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八十章【将计就计】(下)
    胡小天道:“那小天就斗胆揣摩一下,文才人的伤势应该是有人故意布局,以冰魄修罗掌打伤了她,这种掌法必须要大人用融阳无极功去救,在此过程中大人内力损伤甚巨,短时间内功力肯定大打折扣,背后的布局者很可能会趁着这个机会对付大人。”

    姬飞花微笑道:“不错!”

    胡小天道:“这么简单的道理我都能够想到,所以肯定不会瞒过大人,假如大人早已洞悉了对方的奸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么大人就一定有了应对之策。”

    姬飞花的双眸中流露出欣赏的神情,这小子不枉自己对他的看重,头脑如此清晰,应该将今晚自己的布局看得清清楚楚。

    胡小天道:“大人武功卓绝,就算损耗了一些内力,或许不会伤得那么严重。”

    姬飞花笑道:“你是说我在装病?”

    胡小天道:“小天不敢妄自猜度。”心中却认定姬飞花的伤绝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重,甚至包括他在明月宫当场吐血,也只是做出样子给秦雨瞳看,难道他连秦雨瞳也怀疑上了?

    姬飞花道:“我本以为文雅只是一颗棋子,却没有想到她藏得如此之深。”

    胡小天心中一怔,却不知姬飞花这番话因而而起。

    姬飞花道:“普通人若是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早就已经死去,根本不会活到现在。”

    胡小天道:“秦雨瞳医术高超,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明月宫。也许是她的帮助,文雅才活到现在。”在胡小天心底仍然坚持文雅就是乐瑶,而乐瑶在他的记忆中仍然是那个温柔妩媚的小寡/妇。

    姬飞花摇了摇头道:“没有任何可能,药石之功毕竟有限,我当时让她停下治疗,并不是为了什么减慢寒毒运行的速度,而是要看看文雅的忍耐力究竟到了怎样的地步。”

    胡小天道:“您是说,文雅是伪装受伤?”

    姬飞花道:“连我也看不出她的来路,她受伤的确是真,我以融阳无极功驱散她体内的寒毒也的确消耗了一些功力。”

    胡小天道:“文雅如此年轻就算从小开始修炼武功也不会太厉害。”

    姬飞花道:“权德安既然可以将十年的功力全都转嫁到你的身上。别人一样可以。”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她当真身怀武功?”

    姬飞花道:“我用内力在她经脉中探察。却没有发现丝毫的内力迹象,可如果从未修炼过武功,她的经脉缘何如此强大?竟然能够承受冰魄修罗掌的重创?”姬飞花秀眉颦起,至今他仍然没有想透其中的道理。

    胡小天道:“大人为何不留下查个清楚。却要选择在这种时候离开皇宫呢?”其实他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答案。姬飞花应该是将计就计。他的损耗绝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严重,之所以当场吐血,应该是故意做给别人看。其中也包括自己,他让自己陪他出宫来到这里,并不是对自己信任,而是因为他怀疑自己。姬飞花也在布局,倘若文雅身后的布局者故意冰魄修罗掌来损耗他的内力,那么对方绝不会放过这个诛杀姬飞花的机会,说不定已经尾随而至。

    姬飞花既然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切,他也不会毫无准备。胡小天想到这里,禁不住内心生起一股寒意,似乎预见到危险正在慢慢逼近。

    姬飞花吃完了红薯,接过胡小天递给他的白色毛巾慢慢擦了擦手,一双温润如玉找不到任何瑕疵的手掌在灯下似乎蒙上了一层光晕。姬飞花道:“该来的始终都要来,你呆在房间内,没有杂家的吩咐,决不可出来。”

    他站起身缓缓向房门的方向走去,人还没到门前,房门无风自动,缓缓向内开启。

    一望无垠的雪野之中,三匹黑色骏马宛如三道黑色的闪电划过雪野,以惊人的速度向碧云湖的方向接近。

    姬飞花凌风而立,红色长袍被北风扯向身后,勾勒出他足以让无数女人折腰的傲人曲线。一双长眉宛如利剑一般斜插入鬓,双眸有如寒星,冷冷投射到远方的天际。

    胡小天拿着他的貂裘来到他的身后,轻轻将貂裘帮他披在肩头。

    姬飞花没有回头,冰霜般冷酷的精致面孔上却浮现出些许的暖色。

    胡小天道:“小天誓死护卫大人!”这种状况下他别无选择,必须和姬飞花站在一起。

    姬飞花点了点头,身躯一震,黑色貂裘倒飞了出去,将胡小天包裹在其中,一股强大的内劲带着胡小天倒飞入茅草屋内,然后轻轻落在了地上,仿佛有人抱着他将他轻轻放下一样。在胡小天落地之后,房门蓬!的一声关闭。

    姬飞花慢慢将长发挽起,从一旁折下一根枯枝作为发簪插入发髻之中。

    正中一匹黑色骏马一马当先,黑衣骑士纵马已经冲上长桥,瞬间已至长桥中段。姬飞花双目之中杀气凛然,他向前猛然跨出一步,足尖落地之后,几乎没做任何的停留,身躯自长桥之上腾跃而起,于虚空之中握紧右拳,一拳向前方轰击而去。

    雪白粉嫩的拳头飞速运行之中掀起狂飙,一股无可匹敌的罡风围绕他的右拳旋转形成,进而形成一个巨大的风团。

    黑衣骑士瞳孔骤然收缩,他的身体从马背之上弹射而起,飞掠到上空五丈左右,腰间长刀锵然出鞘。

    狂烈的罡风让黑色骏马为之嘶鸣,骏马硬生生停下脚步,一双后腿钉在长桥桥面之上,前蹄高扬而起,姬飞花的右拳裹着狂风猛然击落在骏马的前胸,足有一千五百斤的高头大马被姬飞花一拳打得横飞了出去,又如一只断了线的纸鸢,飞起在空中两丈有余,在嘶鸣声中鲜血狂奔,向后方紧随而至的黑衣骑士砸落下去。

    长刀出鞘之后长达四尺,黑衣武士手腕拧动,转动刀柄机括,锵!自刀身之中弹射出暗藏的一节,长刀扩展为六尺五寸,双手持刀,高擎过顶,以泰山压顶之势头向姬飞花力劈而去。

    六尺五寸的长刀在内力激发之下蔓延出一道长达一丈的刀芒,伴随着长刀挥舞的动作,刀芒脱离刀身,宛如一道绚烂夺目的闪电向姬飞花的头顶劈落。奔行的过程之中,刀芒不断扩展,瞬间已经扩展到两丈长度。

    姬飞花足尖一顿,长桥从中断裂开来,前方的一截桥面笔直竖起,垂直迎向刀芒。

    被姬飞花一拳打飞的骏马此时已经落地,猛然撞击在第二匹黑马之上,血肉横飞,第二名黑衣杀手在血雨之中飞起,浑身沾染了碎肉和鲜血,他的身体如同一支离弦的利箭,手中长剑笔直向前,人剑合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穿越腥风血雨,跨越断裂的长桥,携裹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姬飞花的胸口刺去。

    刀芒和桥面撞击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轰然巨响,一道雪亮的光芒势不可挡地劈开桥面,姬飞花唇角泛起一丝讥讽的冷笑,右手螺旋握紧,桥面骤然向内收缩,然后蓬!的一声炸裂开来,分裂成无可计数的木屑,这些木屑掩盖住刀芒,宛如群蜂乱舞,又如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将握刀的杀手裹在其中。头顶木屑包绕成的圆球在空中骤然压缩,然后迅速扩张开来,杀手的肉体和长刀尽数被圆球撕裂,血雨漫天。姬飞花挥动长袖,一道透明的水流呈弧形越过他的头顶,在他的上方形成一道透明的拱顶,将血雨碎肉尽数遮挡在外。

    第二名杀手已经飞掠到距离姬飞花不到三尺的地方,剑锋和空气在高速的摩擦中温度迅速提升,湖面上湿冷的水汽遭遇到骤然升高的温度,化为白雾,白雾又在杀手身体的撕扯下形成一道笔直的白烟,如同一条长达十余丈的白色长龙。

    姬飞花的右拳已经握紧,一拳迎向这条长龙,他竟然要用肉身去对抗锋利无比的利剑。姬飞花出拳时有一个明显的旋转动作,螺旋劲围绕他的右拳形成一个旋转的漩涡,白色长龙率先接触到的便是这个漩涡,长龙如同陷入了一个无尽的深渊,在姬飞花强大的螺旋劲力面前扭曲变形,力量被离心拆解,原本聚力于中心最强大的一点却成为最薄弱的一环。

    姬飞花的拳头从漩涡中探伸进去,在杀手的眼前放大,准确无误地击中杀手的面门,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

    姬飞花的长袍之上纤尘不染,浓烈的血腥气息却随着夜色无声无息地蔓延开来。

    三名刺客只剩其一,咴溜溜一声马嘶,最后一名刺客纵马从两匹黑马的尸体上越过,黑色骏马如同飞龙在天,在刺客的操纵之下,越过断桥三丈宽度的裂隙,人马合一如同神兵天降,刺客在抵达长桥的入口处已经挥动手中流星锤,锤似流星,头颅大小的流星锤鼓动风雷之声,直奔姬飞花的面门砸落。

    四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