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一十一章【面圣】(上)
    回到宫中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胡小天越想越是蹊跷,老叫花子肯定不是凑巧前往中官冢,教给自己两样武功应该是有意为之,自己虽然长相马马虎虎,可也不是什么骨骼清奇,器宇轩昂,万中无一的武林奇才,人家没理由非得把武功传给自己,如果说仅仅因为吃了祭品,这理由也太过牵强,背后肯定还有其他原因。老叫花子不说,胡小天肯定找不到答案,不过有一点能够肯定,自己在这件事上没吃亏,应该说也吃了点小亏,居然被老叫花子油乎乎的脏嘴连亲了几次,想想还有点恶心呢。

    胡小天回到司苑局,还没有走到门口就遇到打着灯笼过来的小卓子,小卓子看到胡小天,惊喜万分道:“我的爷,您可总算回来了,皇上感觉有些不舒服,召您去宣微宫,我们满世界找您,都急得冒火了。”

    胡小天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一个时辰之前,皇上身边的尹公公亲自过来传的话。”

    胡小天稍微一琢磨,肯定是尹筝,昨晚上自己就委托他安排自己去见见皇上,想不到这小子办事效率颇高,居然这么快就搞定了,看来自己的金叶子没白白撒出去。

    小卓子看到胡小天仍然不慌不忙,不禁为他着急,在太监眼中,没有比皇上传召更大的事儿,他提醒道:“胡公公,您还是赶紧过去,万一皇上要是怪罪下来,那可就麻烦了。”

    胡小天笑道:“成,我这就过去。”他从小卓子手上接过灯笼,又嘱咐他道:“你帮我去紫兰宫一趟,杂家出去了一天,本来说好下午要去见安平公主的。突然有事耽搁了,对了,你把皇上召我的事情也告诉她,我今晚就不去紫兰宫了。”

    “是!”

    胡小天拎着灯笼向宣微宫走去,来到宣微宫外,正看到在门前翘首以盼的尹筝。胡小天笑道:“尹公公新年吉祥。”

    尹筝看了看周围,将他拉到一边,苦笑道:“你可来了,皇上刚说肚子有些不舒服,我提议去找你过来,想不到你居然不在。”悄悄向胡小天挤了挤眼睛,暗示他这件事是自己帮他安排的。

    胡小天道:“出宫办点事情,皇上怎么样了?”

    尹筝压低声音道:“没什么事情,本来他自己都说没事。是我提议让你过来帮皇上看看。”他强调这件事无非是强调自己的功劳,胡小天昨晚说过想见皇上,给皇上拜个年,他今天就安排了,要说这两天想见皇上的人数都数不过来,可皇上哪有兴趣每个都见,有幸见到皇上的若非位高权重,就得跟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处好关系。别看小太监没什么地位,关键时刻却能够说的上话。

    尹筝先进去通报。没多久就眉开眼笑地走了出来,低声道:“胡公公请,皇上此刻已经好了,心情也不错呢。”

    胡小天暗赞这小子机灵,说话办事极有分寸,从目前来看。这个小弟绝没有收错。

    龙烨霖晚膳过后的确有些不舒服,不过也不是太严重,如果不是尹筝提议让胡小天过来帮忙看看,他根本不会当成什么大事,这会儿已经舒服了许多。甚至已经忘了传胡小天过来的事情。

    胡小天进入宣微宫,就高声道:“小天祝皇上新春大吉,新年里,一帆风顺,两全齐美,三代同泰,四季平安,五福临门,六路通顺,上有七星齐助,笑迎八方来缘,九天洪福飞降,十分快乐吉祥,百事遂愿,千喜由心,万般祝愿,永伴您行,皇上呐,小天给您给您拜年了!”胡小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梆梆梆,实打实磕了三个响头。

    龙烨霖听到这一连串的吉祥话乐得哈哈大笑,喜上眉梢:“说得好,说得好,哈哈哈,快!重重有赏,重重有赏!”

    尹筝一旁拿了个红包儿,递给了胡小天,心中对这位老大的仰慕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心中暗叹,胡小天真乃神人也,我尹筝若是能够学得他一半的本事,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心中默默诵念着胡小天刚才的那番吉祥话,拼着累死一片脑细胞也得把这句话牢牢记住。

    得到皇上恩准之后,胡小天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关切道:“小天听说皇上身体不适,现在怎样了?”

    龙烨霖道:“没事了,只是刚才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朕本来觉得没什么,是小尹子非得要你过来。”

    胡小天笑道:“尹公公对皇上忠心耿耿,无微不至,实乃太监界的楷模,是我等学习的榜样,佩服!佩服!”

    尹筝自认为脸皮够厚,这会儿也不禁有些脸红了,他姥姥的,胡小天真是当世少有的人物,明明是很无耻的话怎么他一说出来就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顺耳呢?

    胡小天道:“皇上,不如小天为您把把脉?”

    龙烨霖道:“不用了,朕没什么事,对了,你怎么耽搁了这么久才过来?”这会儿他方才回过神来,自己好像召了他不短时间了。

    胡小天道:“皇上恕罪,在皇上面前,小天不敢说谎话,那是因为刚才小天去拜祭了刘公公,所以才耽搁了。”

    龙烨霖皱了皱眉头,宫中姓刘的太监数都数不过来,哪个刘公公?

    胡小天看到他茫然的表情心中暗叹,刘玉章看来是白死了,把龙烨霖从小伺候到大,最后死也是因为他的缘故,想不到在龙烨霖心中竟然那么没有存在感。一旁尹筝悄悄向胡小天递眼色,他在暗示胡小天,新春佳节,好不容易赶上皇上心情不错,怎么提起了这些晦气事。

    胡小天却是有意为之,又补充道:“刘玉章公公。”

    龙烨霖听到刘玉章的名字,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双手不由得握紧了,过了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道:“原来是刘公公,小天,难为你还记得他。”

    胡小天道:“小天能有今日全都仰仗刘公公的关照,在小天心中一直都将他当成自己的爷爷一样。”

    龙烨霖听到他这样说,内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动,在龙烨霖心中刘玉章何尝不是亲人一样,刘玉章眼看就要退隐出宫,离宫之前联络一些老人在他的面前痛陈姬飞花的种种恶行,却想不到这件事被泄露了出去,所以才遭到了姬飞花的毒手,每每想到这件事,龙烨霖都是内疚不已,身为一国之君,自己竟然连身边的太监都保护不了。

    龙烨霖道:“小天,在朕心中也当刘公公是自己的亲人一样。”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胡小天此时却重新跪了下去:“皇上!”

    龙烨霖道:“你怎么又跪下来了?”

    胡小天道:“小天想求皇上一件事。”

    龙烨霖道:“有事就说,没必要动不动就跪下。”

    胡小天道:“送安平公主前往大雍成亲之事非同小可,小天自知无才无德,难当大任,还请皇上另选高明。”

    龙烨霖面色一沉:“胡小天,你什么意思?是在质疑朕的眼光吗?”

    胡小天演技大爆发,强逼着自己挤出两滴眼泪:“皇上,小天当初代父赎罪,净身入宫,早已下定决心,要用这一生伺候皇上,报答皇上对我们胡家的大恩大德,即便是皇上现在要我去死,小天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这遣婚使的责任实在太重,小天害怕有负圣托。”

    龙烨霖还以为什么大事,重新回到座椅上坐下,接过尹筝递来的一杯茶,抿了口茶道:“朕不会看错,你不用有那么多的顾忌。”

    胡小天道:“陛下,小天乃是戴罪之身,自从陛下决定让小天护送安平公主前往雍都,外面就传出了许多的风言风语。”

    龙烨霖道:“什么风言风语,你说来听听。”

    胡小天道:“小天不敢说。”

    “恕你无罪,但说无妨!”

    “有人说小天勾结西川李氏,意图谋反。”

    龙烨霖哈哈笑了起来,仿佛听到天下间最可笑的事情,笑得几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胡小天虽然胆大,此时也被他笑得有些迷糊了,我靠,老子很好笑吗?你笑个毛线?

    龙烨霖道:“他们愿意说就说,你以为朕那么容易相信?勾结西川李氏,你不要自己的性命,难道还不要你爹娘的性命吗?”龙烨霖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得干干净净。

    胡小天心中暗骂,龙烨霖啊龙烨霖,你果然还是拿着我爹娘的性命要挟于我,狗皇帝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表面上却装出感激涕零的样子:“皇上圣明,皇上圣明。”

    龙烨霖道:“朕相信你对大康忠心耿耿,也相信你对朕绝无贰心,这下你总该放心了。”

    胡小天又道:“小天还有一事,斗胆说出来,还望陛下不要怪罪。”

    龙烨霖道:“朕都说过不会怪你了。”

    胡小天道:“小天听说此次负责送亲队伍沿途安全的人是文博远将军。”

    “不错,文博远武功高强智勇双全,由他护卫你们过去应该万无一失。”

    胡小天道:“陛下,小天斗胆以为,他并非合适的人选。”

    龙烨霖面色一沉:“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