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六十七章【灭口】(下)
    胡小天道:“相互取暖,彼此慰藉,你好像并不吃亏呢。”

    葆葆道:“我有正经事,今晚我看到那个马良芃和秋燕鬼鬼祟祟地来往。”

    胡小天笑道:“咱们两人不也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

    葆葆附在他耳边吹气若兰道:“秋燕乃是皇后身边的人。”

    “那又如何?”

    葆葆道:“他们和梧桐应该是不认识的,我今儿还看到梧桐偷偷放飞了一只鸟儿。”

    胡小天道:“那又代表了什么?”

    葆葆道:“笨蛋,代表了她在和宫外联络消息。”

    胡小天嘿嘿笑了起来。

    葆葆因为他的笑而变得有些恼羞成怒,双手被他抓住,只能张开樱唇朝他的下巴上咬了过来,怎奈胡小天过于狡猾,一低头,将她的樱唇捉了个正着,葆葆刚刚酝酿起来的战斗力却因为他的热吻而溃不成军。

    从被动承受到默默配合是一个过程,这其中蕴含着复杂的心理变化,葆葆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挣脱开这厮的纠缠,嘴上恶狠狠说了一句:“终有一天我会杀了你。”这句话非但没有半分的杀气,反而蕴藏着只有她自己才能够懂得的甜蜜,更何况说完之后,就将发热的俏脸藏在胡小天的[ M.肩膀上。

    胡小天道:“我信,不如现在。”

    葆葆感到这厮似乎正在蠢蠢欲动,猛然将手挣脱开来,双手抵在胡小天的胸前,用力撑住他,以这样的方式和他保持足够的距离。

    胡小天禁看到葆葆负隅顽抗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好笑,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她羞涩旖旎的神态,自然也有些心曳神摇。低声道:“以后乖乖听我话,咱们一条心好不好?”

    葆葆抿了抿嘴唇,闭上眼睛,这种时候她居然还在想,考虑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太狡诈,我担心你骗我。”

    胡小天道:“拜托你用脚趾头想一想。咱们认识这么久,我可曾主动坑过你害过你?”

    葆葆睁开美眸,唇角浮现出一丝妩媚的笑意,胡小天看得心猿意马,抓住她的手腕,整个人压了上去,黑暗中葆葆的胸膛在剧烈起伏着,美眸用力闭紧,有些惶恐又有些羞涩。可忽然葆葆抱住了他。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道:“有人!”

    胡小天正在心曳神摇之时,哪里还顾得上关注周围的情况,听到葆葆这么说,沸腾的血液顷刻间冷却了下来,双目瞪得滚圆,望向格窗的方向,想不到葆葆的耳目如此敏锐。

    葆葆低声道:“窗外!”

    胡小天向她嘘了一声,然后低声道:“你回去。我将这个人揪出来。”

    葆葆点了点头,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看到长裙已经被掀到了大腿处,虽然还穿着内衣,俏脸却羞得就要燃烧起来,低下螓首不敢再看胡小天,黑暗中迅速整理好衣裙,拉开房门走了出去。胡小天侧耳倾听,这动静果然来自后窗,他跟着葆葆的脚步走了出去,示意葆葆继续向明月宫的方向走去。此举是为了吸引那个潜伏者的注意。

    葆葆反手关上房门,然后不紧不慢地在雪中走着。

    胡小天腾空一跃。双手抓住屋檐,一个倒挂金钩就已经翻上了屋顶,站在屋顶之上,居高临下向下望去,葆葆走到明月宫前方的时候,果然有一道黑影从自己居处后方绕了过来,那人弓腰蹑步,落脚极轻,踩在雪地上声息极其细微,倘若不用心倾听根本听不到他的动静。

    胡小天看到那人来到自己正下方的时候,悄悄揭下一片瓦片,猛然向那人后心射去,与此同时足尖在屋顶一点,从高处俯冲而下。

    瓦片呼啸而至,被潜伏者及时觉察,他一转身,顺势一脚踢在瓦片之上,蓬!的一声闷响,瓦片四分五裂,此人的脚力竟然极强,不等他站稳脚跟,胡小天已经神兵天降,下手绝不容情玄冥阴风爪连续三抓朝着对方的面门抓去。

    潜伏者并没有硬撼其峰,双膝微屈,猛然绷直,脚掌如同滑雪板一般在雪地上倒滑而行,转瞬之间已经滑出三丈的距离,胡小天的连续三抓全部落空,向前跨出一大步,化爪为拳,轰向对方的前胸。

    潜伏者右腿横扫,席卷起地面上大片雪花,宛如一道幕墙挡在胡小天的面前,拳风击打在雪花幕墙之上,发出蓬蓬!两声炸响,权德安传给胡小天的十年内力声势已经相当骇人。

    潜伏者身穿宫廷太监服饰,半边面孔用黑布遮挡,一双眼睛流露出惊骇莫名的光芒,他似乎对胡小天的实力缺乏充分的估计。

    此时葆葆已经追风逐电般向这边而来,未到面前,双手连续挥出,袖箭破空发出尖锐的嘶啸。潜伏者左右腾挪,虽然成功躲过袖箭的射杀,却拖慢了逃离的步伐。胡小天已经冲了上去,攻势如潮,玄冥阴风爪,一爪接着一爪,那潜伏者终于没能逃过,被他一把抓住肩头,指尖抠入肩头肌肉之中,用力一扯,五道血痕即可见骨,鲜血沿着那名潜伏者的手臂滴落,他强忍疼痛,右手抽出一柄短刀照着胡小天的胸膛刺去,又被胡小天抓住手腕,用力一拧,喀嚓一声腕骨被胡小天硬生生折断,刀也落在了地上。

    葆葆此时也已经赶到,挥掌击中那人的后心。在两人的前后夹击之下,那名潜伏者哪还承受得住,噗!地喷出一口鲜血,坐倒在雪地之上,胡小天迎上去一脚踹中他的胸口,将他踹倒。葆葆凑上去扯下蒙在他脸上的黑布,雪光映照之下,将此人的面孔轮廓看得清清楚楚,正是和他们一起被派来伺候文雅的小太监马良芃。

    马良芃嘴上满是鲜血,惨叫道:“胡公公饶命……刚刚我只是出来小解,看到葆葆进入你的房间所以一时好奇……”

    葆葆拾起地上的尖刀,一双美眸充满杀机,慢慢向马良芃逼迫而去,她显然兴起了灭口的心思,此时明月宫忽然有灯光亮起,却是梧桐和另外两名宫女太监出来,马良芃看到有人慌忙叫道:“救命……”

    胡小天原本还没有下定狠心,听到这厮不分好歹地叫了起来,心中一横,抓住这厮的脑袋用力一拧,喀嚓一声脆响,马良芃便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息了。

    梧桐最先赶到现场,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一怔,旋即一双目光恶狠狠盯住胡小天:“你居然杀了他!”

    胡小天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了他?是他自己跌倒摔断了脖子。”

    葆葆此时的演技表现得淋漓尽致,娇躯软瘫在雪地之上,双拳堵住樱唇,一副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大声尖叫起来,总之她要装出被吓坏的样子,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交给胡小天去应付,胡小天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对胡小天充满百分百的信心,以他的聪明智慧,这点小风小浪根本难不住他。

    梧桐怒道:“我亲眼看到你扭断了他的脖子。”

    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文雅也被惊醒,刚刚离去的那帮大内侍卫听到动静又在陈成强的引领下去而复返。

    马良芃被胡小天杀死无疑,不过胡小天给出的理由很充分:“杂家刚刚就寝,忽然听到有女人尖叫,于是杂家便出来查看情况,结果看到此人正拖着葆葆往花园里走,杂家看到他蒙住面孔料想他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就冲上来救人,他先是向我投掷袖箭,然后又扔下瓦片,最后还掏出匕首想要夺了我们的性命,于是杂家奋起反击,最后终于成功将他制服,只可惜手重了一些。”

    陈成强望着已经气绝身亡的马良芃心中暗自苦笑,何止是手重,简直就是杀人灭口,却不知马良芃看到了什么?胡小天非要将之置于死地。他的目光转向仍然瑟瑟发抖的葆葆:“你看到了什么?”

    葆葆抽泣不已道:“我……我刚刚出来如厕,可还没有走到地方,便被一人从后面抱住,捂住我的嘴巴,将我往后拖,我吓得魂飞魄散,只以为自己要死了……幸亏……胡公公这时候冲了出来……后来他们便厮打在一起……我一个女流之辈又帮不上忙……”

    陈成强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居然信了八成,女人说谎天生就有优势,再加上胡小天将所有的事情都揽了过去,葆葆说得情况和他的描述基本符合。

    梧桐他们是后来出来的,虽然梧桐说亲眼看到胡小天折断了马良芃的脖子,其他人却没有她那么好的目力。所以王仁和秋燕都没看清什么。梧桐显然没有放过胡小天的意思,仍然坚持道:“我看得清清楚楚,我们赶出来的时候,马良芃的手脚仍然还在动弹,是他觉察到我们出来,所以才一把扭断了马良芃的脖子,根本是要杀人灭口。”

    胡小天听到杀人灭口四个字不禁有些恼火,怒视梧桐道:“贱婢!你说杂家要杀人灭口?杂家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我做事堂堂正正,皇宫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马良芃跟我无怨无仇,我因何要杀人灭口?根本是你想坑害杂家,所以血口喷人。”

    起点年度作品评选开始了,大家手里应该都有免费票,还望将这张票投给医统天下,混个好点的名次,脸上也好看!(未完待续……)R129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