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七十五章【惊变】(上)
    胡小天的这番话虽然说得婉转,可是仍然提醒了文雅。----明月宫噩运连连,让文雅的内心已经失去了镇定,正是胡小天的提醒让她忽然冷静了下来,她并非代表一个人的利益,处于同一阵营的那些人应该不会对她目前的处境熟视无睹的。

    文雅缓缓点了点头道:“你去清理一下宫内的道路,回头再陪本宫去皇后那里一趟。”

    胡小天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苦笑,女人心,海底针,刚刚还要赶走自己,一眨眼功夫就已经改变了主意,其实这也难怪,明月宫原本有三名宫女三名太监,现如今死了两个,被慕容展带走两个,倘若她再把自己赶走,就只剩下葆葆一个了。让自己清理一下宫内的道路,岂不是意味着一种责罚?

    胡小天也没有反抗,老老实实将明月宫的道路清理了一下,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前去馨宁宫通报的葆葆回来了,皇后乃是后宫之首,也不是随随便便说见就见的,所以文雅才会让葆葆提前去馨宁宫询问一下皇后有没有时间,得到皇后的应允才能过去见面。葆葆带来的消息却并不理想,简皇后今天受了风寒,身体不适。

    文雅一听就已经知道是借口,简皇后显然不想在这个敏感时刻和自己见面,黯然点了点头,向葆葆道:“你下去吧。”

    此时胡小天端着晚膳过来,过去这种事情都是王仁和马良芃做,如今死的死,抓的抓,只能由他亲自代劳了,来到文雅身边,恭恭敬敬道:“请文才人用膳。”

    文雅叹了口气道:“我不想吃。你拿下去吧。”

    胡小天和葆葆对望了一眼,他使了个眼色,葆葆率先退了下去。胡小天将托盘放在一旁的小桌上,来到文雅面前,作了一揖道:“文才人,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若是身子坏了,以后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了。”

    文雅不无幽怨地向他望了一眼道:“本宫若是垮了,只怕不知有多少人会开心。”

    胡小天没说话,心中暗叹,好心当个驴肝肺,老子可没有害你的心思。望着文雅日渐清减的俏脸,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怜意,他清楚地知道这股怜意是对乐瑶而非文雅。胡小天默默端起盘中的燕窝粥递给文雅道:“文才人多少还是吃一点东西,真要是饿坏了身子,皇上怪罪下来,小的担待不起。”

    文雅咬了咬樱唇,目光再次在胡小天的脸上掠过,轻声道:“你说你不会加害于我。是不是因为本宫和乐瑶长得相像的缘故?”

    胡小天将手中的燕窝粥又向前递了递:“文才人吃了我就告诉你。”

    文雅冷漠的脸上居然露出一抹笑意,这笑容如同春风拂面。足以融化冰雪,她点了点头,轻声道:“其实你来这里做什么,本宫全都明白。”接过胡小天手中的那碗燕窝粥:“你下去吧,本宫会好好吃饭。”

    胡小天来到外面,葆葆凑了上来:“怎么说?”

    胡小天道:“还能怎么说?填饱肚子再说。”他和葆葆一起来到厨房内。折腾了一天胡小天早已饿了,伸手去抓馒头,被葆葆在手背上打了一下:“去洗手!”

    胡小天笑了笑来到水盆前将手洗干净,那边葆葆已经将饭菜准备好了,还特地为他烫了一壶小酒。

    两人围在小火炉旁。葆葆给胡小天倒了一杯酒,胡小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剩下的一半直接凑到葆葆唇边,不知是炉火还是害羞的缘故,葆葆的俏脸显得格外娇艳,一双美眸充满妩媚地看了胡小天一眼,将那半杯残酒接了过去,乖乖喝了个一干二净。抬起双眸看到胡小天仍然一脸坏笑地望着自己,不禁啐道:“讨厌,就会逼人家做自己不情愿的事情。”

    胡小天道:“咱俩之间原本就该如此亲密无间。”

    “谁要跟你亲密无间。”葆葆将那杯酒倒满,自己先喝了半杯,然后学着胡小天将酒杯凑到他唇前,胡小天一饮而尽。葆葆落下酒杯,夹了块鸡肉塞入他的嘴巴里。有一半还露在嘴唇外,胡小天凑上来:“呶呶!”

    葆葆格格笑了起来,难为情地摇了摇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凑上去跟他共享那块鸡肉。

    两人这边郎情妾意其乐融融,胡小天不由得想起宫内的文雅,此时定然是形只影单。

    葆葆小声道:“梧桐的事情会不会连累到文才人?”

    胡小天道:“不好说。”他夹了一片牛肉送到葆葆唇前,葆葆这次没有拒绝,轻启樱唇将牛肉咬住,却没想到这厮猛然把嘴唇凑了上来来,一口叼住一半。

    四目相对,葆葆羞不自胜,眼眸中却荡漾着无尽的甜蜜,胡小天趁机在她樱唇之上轻嘬了一下,然后回归原位,感叹道:“这种小日子真是快活似神仙。”

    葆葆道:“你再欺负我,我就离你远远的。”

    胡小天笑道:“舍得吗?”

    葆葆咬了咬樱唇,没有回答他,可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自然是不舍得,和他接触的时间越久,心中便对他越是放不下。姐姐果然没有说错,自己对这个小太监产生了非一般的感情,想起凌玉殿的林菀,葆葆的心情瞬间又变得低落起来。

    胡小天留意到她突然消失的笑容,关切道:“怎么了?”

    葆葆道:“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胡小天推测到她是在为所中的万虫蚀骨丸而忧虑,低声道:“你放心,有我在一定可以帮你解决那个问题。”

    葆葆道:“这两天明月宫的事情层出不穷,还不知道咱们能在这里呆多久。”

    胡小天对此倒没有太多的忧虑,淡然道:“走一步算一步,总之不会牵涉到咱们的身上。”

    葆葆道:“秋燕到底是谁杀的?”

    胡小天放下酒杯,站起身来到门前,拉开房门向外面看了看,除了明月宫内还亮着灯,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周围并没有人在,这才将厨房门重新关上,回到葆葆身边道:“不清楚。”

    葆葆道:“王仁看似最有可能,但应该不是他,他和秋燕感情好的很。”

    胡小天道:“所有一切都是因文才人而起。”在他看来,梧桐、秋燕、王仁等人全都是无辜受累。

    葆葆抿了抿嘴唇道:“我好害怕,现在只剩下咱们两个,不知噩运会不会降临到咱们的身上……”

    胡小天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柔荑道:“不会!我绝不会让你出事!”

    葆葆的眼圈红了,芳心中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触,她的鼻翼翕动了一下,小声道:“其实……其实我也骗过你……”

    胡小天笑道:“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对我而言根本就不重要,只要你以后乖乖对我好,用下半辈子的时光好好补偿我就已经足够。”

    葆葆扁了扁嘴,胡小天还以为她因为感动就要落泪,没想到葆葆说道:“听起来好像还是我吃了大亏。”

    “吃亏就是占便宜,你是表面吃亏,实际上占尽了我的便宜。”

    葆葆正想反驳,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道:“胡公公在吗?”声音是从明月宫外传来的,虽然不大,但是非常清晰地传入他们的耳朵里。胡小天听出这声音正是张福全所发,于是停下和葆葆的对话,走出门去,来到明月宫外,看到尚膳监牛羊房的张福全就站在大门外,这次身边并无随从,而是他一个人过来的。

    胡小天向张福全拱了拱手道:“张公公有何指教?”

    张福全一手提着灯笼,脸上带着淡淡笑意:“胡公公,有些公事,所以想请你去我那里谈谈。”

    张福全乃是权德安安插在宫内的心腹,胡小天当然明白他此次前来十有**是奉了权德安的命令,一定是这两天发生在明月宫的事情惊动了权德安,所以才出动张福全请自己过去问个究竟。

    胡小天道:“张公公请稍等,我去跟文才人说一声。”

    “要得!”张福全笑眯眯候在那里。

    胡小天回去跟文雅说了一声,又向葆葆交代过今晚给他留门,这才跟着张福全向尚膳监走去。

    一路之上,张福全都是一言不发,他既然不肯开口,胡小天也懒得问他。这次依然是张福全所住的地方,来到张福全的房间内,方才发现权德安并没有在这里。胡小天不觉有些错愕,有些诧异道:“张公公,怎么权公公不在?”

    张福全微笑道:“皇上身体有恙,权公公今晚前往皇上那里探望,本来说要过来,可能有事情耽搁了吧。”胡小天望着张福全笑眯眯的面孔,心中暗自生出疑窦,不过他并不害怕张福全对自己不利,毕竟现在自己对权德安还有用处,还没到鸟尽弓藏的时候。

    张福全道:“胡公公请坐,今天请胡公公过来只是随便聊聊。”

    新的一年到来了,章鱼恳请月票支持,求新年礼物,诸君所有的月票都投给我吧!(未完待续。。)R7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