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零四章【乱战】(上)
    胡小天暗叫不妙,怎么被引到乞丐窝里来了,今儿八成是遇到丐帮了,从古到今丐帮都是天下第一大帮派,真要是招惹了他们岂不是麻烦透顶。悄悄回身望去,这是在考虑后路,却见后方来了两辆破破烂烂的马车,已经完全将他们的后路堵住,马车之上各自站了五六名乞丐,他们手中举着打狗棒,仔细看还和其他人的略有不同,打狗棒的尾端尖锐无比,标枪一样,应该是用来投掷的。心中暗暗叫起苦来,想不到新年第一天就如此倒霉,不但被贼偷,而且追贼追到了贼窝,陷入对方包围圈中。

    七七看到对方这么多乞丐涌上来,也觉得有些心虚,可她从来都是个不服输的性子,柳眉倒竖咬牙切齿道:“偷马贼,你偷了本公子的马匹,居然还敢聚众闹事,信不信我上报官府将你们这群乞丐全都抄家灭门。”到底是公主,威胁别人都带着一股子高高在上的皇家风范,只可惜今天威胁的对象好像有些不对。

    那偷马贼听到这句话,向左右看了看,脸上充满嘲讽的笑意:“兄弟们,你们听到没有,这公子哥儿要将咱们抄家灭门呢。”一帮乞丐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偷马贼冷哼一声道:“这这两个小娘皮见识一下咱们丐帮的威风!”

    所有乞丐举起了手中的打狗棒,同一节奏地拄在地面上,若是一根棍子点地倒也算不上什么,可是几十根棍子同时撞击在地面上声势就雄壮起来,却听到蓬蓬蓬一阵声响,那帮乞丐同时喝道:“丐帮丐帮,天下无双,笑傲四海。雄霸八方,天下第一,唯我丐帮!犯我帮威,非死即伤!”

    胡小天听得直皱眉头,目光却没有停歇下来片刻,他在考虑着如何脱离困境。这会儿功夫连两旁的屋顶上也来了不少的乞丐。这小巷子居然是丐帮帮众在康都的一个窝点。七七只顾着追赶偷马贼,却想不到陷入了对方的包围圈中。

    七七扬起马鞭指着那为首的偷马贼道:“什么天下无双,雄霸八方,你们这帮乞丐根本是想造反!天子脚下,皇威浩荡,竟然说出此等大逆不道的话,还不束手就擒,跟我去官府认罪!”胡小天暗叹这丫头也是被惯坏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当前的形势下,绝不是耍威风的时候,装怂跑路,去搬救兵才是正本。

    那帮乞丐听她这样说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胡小天轻轻拉了一下七七的手臂,呵呵笑道:“大过年的大家也不必伤了和气,我家少爷脾气不好,今儿冒犯了诸位兄弟还望见谅,都在江湖上混饭吃。低头不见抬头见,做朋友总比做仇人好。今天的事情也算是一场缘分,那匹马送给各位兄弟了。”胡小天拱了拱手,好汉不吃眼前亏,对方数十人,他们只有两个,敌众我寡跟人硬拼绝非明智之举。在实力可以碾压对方的情况下。威武霸气,耍耍威风那叫头脑清醒,若是在实力远远逊色于对手的情况下,盲目硬拼,那叫傻帽。

    七七虽然年纪不大。可论到头脑之灵活绝不次于胡小天,她当然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原指望着三两句话将这帮乌合之众吓退,可看到眼前的形势,知道哪怕自己是当朝公主也没什么用处,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就算她能将十万羽林军全都调来,等赶到了只怕也晚了。七七心气还是高傲的,向胡小天这种认怂的话她才不屑于说,不过她也不敢再胡乱说话,选择保持沉默。

    胡小天朝七七使了个眼色,牵着马调转马头准备离去,却发现那三辆破破烂烂的马车仍然将巷口堵住,车上十多名乞丐仍然高举手中的打狗棒,只要他们的头领一声令下,这些打狗棒就会标枪一样向胡小天和七七飞去。

    “此时想走已经晚了!”那偷马贼淡淡然道。

    胡小天又转过身去,笑道:“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三分风平浪静,大过年的何必拼个你死我活。”他拍了拍七七抢来的这匹枣红马道:“这匹马权当是见面礼,也送给诸位朋友了。”形势所迫,不得不选择再次让步,只要顺利离开此地,马上调来官兵,必然将这帮乞丐一网打尽。

    偷马贼饶有兴趣地望着胡小天,缓缓点了点头道:“小子,你倒也算得上识时务。可你们一路把我追到了这里,当着那么多的兄弟,这让我朱八情何以堪,这么着吧,我给你们一个机会,马匹留下,衣服也全都给我留下,把衣服脱光了在老子面前磕三个响头,我就让我的兄弟们放你们一条生路。”

    胡小天一听这还了得,这帮叫花子实在是有些欺人太甚,偷了我们的马,搞到最后跟我们理亏似的。连他都无法接受的事情,更何况七七这位高傲的公主。他低声向七七道:“等会儿我去引开他们,你寻找机会先逃走。”虽然胡小天对七七没多少好感,可毕竟这位小公主是他陪着出来的,只要遇到麻烦,肯定要拿他是问。所以心中就算不情愿,硬着头皮也得往前顶。

    七七听到胡小天的这句话没有任何的表示,双手只是抓紧了马缰,双目冷冷盯住那帮乞丐。

    胡小天昂首阔步走向朱八道:“朋友,倚多为胜算什么本事,是条汉子的跟我单挑。”在古老的年代,这一招屡试不爽,古人比现代人荣誉感更强,更爱面子。

    朱八咧开嘴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呵呵笑道:“老子占尽优势,为何要跟你单挑?玩武力那是莽夫才干的事情,我什么身份?”

    胡小天被这货气得哭笑不得,你什么身份?一要饭的还有身份?看来自己想要单挑的念头无法如愿。

    朱八道:“可大过年的,你既然提出来了,我也得满足你的愿望。大力,你陪他玩玩。”

    人群中响起一声沉闷的回答声,一帮乞丐分享两旁,中间显出一条道路。然后就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地面似乎都震动起来了,胡小天单从脚步声已经听出来者不善,抬头望去,却见人群中走出来一个身高过丈的莽汉。上身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黑棉袄,用一条蓝色腰带扎着,裤子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上面打满补丁,裤腿有些过短,还露出半尺左右的脚脖子,脚上没穿袜子,踩着一双草鞋。

    国字面庞,浓眉大眼,皮肤黝黑,一双拳头跟醋钵似的,走出人群,挺胸而立,宛如一尊铁塔站在胡小天的面前。

    胡小天看到这货的样子,心中顿时敲起了小鼓,他指着朱八道:“嗨!我说你呢,咱们两人的恩怨,你牵扯其他人作甚?有种的话,咱俩单挑。”

    朱八嘿嘿笑道:“激将法,没用!大力!上!”

    那大汉向前跨出一步,草鞋落在青石板道路上,脚下的青石板喀嚓一声从中龟裂开来,裂纹宛如蜘蛛网一般向四周辐射而去。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想不到这帮乞丐之中还真是卧虎藏龙,竟然有横练功夫如此牛x的人物,胡小天拱手道:“这位兄台,有礼了!”

    那大汉也学着胡小天的样子拱了拱手。

    胡小天道:“想不到这位兄台要饭吃都能练成如此的身材,真是令人佩服佩服。”

    那大汉道:“少废话,来吧!”

    胡小天道:“可惜啊,你只长身体不长脑子,他让你上你就上,你傻啊!那个朱八分明在玩你啊,他把你当成他的一条狗嗳,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他根本就不尊重你啊,兄台,你也是爹妈生的,又不是天生卑贱,凭什么听他指挥?怎么可以甘心被人利用呢?”

    朱八哈哈大笑:“大力,他在挑唆咱们兄弟俩的感情!”

    大力闷吼一声:“他是俺亲哥!俺就是他爹妈生的,离间俺兄弟关系,我捶死你!”生如闷雷,蓄势待发。

    “什么?”胡小天一脸的尴尬,原本想挑唆人家关系,可没想到他们居然是亲兄弟两个。一旁七七本来还有些心虚,可看到胡小天的尴尬模样,忽然觉得说不出的好笑,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

    胡小天道:“慢着!”

    朱大力扬起的拳头又停顿在空中。

    胡小天道:“这位兄弟,咱们都是讲究规矩的好汉,比试之前,咱们最好还是约定一下。咱们是文斗还是武斗?”

    朱大力道:“啥?”

    胡小天道:“文斗就是你一动不动站在那里让我打三拳,然后我再站在这里一动不动让你打三拳,武斗就是毫无章法胡乱出拳,大家都是文明人,我看还是文斗。”

    朱大力转身看了哥哥一眼,朱八笑道:“小子,真是阴险狡诈,大力,你放心陪他玩,在咱们的地盘上他翻不上天。”他将胡小天两人看成了瓮中之鳖,现在只是想多找点乐子。周围的那帮乞丐也是一样的心思,全都抱着膀子站在旁边看热闹,所有人应该都对朱大力拥有绝对的信心,只等着上演一场朱大力暴揍胡小天的场面。

    章鱼写书一直都很自我,那种纯粹为了爽而爽,不是不会写,而是不屑写,我写得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既不是升级打怪,也不是系列剧,长篇小说的连续性必须要靠铺垫渲染来完成,宫中的情节压抑了点,但是最难写的就是这一段,每一个情节每一个人物的出场都是为了后续铺垫,我挖空心思写书还有罪了?没办法,哥年纪大了,就是任性,求票咋的?我付出努力了,求票还碍你眼了,哥还是求票,今天满一百张月票,我还能三更,哥依然任性!爱咋地咋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