仍然慷慨解囊,足见此人高义,胡小天推辞道:“如此珍贵的礼物我怎么好收。”

    杨令奇道:“我不瞒你,当初我是想前往雍都将这幅画谨献给梁王,以此换来他为我做一些事情,现在看来……”他苦笑摇了摇头,暗叹自己连走出大康的本事都没有。将画交到胡小天的手中:“我看得出,胡公子不是普通人,此次若是能够从大雍安然返回,他日前程必不可限量。”杨令奇说完转身就走。

    胡小天将这幅画收好,心中默默下定决心,等他从大雍回来一定要帮助杨令奇改变境遇。

    胡小天离开酒楼的时候迎面和一群人遇上,那群人中有唐铁生唐铁鑫兄弟,让胡小天没想到的是周默也在其中,看来短短的两天内周默已经成功赢得了唐家兄弟的信任,并和他们打成了一团。这群人中有一人见到胡小天慌忙将头低了下去,胡小天不免多看了一眼,却见那人眉清目秀,脸色微黑,虽然只是看了一眼,胡小天却已经断定此人乃是女扮男装,看容貌有些熟悉,用心一想,岂不是唐家小妞唐轻璇?想不到她也跟着两位哥哥一起过来了,难道是想趁着这次机会对自己不利?胡小天马上又否决了这个念头,唐家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当众对自己这个副遣婚使动手。

    唐轻璇低头是因为心虚,担心胡小天看破自己的真正身份,其实她这次并非是为了报仇而来,当时和胡小天发生误会的时候只恨不能杀之而后快,可是时过境迁,过去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心中的仇恨也就随之淡忘,加上她本身和慕容飞烟就是闺蜜,在慕容飞烟返回京城加入神策府之后,几次和她见面,又向她解释了当初的误会,听说胡家落难,胡小天又入宫当了太监,就算有什么深仇大恨也都报了。

    这次唐轻璇之所以会出现在送亲的队伍里并没有什么特殊原因,而是她一直向往大雍美丽的北国风光,听说两位哥哥要去大雍出使,于是闹着要一起过去看看,她向来是唐家的掌上明珠,两位兄长拗不过她,只能答应带她一起去,不过有个条件,就是要让她女扮男装,混在队伍里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唐家人并没有意料到此行的凶险,若是知道这次出使背后存在着那么多的力量博弈,只怕他们说什么都不会让唐轻璇跟来了。至于周默,本身长得魁梧健壮,在挑夫的队伍里表现异常出色,加上他身上与生俱来带有的领袖气质,很快就吸引了唐铁汉的注意,唐铁汉将他调到骡马组帮忙,两人都是好酒之人,一来二去竟然熟识起来。

    唐铁汉性情暴烈,相对来说唐铁鑫更为灵活一些,看到胡小天慌忙拱手道:“原来是胡大人!”虽然打心底看不起胡小天这个太监,可是人家毕竟是钦差,还是要表示出一定的尊敬。

    胡小天点了点头,微笑道:“唐兄好,旅程还顺利吗?”

    唐铁鑫道:“托大人的福,出门以来还算顺利。”

    此时外面又飘飘扬扬下起了大雪,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道:“又下雪了,不知明日能否顺利出行。”

    一直没说话的唐铁汉道:“积雪倒是不怕,就怕雪后结冰路滑,那样的路面对牲口和车辆都是严峻的考验。”

    胡小天拿了一锭金子放在柜台之上,向那掌柜道:“一并将他们的帐都付了。”这锭金子用来付账绝对是绰绰有余,那店老板千恩万谢地收了。

    唐家兄弟对望一眼,也没跟胡小天客气,他们以为是胡小天主动在向他们示好。胡小天其实根本没有将唐家兄弟放在眼里,只是前往大雍行程漫长,实在没有心情再多结仇怨,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当年的事情如今想来只不过是小事一桩。

    望着胡小天离去的背影,唐轻璇忍不住道:“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唐铁汉低声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唐铁鑫道:“哥,这饭咱们吃是不吃?”

    “吃!不吃白不吃!”

    安平公主看到杨令奇的两幅旧作之后,也不禁拍案叫绝,尤其是今天他送给胡小天的那幅雨后空山图,用笔用墨用色都已经达到了大成的境界,隐然流露出一派宗师风范,这么优秀的一位青年才俊却因为遭遇不幸而双手残疾,安平公主叹道:“此人如果不是双手残废,以后必然成为画坛巨匠。”

    胡小天道:“人间哪有那么多称心如意的事情。”

    安平公主却因为胡小天的这句话而触发了心中的感伤,随之叹了口气道:“的确,人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又哪能每件事都称心如意呢?”

    胡小天低声道:“曦月,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带你离开。”

    龙曦月摇了摇头,光洁的额头抵在胡小天肩头,小声道:“你不用为我冒险,其实曦月现在已经很开心了,可以随时见到你,听到你说话,哪怕是哄我骗我,曦月心中都开心得很,感觉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胡小天道:“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龙曦月抬起头来,微笑望着他的双目,轻声道:“不用做任何事,真的!上天对我已经不薄,我不敢再有任何过份的奢求,只求你能够一生平安就好,总之你要记住,无论曦月在那里,心中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再不会有其他人的位置。”

    胡小天心中一阵激荡,将龙曦月拥入怀中。

    龙曦月紧紧偎依在他的胸前,梦呓般道:“真想一辈子就这样靠在你的怀里,可是我们越往北走,留给我们相处的时间就越来越短,小天,如果时间能够停滞不前该有多好?”她心中却知道这个愿望是永远都不能实现的,闭上美眸,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洁白如玉的面颊滑落。

    时间不可能停滞不前,但是命运可以改变。胡小天轻抚龙曦月的秀发,低声道:“我会让你幸福,我会让你一直幸福下去。”

    翌日清晨,雪已经完全停歇,可是天色却昏昏沉沉没有放晴,这宛如黑色铅块一般的云层也投影在人的心中,让人的心情变得有些压抑,天波城太守王闻友率领部下又将胡小天一行送出了天波城北门,一直到十里长亭方才停下,王闻友下马向三位遣婚使道别。王闻友道:“从这里一路向北人烟稀少,四野荒凉,其间贼人出没,几位大人需要提高警惕,多加小心。”

    文博远道:“正感觉这途中无聊,若是让我们遇上刚好活动一下筋骨。”

    王闻友笑道:“是下官多虑了,文将军武功超群,神策府威震天下,自然不用怕那些山贼草寇。”

    吴敬善道:“王大人回去吧,等到我们回来之时,再把酒言欢。”

    王闻友拱手道:“下官就在天波府等候几位钦差大人凯旋归来,到时候我一定设下酒宴为三位大人洗尘庆功!”

    胡小天向王闻友回礼道:“王大人放心,等我们回来的时候,一定跟你痛饮一番,不醉无归!”

    午后风变得越来越猛烈,刮起地上的积雪和冰粒子拍打在人的脸上,无孔不入地钻入他们的袖口领子,打得他们睁不开眼,气温突然降低了许多,冷风带来了北方的潮湿,这种寒冷的滋味似乎可以一直钻入你的骨头缝里。

    胡小天骑在大耳朵小灰背上,始终伴随着安平公主的座驾,展开临行之时朱八送给他的江湖势力分布图,前方应该是黑松林,从图中的标记来看,时常有马贼出没。

    胡小天催马来到队伍前方,小灰一边跑,一边甩动着它的那对大耳朵,将上面的冰粒儿抖落。鼻孔里喷出两团白雾,不过它仍然精神抖擞,丝毫没有因为这突然下降的气温而有任何的萎靡。

    文博远始终行进在队伍的最前方,觉察到胡小天来到身边,他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头,这是内心的自然反应,在天波城比画输给胡小天之后,文博远对他的恨意更浓。

    胡小天道:“文将军!”

    文博远目光仍然望着前方,看都没看胡小天一眼:“胡公公有什么指教?”

    胡小天道:“前方是黑松林,听说那里经常有强盗出没。”

    文博远眯起双目,望着远方的天际,天灰蒙蒙的,地面白茫茫全都是雪,寒风卷起地上的积雪肆虐在天地之间,模糊了天地间的界限,仿佛有一层浓雾笼罩着视野中的景物。

    貌似今天才5张月票,哪位多给一张,凑个6,新年里六六大顺图个喜庆。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