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八十一章【埋伏】(上)
    姬飞花身躯微震,一股内劲将红袍震得飘飞而起,遮在他头顶的透明拱顶顷刻间化为漫天雨幕,四散而飞。目光冷冷觑定那狂奔而来的黑色流星锤,左手五指张开,说时迟那时快,流星锤已经来到近前,如同石沉大海,风雷之声顷刻消散,流星锤被姬飞花稳稳抓在掌心。然后他的手臂向下一沉,将流星锤重重砸入前方的桥面,喀嚓一声,桥梁再度断裂,强大的力量将铁链扯得笔直,马上的黑衣人被强劲的力道扯得自马上飞了起来,黑衣人一手抓住铁链,一手想要从后背抽出长剑,可没等他完成这个动作,姬飞花一脚已经横扫在他的胸膛之上,宛如甩鞭般抽打在黑衣人的胸膛上,肋骨寸寸断裂,骨骼的残端刺入他的肺部,口鼻之中涌出大量的血沫,身体重新倒飞回去,后辈重重撞在坐骑的头部,一人一马从倾泻断裂的桥梁之上滑入水中。

    黑色的湖水之中涌出宛如黑烟般的血迹。

    姬飞花顷刻之间解决了三名杀手,冷冷道:“既然来了,为何不敢现身,何必让手下人白白送死!”

    喀嚓!喀嚓!仍然露出水面的长桥一点点塌陷,姬飞花望向水面,远方的水底有两道橙色的光线以惊人的速度向他的脚下奔行而来,在漆黑的湖面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夹角。

    两条光线的交汇处竟然是湖中的茅草屋。

    姬飞花冷哼一声,足尖一顿,身后残桥宛如爆炸般接二连三的断裂,和茅草屋分离开来,茅草屋的下方木柱也全都断裂。

    身在茅草屋中的胡小天还以为天崩地裂,没等他逃出茅屋。就感觉到整座茅屋升腾而起,旋转着向岸上飞去,室内的家具物件到处乱飞,胡小天吓得哇哇大叫。

    茅屋脱离水面飞向岸边雪野的同时,两道橙色的光线在水下相遇,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白色的强光带着一道水柱冲天而起,从茅草屋原来所在的水面向上狂冲,水柱竟高达十丈。

    姬飞花的脚下桥梁已经完全断裂,站立在一尺宽三尺长的木板之上,任凭水波荡漾,身躯纹丝不动,静静望着眼前冲天水柱,脸上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表情。

    水柱在光影的折射下异彩流光,姬飞花在冲天水柱面前身材显得格外娇小。脚下的木板迅速向湖心行进。

    茅草屋飞越湖水稳稳平落在湖畔雪野之上,胡小天头晕脑胀,用肩头撞开房门,扑倒在雪地上。空中忽然传来嗡鸣之声,正西的方向黑压压一片云层迅速向他的头顶笼罩而来,飞近一看,全都是巨大的蝙蝠。

    胡小天心头大骇,正准备扑入茅舍。躲避蝙蝠群。

    雪地之中忽然立起十八道白色的身影,齐齐扬起手中的弩箭。瞄准了正中的胡小天。胡小天吓得魂飞魄散,心中叫苦,我命休也,想不到我胡小天今日要命丧于此。

    伴随着一声呼喝,十八名弩箭手齐齐将手中的弩箭瞄准了天空,咻!咻!咻!弩箭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射入蝙蝠形成的黑云之中,一旦射入目标,就马上发生爆炸,绿色的火焰扩展至一丈左右的范围,但凡火焰波及到的地方。蝙蝠无一幸存,天地之间到处弥漫着一股焦臭的味道。

    蝙蝠在箭雨的射击下阵型顷刻溃散,两名黑甲飞翼武士自蝙蝠群中现出身来,两人周身甲胄,凭借一双合金羽翼盘旋在虚空之中。十八名弩箭手将手中弩箭瞄准了空中目标,箭雨向上射击,弩箭射击在他们的外甲之上发出锵锵锵不绝于耳的声音,竟然无法射入分毫。

    两名黑甲武士扬起双臂,暗藏在双臂之中的袖箭向下射击,顷刻之间地面上已经有三人被射杀倒地。

    西南方向丛林之中忽然发出绷!的一声巨响,一支儿臂粗细的弩箭从弩车中激发而起,正撞击在空中一名飞翼武士的胸膛,铁甲虽然坚韧,却无法阻挡弩车强大的射击力,弩箭击碎胸甲,射入他的胸膛,自他的后心又将背甲撞碎,黑甲武士哀嚎一声,身躯从空中一个倒栽葱落了下去。

    胡小天看到那黑甲武士朝着自己的身体撞击下来,慌忙向后侧身,躲过对方的身体,冰冷锋利的铁翼贴着胡小天的面颊掠过,这铁翼如同刀锋深深插入雪地之中。

    胡小天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倘若被铁翼击中,只怕脑袋也要被削掉半个。

    绷!第二支弩箭从弩车中射出,瞄准了剩下的那名铁翼武士,那武士看到同伴被当场射杀,发出一声悲鸣,弩箭来临之时,拉动胸前机括,羽翼轮番收起,身体在空中连番旋转,躲过弩箭,重新舒展开来,双臂平伸,袖箭追风逐电般向林总射去,操纵弩车的两名箭手躲避不及,被袖箭接连射中,铁翼武士在空中一个转折,双手之中多出了一杆长枪,看到同伴已经落在雪地之上,鲜血仍然停流淌,一旁胡小天惊魂未定地望着尸体。

    铁翼武士一声怒吼,双翅回缩,俯冲的速度增加了数倍,手中长枪一挺直奔胡小天的咽喉所在,浑然不顾下方弩箭如簧。

    枪头红缨在虚空中如火焰怒放,势要追魂夺命,不停拨打着射向他的弩箭,从箭雨中撕裂开一道狭窄的缝隙,挺枪从这条缝隙之中刺向胡小天。

    胡小天仓促之间,抓起地上的合金羽翼,羽翼在撞击地面只时已经折断,仅有一丝相连,所以胡小天没有花费太大力气就将之拗断,以羽翼为盾挡住对方全力一击。

    当!的一声巨响,火花四溅,长枪惊天动地的一击竟然没有将羽翼穿透,强大的力量撞击在羽翼之上,胡小天立在雪地上的双脚向后飞速滑动,在地上形成两条长长轨迹。

    铁翼武士将同伴之死完全归咎到胡小天的身上,一击未能得手,身体已经落在地面之上,长枪回缩,宛如长蛇吐信,再度刺向胡小天。身后墨色羽翼迅速回收到背甲之中。

    胡小天被刚才的一击已经震得双臂酸麻,没等他恢复过来,对方的第二次攻击已经来到面前。胡小天唯有奋起余勇,再次举起羽翼挡住长枪。却想不到对方中途变招,枪尖突然扬起,以枪做棍,力劈而下。枪杆狠狠砸在铁翼之上,强大的力量让胡小天再也拿捏不住,铁翼失手落下。对方手腕一抖,长枪幻化出数十个枪尖向胡小天笼罩而来。

    冲天水柱宛如一条奔腾咆哮的银龙,升腾到最高点之后,在虚空中再度炸裂,湖面上恰似撒下一片碎银,又如同落下一场倾盆大雨。

    姬飞花催动足下木板,在湖面上高速滑行,在他的身后留下一道笔直的白色水线。原本平静无波的湖心水流忽然逆时针旋转起来,水流越转越急,迅速、形成一个一丈直径的漩涡。

    姬飞花双目冷冷觑定那漩涡,双掌在水面上隔空拍落,有质无形的内力击中湖面,发出波的一声巨响,姬飞花的身躯冉冉升起,又如一朵红云缓慢升腾在湖面之上。

    漩涡旋转的速度却突然缓慢,一条五彩斑斓的巨蟒从漩涡之中飞扑而出,血盆大口直奔姬飞花的身躯噬去。

    姬飞花长眉竖起,怒吼道:“孽障!”右手扬起,一股无形吸力将湖水牵引而起,形成一道不次于巨蟒长度的弧形水柱,竟直撞击在巨蟒的头颅之上。五彩巨蟒以头颅撞向水柱,尾部就势横扫而出,湖面之上一股腥臭强劲的罡风刮起,姬飞花的身躯在短时间内拔高数丈,躲过巨蟒的横扫。原本平静的小湖顷刻间波涛汹涌,姬飞花双掌交错轮番击打在湖面上,一道道冲天水柱接连炸起,巨蟒极其狡猾,袭击不成,马上就钻入湖底。

    西北方向一名灰袍男子凌波踏浪,破浪而来,他手中一柄黑黝黝的长弓,拉得如同十五满月,弓弦之上搭着一支羽箭,无论长弓还是箭镞都要比起寻常的弓箭长上许多,那男子身材高大,要在丈二左右,高鼻深目,一双碧眼在暗夜中闪烁着妖异的绿色光芒,他赤裸着双脚,脚下踏在另外一条巨蟒的背脊之上,目光离合之间,右手松开弓弦,羽箭直奔姬飞花的射去。羽箭笔直行进,射出的速度远超寻常的箭手。

    姬飞花右手弧形挥出,击打在湖面之上,掀起的水浪在他的身体前方形成一道透明的幕墙,羽箭射入水墙之中,毫无阻滞地将之穿透,去势不歇继续射向姬飞花的心口。

    以姬飞花的卓绝武功也不敢硬撼其锋,躲过羽箭,身躯继续飞升到虚空之中,连续几个转折,越升越高。

    灰袍男子不慌不忙,再次挽起长弓,此次拉弓姿势更为奇特,竟然是背身拉弓,同时搭起三支羽箭。但听得,咻!咻!咻!三声尖啸,三支羽箭呈品字形状直奔姬飞花而去。

    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