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一十章【陵园授艺】(上)
    胡小天懒得理他,转身就走,刚刚走了一步,那老叫花子鬼魅般出现在他的前方挡住他的去路,笑道:“小子,你还没有回答我问题呢。”

    胡小天道:“老爷子,您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就别拿我消遣了,我还有事儿,失陪了先。”他向左跨了一步想要绕过老叫花子,可老叫花子不见脚下移动,有挡住了他的去路。胡小天领教过这老叫花子的武功,知道眼前这位绝对是位宗师级的人物,搞不好还是位丐帮帮主啥的,如果人家真心想要为难自己,自己也只有被动承受的份儿。胡小天苦笑道:“老前辈,不知晚辈哪儿得罪了你?您对我苦苦相逼!”

    老叫花子摸了摸下颌稀拉拉的胡子,上下打量着胡小天道:“你好像是叫胡小天吧?”

    胡小天道:“前辈记性真是好的很。”

    老叫花子道:“小子,你刚刚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

    “还吃啊!”胡小天想起自己刚刚的确说过这句话,那是想老叫花子放过祭品,现在他把祭品吃了个一干二净,居然还想让自己请他吃饭,真是得寸进尺,胡小天道:“老爷子,您上了岁数,胃肠功能比不得年轻人,吃太多对您身体不好,这么着,我给您一些银子,你自己想吃什么就去买什么。”胡小天从钱袋子里摸出一锭银子递给老叫花子。

    老叫花子接过那锭银子,果然让开了道路。

    胡小天好不容易才得以解脱,赶紧快步逃离,可走了两步却听到身后传来呜呜的哭声,除了那个老叫花子还能有谁?胡小天本不想理会他,可是听他哭得如此伤心又不忍心弃他而去。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折返回到老叫花子身边,关切道:“老人家,您哭什么?”

    老叫花子把脸埋在袖子里,肩膀不停抽动,因为看不清他的面孔。不知他到底是真哭还是假哭。老叫花子道:“你给我银子干什么?难道我老叫花子很缺钱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我很难过,我心里很受伤。”

    胡小天听他这样说,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了,给你钱你觉得受伤,你怎么不给我?伤害我一回?

    老叫花子抬起头来,脸上却连一丁点的眼泪都没有,手中仍然牢牢握着拿锭银子:“我不缺钱。缺得是感情,你懂吗?”

    胡小天道:“您老是不是想找个老伴儿?”

    “我呸!”老叫花子一蹦三尺高,指着胡小天的鼻子道:“你当我跟你一样好色?见到女人连路都走不动?”

    胡小天笑道:“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您千万别介意。”

    老叫花子叹了口气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干我屁事啊,干我鸟事啊!就老叫花子这幅德行哪有女人会喜欢我?”

    胡小天打趣道:“您现在虽然是人老珠黄,可保不齐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高大威猛玉树临风的潇洒美男子。”

    老叫花子听他这么说,把面孔一板。终于还是憋不住心中的得意,哈哈哈大笑起来。他这一笑反倒把胡小天给笑懵了,这老叫花子似乎神经有点不太正常啊,自己还是赶紧走吧。

    老叫花子道:“小子,还真看不出,你居然还有点眼光,要说老叫花子当年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美男子。不知多少大家闺秀,绝世美女哭着喊着想要嫁给我。”

    胡小天勉强赔着笑,心中暗道,信你才怪,就你这邋里邋遢的样子。美女见到你肯定是捂着鼻子避之不及。

    老叫花子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对美好往事的追忆中,一脸的悠然神往。

    胡小天看到此版情景,现在不走更待何时,蹑手蹑脚地想要溜走,可走了几步,发现老叫花子已经在前面等着自己了,心中这个郁闷啊,看来今天被老叫花子给缠上了,想要甩开他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苦笑道:“前辈,您还想怎样?”

    老叫花子道:“你知不知道,人活一辈子最重要的是什么?”

    胡小天想了想道:“最重要的就是活着,好死不如赖活着。”

    老叫花子呸了一声道:“最重要的是亲情,人啊一定要趁着自己年轻力壮,精力旺盛的时候,多讨几房老婆,多生几个孩子,老天爷既然赐给你一条命根子就是让你物尽其材,到老了,儿孙满堂,其乐融融,不像我,为世俗所牵累,错过了无数美满姻缘,到头来孑然一身,孤苦无依,大过年的,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胡小天现在有些明白了,老叫花子是孤单寂寞,所以才找自己消遣呢。他笑道:“您老应该不孤单,天下乞丐是一家,以您老的年纪,在丐帮中的资格应该很老吧,不是帮主也得是个长老,你的徒子徒孙肯定遍及五湖四海,寂寞了随便抓两个陪你聊天就是,再不行就认几个干儿干孙子。”

    老叫花子道:“那帮龟孙子,一个个无趣得很,没有一个比得上你。”

    胡小天苦笑道:“老爷子,要说咱俩还真不熟悉,昨儿才认识,我的身份你也猜到了,我是个太监,不是正常人,皇宫里面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赶着要做,您就行行好,把我当成一屁赶紧给放了,倘若我要是回宫晚了,上头追究下来是要掉脑袋的。”

    老叫花子道:“能有御赐蟠龙金牌的人,可以随意进出皇宫,谁敢管你。”

    胡小天道:“您老高看我了,我在皇宫里就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角色。”心中暗忖,这老叫花子对皇宫里面的事情居然非常了解,绝不是普通人物,按理说他也不会平白无故地找上自己。

    老叫花子道:“你刚刚说过要请我喝酒呢?”

    胡小天听他又提这件事儿,看来今天不把这件事给兑现了,老叫花子是不会轻易放了自己。他笑道:“您老要是怎能吃得下,我请您喝酒,地儿您选。”

    老叫花子眉开眼笑,连连点头,不过没多久又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好,总让你请,那我多不好意思啊,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次我请你。”

    胡小天打量了一下他,老叫花子手上攥着的那锭银子是自己给他的,身上穿得狗皮袄也是昨天自己送给他的,浑身上下也就这两样东西值钱,请自己吃饭?肯定是拿我的钱请我吃饭。

    老叫花子眼睛朝墓园里溜了溜道:“你等等看,我去找找还有什么能吃的祭品。”

    胡小天赶紧拱手讨饶:“老爷子,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这饭我不吃了,我也不饿。”

    “不给我面子?”

    “不是不给您面子,我真有事,赶时间!”

    老叫花子的脸色变了:“你小子这么走了,我岂不是欠了你一个人情?老子活了一辈子,黄土埋到脖子根了,从来都不肯欠别人人情,你这么干就是坑我!”

    胡小天道:“您千万别这么想,咱俩谁也不欠谁的。前辈,我真要走了,赶着办事。”

    老叫花子道:“你敢走试试!”

    胡小天还真被他给吓住了,实力决定一切,在老叫花子面前,他唯有被虐的份儿。

    老叫花子嘿嘿笑道:“胆小如鼠,这就被我吓住了?”

    胡小天笑道:“这不是胆小,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老叫花子笑眯眯望着他:“你想走也行,不过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胡小天道:“什么条件?”

    老叫花子目光在他脸上盘桓了一下,最后落在他的嘴上:“让我亲啵一个。”

    胡小天吓得捂上嘴巴,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前辈怎会开玩笑?”

    老叫花子咧开满是油污的嘴唇,露出一口焦黑发黄的牙齿:“你看我像开玩笑吗?”

    胡小天忽然一转身,撒开两条腿就跑,我靠啊!遇到了一个老变/态,刚刚把速度提起来,眼前一晃,老叫花子已经挡在了他的前方,闭上眼睛,撅起油乎乎的嘴巴,模样猥琐到了极点。胡小天连忙刹住脚步,只觉得天雷滚滚,虽然自己已经不是初吻,可也不能白白便宜了这个老变/态,一转身哧溜向右侧逃去。

    老叫花子如影相随,声音在胡小天耳后不断响起:“跑什么?就让我亲一口,亲一口又不会少一块肉。”

    胡小天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看到前方有一棵枯树,手足并用,金蛛八步发挥到了极致,蹭蹭蹭,所以说人的潜能真是无限,换成平时,胡小天上树绝不会如此利索。

    本以为逃过了老叫花子的追踪,转身向下一望,老叫花子站在下面。胡小天一边擦汗一边道:“老爷子,您别玩我了。”

    “你下来!”

    胡小天摇了摇头,回过头去,不料那老叫花子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他的对面,险些跟他脸碰脸,老叫花子哈哈一笑,胡小天吓得魂飞魄散,从树上直挺挺摔了下去。

    老叫花子轻飘飘从树上跳了下来,宛如一片枯叶悠悠荡荡落在胡小天的身边,用手指在他胸口戳了戳:“有本事你就接着逃啊!”

    胡小天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双手捂着嘴巴:“老爷子,您就饶了我吧!我长这么大还没被男人亲过。”

    老叫花子笑道:“那刚好体验体验啊。”

    最后三天了,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