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九十七章【惊心动魄】(下)
    那名面戴青铜面具的侍卫道:“不妨事,慕容统领交代,胡公公可以陪同公主一起上山。”

    龙曦月何等冰雪聪明,一听就明白胡小天在害怕什么,她也不知道缥缈峰居然会有这种规矩,显然是害怕山下有人带着不该带的东西上山,沐浴更衣是为了杜绝这种可能,她对胡小天是个假太监的事实清清楚楚,自然明白倘若沐浴更衣,胡小天必然过不了这一关,早知如此就不该让他过来,自己反倒害了他。

    龙曦月道:“我和父皇相见,你在一旁也不方便,就留在山下等我吧。”

    胡小天点了点头,顺坡下驴道:“是!”心中正庆幸逃过了一劫,却听到一个冷酷的声音道:“属下参见公主千岁!”

    胡小天抬头望去,却见前方站着一人,白发灰瞳,夜色之中双眸熠熠生辉,脸上的肌肤苍白异常,仿若从坟堆里爬出来的死人,正是大内侍卫总统领慕容展。胡小天慌忙见礼:“慕容统领!”说起来大家也算是老熟人,慕容展应该不会为难自己吧。

    慕容展点了点头,他的身后站着一名宫女,一名太监,宫女引着龙曦月前往沐浴更衣。那太监显然是负责胡小天的。

    龙曦月离去之前不忘向胡小天道:“小胡子我自己上去,你留在这里等我。”她当然知道胡小天的底细,事到如今唯有将他留下,才可以避免露陷。

    胡小天笑了笑道:“是,奴才就在这里等着,免得打扰公主他们父女相见。”望着龙曦月离去,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还好龙曦月冰雪聪明。随机应变,帮着自己躲过了这一劫。

    慕容展却冷笑道:“胡公公还是贴身护卫公主的好。”

    胡小天只感觉到自己背脊后一股冷气一直蹿升到脖子根儿,自己百般谨慎,却想不到一遭疏忽大意竟然在这里翻了船。慕容展为何一定要自己上山?难道他猜到了自己的秘密?胡小天心中一阵阵发毛。

    慕容展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胡公公请!”这是请他前去沐浴更衣。

    胡小天想想自己的命根子,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看样子慕容展根本是要坚持到底。

    胡小天笑道:“慕容统领。杂家又不准备上去,就不用沐浴更衣那么麻烦了吧?”

    慕容展道:“这里有这里的规矩,就算胡公公不想上去,只要来到缥缈山的范围,也必须要沐浴更衣。在下职责所在,还望胡公公不要为难于我。”

    胡小天心中暗骂,我为难你?根本是你在为难我。为什么非要逼着老子脱衣服洗澡?难道老子的秘密被你知道了?他笑道:“用不着那么麻烦吧,大冷的天,脱来穿去的多麻烦……”

    “胡公公请!”慕容展再次邀请。他手下的两名侍卫出现在胡小天的身后,看来压根是没任何人请可讲了。如果胡小天不脱,他们也要强行把他给扒光。

    胡小天真是悔不当初,今晚真是自投罗网,若是脱了衣服,自己的什么秘密都公诸于众了,眼前只有一条路除非跟他们拼了,可慕容展的武功高深莫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那么多的帮手,硬拼绝不是办法。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我该如何是好?

    龙曦月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胡小天的尴尬处境,认为让胡小天留下就已经给他解围,却没有想到她离开之后慕容展会不依不饶,再度向胡小天发难。

    慕容展铁面无私果然名不虚传。前两天还委托胡小天帮忙劝说他女儿离开神策府,明明知道他闺女和胡小天的亲密关系,居然不给胡小天任何的情面,现在搞得跟不认识胡小天一样。摆明了要让胡小天脱个干净,检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胡小天在无路可退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练过提阴缩阳,入宫之前权德安就教给了他这手功夫,要说这功夫应该是他练得最为持久最为频繁的一个,毕竟想在宫里好好混下去就得学会当一只缩头乌龟,自己藏了这么大一根私货在皇宫中讨生活,可谓是惊心动魄,虽然一只侥幸没出事,可天知道什么时候会不巧露陷?

    胡小天的提阴缩阳始终没有练成,不过他对于那套功法的路数是清清楚楚的,危急关头又想起了这件事,于是乎一边走,一边开始提起内息默运玄功。

    走入浴室之中,那小太监走了过来,想伺候胡小天脱衣服,胡小天举手道:“不用你帮忙,杂家自己来!”

    慕容展居然也跟了进来,这是要检查到底。胡小天一阵头皮发麻,这慕容展毕竟是慕容飞烟的老爹,我跟你女儿那可是出生入死,相濡以沫的感情,我是你未来女婿啊,你对我步步紧逼,真要是把我逼上了绝路,你闺女只怕永远也不会原谅你。虽然胡小天不知道他们父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从慕容展上次的表现也能猜到他们关系不睦,以慕容飞烟的刚烈性情,谁要是欺负了自己,就算是她老子也不会给面子。

    看到慕容展冷漠的眼神,胡小天知道今天若是提阴缩阳不能奏效,恐怕这一关是过不去了,他笑道:“慕容统领,你们可不可以回避一下,当着那么多人脱衣服,杂家有些不习惯。”

    慕容展点了点头,胡小天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示意其他人退了出去,只有他自己留在室内,冷酷的目光始终不离胡小天左右,显然对胡小天的奇怪举动产生了疑心。

    胡小天这会儿功夫已经将内力蓄满,过去练提阴缩阳的时候从未有过任何的感觉,今天却感觉到气海丹田一阵空虚,似乎在自己的下腹形成了一个虚空之所,他不敢大意,一点点将命根子吸纳进去。脱裤子的时候,不忘朝下面一摸验证效果,呃……居然真的有效!内心感到一阵惊喜,正所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老子可真是一个武学奇才。他隐约猜到,自己在武功上的突飞猛进应该和在《无相神功》上突然取得了突破有关。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压力越大动力越大,如果不是到了生死关头,他也不会在此时完成困扰他许久的突破。

    慕容展看到胡小天脱衣服慢慢吞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冷眼看着他,低声道:“胡公公快些,千万别耽误了公主的正事。”

    胡小天点了点头,总算将裤子脱了下来,慕容展的双目陡然瞪大了,灰色瞳孔射出急电般的光芒,在胡小天的两腿之间扫了一眼,他有些不能置信地眨了眨眼睛。

    胡小天转过身,然后双手捂住双腿之间:“慕容统领,你盯着杂家作甚?每个人都有隐私,难道想要取笑杂家吗?”

    慕容展脸上的表情流露出些许尴尬,他缓缓转过身去:“请胡公公沐浴!”

    慕容展这边刚转过身去,胡小天扑通一声就跳下了浴池,他感觉两腿之间夹藏的私货倏然之间就窜了出来,哪怕是晚上半步,就会被慕容展抓了个正着,胡小天惊得一身冷汗,好险好险!看来我这提阴缩阳的功夫实在是太不到家,刚缩进去就长了出来。

    还好慕容展已经亲眼见证了刚才的一幕,他没有继续跟到浴池旁边。

    胡小天在水池中又悄悄练功,费了一番功夫方才将这祸根重新收纳回去,一边装模作样的洗澡,坐在热水池内,只感觉劫后重生的感觉心情大爽,朗声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慕容展听在耳中,总觉得胡小天是借着这番佛理来影射自己,摇了摇头缓步走出了浴室,他又怎能想到,胡小天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蒙混过关。

    胡小天换上衣服,有惊无险地过了这一关。说来奇怪,直到他穿好衣服走出浴室,也没见命根子再度探出头来,胡小天不免有些忐忑,万一缩进去再也不出来,老子岂不是活生生把自己给阉了?这厮的功夫远没到收放自如的境界。再说当时权德安教给他这门功夫的时候,只教给他如何缩进去,没教他如何放出来。

    他这边出来,安平公主沐浴之后也走了出来,看到胡小天的样子显然也刚刚洗过澡,安平公主不禁有些担心,可察觉周围情况并无任何异常,顿时又放下心来,胡小天智慧出众,想必已经成功蒙混过关,安平公主对胡小天拥有极大的信心,却没有想到胡小天刚才经历了何等惊魂一刻。心中不禁有些好奇,眼睛朝胡小天双腿之间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却不知他是如何将那东西收起来的,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自己乃云英未嫁之身,怎么会想到如此羞人之事,一张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娇艳如三月桃花,幸亏夜幕笼罩,并没有被他人看到她的表情变化,饶是如此,安平公主也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这两天是限时免费,可免费了,大家突然不投票了,章鱼这个纳闷啊,免费是不计订阅的,赔本赚吆喝,俺想赚点吆喝都不行啊?各位客官免费品尝后,可否留下一张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