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一十六章【任重道远】(上)
    姬飞花道:“你头脑灵活,遇事冷静,可凡事都有万一。”他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包裹递给胡小天,胡小天当着他的面打开,却见里面却是一套鲨鱼皮水靠,心中顿时一紧,胡小天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竟然被姬飞花给感动了,姬飞花竟然会在意他这样一个小人物的生死。

    姬飞花道:“这样东西,你危险的时候兴许用得上。”

    胡小天得悉姬飞花的全盘计划之后,不禁心潮起伏,姬飞花决定在通天江下手,他不但要除掉文博远,应该也没有将安平公主的生死放在心上,不过他给了自己这两样东西,足见他对自己的生死还是在意的。胡小天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姬飞花会如此在意自己的性命?难不成他真对自己产生了特别的感情?若是被一个太监喜欢上了,想想还真是可怕。

    姬飞花却在此时又给胡小天泼起了冷水:“你若是胆敢在这件事上做半点文章,欺瞒杂家,那么休怪杂家不讲情面。”

    胡小天心中猛然警醒,姬飞花毕竟是姬飞花,他对自己示好无非是要利用自己,自己千万不可被他的怀柔手段给弄晕了,时刻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正月初七,胡小天完成采买之后来到宝丰堂,周默事先帮他约好了展鹏在这里会面。展鹏自从加入神策府之后为了避免嫌疑,一直很少和胡小天见面,久别重逢,相见甚欢,胡小天不由得想起了慕容飞烟,此次被神策府派往临渊执行任务,至今都没有回来。本来来信说年前可以回来,可现在却仍然没有听到她的消息,胡小天约展鹏相见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从他那里打探慕容飞烟的消息。

    展鹏道:“你尽管放心,临渊那边一切顺利,昨天收到消息,他们已经在返回的路上。最迟月底就能够抵达康都。”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月底只怕我已经到大雍了。”这次和慕容飞烟肯定是要擦肩而过了。

    展鹏道:“恩公也要去大雍?”

    胡小天听他这样问不由得一怔:“怎么?你也要去吗?”

    展鹏点了点头道:“我刚刚接到命令,陪同文博远一起护送公主前往雍都,本来是没有我的,前天文博远突然找到我,让我顶替另外一人。”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本来展鹏前往雍都又多了个自己人,可这件事细细一想却有些不妥,展鹏和慕容飞烟全都是在权德安的授意下方才加入的神策府,权德安对他们和自己的关系了如指掌。而权德安和文家父子又是同一阵营,此次让展鹏临时顶上该不是又酝酿什么阴谋,这件事难道和自己有关?

    周默和展鹏从胡小天的表情都看出他有心事,同时问道:“有何不妥?”

    胡小天将心中的忧虑说了出来,低声道:“权德安会不会将你我之间的关系暴露给文博远?”

    展鹏道:“按理不会,权德安让我们加入神策府的初衷是想通过我们监视文博远的动向,这神策府的背后组织者虽然是他和文承焕,可是权德安对文家父子也不是完全信任。他经常以恩公的安全作为要挟,让我们替他监视文博远在神策府的动向。我看这次很可能只是巧合。并非文博远有意为之。”

    胡小天道:“巧合也罢,有意为之也罢,此次行程之中你我就当从未相识过。”他又想起慕容飞烟乃是慕容展的女儿,权德安应该不敢对她不利。

    展鹏点了点头:“恩公放心,我知道应该怎样做。”

    胡小天道:“文博远武功如何?”

    展鹏道:“此人应该是年轻一代中出类拔萃的高手,我虽然没有和他交过手。可是曾经见识过他的刀法,若是近身搏杀,我不会是他的对手。”

    胡小天笑道:“焉知不是浪得虚名。”展鹏本身就以射术见长,近身搏杀绝非是他所长。至于文博远虽然名声在外,可毕竟是官宦子弟。未必能有什么真本事。

    展鹏道:“应该不是浪得虚名,我曾经亲眼见到他在十招之内击败赵崇武,而赵崇武的刀法和我在伯仲之间。”他口中的赵崇武乃是神策府的燕组武士,和他的感情不错,两人也都参与了这次前往大雍的护卫任务。

    胡小天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展鹏是谦虚,现在听他这么说,看来文博远的武功应该是货真价实。

    周默道:“我虽然没有见过文博远,可是也听说此人从小就跟随有刀魔之称的风行云学习武功,乃是风行云最得意的门生,刀魔风行云嗜刀如命,乃是天下公认的三大刀客之一,他的徒弟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胡小天越听越是头疼,文博远越是厉害,自己对付他的难度也就越大,姬飞花让自己在途中将他干掉,说起来任务还真是艰巨。此事虽然需要展鹏配合,可现在仍然告诉展鹏这件事还是太早,必须计划周全,途中方能见机行事。

    展鹏跟胡小天又聊了几句,率先离开了宝丰堂。

    展鹏离开之后,胡小天方才向姬飞花让自己在途中除去文博远的事情告诉了周默,周默一听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浓眉紧锁道:“文博远绝非寻常人物,以你的身手只怕很难做成此事,只是刚才你为何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展鹏?”

    胡小天道:“展鹏始终对我有报恩之心,他若是知道我此行的任务,必然会尽力为我做成此事,我担心他不善掩饰,会提前暴露,引起文博远的怀疑反而弄巧成拙。”

    周默道:“过去我只知道这朝廷之中的权力纷争尔虞我诈,无所不用其极,今日方才知道他们的争斗如此残酷如此冷血。”

    胡小天道:“姬飞花虽然答应我做成这件事之后,帮我爹官复原职,可是此人的话我也不敢全信,文博远乃是当朝太师文承焕之子,他若是死了,就算皇上不追究,文承焕也绝不肯善罢甘休。”想起这件胡小天不由得头疼,姬飞花这次给自己的任务难度实在是太大,不但要做得毫无痕迹,还要全身而退。

    周默道:“兄弟,我陪你过去。”

    胡小天望着周默,其实他心中也有此意,以他自己的武功对付文博远没有任何胜算,即便是加上展鹏,也很难说可以顺利将文博远拿下,但是如果加上周默那么局势肯定不同,周默武功高强,为人沉稳且身经百战,最重要的是,他们是结义兄弟,彼此之间肝胆相照。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此行运送嫁妆会有脚夫随行,我会做出安排,大哥到时候混入脚夫的队伍之中。”

    周默道:“好!”他低声道:“三弟,之前你一直想逃离京城,这次倒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大哥,刚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一心想要离开京城,可是现在的想法却和昔日有所不同。”

    周默点了点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我爹已经明确表示他绝不会离开京城,当年我冒着风险回到京城,目的就是想将爹娘救出去,如果最终仍然是我一个人离开,那么我这半年多以来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周默对孝悌忠信向来看重,他之所以能够和胡小天成为刎颈之交,而且感情越来越深,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如此。

    胡小天道:“其实我也想过,即便是我爹娘愿意跟我一起逃走,天下之大,又有哪里是我们的容身之处,我总不能让爹娘随同我一起亡命天涯,惶恐而不可终日,让他们的晚年饱受惊扰,为人子岂可如此?”

    周默道:“胡叔叔坚持不愿走,也不好勉强。其实逃走未必意味着要亡命天涯,我跟二弟时常谈起天下大局,大康政权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天下群雄并起,也许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会陷入四分五裂的境地,时势造英雄,你我兄弟同心协力,未尝不能开创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周默充满豪情壮志,他的内心有股热血在沸腾,男儿一世当建功立业,跃马横刀,纵横天下,他清楚地认识到沙场才是属于自己的地方。

    胡小天道:“大哥,我还有一件事始终在瞒着你们。”

    周默目光一动:“什么事情?”说完之后,他又笑道:“若是觉得为难,不说也罢,即便是兄弟也未必要每件事都说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胡小天道:“我答应过安平公主,不会将她送往大雍。”

    周默大惊失色,虎目瞪得滚圆:“你是说,你要带着安平公主逃走?”

    胡小天道:“不是带着她逃走,而是我要救她!”若是带着安平逃走,那么自己的父母亲人朋友必然会受到牵连,胡小天此前已经反复考虑过这件事,他必须做到两全齐美,务求万无一失。

    周默此事方才知道胡小天此行的任务极其艰巨,不但要干掉文博远,而且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救走安平公主,最后还要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掉,在周默看来这件事近乎不可思议,想要做到无迹可寻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他这个结拜兄弟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