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一十章【陵园授艺】(下)
    胡小天道:“您要是硬来,我就只有咬舌自尽了。”

    老叫花子呵呵笑道:“倒是个贞洁烈男,老叫花子虽然好色,也不至于饥不择食,更不会强人所难,你先起来。”

    胡小天捂着嘴巴坐起身来,屁股慌忙向后挪出一段距离,自己是不是犯太岁啊,这么倒霉,居然遇到了一个老变/态。看来生就一副小鲜肉的面孔,危险也无处不在。

    老叫花子道:“刚才你上树的功夫是金蛛八步吧?”

    胡小天点了点头,老叫花子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功夫的来路。

    老叫花子耸了耸肩头,颇为不屑道:“金蛛八步虽然也算不错的步法,翻墙越户还成,真要是在平地上,嘿嘿,没什么用处。”

    胡小天道:“那在平地上什么步法厉害?”他仍然捂着嘴巴,说话瓮声瓮气。

    老叫花子道:“谈到逃命功夫,天下间最厉害的要数我们叫花子了,不如,我教你一套用来逃命的步法?”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天下间哪有这样的好事,却不知老叫花子又在打什么主意,该不会又提什么过分的条件吧?假如以传给自己步法来换取啵自己一口,那也不行,我胡小天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老叫花子道:“你脚程太慢,一点都不好玩,我教你一套步法,这样抓起来才有趣。”

    胡小天道:“什么步法啊?”

    老叫花子想了想道:“躲狗十八步。”

    “啥?”胡小天目瞪口呆,过去只听说过降龙十八掌,今天头一次听说躲狗十八步。

    老叫花子道:“我这套步法是我们叫花子综合历代逃命经验研究出来的,你且看清楚了,这第一步叫,狗拿耗子!”

    胡小天站起身来。虽然不明白老叫花子为何要教给自己步法,可心中却明白对方对自己应该没有恶意。

    老叫花子边说边演:“狗急跳墙!鸡飞狗跳,狗口夺食……”

    一老一少在这墓园之中来回穿梭,胡小天开始还有些忐忑,可是随着对这套步法的认识加深,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别看躲狗十八步的名字不好听,可是步法之精妙堪称举世无双。

    老叫花子教得仔细,胡小天学得认真,别看胡小天悟性超强,也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方才将这套步法记了个大概。

    老叫花子笑眯眯道:“不坏不坏,一个时辰居然能够记住这么多已经是很难得了。”

    胡小天此时已经明白老叫花子是真心要传给自己功夫,他恭敬道:“多谢前辈指点。”

    老叫花子笑道:“你别谢我,现在你学会了步法,我来抓你。这次让我抓到,就老老实实让我啵一口。”

    胡小天一听脸色就变了:“又来!”

    老叫花子道:“我数到五,一,二……”

    胡小天哧溜开逃,两人在墓园之中你追我赶,开始的时候胡小天步法还不熟练,被老叫花子接连抓住,这次真不是吓唬他。抓住之后,就是狠狠亲上一口。一股酒臭,熏人欲醉,胡小天险些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

    在如此巨大的心理压力下胡小天自然拼组全力,小宇宙彻底爆发,脚下越来越灵活,步法越来越熟练。到最后老叫花子想要抓住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次胡小天在墓园中足足逃了三大圈,方才被老叫花子截住,老叫花子嘿嘿一笑,撅起嘴巴又要凑上来,胡小天来了个狗急跳墙。从他的头顶一跃而过。

    老叫花子哈哈大笑:“孺子可教也。”这次居然没有继续追赶,脱了狗皮坎肩,从腰间将自己的酒葫芦取了下来,拧开瓶塞灌了一口酒。

    胡小天看到老叫花子突然停下不追,于是也不再逃,来到老叫花子面前恭恭敬敬跪倒在地上:“多谢前辈传给我武功。”到了现在,瞎子都能看出老叫化对自己毫无恶意,今次出现在陵园真正的用意就是为了教授自己武功。

    老叫花子吐了口唾沫道:“我呸!大吉大利,这里是墓园嗳,你给老子磕头,是诅咒我死吗?”

    胡小天听他这样说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站了起来,笑道:“前辈,小天绝无诅咒之意,是诚心诚意谢您呢。”心中暗想,这老叫花子为何会教给自己那么精妙的步法,他究竟是受了何人的委托?

    老叫花子道:“我教给你这套步法,算是吃了祭品的补偿,你也不用谢我,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一件事,我教给你的这套躲狗十八步,你不可以再传给任何人。”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前辈放心,我一定做到。”

    “还有,我教给你步法的事情,你不能跟任何人说起。”

    胡小天道:“好!”

    老叫花子笑道:“你这娃儿也算听话。”

    胡小天道:“前辈,您看咱们如此有缘,不如您干脆收我当徒弟算了,一并将您的什么降龙十八掌,什么打狗棒法啥的全都传给我呗。”

    老叫花子双目瞪得滚圆:“我靠,你小子想得倒美,你当我随随便便就收徒弟啊!”

    胡小天道:“名师难求,高徒更不好找,像我这么聪明伶俐英俊潇洒的徒弟,您老打着灯笼也找不着。”

    “我呸,自吹自擂,瞧你一脸奸诈相,聪明伶俐又怎样?英俊潇洒能当饭吃啊?老叫花子收徒弟看重的是人品,有才无德的我才不要。”

    胡小天道:“您刚刚可亲了我好几次。”

    “怎么?”老叫花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胡小天道:“那可是我初吻啊,你得了我的初吻就得对我负责任。”

    “呃……不可能吧……你这么大一小伙子,连女人嘴都没亲过?”

    “亲过,可被男人亲还是第一次啊。”

    老叫花子道:“如此说来,我好像是占了你的便宜。”

    “占了大便宜,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我脸上不好看,您老这张脸面只怕也不好看吧?”

    老叫花子嘿嘿笑道:“我一直都是不要脸面的,无所谓,你爱说不说。”

    胡小天道:“您老德艺双馨,您老可是丐帮帮主嗳!”

    “谁跟你说我是丐帮帮主?老子不是!老子就是个穷乞丐,勉强也就算个一袋弟子。”

    胡小天心说你个老滑头,就算不是帮主也得是个长老,绝对是丐帮之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今儿不能白让你给亲了,说什么得再榨出一点武功绝学来,他向老叫花子凑近了一步:“前辈,您不收我这个徒弟,我也不勉强,可是您好事做到底,既然教了我逃命的步法,不如再教几招防身的功夫。”

    老叫花子冷笑道:“小子,变着法子哄我是不是?躲狗十八步是给你的饭钱,现在咱们两不相欠。我可没占你便宜,虽然亲了你那么两下,可你也亲我了,酒是醇的好,嘴是老来香,各有各的味道,能亲到我老人家,你也不算吃亏。”

    胡小天心说,容我吐个先!既然人家不愿意再教自己,也不能勉强,恭敬告辞道:“多谢前辈指点,小天告辞了,以后小天被人打得四处逃窜的时候,若是有人问起我武功是跟谁学得,小天绝不会把您给供出来……”

    老叫花子挠了挠耳朵:“我可没教你武功。”

    胡小天心中暗笑。

    老叫花子叹了口气道:“罢!罢!罢!我再教你一个绝招。”

    胡小天喜出望外,总算达到让老叫花子松口的目的:“多谢前辈。”

    老叫花子道:“学会躲狗十八步,逃跑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只要不是遇到顶尖高手,普通人绝对抓不住你,可万一遇到顶尖高手,你逃不掉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拼了!”胡小天咬牙切齿道。

    “错!”老叫花子摇了摇头道:“大错特错,三十六计走为上,逃不了的时候,就剩下装死这条路了。”

    “啊?”胡小天嘴巴张得能够塞下一个大鸭蛋,本以为骗得老乞丐愿意教给自己一手杀敌制胜的绝招,却想不到却换来这门功夫。

    老叫花子道:“你别小看了装死这门功夫,不是眼睛一闭,屏住呼吸这么简单,不瞒你说,我老叫花子能够活到现在,多少次面临险境,最后能够侥幸存活还不是靠这一招!”

    胡小天虽然心中失望,可有聊胜于无,仍然打起十二分精神跟着老叫花子学这首被他吹得天下少有的绝招,听老叫花子讲完要点之后,方才想起询问:“前辈,这招叫什么名字?”

    “装死狗!”

    这算是自黑吗?

    人在一件事上太过专注的时候往往会忽略了其他,连胡小天自己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中官冢墓园内呆上整整一天,先跟着老叫花子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然后又学起了装死,老叫花子有件事没说错,装死绝非眼睛一闭,屏住呼吸那么简单,胡小天学躲狗十八步花了一个时辰,学习装死却花费了两倍的时间,到最后也就是掌握了一个皮毛,距离老叫花子的要求还相差甚远。不过学习武功绝非一蹴而就,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接下来能够练到什么程度要靠胡小天自己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