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零二章【借人一用】(下)
    胡小天来到承恩府,看到权德安披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灰色斗篷,站在院子里,左臂上停了一只黑色的鹰隼,他右手拿着鲜肉正在给鹰隼喂食,先来一步的七七却不知去了哪里?

    胡小天笑逐颜开道:“小胡子来给权公公拜年了,祝权公公开年大吉,步步高升,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权德安两道白眉八字形颦在了一起,这张脸即便是露出了笑意也显得非常的古怪,又往鹰隼嘴里塞了一条鲜肉,然后抖动了一下左臂,鹰隼振翅飞起,发出一阵扑棱棱的声音。胡小天举目向那只鹰隼望去,却见鹰隼在承恩府的上空盘旋了一周,然后倏然向南方的高空中飞去,宛如一道黑色闪电般瞬间消失于天际之中。

    胡小天赞道:“好俊的一只鹰!”

    权德安干笑了一声,微驼的背躬得越发厉害了:“起来吧!”

    胡小天直起身来,权德安将准备好的福袋递给了他。胡小天跟他套起了近乎:“权公公何时养得宠物?”

    权德安笑了笑,一语双关道:“这年头养宠物总比养人要可靠一些,这些畜生,你给它肉吃至少它懂得感恩戴德,不会有被出卖的危险。”

    胡小天焉能听不出他话里的嘲讽含义跟着嘿嘿一笑,心中暗骂,你才是老畜生呢,是你对不起我在先,明月宫的事情,你差点没把我给坑死,什么提阴缩阳根本就是把我活生生练成太监的法门。若说我出卖你,也是被你逼得。

    权德安向他手中的福袋看了一眼道:“不看看里面是什么?”

    胡小天笑道:“权公公给我的肯定是好东西。”

    权德安阴测测笑道:“看看!”

    胡小天这才打开福袋,里面装着的却不是银子,而是几颗药丸,看样子应该是百花滴露丸。胡小天道:“权公公上次给我的百花滴露丸还没有吃完呢。”顿时明白权德安送给他百花滴露丸的真正用意,老太监阴着呢,是在提醒自己,性命仍然被他握在手里,解铃还须系铃人,天下间只有他才能够化解自己体内的异种真气。不然终有一日胡小天会走火入魔而死。胡小天现在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顾忌,李云聪交给他无相神功的吐纳法门,明月宫失火当晚,文雅本来想要害他,却想不到他因祸得福,机缘巧合完成了突破,虽然胡小天不清楚现在自己有没有将权德安传入体内的功力化为己用,不过从目前的身体状态来说,感觉很好。应该是有所成就,如果李云聪没有骗他,这无相神功足以化去体内的异种真气,再不用害怕权德安的要挟。

    权德安道:“有备无患,过几天你就要护送公主前往大雍,途中也许用得上。”

    胡小天道:“权公公,小天有一事不明,为何您要保举我前往护送安平公主呢?”

    权德安道:“不是杂家保举。而是小公主保举你。”

    胡小天闻言一怔,当初在皇上面前七七分明是要把他调到储秀宫做事。自己听的清清楚楚,权德安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说谎话。不过七七这个人也不可信,她和权德安的关系极其密切,上次就是两人串通一气在司苑局酒窖里干掉了魏化霖,说不定这次的事情又是两人串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七七那小丫头跟着这老太监在一起混得久了,小小年纪学的心机深沉阴险狡诈,全然没有同龄少女的纯真。比起龙曦月,同样都是龙家的子女。咋做人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权德安道:“只要你将安平公主平平安安地护送到大雍完婚,就是大功一件,回来之后,皇上必有封赏,这样的美差别人求之不得呢。”

    胡小天道:“只是这途中会不会有风险?”虽然是询问,可他早已知道答案,即便是送亲能够顺利成行,这一路之上也是休想太平的。

    权德安道:“哪有什么风险,大康境内有咱们的人全程护卫,到了大雍那边,他们会有专人迎亲护卫,你也就是跟着走个形式,做做样子,无需出力,就等着立功领赏。”

    胡小天心说你这个老狐狸会那么便宜我,嘴上却千恩万谢道:“多谢权公公成全。”

    这时候一个少年公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却是小公主七七,这会儿功夫她已经换上了一身男装,蓝色武士服,外披黑色裘皮大氅,长身玉立,面如冠玉,还真有点那么点飒爽英姿,当然若是论到男装打扮还是慕容飞烟最好看,跟慕容飞烟自然流露的英气相比,七七只能是一棵豆芽菜,还没有完全发育的豆芽菜,毕竟是个孩子,还没有长大,自然谈不上什么女人味。

    七七来到他们两人身边,原地兜了一个圈儿,笑道:“怎么样?”

    胡小天笑道:“公主殿下,这身倒是蛮适合你。”

    七七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什么意思?你说本公主长得像个男人?”心眼儿多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胡小天把头一低:“你权当我什么都没说。”

    七七道:“去,把衣服换了,跟我出去逛逛!”

    胡小天愣了:“我?换衣服?”

    “不是你还有谁?穿着这身出去,是不是想全城人都知道你是个太监?”

    七七来承恩府的目的原来是把这里当成了中转站,从承恩府离开的时候,七七已经化身为一个骑着白马的贵介公子,胡小天也弄了匹黑色骏马跟上,要说这马儿长得也算高大健壮,乍看上去神骏非常,人靠衣服马靠鞍,胡小天的这身衣服却完全配不上他的这匹坐骑,青衣小帽,狗皮坎肩,典型的家丁工作服,还不如自己的那身太监服来得威风。这种阶级分明的社会,贵贱之分全都写在外面。

    出了锁春巷,胡小天请示道:“公主殿下,咱们这是要往哪儿去?”

    小公主道:“去大相国寺,还有你给我记住了,不许叫我公主,要叫我公子。”

    胡小天道:“是!公子!”

    因为是大年初一,大相国寺里里外外挤满了前来上香的善男信女,真可谓是人山人海。胡小天看到人头攒动的场面不由得抱怨道:“公子,咱们好像来错地方了。”眼前的情形让他想起了过去超市老头老太领免费鸡蛋的场面,大过年的他可没心情在这儿排队。

    小公主道:“没错!”她纵马沿着一旁的道路行去,胡小天唯有跟在她的身后,发现她轻车熟路,应该不是第一次前来,两人绕行到大相国寺后面的小树林里,七七翻身下马,将马儿栓在树上,胡小天看了看这里倒是没人,也将马儿拴好了。却见七七来到院墙旁,足尖一点已经跳了上去,双手攀住围墙边缘,稍一用力,就爬了上去。站在围墙上看到胡小天仍然还在原地,向他挥了挥手道:“上来!”

    胡小天对烧香原没什么兴趣,他笑道:“不如我留在外面等候公子,顺便看护马匹。”

    七七道:“康都治安向来良好,百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不用你看!赶紧给我上来!”

    胡小天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小丫头干什么都是颐指气使的,让人感觉很不舒服。想不到这位小公主翻墙越户倒是一把好手,看她利落的身手,应该和自己师出同门,十有八九权德安也将金蛛八步教给了她,这身手不去当贼可惜了。前来烧香的虽然很多,可是大家都是诚信祈福而来,像小公主这样翻墙而过的倒还真没有几个。佛祖要是真能看到,也未必肯保佑她。

    胡小天向后退了几步。

    小公主看到他不进反退,秀眉顿时颦了起来,显然想要发火。可随后看到胡小天在一连串的助跑之后,腾空飞掠而起,身体在飞到围墙上方的时候,用右手在围墙上方轻轻一撑,然后在空中一个潇洒地翻转,稳稳当当地落在院子里面。

    胡小天不无得意地拍了拍手,然后扶正因为凌空翻墙而弄歪了的小帽。

    小公主方才知道这厮是有意卖弄,极其不屑地哼了一声,腾空跳了下去,丢给胡小天八个字的评价:“故意卖弄,自命不凡!”

    胡小天得意一笑,今儿心情大好,得亏葆葆帮忙,将自己的命根子给叫了出来,不然这个年必然过得极其悲惨。他低声道:“咱们是去大雄宝殿上香吗?”

    小公主摇了摇头,她举步向前方走去,看来她对这大相国寺的内部道路是极其的熟悉,胡小天赶紧跟在她的身后。他们翻墙而入的地方是大相国寺的后院,平时是僧侣休息的地方,外人是禁止入内的,所以外面人声鼎沸,喧嚣无比,可这后院仍然清幽寂静。再加上今天香客众多,几乎所有僧人都去前面帮忙,后院反倒比平时的人更少。

    胡小天跟着小公主从后院西北角的小门进入,这后面一大片地方乃是大相国寺的塔林。胡小天越走越是奇怪,这塔林乃是大相国寺历代高僧坐化之地,却不知小公主来这里做什么?心中虽然好奇,也没有轻易发问,七七的性情他多少还是了解一些,虽然她年龄不大,可城府极深,她若是不想告诉自己的事情,怎么问都没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