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二十一章【礼物】(上)
    公主出嫁毕竟是举国欢庆的大喜事,文博远本想让人将这帮叫花子赶走,可礼部尚书吴敬善认为不妥,别说皇家嫁女,就算是普通的老百姓家闺女出嫁,也会经常遇到乞丐上门打着贺喜的旗号乞讨,处理这种事往往都是打赏一些银钱,图个喜庆。只不过安平公主今日远嫁并没有对外宣扬,这帮叫花子又是如何知道?

    文博远冷冷望着前方的这群叫花子,密密麻麻堵住了前方的道路,粗略估计也要有近一百人了,这么多的叫花子不可能是全都凑巧来到这里的,难道他们提前就已经知道了公主会从这条道路经过?所以才聚拢在这里讨要赏赐。

    吴敬善低声道:“随便赏些银两给他们,毕竟是大喜事,不宜大动干戈。”

    文博远点了点头,还没有离开康都,就遇到了这个麻烦。他并不负责打赏,他此次的职责是保护安平公主的安全,吴敬善负责统筹安排,是他们的总指挥,至于内务补给方面是副遣婚史胡小天负责,他们三人也算得上是分工明确,不过这只是表面,背后也存在着权力的平衡和博弈,谁背后都有靠山。说穿了一个掌握队伍的兵权,一个掌握财权,至于吴敬善本身的定位就是和稀泥的。虽然是遣婚使,却是最后一个才被定下来的,有点救火队员的性质。

    其实吴敬善说完,他自己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事儿应该交给胡小天去做,转身向身边的家将吴奎道:“你去叫胡公公过来,我找他有事商量。”

    吴奎调转马头向车队的方向而去,没多久就回来了,一脸愤懑道:“他说要保护公主。还说大人有什么事情可以过去找他。”

    文博远一旁听着心中暗笑,他和胡小天打过的交道虽然很少可也知道这小子绝非善类,只是没想到胡小天如此狂妄难缠,还没出皇城居然就公然违抗吴敬善的召唤,吴敬善怎么都是当朝礼部尚书三品大员,又是此次出使的总遣婚使。却不知他咽不咽得下这口气。

    吴敬善居然没有动气,习惯性地摸了摸颌下的山羊胡子,轻声道:“坚守职责倒也没错。”他在胡小天的手上已经吃了两吃亏,吴敬善虽然年纪大了,可头脑并不糊涂,否则也不可能经历皇权更迭仍被重用。这个遣婚史他是不想干的,文博远和胡小天虽然是两个小辈,可他们的背后全都有实力雄厚的靠山,皇上让他来当这个遣婚史。估计是要他来平衡两边的关系,尽量协调胡小天和文博远之间的矛盾。

    吴敬善向吴奎道:“你再跑一趟,就说前方有一大群乞丐拦路。”

    吴奎心中深感不解,自家大人乃是当朝三品用得着对一个宫里的太监客气?可吴敬善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敢违抗命令,只能压着怒气再去找胡小天,刚刚调转马头,就看到胡小天骑着他那头骡子晃悠悠溜达了过来。其实除了胡小天自己以外。多半人都认为他骑得是一头骡子,不少人还偷偷暗笑这太监骑骡子简直是绝配。

    小灰显然不习惯这么大的阵仗。两只耳朵耷拉着,无精打采,步伐也是有气无力。

    吴奎心说算你知趣,不然激怒了我家大人有你小子受的。

    胡小天本来没打算给吴敬善这个面子,可龙曦月让他过来看看,公主的话总不能不听。再说胡小天听说是被一帮叫花子拦路,心中的好奇心也被挑起,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初一那天和七七一起遭遇到的那帮乞丐。

    吴敬善道:“胡公公,你来得正好,前方一帮乞丐阻住去路。讨要喜钱,你看这件事应当如何处理。”表面上是跟胡小天商量的语气,实际上是将问题抛给胡小天。

    胡小天道:“吴大人,您是我们的上级啊,皇上都说了,让我和文将军全都听您的,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踢皮球谁不会啊,还没出京城呢,有事儿就往我身上推,我才懒得管,保护公主,把好财务关是我的责任,再就是偷偷把文博远给做了,其他的事情老子才懒得过问。

    吴敬善道:“依老夫之见,拿出点银子把他们打发走就得了。”

    胡小天道:“吴大人果然高明,可银子从哪里出?”一句话把吴敬善给问住了,吴敬善道:“途中的所有支出用度不是胡公公负责吗?”

    胡小天道:“吴大人,您也说了,我负责的是途中所有的支出用度,从这儿到雍都几千里路,咱们七百多口子人的吃穿用度,我手里那可都是公款啊,既然是公款就得把钱花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这其中并不包括打赏乞丐啊。”

    吴敬善道:“这……”

    胡小天道:“不过吴大人既然开口了,这钱肯定是要花的,不过还请吴大人写个批条,说明钱花在什么地方,以后小天也好交账。”

    吴敬善虽然知道这小子在故意刁难,可在道理上也说得过去,他点了点头道:“回头我补给你。”

    胡小天道:“成,照吴大人看咱们打赏多少?”

    吴敬善眯起眼睛,看了看前方跪倒的那片乞丐道:“二十两吧。”

    胡小天暗笑吴敬善小气,这么多乞丐估计二十两打发不了他们,他让人取了二十两交给吴奎送过去,可吴奎很快就回来了,一脸郁闷道:“大人,那帮叫花子不要,可能是嫌少。”

    吴敬善一听就火了,要饭吃还挑肥拣瘦,如果不是公主出嫁,他才不会出手那么大方。胡小天道:“二十两嫌少,他们要多少?”

    “没说!”

    一旁文博远冷哼了一声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去看看!”他一提马缰,骏马发出一声嘶鸣,撒开四蹄向队伍前方奔去,胡小天总觉得今天有些奇怪,这帮叫花子该不是冲着自己来得吧,他也纵马跟了上去。

    永兴桥头跪着大约一百多名乞丐,齐声道:“恭祝公主喜结良缘,我等百姓特地前来相送,祝公主一路顺风,永世平安。”

    文博远来到队伍最前方,勒住马缰,冷冷望着跪在桥头的这帮乞丐,大声威胁道:“我们护送安平公主前往大雍,尔等身为大康子民,怎可无故阻拦公主大驾,速速退到两旁让开道路,若是耽搁了公主的行程,将你们全都拿下治罪。”

    乞丐群中一人呵呵笑道:“大人,我等全都是良善百姓,来此的目的是为了说几句祝福的话,亲手送一样东西给公主,了却一桩心愿,没有任何的歹意。”

    此时胡小天和吴敬善两人也来到文博远身边,胡小天一眼就认出那带头说话的人竟然是那天偷走七七坐骑的朱八,这乞丐胆子还真是不小,居然敢率众前来拦住送亲队伍的去路。

    文博远的手缓缓落在刀柄之上,大喝道:“让开!”他的声音如同一个炸雷般响彻在黎明的天空中,震得周围人耳膜嗡嗡作响。单凭这声呼喝就能够推断出他的内力极其充沛。胡小天想起姬飞花交给自己的任务,干掉这厮看来没有那么容易。

    朱八并没有被文博远的这声呼喝给吓住,呵呵笑了一声道:“这位大人真是威风煞气,我等好像没犯什么错,难道送份礼物给公主也有错吗?”

    文博远正欲发作,却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既然是有礼物呈上,那么交给我吧,回头我转呈给公主殿下。”却是胡小天在这个时候出场了。

    朱八抬起头望着胡小天,唇角露出一丝笑意,他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

    胡小天翻身下马,向朱八走了过去,一帮乞丐全都站起身来。

    文博远和吴敬善对望了一眼,两人脸上的表情都闪过一丝惊奇,却不知胡小天和这些乞丐有什么关系?为何他在此时出头。

    胡小天来到朱八面前,朱八道:“大力!”

    身材魁梧宛如天神下凡般的朱大力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的怀中抱着一只白色小狗,胡小天哑然失笑,想不到这帮乞丐来了个大早跪在这里候着,竟然是为了给公主送一条狗。

    朱八道:“十二年前的冬天,我朱八饥困交加,身染重病,在街头奄奄一息,不巧冲撞了贵妃娘娘的车队,若不是李贵妃送我衣服,给我银子治病,我朱八早已冻死街头,贵妃娘娘虽然不在了,可是这份大恩大德,朱八不敢忘。”

    胡小天想不到居然有这样的典故,他笑道:“十二年前的事情安平公主只怕记不得了。”

    朱八道:“公主当时还是个小女孩,贵妃娘娘救我的时候,她的小狗突然跑掉了。”

    胡小天眼睛转了转,朱八的这番话也很有可能,不过如果说他们把丢了十二年的狗找了回来,胡小天打死都不信。

    朱大力抱着的那只小狗通体毛色雪白,如同一个毛毛绒绒的雪球,一双眼睛乌溜溜水汪汪,鼻尖处也是一个黑色的圆点,生得极其可爱。

    胡小天指着那只狗道:“就是这只?”

    第二更送上,估计大家兜里没几张月票了,那就搜刮几张评价票,最近状态正佳,写得正爽,求评价!把评分拉升拉升!有免费票的尽量投出来,不必刻意花钱评价了,谢谢!(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