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六十九章【真情流露】(上)
    姬飞花道:“此事你无需过问,应该怎么做,杂家自有定论。”

    “可是……”

    姬飞花道:“洪北漠早已成为丧家之犬,他的残余势力根本不成气候,杂家首先要对付的乃是权德安那老匹夫,菀儿!你只需静守凌玉殿,总之我答应你,一定会为你解除万虫蚀骨丸的痛苦。”

    林菀咬了咬嘴唇:“你当我在乎那些痛苦吗?”

    姬飞花再次转过身去:“你走吧,有事的时候,杂家自会找你。”

    望着姬飞花的背影,林菀的目光痛苦而纠结,凝望许久她方才道:“难道你和我之间就再也没有别的话好说?”说话的时候两行晶莹的泪水沿着面颊滑落下来。

    姬飞花道:“还有一件事,以后没有我允许,你不可再经这条密道过来找我!”

    葆葆趴在凌玉殿的格窗前,望着外面的雪景呆呆出神,对眼前的情景她根本没有看进去,脑子里只是想着昨晚和胡小天在床上耳鬓厮磨的情景,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咬了咬嘴唇,试图将胡小天那可恶的笑脸从脑海中驱走,却怎么都做不到。

    身后传来轻盈的脚步声,葆葆转过身去,看到林菀发红的眼圈,而林菀同样看到葆葆泛起红晕的双颊。姐妹两人都因自己此时的神态而露出些许的慌张,几乎在同时垂下头去。

    葆葆迅速镇定了下来:“姐姐,你是不是哭过?”

    林菀摇了摇头,反问道:“你脸怎么了?为何如此之红?”

    葆葆道:“可能是在窗前欣赏雪景吹了冷风的缘故。”她回身将格窗关上,室内的光线顿时黯淡了下来。

    林菀走过去,牵住她的手,轻声道:“辛苦你了。”

    葆葆摇了摇头,小声道:“姐姐,文雅已经让胡小天将我逐出明月宫,她应该是怀疑上我了。”

    林菀道:“离开那个是非之地也好。”她显得心不在焉,慢慢来到古琴旁坐下,右手伸了出去,手指抚在古琴之上拨动了一根琴弦,古朴悠扬的琴音久久回荡。

    葆葆道:“我听说他来了凌玉殿?”

    林菀点了点头,抬起双眸,充满不解地望着葆葆道:“你因何不告诉我,复苏笛就在他的手中?”

    葆葆芳心一震,咬了咬嘴唇,神情黯然道:“他对姐姐出手了?”

    林菀冷哼了一声,忽然用力一推,那古琴摔落在地上,琴弦绷!的一声扯断,她拂袖而起:“你还有很多事情瞒着我对不对?”

    葆葆用力摇了摇头:“没有,姐姐,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复苏笛的事情是因为我害怕你为我担心,而且我也没有想到,文雅会派他前来凌玉殿给姐姐送礼,更没有想到他胆敢对姐姐出手。”

    林菀道:“胡小天的为人如何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葆葆垂下头去,没有说话,可表情无疑已经默认,她小声道:“姐姐,葆葆有一事不明,为什么要借他的手将马良芃除去?此前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马良芃是姬公公的人?”

    林菀道:“当然知道,如果不知道这件事,我也不会让你设下这个圈套。”

    葆葆颤声道:“为何你要瞒着我?”

    林菀道:“假如我将一切告诉你,你还会不会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葆葆道:“你是想利用这件事触怒姬飞花,从而利用姬飞花的手除掉胡小天!”

    林菀呵呵笑道:“那又如何?”

    葆葆怒道:“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安危?马良芃之死我也有责任,倘若姬飞花追究责任,我和胡小天一样都难逃一死。”

    林菀缓步走向葆葆,盯住她的双眸:“你不是曾经说过,踏入皇宫就没有想过要活着出去?你不怕死,你怕得是胡小天死,想不到你竟然对一个太监产生了这样的感情?”

    葆葆怒道:“你胡说!”

    林菀呵呵笑道:“我胡说?别忘了是我看着你长大,你想什么?做什么?以为可以瞒过我吗?”

    葆葆道:“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为什么要对付胡小天?干爹派我们入宫的任务是什么?他甚至连胡小天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对他下手?”

    林菀道:“你怀疑我?”

    葆葆用力摇了摇头道:“这些天来,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可是为什么复苏笛会在胡小天的手中,他为什么会有万虫蚀骨丸的解药?难道除了我们之外,干爹还安排了其他人在宫中?胡小天和干爹又有什么关系?”

    林菀道:“你问我?我也想知道!”

    葆葆道:“你根本不想知道,你只想杀掉胡小天,明知他手中有复苏笛,明知道他可能和我们一样都是干爹所遣,你仍然对他下手……”

    林菀怒道:“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说我背叛干爹?”

    葆葆道:“圈套,一切都是圈套,你让我去明月宫根本就是一个圈套,根本不是为了对付文雅,你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除去胡小天。”

    林菀道:“就算我想杀掉他也没什么不妥,他知道你太多的秘密,早已威胁到你的安全,我不杀他,只怕你很快就会出事。”

    葆葆抿了抿嘴唇:“我是死是活跟你毫无关系,你也未必会放在心上,总之,你最好打消了主意,休想利用我再去对付胡小天。”

    “这句话才是重点,你喜欢他,你居然喜欢一个不能人事的太监!”

    葆葆脸色苍白,她拼命摇头,试图通过这样的动作来否认林菀的指责,可过了一会儿她渐渐冷静下来,轻声道:“我一定会找干爹问个清楚。”

    雪化得很快,仅仅一个上午白雪覆盖的土地已经有不少地方就裸/露出了原来的颜色,明月宫的院子里,青一块、黄一块、紫一块、红一块,就像是布满伤痕的躯体,血迹已经被融化的血水洗涤干净,太监王仁将通往大门的道路清扫出来,原本这是属于他和马良芃两人的活儿,如今因为马良芃的被杀全都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

    化雪天很冷,王仁的内心荡漾着一股寒意。昨晚他清晰听到了马良芃的那声救命,也看到了胡小天扭断马良芃脖子的情景,一条生命就这样在他的眼前消失,前来明月宫之前,他就已经明白,他们几个人全都心怀异志,每人都有后台,可以说各负使命,只是王仁并没有想到他们的使命会有牺牲生命的危险。

    脚步声由远而近,抬起头,正看到迈着四方步从远处踏着残雪而来的胡小天,王仁不觉停下了动作,本以为胡小天没那么快回来,却想不到这才半天功夫他就已经回还,看胡小天一脸阳光灿烂的样子,应该没有受到责罚。

    直到胡小天来到他的面前,王仁才醒悟过来,慌忙躬身行礼道:“胡公公回来了。”

    胡小天微笑颔首,双手负在身后环视雪后的园子道:“一个人打扫有些忙不过来吧。”

    王仁道:“还好,还好。”

    胡小天道:“等明儿我再调一个手头勤快的小太监过来帮忙,也省得你一个人受累。”

    “不累,不累!”王仁显得诚惶诚恐。

    胡小天看到这厮连正眼都不敢看自己,料想他肯定是被昨晚自己杀掉马良芃的事情给吓怕了,看来偶尔杀人立威也算不上坏事。

    来到明月宫,迎面遇到宫女秋燕,打听文雅身在何处,方才知道文雅在后堂诵经,意在超度小太监马良芃的亡魂,胡小天暗忖这时候似乎不便打扰,自己若是此时出现,只怕马良芃的冤魂是绝不肯走了。于是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到床上凌乱的被褥仍然没有整理过,想起昨晚和葆葆在床上纠缠的情景,唇角不禁浮现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现在回头想想,昨晚葆葆的出现实在是有些可疑,以她的智慧应该不会没有想到可能会被人尾随,看来昨晚她的所为应该有预谋,十有八九是她故意留下线索,吸引马良芃尾随而来,然后利用自己上演一出杀人灭口的戏码。

    胡小天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恼火,事情并没有朝着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如果不是葆葆设计了这场戏,自己也不会这么早就发现马良芃是姬飞花派来的眼线。杀掉马良芃,只怕姬飞花心中也非常不爽,可惜他又不便发作,毕竟自己对他的重要性远甚于马良芃。

    胡小天心中暗自琢磨着,身后房门被轻轻敲响,门并没有关,敲门只是提醒他有人来了。

    胡小天转过身去,看到葆葆带着歉意的俏脸,他笑道:“你终于懂得敲门了。”

    葆葆咬了咬嘴唇,歉然道:“给你添麻烦了。”

    胡小天道:“事情已经解决了,他们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葆葆道:“我过来收拾东西,马上就离开明月宫,临行之前还是觉得应该跟胡公公道个别。”

    胡小天道:“去向定了没有?”

    葆葆道:“还没定……”

    胡小天道:“不如我去跟文才人说说,看看她是否会收回成命?”

    葆葆摇了摇头:“不必了,已经给胡公公添了太多麻烦了。”说话的时候心中竟然有一缕不舍之意,连她自己都没有意料到竟然会对胡小天这个亦敌亦友的家伙产生了微妙的感情。

    求月票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