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九十七章【惊心动魄】(上)
    皇室之中,亲情甚至还比不上寻常的百姓人家,父皇当权之时,就意图将她嫁往沙迦,如今换成了皇兄当政,仍然免不了沦为政治工具的命运,龙曦月感叹自身命运的同时不由得想起了远在西川的同胞哥哥,如果说她的心底还有牵挂就是这个哥哥了。现在哥哥龙烨方被西川李氏软禁,成为他们的人质,还不知未来会有怎样的命运,想不到他们兄妹的归宿都是如此凄惨,心念及此,龙曦月不禁发出叹息之声。

    胡小天此时抱着一摞书走了进来,刚好听到龙曦月的那声叹息,关切看了她一眼,将那摞书放在书案之上:“藏书阁李公公刚让人送过来的,说是公主殿下之前列好的书单。”

    龙曦月点了点头:“你先放在那里吧。”

    胡小天看到她表情凝重似有心事,轻声道:“公主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能否说出来让小天帮着分忧?”

    龙曦月道:“之前心中总想着在离开大康之前再见父皇一面,可是真正有了见面的机会,心中反倒犹豫了起来。”

    胡小天微笑道:“父女相见本是好事,不知公主因何感到犹豫?”

    龙曦月道:“相见不如不见,再见不过徒增感伤罢了。”

    胡小天道:“公主若是不想去,大可不去。”在他看来这次的见面充满了阴谋。

    龙曦月咬了咬樱唇道:“我长这么大,和父皇说话的次数加起来只有七次。”她对此事记得清清楚楚。

    胡小天点了点头,在普通人的眼中,皇家儿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称之为金枝玉叶,一个个仰视他们。心中羡慕不已,可谁又能够想到他们的悲哀,皇室之中亲情寡淡,多数皇族儿女甚至连最基本的父爱和母爱都无从得到。

    龙曦月道:“可是一想起我这次走了,只怕今生今世都没有机会再回来,于情于理。也该去见见他,跟他道声别。”

    胡小天道:“你若是感到忐忑,我陪你去。”他也没忘记李云聪交给自己的人物。

    龙曦月美眸绽放出异样的神采,胡小天沉稳而笃定的表情让她从心底感到踏实,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安全感,龙曦月轻轻点了点头,唇角终于现出久违的笑意。胡小天提出前去动机也并不单纯,陪伴龙曦月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借着这次的机会好好探查一下缥缈山的情况。李云聪派小太监前来传话。真正的用意大概就在于此。

    缥缈山位于瑶池的中心,原本有长桥和岸上相通,可是在太上皇龙宣恩入住灵霄宫之后,长桥便被皇上龙烨霖下令毁去,缥缈山也就彻底成为瑶池中心的一个孤岛。

    龙宣恩名为在灵霄福地养老,可事实上却是被当今天子龙烨霖囚居于此。为了提防龙宣恩从此地逃离,缥缈山上设立了极其严密的防守,五步一哨。十步一岗,由精选出的大内十大高手轮流负责警戒。总体调度交由慕容展负责。由此可见,慕容展还是深得龙烨霖器重的。胡小天曾经打听过慕容展的阵营,外界对此人的评价都是铁面无私不近人情,不过他在老皇帝在位的时候并没有得到重用,是在新君登基之后成为大内侍卫的统领,由此可见他应该是龙烨霖的人。只是不知道他和姬飞花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照胡小天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慕容展更像是在姬飞花和权德安之间保持中立。

    自从龙宣恩被囚禁于此,和外界也就断了联络,这么久以来,皇族之中无人获许过来探望。适逢新年。又因为龙曦月即将远嫁,所以她才破例获得允许。说起来这件事龙曦月早已提出,可一直未能获得同意,直到今日方才成行。

    瑶池是一面人工湖,湖面百倾,水色湛蓝,最深处约有十丈。湖面平静,水清见底,高空中的白云和四周的景物清晰地倒映水中,将湖山天影融为晶莹的一体,景色如画,美不胜收。

    渡口乃是过去长桥的残端改建而成,渡口的入口处有四名侍卫在那里等待。

    见到龙曦月到来,四人同时道:“恭迎安平公主殿下,千岁千千岁!”

    安平公主整个娇躯都包裹在黑色斗篷之中,美眸向几人扫了一眼,轻声道:“免礼!”她将手中的通关凭证递了过去。

    为首那名侍卫看了看,然后道:“慕容统领让我们在这里恭候公主大驾光临,请!”

    一艘小船就停靠在码头前方,小船并不大,长约三丈,宽也就是五尺左右,两头翘起,有些像威尼斯水城的阿拉贡。胡小天先从岸上跳了进去,然后伸出手去牵着安平公主的柔荑帮她进入船舱。因为猜测到权德安让自己前来紫兰宫的阴谋,胡小天意识到此次安平前往缥缈山去探望太上皇也绝非那么单纯,十有八九是权德安在背后起作用,设下圈套,让不明真相的龙曦月深陷其中。为以后污蔑他们谋反奠定基础,这老太监还真是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

    胡小天明知可能是个圈套,仍然主动跟随安平公主前来,就是要利用这次机会探察一下缥缈山究竟有何神秘之处,完成李云聪交给自己的任务,也好趁机向他讨价还价。至于权德安,他倒不担心现在会向自己下手,毕竟姬飞花还没有回来,权德安最终的目标是姬飞花而不是自己,想要扳倒姬飞花就得耐得住性子,放长线方才能钓大鱼,这样反倒给了自己不少的机会。

    除了船夫之外,还有两名侍卫陪同他们一起上了船。

    小船缓缓向缥缈山的方向荡去,安平公主在船舱内坐下。胡小天举目四望,这片皇宫内最大的水域尽收眼底,除了他上次到过的那片莲花塘,水面上再无任何遮挡之处,天黑得很快,船行到湖心之时夜色就突然跳过了黄昏,正从空中一点点浸润下来,夕阳的微光仍然在天地间挣扎着,将天地分成了三层明暗不同的境界,没过多久,中间的那片光亮就被夜色彻底浸染,水色变得漆黑,缥缈山上摇曳的灯笼在湖面上拖出一条条长长的影子,随着波浪的起伏不停摇曳,就像是一条条扭曲的长蛇。

    胡小天忽然想起前些天在碧云湖惊心动魄的一战,想起湖中的那两条巨蟒,瑶池的水面比碧云湖要小上不少,可是水深却要超出碧云湖,这下面不知有没有暗藏着什么可怕的生物?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表面上风波不惊,实则暗潮涌动。

    安平公主的表情冷静而平和,有胡小天在她的身边,她感觉任何事都有了依靠,这种踏实感是她过去的岁月中从未体会到的。

    一切看起来顺利且平静,缥缈山的阴影遮住了光,遮住了小船,胡小天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这座在远处看来并不算巍峨的小山,在接近它的时候却从心底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缥缈山山势陡峭,在水中突兀而起,山峰四周并无道路可以通往山顶,山峰的东西两面的山体,分别雕刻着两条巨大的长龙,龙头位于峰顶,龙尾浸入水中,这两条长龙依山势而建,气势恢宏贯穿首尾,远远望去犹如飞龙出海,气势恢宏。此乃明宗皇帝龙渊重整河山,听从军师诸葛运春建议在瑶池湖心缥缈山两侧雕刻而成,其中蕴含风水局,意喻大康龙腾四海,龙氏江山千秋万载。

    缥缈山的南麓乃是一道瀑布,瀑布从山顶灵霄池飞流直下百丈落入瑶池之中,其中的水系循环系统乃是大康史上最有名的工匠南宫奢所设计,周而复始,循环不息,历经数百年,瀑布始终雄壮如一。

    上山的唯一途径乃是在缥缈山的北侧,北侧乃是一道笔直险峻的悬崖,崖壁光滑寸草不生,没有任何的手脚攀附之处,崖壁之上镌刻着缥缈胜境四个大字。

    船身狭长,水面中行进的速度奇快,破开水浪,拖出一道长长的白色水痕,很快就已经来到缥缈山的北侧,在长桥的另外一端靠了岸,那船夫和侍卫马上又将小船荡走。

    岸上有专门负责迎接之人,两名侍卫脸上都带着青铜面具,看不清本来的面目,其中一人手中举着灯笼,沉声道:“两位随我来。”

    胡小天本来觉得这里的安防也不过如此,可来到缥缈峰之后,方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头,他们先被引入了前方的房间内,那带着面具之人向两人道:“公主殿下,前往缥缈山之前,按理是要沐浴更衣的,从山下带来的任何东西都不允许带到山上。”

    胡小天闻言心中大惊,我靠!什么意思?岂不是要脱光了洗澡,然后再换上他们提供的衣服?真要是如此,老子岂不是要露陷?他压根没有想到这里会有这样的关卡,早知如此,说什么也不会过来。

    而今之计,唯有留在山下,方可能保住自己的秘密。胡小天向龙曦月道:“公主殿下,那小的就在山下等候。”为了躲过检查,也只能打起了退堂鼓,当众脱光衣服,他的秘密岂不是要露陷。

    预知后事如何,请多多投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