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一十二章【再探密道】(上)
    龙宣恩在下面仰视着端坐龙椅的儿子,拉着王千道:“你看看,你看看,他和我坐在上面谁更像皇帝?”这显然给王千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他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回答,脑袋耷拉着,只能装聋作哑,虽然心中忠诚于龙宣恩,在这种时候也不至于主动找死。

    “谁坐在这里,谁就是皇帝!”龙烨霖轻声道,其实谁坐在这上面又有什么分别呢?他的心中生腾出一股莫名的悲哀滋味,即便是费劲千辛万苦,如愿以偿地坐在这张椅子上,自己却仍然要受制于人,只能当一个傀儡皇帝,和过去又有多大的分别呢?

    龙宣恩笑道:“吾皇万岁,吾皇圣明!”

    龙烨霖摆了摆手,示意王千退下。诺大的灵霄宫中只剩下他们父子二人。

    龙烨霖拍了拍龙椅道:“你也上来坐!”

    龙宣恩用力摇了摇头:“一张龙椅可坐不下两个人。”

    龙烨霖道:“这张已经不是龙椅。”

    龙宣恩的内心如同被人重重击打了一锤,痛楚心扉的疼痛,昔日代表自身荣光和无上权威的椅子,如今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道具罢了,他点了点头终于走了过去,挨在龙烨霖的身边坐下,在他的记忆之中,这样的情形好像有过,父子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接近过。

    龙烨霖道:“朕仍然记得,在我小的时候,你曾经抱我在这张椅子上玩耍。”

    “有过吗?”龙宣恩努力在自己的记忆中搜索,却找不到关于这句话的印象。

    龙烨霖点了点头:“有过,你还说,等我长大之后,这张椅子就是属于我的。”双目中迸射出阴冷的光芒。

    龙宣恩眯起双目,目光变得迷惘而虚无。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叹了口气道:“朕好像真得说过。”

    龙烨霖道:“可能你的子女实在太多,你记不清究竟对哪个说过。”

    龙宣恩道:“你心中是不是很恨我?”

    龙烨霖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

    龙宣恩道:“人一旦坐在这张椅子上就会变得患得患失,就会认不清自己,这半年来,我几乎每天都在反思。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要贪恋这张又破又硬的椅子。”

    龙烨霖无声冷笑着,他当然知道,父亲贪恋的绝非是这张椅子,而是大康至高无上的权力。

    龙宣恩道:“我以为这半年来只有我老了,可看到你才明白,你比我老得更快,龙椅的滋味并不好受吧。”

    龙烨霖道:“不是你挥霍了大康的财富,败坏了祖宗的江山。朕何以会如此艰难?”

    龙宣恩呵呵笑了起来:“我为何要挥霍大康的财富?你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我的身上,若非你阴谋篡位,西川怎会发生病变,大康又怎会陷入如今进退维谷的境地?”

    龙烨霖道:“你在位四十一年,唯一的成就就是留给大康一个空空如也的国库。”

    龙宣恩道:“我即位之初,大康国库空虚,赤字连年,饥荒不断。民乱频发,这四十一年中。是我偿还了大康所有的债务,是我平息了一场有一又一场的民乱。”此时的太上皇哪还有丝毫的老态,双目灼灼盯住龙烨霖的眼睛:“你以为比我强,你以为大康今日的困境是我造成?你以为我对你不公,剥夺你的太子之位,让你三弟取而代之。你知不知道知子莫若父这句话?非是我贪恋权位,而是你们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之中,无人堪当大任,我生了这么多的儿女,竟然没有一个拥有治国的能力!”

    倘若是半年前龙宣恩说这句话。龙烨霖必然不屑一顾,甚至会火冒三丈,可现在他的反应却是出奇的冷静:“你未免太高看了自己。”

    龙宣恩呵呵笑道:“我在灵霄宫内幽居半年,外面发生了什么我虽然看不到,可是我却能够猜到。你只想着将我从皇位上赶下来,却忽略了一件最关键的事情,你的能力是否可以驾驭大康这艘巨舰,从小到大,你对权位看得都太重,你将你的那帮兄弟全都视为仇人,认为他们都想抢夺你的太子之位。人一旦眼中只盯着权力就会忽略其他,为了掌握大康权柄,你不惜顶着忤逆之名将我从皇位赶下,你担心烨庆和你争权,迫不及待地将他铲除。西川李氏打着勤王的旗号拥兵自立,乃是你一手造成。”

    龙烨霖怒道:“李天衡狼子野心,早晚都会谋反。”

    龙宣恩道:“你眼中只有自己,没有大康,若是你心中惦念着祖宗的家业,惦念着龙氏的江山社稷,就不会在这种时候出手,大康之所以陷入今日之困境全都是你一手造成。我没有看错你,你仍然像过去一样,不敢承担责任,遇到事情只会归咎到别人的身上,埋怨老天对你不公,认为所有人都对不起你,却从未想过自己做了什么!”

    龙烨霖怒吼道:“是你逼我的,你废去朕的太子之位,将我放逐西疆,即便是这样还不肯罢休,竟然授意烨庆派人对我赶尽杀绝。”

    龙宣恩冷笑道:“我若是想要杀你,何必要放逐你那么麻烦?你三弟虽然也没有治国的能力,可是他宅心仁厚,如果坐在这个位子上的是他,至少不会兄弟相残。你知不知道,我罢免你太子之位的时候,他是怎样为你求情,我封他为太子的时候,他几度退让,不错!朕当时的确有杀你之心,若非你三弟苦苦为你说情,朕早已将你以谋反之罪斩首。”

    龙烨霖呵呵笑道:“颠倒黑白,到现在你仍然谎话连篇。”

    龙宣恩道:“我都已经到了如今的地步还有何必要向你说谎?”

    龙烨霖大吼道:“朕前往西疆的路上是谁对我沿途追杀,若不是我的那帮忠心属下拼死护卫,朕早已死在你们的手上。”

    龙宣恩摇了摇头道:“我没做过,你三弟更没有做过,你只是中了别人设下的圈套。”他呵呵笑了一声道:“你既然如此恨我,又为何过来见我?我还以为就算我死了你也不会到这里来看我一眼,更不会为我掉一滴眼泪。”

    龙烨霖点了点头道:“我不是来看你,我只想来问你,你还是不是龙氏子孙?”

    龙宣恩哈哈大笑,笑声停歇之后,双目怒视龙烨霖:“你有何资格问我这句话?你抢走了我的皇位,逼我交出了传国玉玺,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咱们龙氏的祖先?你当然不是来看我,若非你走投无路,你又怎会想起我来?自以为登上帝位就掌控了大康权柄,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终于发现,你只不过是别人利用的一颗棋子,只是一个傀儡罢了,你过去不是皇帝,现在依然不是,将来也不会是!”龙宣恩疯狂大叫道。

    龙烨霖一把扼住父亲的咽喉,双目中陡然迸射出凛冽杀机,他咬牙切齿道:“老贼,你才是大康的罪人,若不是你昏庸无道,任人唯亲,荼毒百姓,大康怎会陷入今日之困局?若非念在你是我的父亲,我恨不能生啖尔肉,痛饮尔血。是你抢走我最心爱的女人,并一手害死了她,在你心中何曾有过半点的骨肉亲情。”

    龙宣恩疯狂笑道:“你既然如此恨我,为何还不下手杀了我?是!是我抢走了你的女人,你不应该怪我,要怪只怪你是个废物,竟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龙烨霖面颊上的肌肉不断扭曲,他恨不能现在就将这恶毒的老人给掐死。

    龙宣恩压低声音对他道:“愧对祖宗的人是你,大康就要断送在你的手中……”

    龙烨霖的内心宛如被重锤击中,颓然放开他的脖子,将龙宣恩推倒在地。

    龙宣恩大口大口喘息着:“为何不敢杀我?废物!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又怎么配得上这张龙椅……”

    龙烨霖握紧了双拳:“朕知道,你隐瞒了一些事,除了国库之外,你是不是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金库?”

    龙宣恩呵呵笑道:“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区区半年就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你有那么多的良臣辅佐,治理大康本不应该有任何问题,却还要回头找我这个糟老头子,原来你的那帮所谓的忠臣全都在利用你,你这个蠢货,被人利用对付自己的亲生父亲,双手将龙氏的江山送给了外人,蠢材!蠢材!”

    龙烨霖道:“朕给你十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不将金库的秘密交出来,三月初二就是你的死期。”

    龙宣恩道:“我早已死了,不用再等十天,你现在杀我就是!”

    胡小天信守诺言,安排七七再次来到酒窖之中,他本以为七七这次会选择另外两条密道,却想不到七七仍然选了最左侧的通道,胡小天跟着七七来到水潭边缘。

    七七干脆利落地脱去外袍,露出里面的鲨鱼皮水靠。胡小天不由得苦笑道:“公主殿下,之前不是已经下去了一次,怎么还要去?”

    七七道:“这次可不是我一个人。”她伸出手指在胡小天的胸口指点了一下道:“你也要跟我一起下去。”

    “不会吧!”

    七七道:“我在水底发现了一个秘密。”

    还剩下最后一天半,有月票的投给章鱼吧,最近这几天生病了,身体状况不支持爆发,正在努力调整中,还望理解!(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