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九章【疗伤】(下)
    胡小天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诧异得双目瞪得老大,这种疗伤的方法根本没办法用现代医学理论解释。包裹在文雅娇躯外的冰层并未融化,姬飞花的融阳无极功先对她的体内产生了作用。融化应该是由内而外,这一点来看,和微波炉的原理有些类似。

    秦雨瞳的武功修为要强于胡小天不少,她虽然静静站在一旁,可是聚精会神望着眼前的一切,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环节,很快她就听到了微弱的心跳声,这心跳声来自于文雅,随着融阳无极功的作用越来越强,心跳的速度和力量不断增强,在心脏的收缩舒张作用下,经脉中的血液运行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姬飞花采取的正是由内而外的疗伤方法,随着疗伤过程的深入,文雅的头顶开始升腾起袅袅白雾,越来越强盛的光芒将两人的身体笼罩其中。

    强光让胡小天几乎睁不开眼睛,他向身边秦雨瞳低声道:“是不是用融阳无极功逼出她体内的寒毒?”

    秦雨瞳点了点头,目光却始终未曾离开两人的身上。

    此时室内竟然落下了蒙蒙细雨,原来是笼罩在文雅周身的冰块开始融化升华,又迅速在低温下凝结成露,所以才形成了这样的现象。

    胡小天暗忖这下等于淋了文雅的洗澡水。

    笼罩在文雅周身的冰层迅速缩小,文雅娇躯的轮廓自冰层中重新显露出来。姬飞花双手脱离了文雅的娇躯,然后化掌为指。出手快如疾风,瞬间点遍文雅周身要穴。

    除了师父之外,秦雨瞳还从未见过有其他人认穴如此之准,出手如此之快。

    穴道点完,姬飞花双手平伸,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文雅的娇躯提升而起,凌空漂浮在一丈多高的虚空之中,伴随着姬飞花内力的运行,文雅的娇躯在虚空中旋转翻腾。

    胡小天看得咋舌不已,眼前的姬飞花哪里是个太监?根本就是一个高明的魔术师。这货若是生在现代社会。单凭着这手功夫也一定可以赚上一个盆满钵满。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姬飞花终于停下动作,文雅的娇躯缓缓落下,他示意胡小天将她抱住。

    胡小天抱着一个活色生香的光溜溜的美人儿。呼吸心跳又不由得急促起来。他暗骂自己不争气。提醒自己权当抱着一具尸体,可文雅的身躯现在分明有了温度。

    秦雨瞳走过来在文雅的身上盖上了一层毛毯,帮着胡小天将她送到了床上。

    姬飞花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明显因为治疗文雅损耗巨大。胡小天凑了过去,恭敬道:“提督大人还好吗?”

    姬飞花点了点头道:“我没事……”话未说完,竟然噗!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身躯一晃,险些摔倒在地。

    胡小天大惊失色,赶紧上前将姬飞花扶住,握住姬飞花的手掌,感觉到冰冷异常。他搀扶着姬飞花在椅子上坐下,秦雨瞳也闻讯赶了过来,主动为姬飞花请脉,姬飞花扬起手来摆了摆,闭目调息了片刻,方才缓过气来。

    胡小天为他端来一盏热茶,姬飞花接过漱了漱口,吐在铜盆之中,连番多次,方才将嘴里的血迹漱请,接过胡小天递来的手帕擦了擦嘴唇,低声道:“杂家损耗了一些功力,不过不妨事,休息一夜就好。”

    秦雨瞳拿出一个蓝色药瓶,放在姬飞花身边的茶几之上,轻声道:“这里有三颗归元丹,乃是我师尊亲手炼制的,也许对提督大人的复原有些好处。”

    姬飞花看了一眼,将那药瓶接过,低声道:“谢谢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脚步却不由得一晃,胡小天赶紧上前扶住他。

    姬飞花道:“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不会有任何外人知道。”

    秦雨瞳点了点头,胡小天道:“提督大人放心,我们肯定会守口如瓶。”

    姬飞花道:“送我出去。”

    胡小天搀扶着姬飞花向门外走去,因为贴身伺候的缘故,他明显感觉到姬飞花的身躯在不断颤抖,心中大感好奇,姬飞花竟然为了营救文雅冒了这么大的风险,这可不像他的作风,难道表面文章就这么重要?快到门前的时候,姬飞花停下脚步:“文才人体内的寒毒已经被我清除一空,休养几日就会没事了。”

    秦雨瞳道:“提督大人放心,我会留下来照顾她。”她望着姬飞花的脚步,明显轻浮了许多,等到姬飞花离去之后,秦雨瞳拿起那方姬飞花刚刚擦嘴的手帕,凑在鼻翼间闻了闻,一双秀眉深深颦起。

    走出明月宫外,迎面一股寒风送来,姬飞花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站在原地调息了一会儿,方才适应了这寒冷的天气。

    胡小天低声道:“我送公公去内官监?”

    姬飞花摇了摇头。

    此时何暮快步来到姬飞花的面前,单膝跪地行礼道:“启禀提督大人,皇上刚刚差人传召,让大人忙完这边的事情,即刻前往宣微宫面圣。”

    姬飞花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你们今晚继续留守在明月宫,以防意外发生,让小天随同杂家过去。”

    “是!”何暮大声道。

    姬飞花放开胡小天的手臂,仰望夜色深沉的天空,当真是霸气侧露舍我其谁。大声道:“走!”他大步离开了明月宫,龙行虎步,不见丝毫的疲态。胡小天快步跟在他的身后,出了明月宫,来到宫墙的拐角处,姬飞花忽然身躯一晃。一直在留意他动静的胡小天赶紧上前将他搀扶住,姬飞花抬起衣袖堵住了嘴巴,身躯弯了下去,痛苦地抽搐了两下,移开衣袖,袖口已经满是血迹。

    胡小天骇然道:“提督大人,您……”

    姬飞花打断他的话道:“马上陪我离开。”

    “去哪里?”

    “出宫!”

    胡小天不知道为什么姬飞花会选择出宫,难道在姬飞花看来此时皇宫才是最危险的地方?姬飞花对此应该早有准备,他的车夫老吴提前备好车马恭候在那里。

    胡小天扶着姬飞花上了马车,老吴就驾车向宫外而去。

    姬飞花进入车厢内整个人顿时软瘫下来,手中的蓝色药瓶也失落在地上,胡小天拾起地上的药瓶,旋开瓶塞,从中取出一颗归元丹递给姬飞花道:“大人,您先服一颗归元丹。”

    姬飞花摇了摇头,颤声道:“任天擎的东西杂家不吃……”说话间牙关已经开始打颤。

    胡小天看到他这番模样,也不知应该如何是好,姬飞花伸出手去握住胡小天的手,颤声道:“杂家冷得很……”

    胡小天借着微弱的光线望去,却见姬飞花修长的双眉竟然已经凝结出了霜花,难道是寒毒反侵到了他的体内,环顾四周也没有任何可以取暖之物,心下一横,张开臂膀将姬飞花的身躯拥入怀中,以胸怀温暖着他的身体,低声道:“冒犯大人了。”

    姬飞花被胡小天拥入怀中身躯明显颤抖了一下,旋即安静了许多,胡小天感觉他的手掌却是越来越凉,不禁有些担心道:“大人,不如我送您去太医院?”

    姬飞花摇了摇头:“吴忍兴知道将我送到……什么地方……”

    马车离开皇宫之后一路狂奔,行了约半个时辰,来到位于康都西北方向的碧云湖,这里人烟稀少,前些日子的积雪仍然保留完好,放眼望去周围都是一望无垠的雪夜,一片白茫茫的雪野之中镶嵌着一洼深蓝色的小湖,湖水并未冰封,反射出夜光的颜色,宛如一块深蓝色的宝石。

    从岸边有一道长桥径直通往湖水之中,长桥约有二十丈,长桥的尽头有一座小小的茅草屋孤零零伫立在湖水之中。

    吴忍兴停下马车。

    姬飞花此时甚至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了,颤声道:“你背我过去!”

    胡小天点了点头,将姬飞花从车内抱了下去,姬飞花的身躯非常轻盈和女子无异,离开马车之后。吴忍兴向胡小天点了点头,话都不说一句,重新上了马车,驾车向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

    胡小天被眼前的一切弄得有些糊涂了,吴忍兴对自己就这么放心?大老远将他和姬飞花送到这里又是什么目的?姬飞花在他怀中瑟瑟发抖,显然受不了这寒冷的天气,在胡小天的印象中,姬飞花还从未有过这样软弱无助的时候,他抱着姬飞花走上长桥,一直来到水中的茅屋门前,抬腿将房门踢开,进入茅草屋内,胡小天先找到油灯点燃,橘色的灯光充满了整个房间,顿时显得温暖了许多。

    看到屋内有一张小床,将姬飞花放在床上。

    姬飞花躺下之后,胡小天方才留意这房间内的摆设,一桌一床两椅,桌上还摆放着一张破破烂烂的古琴,上方没有琴弦,墙角处有一只火炉。

    胡小天向姬飞花道:“提督大人,我去生火。”

    姬飞花并无反应,凑过去一看,他竟然已经入睡了,姬飞花睡姿如同海棠含苞待放,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一定以为这床上的是个女人。胡小天摇了摇头,拎着火炉蹑手蹑脚来到外面,茅草屋旁边堆积了不少的干柴,胡小天很快便将火升了起来。

    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