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八十一章【埋伏】(下)
    姬飞花跃升到了最高点,躲过了其中的两只羽箭,一把抓住其中一支,那羽箭在他的手中却蓬!地炸裂开来,绿色的烟雾瞬间将姬飞花的身躯包绕在其中,姬飞花发出一声惊呼,自高空中身躯笔直坠落下去。

    那灰袍男子看到姬飞花中箭,不由得大喜过望,从腰间抽出一柄弯刀,嘴中发出奇怪的呼啸,水下的那条五彩斑斓的蟒蛇猛然自水下腾跃而起,带着他的身体飞到半空之中,灰袍男子朝着姬飞花落下的方向飞扑过去,手中弯刀掬起一抹足以撕裂夜色的寒光,向姬飞花的身躯拦腰斩去。

    胡小天失去铁翼的防护,在对方如潮攻势之下唯有后退,他连连后退,退到树林之中,利用树木来掩护自己,对方的长枪在这种状况下也失去了用武之地。

    眼看胡小天沿着树干向上迅速爬升,那黑甲武士暴吼一声,手中长枪一分为二,他从雪地之上腾跃而起,双脚在树干之上来回踩踏,身躯不停上升。

    胡小天的金蛛八步虽然玄妙,可毕竟欠缺实战经验,对方的死缠硬打步步紧逼已经逼迫得他喘不过气来,心中暗骂,老子又没有杀你同伴,冤有头债有主,你追着我作甚?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他横下一条心正准备跟黑甲武士拼死一战。忽然一张大网从他的身边笼罩下去正好将那名黑甲武士笼罩在其中。

    黑甲武士惊慌失措,拼命挣脱试图从网中挣扎起身。此时一道黑色身影从树上飞掠而下,手中一根长棍狠狠撞击在黑甲武士的头盔之上,虽然头盔并未变形,可是长棍传来的巨大力量,震得对方颅脑已经是一片稀烂。七窍流血,显然是无法活命了。这名在危急关头为胡小天解围的人正是姬飞花的车夫吴忍兴。

    树林之中又涌出十多名武士,胡小天此时方才知道姬飞花原来早有准备,他是故意将敌人吸引到碧云湖,在此设下圈套,从而将对方一网打尽。

    弯刀冷森森的光芒距离姬飞花的身躯不到一尺。灰袍男子似乎看到姬飞花被斩为两段的情景,绿色的双目充满光热和兴奋。眼看这一刀就要达成目标,一只白玉无瑕的手掌突然伸了出来,一下就握住了弯刀,刀光仿佛沉入了手掌之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灰袍人惊诧莫名地睁大了眼睛,他惊呼道:“不可能,你明明中了七伤神箭……”

    姬飞花笑靥如花,右手如同急电般探伸了出去。春葱般的两根手指宛如兰花吐蕊,普普通通的二龙探珠,一双手指已然插入灰袍人的双目之中。

    灰袍人爆发出一声惨叫,他抬脚踢向姬飞花,试图摆脱对方的攻击。

    崩!的一声脆响,弯刀在姬飞花的掌心之中崩落成为千百个碎片,旋即以内力激发,如同强弓劲孥催发一般全都射入灰袍人的体内。灰袍人的身体因为痛苦而缩成了一团,然后又被强大的内劲震开。姬飞花如同一个红色的精灵。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灰袍人逃跑的方向追去,在瞬息之间连续在对方的身体之上打了七拳。

    两条五彩斑斓的巨蟒自水下腾跃而出,血盆大口一前一后向姬飞花噬去。姬飞花飞速行进的身躯在夜空中完全成为一道红光,这道红光围绕着巨蟒螺旋飞转,乍看上去如同一条红色的灵蛇在和巨蟒彼此纠缠,红光倏然从巨蟒的身边消失。姬飞花出现在湖心一块漂浮的木板子上。

    两条巨蟒仍然保持着从水底腾跃欲飞的姿态,然后就看到它们长长的身体分裂开来,数十条肉段以缓慢的速度解体然后落入漆黑冰冷的湖水之中。

    姬飞花的手中握着一柄一尺三寸的弯刀,刀如弯月,寒气凛然。刀尖之上一滴殷红色的血珠终于熬不住重力的纠缠,在夜风中缓缓滑落。姬飞花轻声叹了口气,左手捻起兰花指整理了一下鬓角凌乱的发丝,柔声道:“解龙,你这是何苦来哉?”

    是役,姬飞花损失了七名手下,杀掉了对方五名高手,斩杀两条巨蟒,解龙被重创逃离。此人双目被废,身中姬飞花七拳,能够逃走绝非是因为他厉害,也不是因为他够运气,而是姬飞花故意放他离去。

    吴忍兴将死去的两名铁翼武士的头盔除去,被他一棍轰杀的那人头颅早已在里面震得稀烂,自然无从认出他的本来面目,另外一名被弩机射杀的武士面部保持完好,吴忍兴辨别那些人的身份之后,回到姬飞花面前通报:“提督大人,死去的五人应该是黑风九骑中的三个,这两名黑甲飞翼武士应该是兄弟,都是过去全都隶属于天机局。

    姬飞花喃喃道:“洪北漠这个老贼,这次为了害我居然出动了这么多骨干力量。”

    胡小天此时走了过来,刚才的那场大战仍然历历在目,看到姬飞花的出手他方才知道何谓真正的高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他们全都是洪北漠的人?”

    姬飞花点了点头道:“不错,解龙是洪北漠最得力的帮手,今次前来是想趁着杂家身体虚弱之时加害于我。”

    吴忍兴道:“主公因何要放走他?”

    姬飞花呵呵笑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杂家损耗这么大的内力去救解龙,我倒要看看洪北漠肯不肯出手去救解龙。”

    胡小天暗暗叹服,姬飞花无论武功还是手段都是超人一等,难怪他会在宦官之中彗星般崛起,甚至危及到了权德安在宫中的地位。

    姬飞花的目光投向夜色中的碧云湖,低声道:“解龙的七伤箭有毒,只怕这碧云湖内的生灵要遭殃了。”他向吴忍兴吩咐道:“老吴,传我的命令,将碧玉湖暂时封锁起来,以免造成无辜百姓中毒死伤,尽快安排玄天馆的人过来解毒。”

    “是!”

    众人打扫战场的时候,姬飞花来到那座茅草屋前,经过这场浩劫,茅草屋也已经变得面目全非,随时都有崩塌的危险,姬飞花望着那茅草屋,缓缓点了点头,扬起右掌,一股罡风击落在茅草屋之上,在轰隆隆的声响之中,茅草屋彻底崩塌,激起烟尘一片。

    胡小天站在姬飞花的身边,呆呆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被姬飞花神功震骇之余,心中又隐隐感到有些后怕。

    姬飞花叹了口气,神情充满了失落,他今晚布局本来想要将洪北漠引出,将之彻底铲除,却没有想到洪北漠老奸巨猾并没有亲自前来,只是派来了他的几个得力手下。

    湖面上漂起了白花花的一片东西,胡小天定睛望去全都是死鱼,湖水沾染了七伤神箭伤上的毒素,所以导致湖中鱼儿大片死亡,姬飞花之所以下令封锁碧云湖,就是为了避免不明真相的百姓捞死鱼去吃。

    胡小天道:“这毒药好生厉害。“

    姬飞花道:“须弥天的大徒弟在下毒上还是很有一套的。”

    “须弥天?”

    姬飞花点了点头道:“天下第一用毒高手,人称毒圣,解龙就是他最得意的门生。”

    胡小天忽然想到了葆葆身上所中的蛇毒,难道就是解龙所为?倘若是真要如此,解龙死有余辜了。

    姬飞花道:“你听说过这个人?”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在西川的时候曾经听说过这个人,我知道他是天下第一毒师,还知道他是黑苗人,只是没想到这个老头儿的徒弟也如此了得。”

    姬飞花听他这样说不由得笑了起来。

    胡小天被姬飞花笑得不由得愣住了,自己的这番话并没有任何的好笑之处,却不知姬飞花因何发笑?

    姬飞花道:“须弥天是个女人!”

    “什么?”胡小天目瞪口呆,他一直以为这位名震天下的用毒高手是个黑苗老头儿,却想不到须弥天竟然会是一个女人。

    姬飞花道:“杂家曾经跟她有过一次照面,倘若让我在她和洪北漠之间挑选一个敌人,我绝不会选她。”

    胡小天想起刚才那场惨烈的战斗,洪北漠的手下都如此厉害,更何况洪北漠?而姬飞花话里的意思分明在表示须弥天要比洪北漠更加可怕,胡小天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姬飞花重创了须弥天的得意门生解龙,会不会因此和须弥天结怨?胡小天道:“须弥天会不会为她的徒弟报仇?”

    姬飞花微笑道:“解龙对姬飞花而言只是一个逆徒罢了,她和洪北漠之间,永远也不可能联盟。”

    胡小天不知姬飞花为何会拥有如此强大的信心,只希望今晚这样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会遇到。姬飞花为何一定要自己陪他前来,难道仅仅是为了让自己亲眼目睹这场战斗?

    姬飞花似乎从胡小天的目光中察觉到了他的内心所想,轻声道:“你回去之后,将今晚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权德安,看他会怎么说?”

    胡小天道:“今晚的事情,他会不会有份参予?”

    姬飞花呵呵笑道:“他肯定在布局,但并不是在这里。”

    忽然想起今天是周一,还未求推荐票,还请大家将推荐票投给章鱼!(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