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六十六章【杀】(下)
    姬飞花眯起双目望向皇宫的方向,大雪纷飞,已经看不清皇城的轮廓,姬飞花道:“雪天里总觉得这个世界说不出的孤单,好像突然间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

    胡小天端起酒碗道:“我还在大人身边,大人并不孤单啊!”

    姬飞花可与星辰争辉的双眸投射到胡小天的脸上,看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又何尝不是孤单寂寞着?”他的目光落在仍在一旁忙碌的老年夫妇身上,低声道:“他们虽然不说话,可是他们对彼此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全都清楚,人生一世,又有几人能像他们这样相濡以沫,老来为伴?”

    胡小天心说这可不像你,你姬飞花明明是雄霸皇城的一代枭雄,又怎么突然间变得儿女情长了?难道是因为文雅的入宫而被刺激到了?

    胡小天道:“大人还有家人吗?”

    姬飞花的眼眸中掠过一丝失落,稍闪即逝,他摇了摇头,可马上却又点了点头:“这皇宫便是杂家的家,皇上便是杂家的亲人……”说到这里,又将碗中酒一饮而尽,朗声道:“所以这皇宫中发生的每一件事都瞒不过杂家的眼睛。”

    胡小天内心一颤,姬飞花的这句话似乎意有所指,难道自己的事情被他发现了?

    一道身影忽然从桥头跌落下来,此前毫无征兆,胡小天被吓了一跳,他定睛望去,却见那人披头散发地被吊在那里。身体在半空中晃来晃去,双手不停挥舞,可惜哑穴被人制住,只能像濒死的鱼一样不停张大嘴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那对老年夫妇仍然在默默准备着饭菜。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和他们无关,单单是这对老年夫妇的淡定就可以断定他们绝非普通人物。

    胡小天借着火光辨认出被倒吊在桥头的这个人竟然是大太监荣宝兴,心中的震惊难以形容。

    姬飞花微笑道:“你应该认识他。”

    胡小天点了点头:“荣公公!”荣宝兴乃是皇上的贴身太监,刚才还在宫中,却想不到此时竟然会被吊在西凤桥头。毋庸置疑,这一切显然都是姬飞花所为。胡小天暗自揣测。应该是文雅进御的事情触怒了姬飞花,所以他才会对荣宝兴下手。

    姬飞花道:“杂家是个护短之人,从来只有我的人可以欺负别人,不可以有别人欺负我的人,想不想听听他怎么说?”筷子轻轻一抖。一颗花生米流星般飞了出去撞在荣宝兴的胸口,荣宝兴感到胸口一痛,却终于可以发声,惨叫道:“姬公公……饶命……”

    姬飞花笑道:“你又没得罪我,我为何要你死?”

    荣宝兴哀嚎道:“胡公公饶命,我……我……不该让人偷了你的黑虎鞭……”

    胡小天心中暗叹,那根黑虎鞭果然是被荣宝兴盗走了。他佯怒道:“你为何要盗走那件东西?”

    荣宝兴颤声道:“皆因我鬼迷心窍,我想用那根东西取悦皇上……几次找胡公公索取不得。所以才出此下策。”

    姬飞花叹了口气道:“你在皇上身边做事这么多年,居然还不长脑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到现在都不明白,难道你这么大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

    荣宝兴哀嚎道:“姬公公饶了我这次。”

    姬飞花的目光望向胡小天。

    荣宝兴道:“你们不能杀我,杂家贴身伺候皇上,皇上不会对我的死活不闻不问,只求你们给我一条活路,以后杂家必然会报答你们……”

    姬飞花望着胡小天道:“他偷得是你的东西。杂家帮你将小偷找了出来,至于怎么发落。还要看你自己的意思。”

    胡小天心中暗忖,姬飞花是在给自己出难题啊。根本是荣宝兴得罪了他,姬飞花对荣宝兴生出了杀念,不然他岂会将荣宝兴从宫中掠劫出来?可姬飞花既然做了这件事,就不会再给荣宝兴留下活路,荣宝兴注定是活不过今天晚上了。偷黑虎鞭应该不是主要原因,真正触怒姬飞花的是文雅进御之事,这件事十有*是荣宝兴一手安排。

    胡小天缓缓站了起来,走向荣宝兴。

    荣宝兴看到胡小天走来,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胡公公饶命……你若敢杀我,皇上绝不会放过你……”

    胡小天道:“你这句话反倒提醒了我。”他来到荣宝兴面前,忽然伸出手去,右手抓住荣宝兴的咽喉狠狠捏了下去,静夜之中传来清晰的骨骼碎裂声,胡小天修炼玄冥阴风爪已非一日之功,对付一个丧失反抗能力的老太监还不是手到擒来,荣宝兴死不瞑目,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充满不甘地望着胡小天。

    身后传来清脆的掌声,却是姬飞花在为胡小天鼓掌:“玄冥阴风爪,这一招颇得权德安的神髓。”

    胡小天在河水中洗了洗手,重新回到姬飞花的身边,荣宝兴的尸体仍然在夜风中荡来荡去。那老妇从尸体旁边经过,对这具尚未冷却的尸身视而不见。

    胡小天虽然亲手杀掉了荣宝兴,可是面对死不瞑目的一具尸体他可做不到像姬飞花一样谈笑风生,姬飞花凤目朝荣宝兴的尸体一瞥,笑得越发畅快了,他的笑容妖冶妩媚,倘若不是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一定以为眼前是个女人。

    姬飞花端起酒碗道:“喝酒!”

    胡小天双手捧起酒碗,跟姬飞花碰了碰,仰首一饮而尽。酒壮英雄胆,火辣辣的一碗酒进入体内,腾!的一股热力蹿升而起,胡小天整个人顿时感觉舒服了许多。

    姬飞花道:“明月宫你不会呆得太久,过两天,会有一些事情发生,你且配合就好。”

    胡小天心中不由得一沉,姬飞花果然不准备放过文雅,看来是要对文雅动手了。

    胡小天道:“有句话小天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

    “说!”

    胡小天道:“文雅只是一个棋子,他们将她送到宫中的目的或许并不是为了取悦皇上。”

    姬飞花将酒碗缓缓放在桌上,尾指微微一动。

    “大人有没有想过,倘若她只是一个诱饵,若是我们急于对她出手岂不是正合了他们的心意?”

    姬飞花微笑道:“这杂家倒是没有想过,可是明明知道是一只苍蝇,却要强迫杂家将她吞下去,杂家可做不到。杂家素有洁癖,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

    胡小天心中暗道,说文雅是一只苍蝇?这世上有那么漂亮的苍蝇吗?倘若真有,自己到不介意将她吞下去。

    姬飞花道:“杂家自己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总是改变不了。”他拿起一个蓝布包放在桌上,慢慢推到胡小天的面前呢,胡小天认得这样东西,里面包裹得就是黑虎鞭。

    姬飞花意味深长道:“收好了!千万不要再让别人偷去!”

    荣宝兴的尸体仍然在一旁摇曳,绳子摩擦在桥头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胡小天知道姬飞花美貌如花的外表下却包藏着一颗极其冷酷的内心,虽然目前他对自己还算不错,那只是因为自己对他还有利用的价值,倘若有一天自己已经没有了值得他利用的必要,姬飞花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铲除自己,就像自己杀掉荣宝兴一样。

    虽然荣宝兴是死在自己手里,真正决定他命运的却是姬飞花,窃取黑虎鞭这件事决不至于让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丧命,真正触怒姬飞花的原因是因为荣宝兴一手安排了进御之事,想将文雅送到皇帝的床上,而文雅突然来临的月事让原本安排好的侍寝落空。胡小天再次领会到了姬飞花阴狠果决的手段,即便是荣宝兴这个皇上身边的大太监,得罪了他仍然免不了被杀的下场。

    回到皇宫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胡小天在路口却突然犹豫了起来,向前是司苑局,向右却是前往明月宫,踌躇片刻,他终于还是选择向右。雪没完没了的下着,很多地方已经没过了足踝,这么大的雪在康都已经有多年未见。

    走入明月宫,看到宫室之中仍然有灯光透出,胡小天意识到在这样的静夜之中,仍然有人未眠。

    他无意打扰别人的清净,看到四下无人,施展金蛛八步,腾空越过围墙,落到院落之中,然后蹑手蹑脚来到属于自己的房门前,正准备开门进去,忽然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道:“我还以为,你今晚都不会回来呢。”

    胡小天内心一惊,转身望去,却见文雅披着白色貂裘站在风雪飘扬的庭院之中,他不知文雅是不是看到了自己翻墙而入的情景,刚刚到来还是早就站在了那里,从她肩头的落雪可以判断出,她应该在外面呆了不短的时间,无论怎样文雅都不可能是在等待自己。胡小天躬身行礼道:“小的惊扰了文才人睡眠,真是罪该万死。”

    文雅淡然道:“我一直都没睡,你谈不上什么惊扰。”

    胡小天道:“外面风雪太大,文才人还是尽快回去休息,千万不要着凉,更何况您今儿的身子还不方便。”他在婉转提醒文雅今天刚刚来了月事。(未完待续)R655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