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八章【隐情】(上)
    在史学东一干人等忧虑的目光下,胡小天随同齐大内离去。

    慕容展在皇宫内也有一处办公的所在,位于宣政殿的正西,已经属于皇宫外庭,院门狭窄,只能容纳一人通过,多数时间房门是关闭的,很少有人去关注这里,胡小天过去也曾经多次从此通行,但是从未留意过这里究竟是什么所在,皇宫规模庞大,有名有姓的房间就有上万间,即便是在里面呆上一辈子也未必有机会全部一一造访。

    正中的房间始终敞开着,慕容展就坐在其中办公,两名侍卫站立两旁。这房间狭窄,甚至比不上胡小天在司苑局的住处。室内的陈设也是极其简单,和慕容展这位大内侍卫总统领的身份有些不符。

    胡小天走进去之后向慕容展拱了拱手道:“慕容统领好!小天这厢有礼了。”

    慕容展抬起头,灰色瞳孔闪烁了一下,犀利如刀的目光投射在胡小天的脸上,低声道:“今次叫你前来是为了了解一些事。”

    胡小天看了看周围,齐大内那帮侍卫仍然留在室内,并没有离开的迹象,慕容展应该是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自己谈。胡小天隐约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仍然淡定自若道:“统领大人请说。”

    慕容展伸手端起面前的茶盏,站在胡小天身后的齐大内倏然自腰间抽出腰刀,照着胡小天的后颈一刀劈落下去。胡小天自从走入这间房内就已经心生警惕,一直在留意着周围人的动静。在齐大内腰刀出鞘的时候已经觉察到,出于本能的反应,他向前跨出一步。

    齐大内出刀奇快,手中腰刀犹如一道疾电,直奔胡小天的后颈而去。刀势在中途停歇。胡小天在瞬息之间已经蹿出了一丈的距离,其余侍卫都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是每个人都恰到好处地守住了一个角落,在这狭窄的空间内形成了一个无法逾越的包围圈。

    胡小天看到齐大内并没有追上来攻击自己,腰刀在虚空中划了一道弧线,重新还刀入鞘。锵!的一声,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胡小天暗自惭愧,对方应该只是虚张声势,自己的定力终究还是差了一些,可自己若是不动,说不定这把刀当真会落下来把自己脑袋给砍了。自己毕竟只是宫内的一个小太监,慕容展身为大内侍卫总统领杀了自己还不如同踩死一只蚂蚁,想到这里胡小天的背脊瞬间为冷汗湿透。

    慕容展喝了口茶,轻轻摆了摆手。手下侍卫这才退了出去。目光静静望着茶盏,低声道:“身手不错!难怪那个小太监会死在你的手里。”

    胡小天道:“承蒙姬公公看重,传给了我一些防身的功夫,那天刚好派上了用场。”他抬出姬飞花就是要让慕容展知难而退,我是姬飞花的人,即便你慕容展在皇宫大内之中拥有相当的势力,也不能随随便便动我。

    慕容展道:“那具尸体我亲自查验过,他死在玄冥阴风爪下。这套爪法应该不是姬公公传给你的。”以慕容展的武功造诣,胡小天当然没那么容易将他蒙蔽过去。

    胡小天道:“统领大人果然好眼力。玄冥阴风爪是权公公教给我的。”

    慕容展呵呵笑道:“年纪轻轻却是有些本事,难怪可以让两位公公对你如此赏识,却不知你究竟为他们做了什么事情?才能做到左右逢源?两边讨好?”

    胡小天道:“我向来老实做事,忠君爱国,不然皇上也不会赐给我这面蟠龙金牌。”

    慕容展抬起一双灰色眼眸望着胡小天,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嘲讽的意味:“你害怕啊。先是抬出两位公公,现在又搬出皇上,是不是担心我要对付你?”

    胡小天的心情越发沉重起来,慕容展绝不容易对付,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针对自己。胡小天笑道:“小天地位虽然卑下,可做事光明磊落,对得起天地良心,又有什么好怕?”

    “不怕,你刚刚为何要逃?”

    胡小天道:“我若不逃,此时只怕已经人头落地了。”

    “我若是真想杀你,你以为自己逃得掉吗?”

    胡小天被慕容展问住,此时他反倒镇定了下来,慕容展说得不错,倘若他真想杀自己,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出生天,可胡小天也没有伸着脖子等着对方刀锋落下的胆子,拿自己的性命去赌,这事儿有点大,他没那么傻。慕容展究竟是何来头?他属于何人阵营?对待此人必须谨慎。胡小天道:“统领大人有什么事还请明说,小天还赶着返回明月宫呢。”

    慕容展道:“什么人将你安排到了明月宫我不用提醒你了,本来皇宫里面的争端跟我是没什么关系的,可是陈成强毕竟是我的人,而他死在了明月宫,连头颅都不见了。”灰色瞳孔之中陡然迸射出逼人寒光。

    胡小天心说干我鸟事?嘴上却不能说得那么明白,平静道:“陈成强深更半夜独自进入明月宫,这件事应该有些蹊跷。”

    慕容展道:“你说得不错,他死前曾经服下奇淫合欢散,这种药物性情极烈,正常人服用之后就会丧失理智,色欲冲天,倘若他不死,恐怕会干出秽乱宫廷的事情来。”

    胡小天闻言一惊,忽然想起姬飞花说过的话,难道这奇淫合欢散是姬飞花所下,他的目的就是要让陈成强做出秽乱宫廷的事情,只是中途被人破坏。此时方才感觉到后怕,如果一切真得像自己猜想中的这样,姬飞花为人之阴险实在是到了没有下限的地步。胡小天道:“陈成强之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慕容展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你也没有杀他的本事。”

    胡小天道:“统领大人,小天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坦然相告,不知你找我还有没有其他事。”三十六计走为上,他可不想继续呆在这里。

    慕容展道:“我找你来并不是想问你什么,而是要你帮我一个小忙。”

    胡小天道:“什么忙?”心中暗自奇怪,自己和慕容展可没有什么交情,他怎么会冒昧提出这样的要求。

    慕容展道:“如果你见到慕容飞烟,劝她尽快离开神策府。”

    胡小天内心一怔,他万万没有想到慕容展居然会提起慕容飞烟的名字,初次听说慕容展的时候,胡小天的确将他和慕容飞烟联系到一起,毕竟两人都是复姓,可大康慕容姓氏很常见,也从未听慕容飞烟提起过她有什么亲人,再者也没有听说过两人之间有关系,所以胡小天认为两人只是凑巧同姓罢了,现在慕容展主动提起这件事,胡小天马上就推测出他们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否则慕容展为何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胡小天道:“小天有些不明白。”

    慕容展冷冷道:“她是如何进入的神策府,你心中应该明白,她性情倔强,除了你之外她应该不会信任其他人……”

    胡小天打断慕容展的话道:“有个问题,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慕容展灰色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右手忽然握紧,手中的茶盏崩!的一声碎裂,然后握紧拳头慢慢落在桌上,低声道:“我是她爹!”

    胡小天此时的震惊难以形容,张大了嘴巴,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慕容飞烟的老爹,岂不就是自己的未来岳父?我靠!这事儿从未听人提起过,慕容飞烟没说,权德安也没有说过,难怪当初权德安没杀她,搞了半天有这层原因在里面。可慕容展一个白化病人怎么生出了一个如此娇艳美丽的女儿?还好没有将白化病遗传给她。记得慕容飞烟曾经说过父母双亡,看来跟她这位老爹的关系也不怎么样。

    胡小天反应极快,马上向前施礼道:“见过慕容叔叔!”一转眼就套起了近乎。

    慕容展道:“等她从临渊回来,你劝她马上离开,越早越好,还有,你记住,绝不可以提起我找过你的事情。”

    胡小天道:“慕容叔叔,飞烟对你好像怨气很大嗳,她在我面前一直说父母双亡。”这厮出于好奇才这样说,却收到了伤口上撒盐的奇效。

    慕容展闻言有些痛苦地闭上双目,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一对白眉微微颤抖着,素来冷酷无情的慕容展身上很少出现这样的情感波动,他低声道:“我们父女间的事情你不必追问,也无需去打听,你只要记得让她尽快离开神策府。”

    胡小天道:“此事我记得了,只是飞烟的性情非常倔强,你应该清楚,我劝她她也未必肯听。”

    慕容展冷哼一声道:“你劝她不听,只怕这世上她不会再听其他人的话,还有一件事,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以后离我女儿越远越好。”

    胡小天明白,慕容展分明在嫌弃自己是个太监,但凡是个正常人也不想一个太监给自己当女婿。胡小天道:“请恕小天不明白了,又是要我劝她,又是要我离她越远越好,您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慕容展道:“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清楚。”

    胡小天看出慕容展为人冷酷,不苟言笑,明显缺乏幽默感,却不知他究竟做过什么对不起慕容飞烟的事情方才让女儿对他如此痛恨。想知道这件事倒也不难,等慕容飞烟回来一问即知。真是想不到慕容飞烟居然还有这么一位拉风的老爹。(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