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百章【篝火】(下)
    胡小天道:“除夕当日蒙皇上开恩,特许安平公主前往缥缈山灵霄宫探望太上皇,于是小天就陪着一同过去。”他深知姬飞花的耳目遍及整个皇城内外,陪同安平公主前往缥缈山的事情肯定瞒不过他,所以选择主动说出。

    姬飞花道:“骨肉亲情,原本就是这世上最割舍不断的情意,安平公主前往灵霄宫探望父亲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你跟过去作甚?”

    胡小天道:“小天本不想去,可公主让小天陪着过去,小天身为紫兰宫的新任总管,总不好推脱。”其实他之所以前往缥缈山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李云聪的嘱托。

    姬飞花瞥了他一眼道:“你不说杂家险些都忘了,丢了明月宫的差事,转眼间又在紫兰宫谋到了职位,杂家还没有来得及对你说声恭喜呢。”

    胡小天笑道:“此事待会儿再说,提督大人多些耐心,容我把缥缈山上发生的事情说完。”

    姬飞花打了个哈欠,显得对他要说的事情毫无兴趣,可也没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胡小天道:“小天本以为公主前往探望太上皇必然是父女相见抱头痛哭的情景,可等到了那里却发现远不是那么回事儿,太上皇变得疯疯癫癫的,突然冲上去卡住安平公主的脖子,如果小天晚一步冲进去,只怕公主的性命都会葬送在他的手里。”

    姬飞花淡然笑道:“虎毒不食子,其实就算你插手,太上皇也未必疯癫到杀死自己亲生女儿的地步,一个人可以在皇位上稳坐四十一年,绝非是运气使然,你亲眼所见。也未必都是真的。”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提督大人教训的是。”他接着又将陪同龙曦月前往云庙的事情说了,在姬飞花面前说话必须陪着小心,胡小天往往是说九句实话才敢说一句假话,不然以姬飞花的精明很难蒙混过去,缥缈山上的状况他基本上都是老实交代,当然其中沐浴更衣验身的事情被他略过。提阴缩阳的事情不能让姬飞花知道。

    姬飞花听他说完,轻声道:“你看到安平公主遭到如此对待,所以心生同情,故而带着她偷偷离开皇宫出来观赏烟花?”

    胡小天道:“提督大人英明!”

    姬飞花道:“只有在乎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如此细心体贴地为她着想,你还真是用心良苦。”

    胡小天头皮一紧道:“小天对提督大人也是一样。”

    姬飞花呵呵笑了一声,看到躬着身子毕恭毕敬站在自己身边的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你不用如此拘谨,杂家也没责怪你什么。杂家出去了这些天,宫内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本来杂家另外安排了一些事情让你去做,却没有想到皇上让你去了紫兰宫。”

    胡小天道:“小天也没有想到。”

    姬飞花道:“本以为你救了皇上,皇上会重重赏你,这次倒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胡小天道:“小天总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妥,还请姬公公将我调离紫兰宫。”

    姬飞花眼神闪烁,轻声道:“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尽管直接了当地说出来。”

    胡小天道:“皇上已经做主为公主和大雍国七皇子定下婚约。婚期就在三月十六。”

    姬飞花淡然道:“这和你去紫兰宫又有什么关系?也许皇上让你过去就是为了让你帮忙准备出嫁之事,让你陪着一起前往大雍当个遣婚使也未必可知。”

    胡小天道:“安平公主是太上皇的女儿。又是周王殿下的同胞妹子。”

    姬飞花抓起一根手腕粗细的枯枝轻轻折断,扔入篝火之中,一串火星随之腾飞而起。

    胡小天道:“提督大人应该知道,小天的父亲乃是太上皇曾经重用的大臣,而小天和西川李家曾有婚约。”

    姬飞花不以为然道:“那又如何?”

    胡小天道:“因为这层关系,本该让小天避嫌才对。可偏偏要让小天前往紫兰宫,这其中就耐人寻味了。”

    姬飞花道:“有何耐人寻味之处?难道有人想借着这件事诬陷你和安平公主意图复辟?”

    胡小天心中暗叹,姬飞花其实什么都明白,却装得跟没事人一样,跟这种聪明人相处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坦诚。胡小天道:“小天本是戴罪之身,能活到今天纯属上天眷顾,即便是现在死了小天也没什么可遗憾的,只是大人对我有知遇之恩,小天死不足惜,怕得是因为我的事情而连累了大人。”

    姬飞花呵呵笑了起来:“你这小子,怎么越说我越是糊涂了,就算别人诬你阴谋造反也罢,意图复辟也罢,跟杂家又有什么关系?又怎么会连累到我?”

    胡小天一脸献媚的笑意:“谁不知道小天是您的人!”

    姬飞花大声笑了起来,笑得漫天雪花乱舞,笑声久久回荡在夜空中,笑得如同花枝乱颤,一个大男人笑得这么妩媚妖娆也算无敌了。

    胡小天却被弄得一鼻子灰,满脸的尴尬,心中暗骂,笑个毛啊?老子大过年的拍你马屁也不容易,就算你不配合也没必要直接打脸吧。

    姬飞花笑了许久方才停下来:“是权公公一手将你送入宫中,你难道忘了?”

    胡小天道:“若非提督大人出手相助,明月宫的黑锅肯定要由我来背了,小天哪还有机会听到新年的钟声!小天虽然没什么见识,可也懂得知恩图报,无论提督大人心中怎么想,小天对提督大人一片赤胆忠心,苍天可见……”

    蓬!一声闷雷般的炮声在夜空中炸响,胡小天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老子就多说了几句恭维话,还不至于遭天谴吧。

    姬飞花道:“权德安想做什么,杂家明白,你心中想做什么,杂家也明白。”

    胡小天内心暗自忐忑,总觉得姬飞花话里有话,难道他对自己想要营救安平公主的计划有所洞悉?真要是如此,这件事就麻烦了。

    姬飞花道:“杂家为大康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怎奈一腔忠诚却遭人猜忌,胡小天,你且安心在紫兰宫办事,其他的事情你无需多想,也不必担心,务必要保证将安平公主平安无事,确保她的大婚如期进行。”

    胡小天道:“大人的意思是……”

    姬飞花道:“他们若不出手,我们焉能抓住他们的把柄,此次和亲必不太平,杂家刚刚收到一个消息,你并不是唯一护送公主前往大雍的人,文太师举荐他的宝贝儿子护送安平公主前往大雍,皇上已经同意了。”

    胡小天听到文博远的名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那货岂不是文太师的儿子,文雅的兄弟,一直暗恋安平公主的那个,形势果然变得越来越不妙了。

    姬飞花道:“公主离京之日原本定在二月,可是皇上又突然改了主意,准备过了十五就让公主前往大雍,比起既定的日程提前了半个月。”

    胡小天表情愕然,这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筹谋带着安平公主离开的事情,此事关系重大,必须独自谋划,甚至在两位结拜兄弟面前都没有流露出半点的风声,却想不到计划突然有变,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姬飞花轻声道:“杂家准备让你沿途护送安平公主一起过去。”

    胡小天道:“小天愿为提督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真的?”

    胡小天用力点了点头。

    姬飞花从发髻之中将白金发簪抽了出来,一头黑色长发宛如流瀑般倾泻在肩头,忽然一扬手,发簪落入熊熊篝火之中,轻声道:“那就帮我将发簪拣出来!”

    胡小天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不由得咽了口唾沫,我靠啊!考验一个人也用不着这么狠吧!手重要还是命重要?他把心一横,撸起袖子,作势要向火中抓去,眼看手就要探到火焰之上,火焰却从中分开,他的手刚好探入火焰裂开的缝隙。

    姬飞花在此时伸手将他的手臂拉了回来,呵呵笑道:“一个玩笑,用不着那么拼吧!”

    胡小天此时已经惊出了一头的冷汗。

    姬飞花展开右手,掌心之中精芒闪烁,却是他根本没有将那根发簪投入火中,只是用假动作晃过了胡小天的眼睛。

    胡小天抱拳道:“多谢提督大人。”

    姬飞花淡然道:“安平公主就在西厢中休息,你尽快送她回宫,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

    龙曦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紫兰宫,她有些迷惘地眨了眨双眼,从床上坐起身来,惊动了一旁的紫鹃,紫鹃道:“公主醒了?”

    龙曦月揉了揉有些酸麻的脖子:“什么时候了?胡小天他人呢?”

    紫鹃道:“刚过了三更,天还黑着呢,一更天的时候胡公公将公主送回来,说公主晚上没吃饭,因为什么低……低糖,对了,低血糖晕了过去,让奴婢照顾公主休息,他回司苑局去了。”

    “低血糖?”龙曦月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新鲜的词儿。

    紫鹃点了点头道:“胡公公就是这么说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