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九十六章【紫兰宫】(下)
    过了一会儿,方才听到书房内传来龙曦月温婉柔润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紫鹃应了一声,朝胡小天使了个眼色,然后小声道:“公主善良宽厚,待我们好得很,你不用担心。”

    胡小天心中暗笑,我有什么担心的?安平公主对我不知有多好呢。他低声道:“谢谢紫娟姐姐。”伸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龙曦月原本在画案前画画,听到房门响动将笔轻轻搁置在笔架上。

    胡小天走入房内,将房门给关上了,朗声道:“奴才胡小天参见公主千岁千千岁,奴才给公主叩头了!”这货嘴上叫得震天响,可不见有任何的动作,一双眼睛笑眯眯望着龙曦月,流露出的全都是款款深情。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次机会总算来了。

    龙曦月被他看得俏脸绯红,一颗心暖融融的,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宛如蝴蝶翅膀般微微颤动,轻声道:“起来吧!”其实胡小天根本就没跪下。

    胡小天将那篮子水果放在茶几上,顺便朝画案上瞄了一眼,龙曦月画得是一幅山水画,仔细一看似乎像是皇宫内瑶池和缥缈山的景致。胡小天道:“公主画得一手好画。”

    龙曦月矜持笑道:“我闲的无聊,随手涂鸦之作,让胡公公见笑了。”

    胡小天想起秦雨瞳告诉自己的事情,龙曦月为了他曾经放下面子以文博远送她的那幅画去威胁文承焕,心中不禁一阵感动,轻声道:“这些日子有劳公主费心了。”

    龙曦月俏脸一热,咬了咬樱唇道:“我又没做什么。”心中有些纳闷,难道自己派紫鹃前往太师府的事情被他知道了?按理不会啊。

    胡小天道:“我全都明白。”这货向龙曦月又走近了一步。

    龙曦月俏脸红得越发厉害,指了指门外。暗示胡小天隔墙有耳。

    胡小天笑了笑,向后又退了一步道:“公主殿下,皇上派过过来听候公主殿下差遣。”

    龙曦月道:“你不是还有司苑局的事情要做,怎么皇上又把你派到了这里?”她也想不通为什么皇上会把胡小天派到这里来,虽然心中欢喜,可总觉着这件事不太合理。难道是胡小天主动向皇上提出的?如果真是这样,他的胆子也太大了一些。

    胡小天道:“皇上说是赏赐我。”其实紫兰宫的总管未必比得上司苑局的总管更加威风,但是对胡小天而言,紫兰宫的总管却不失为一个天大的赏赐,甚至其他任何的赏赐都比不上这个来得实惠,不然他怎么会有和龙曦月朝夕相对的机会。当然要除去这背后的阴谋诡计,权德安一计未成又生一计,这次居然将善良的安平公主也算计在内了,老太监的心肠实在歹毒。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这次我定要你权德安赔了夫人又折兵,把老脸都折进去。

    龙曦月的表情充满了怀疑,含羞道:“一定是你邀功请赏,借着治好了皇上的病,趁机提出来紫兰宫。”

    胡小天低声道:“天地良心,我就算再想过来,也不至于主动提出来。若是让别人知道咱们之间……”

    话还没说完,已经被龙曦月柔软滑腻的小手捂住了嘴巴。显然是怕他胡说八道。

    胡小天趁机在龙曦月的掌心上吻了一记,并非是他胆大妄为,他现在的实力今非昔比,周围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所以练武还是有练武的好处,如果武功能够达到姬飞花那种地步。刀山火海来去自如,天下之大又有什么好怕。就算是抢了龙曦月闯出皇宫,只怕也没几个人能够将他拦住。

    龙曦月小声道:“大胆狂徒,信不信我把你赶回去。”嘴上虽然说着嗔怪的话,可俏脸上却娇羞无限。哪有丝毫生气的样子。

    胡小天笑道:“不信!”停顿了一下又道:“赶!我也不走!”

    龙曦月本想跟他板起面孔,可终究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让百花全都失却了颜色,胡小天看在眼里,一颗心几乎都要醉了,就算是为了她的一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美貌在多数时候拥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否则也不会有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说法。

    胡小天内心陶醉之时也没有忘记对外面动静的警惕,耳边听到有脚步声正在接近书斋,慌忙向龙曦月使了个颜色,龙曦月回到画案前,胡小天装出帮忙磨墨的样子。

    果然紫鹃的声音又在外面响起,却是侍卫齐大内到了。

    胡小天心中不禁有些奇怪,这齐大内乃是慕容展的得力助手,平日里负责内宫警戒之责,却不知他来紫兰宫作甚?难道是因为新年临近,例行巡查?

    齐大内前来的目的却不是为了例行巡查,来到书斋内恭恭敬敬向安平公主行礼道:“属下齐大内参见公主殿下!”

    龙曦月轻声道:“齐统领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齐大内恭恭敬敬将手中一封公文呈上:“皇上开恩,已经特许公主今日前往缥缈山灵霄宫探望太上皇,这是特批的通行令,慕容统领那边也已经收到了消息,特地让卑职前来通知公主一声。”

    龙曦月闻言芳心中一阵激动,她伸手将通行文书接了过来,纤手微微有些颤抖。其实她早就提出过要去缥缈山灵霄宫探望父亲,可是提出之后始终没有得到回应,想来这位天子皇兄根本不打算答应她的请求,时间一久,心中也就渐渐失去了希望,却没有想到在除夕当天传来了喜讯,皇上开恩,特许她前往缥缈山探父。

    胡小天心中暗忖:“我当什么大事,原来是皇上特许他妹妹去见他老子。”却不知这其中又隐藏了什么阴谋,自从来到皇宫之中,周围到处都充斥着阴谋算计,也难怪胡小天凡事都先往坏处去想。

    齐大内恭敬道:“今日酉时,公主请准时前往缥缈山,到时候慕容统领会为公主安排面见太上皇的事宜。”

    龙曦月抿了抿樱唇道:“有劳齐统领费心了。”

    齐大内向龙曦月再次行礼退了出去。

    龙曦月朝胡小天使了个眼色道:“胡公公,帮我送齐统领出去。”

    胡小天应了一声,陪着齐大内走出门外,齐大内出门之后方才向胡小天道:“胡公公,刚才公主在场,没有给公公打招呼还望恕罪。”他也清楚胡小天今时今日在宫中的地位,新近又治好了皇上的病,正在当红,即便是以齐达内的地位在胡小天面前也表现得非常谦恭。

    胡小天笑道:“齐统领客气了。”他自掏腰包拿了五两赏金出来给齐大内,即便是送信的也需要打点,龙曦月养在深宫,对人情世故知道的很少,胡小天从下层摸爬滚打一路上来,最擅长得就是干这种事情。

    齐大内连连称谢,收了金子。拿人东西手软,虽然金子不多,可齐大内也礼尚往来,给了胡小天一句话道:“晚上胡公公可以陪着一起过去护卫公主。”胡小天闻言一怔,没等他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见齐大内已经快步离去。

    望着齐大内的背影,胡小天越想越是奇怪,他怎会没来由说这句话?难道另有深意?想得正在入神,看到一个小太监捧着几本书走了过来,却是藏书阁的小太监元福。

    元福看到胡小天,远远就笑了起来:“胡公公好!”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元福,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元福将那一套书递给胡小天道:“这些书都是安平公主列得书单,李公公让我给送过来,劳烦胡公公替我转交了。”

    胡小天道:“好!”

    元福又道:“李公公还说了,让我见到胡公公跟您说一声,您借走的那几本书还请尽快还回去,前两天太上皇钦点了书单,唯独缺那几本。”

    胡小天心中一怔,联想起刚刚齐大内神秘的话语,隐然猜到这些事全都不是偶然,这帮人也不会平白无故的说这番话。

    元福又道:“李公公说了,一定要给胡公公说明白,不是他追着您讨要,而是上头催得紧。”

    胡小天笑道:“元福,你回去帮我告诉李公公,我明白了。”

    元福笑道:“好的,我这就回去告诉李公公。”

    胡小天抱着那一摞书走回紫兰宫,齐大内今日来此是为了公事,可最后一句话分明在提醒自己跟着安平公主一起去缥缈山,元福这会儿过来为李云聪传话,显然不是巧合,齐大内和李云聪之间应该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这皇宫中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果然是人世间最为凶险的地方,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还真不好分辨。

    对龙曦月而言,她已经许久没有见到父皇,新年过后她即将离开大康,此次相见也算是临行之前的道别,年后就要远嫁大雍,只怕今生再无相见之日了。除此以外,龙曦月还有一桩心愿未了,需要当面询问父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