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六十一章【翘首以盼】(下)
    胡小天连连称谢,将玉瓶收起,看来权德安也不想自己太早死掉,毕竟自己对他还是有些用处,糖衣炮弹又来了,老子来者不拒,只要你敢送,我就敢收。[]

    “姬飞花让你在这里管事,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权德安这番话一语双关,他在询问胡小天没净身的事情是不是被姬飞花发现了?

    胡小天摇了摇头,倒是有人发现自己的秘密,不过这个人不是姬飞花,李云聪藏得很深,只怕权德安也没有觉察到这个潜在的对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权德安和姬飞花斗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宫中还有一股隐藏的力量。胡小天低声道:“权公公教给我的提阴缩阳,我仍然没有练成。”

    权德安淡然笑道:“不急,你一样活得好好的,杂家保你不会出事。”他的目光环视这间园子:“这四名宫女太监应该都有些来头,你务必要盯紧他们,千万不可以让文雅有任何的闪失。”

    胡小天头皮发麻:“听起来好像是个苦差事呢。”

    权德安道:“身在宫中就要学会苦中作乐。”他并没有逗留太久,等到将陪嫁的礼物全都安置好了,带着那帮随行太监离去。

    权德安离去之后,胡小天带着一帮宫女太监苦苦等到了午时,文才人仍然没有到来,胡小天差王仁去打听,方才知道,文才人入宫之后就直接前往了馨宁宫去拜会皇后了,看来中午应该是不会过来了。昨晚的那场雪并没有下下来,天寒地冻,胡小天一行人在寒风中已经站了整整一个上午,一个个苦不堪言,不由得暗叹。这位新来的才人只怕也不好伺候。

    胡小天看到的却是另外一面,这个文雅很会走上层路线,在后宫嫔妃中想要吃得开,首先就要跟皇后拉好关系。不过也不排除简皇后主动找她的可能,毕竟简皇后和文太师之间已经达成了默契,她是文雅入宫的主要推手。

    马良苖苦着脸来到胡小天面前:“胡公公。咱们是不是还要在这儿站着?”

    胡小天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废话,当然要等着,什么时候文才人过来,咱们什么时候才能休息。”说是休息,怎么可能。胡小天差葆葆去叫了点吃的,几个人勉强对付了一顿。

    除了司礼监的那帮人以外,在没有其他人过来了,他们从黎明等到日出。从日出等到正午,又从正午等到日薄西山,文才人还是没见过来。知道了她的动向,胡小天就让秋燕前往馨宁宫再去打听。

    入夜时分,文才人总算姗姗来迟,却是简皇后亲自陪同前来,由此能够看出简皇后对她的看重,同时也表明了一件事。今晚皇上应该不会前来明月宫。

    胡小天多数时间还是躲在房间里暖和,只苦了四名宫女太监。接到简皇后和文才人过来的确然消息,胡小天方才懒洋洋从明月宫内出来,走到大门处,看到远处一队人走了过来,距离他们还有二十多丈的距离,因为夜幕降临。胡小天也看不清那队伍中究竟有什么人,不过从阵仗来看,后宫中除了简皇后之外再无他人。

    等到那群人走近,胡小天率领四名宫女太监跪下,扬声道:“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参见文才人!”

    简皇后和文才人在一帮太监宫女的簇拥下来到胡小天的面前,望着跪在面前的胡小天,简皇后唇角露出一丝冷笑,她转向身边的文才人道:“妹子,今儿我就送到这里了,有什么事情只管跟我说。”

    文才人轻声道:“皇后娘娘费心了。”她声音娇柔婉转,宛如出谷黄莺一般动听,别人听来还没有什么,可胡小天听在耳朵里如同晴空霹雳,这声音分明是……他趴伏在地上,恨不能抬起头来一探究竟,可偏偏又不敢抬头。

    简皇后道:“你们都跟本宫听着,从今日起务必要小心伺候我家妹子,若是有丝毫的怠慢之处,本宫绝饶不了你们。”

    “是!”胡小天引领四人同时答道。

    文才人的声音格外温柔,她轻声道:“你们几个就别跪着了,起来吧。”

    简皇后没有发话,几人仍然老老实实跪在地上。简皇后冷哼一声道:“怎么,本宫刚刚的话你们都没有听到,我妹子让你们起来了!”

    胡小天带着四名宫女太监这才站起身来,几人仍然不敢抬头。

    简皇后转向文才人道:“妹子,我先走了,天寒地冻的,赶紧回去歇着吧。”

    文雅嗯了一声:“我送送皇后。”

    简皇后笑道:“不用送,你初来乍到的,宫内的道路错综复杂,你又不熟悉。今天皇上忙于政务,无法抽身过来看你,妹子心中千万不要觉得委屈。”一帮宫女太监听她这样说简直不能置信,他们从未见过简皇后对其他妃子这么礼遇过。

    简皇后道:“胡小天!”

    “在!”胡小天躬身行礼。

    “你来送我!”

    胡小天应了一声,趁机直起腰来,目光朝着那位文才人匆匆一瞥,只是这一瞥,胡小天整个人顿时如同凝固在那里一般,这位文才人果然眉目如画,倾国倾城,可惊住他的绝非是文才人的美貌,而是这位文才人竟然长得和乐瑶一模一样。

    文才人也觉察到胡小天的目光,眼波流转在胡小天的脸上掠过,竟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奇,仿佛从未见过他一样,便从胡小天的身边走了过去。

    胡小天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目光却不敢再看,抬起头来,正遭遇到简皇后阴冷的目光,慌忙道:“小的送皇后娘娘。”

    简皇后举步向前,一帮随行的宫女太监识趣地落在后面。胡小天紧随简皇后身边,低声道:“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简皇后道:“你这么聪明,本宫想什么你心里明白。”

    胡小天道:“娘娘放心,小天必倾尽全力保护文才人。”在见到文才人之前,胡小天心中还想着她的死活跟自己鸟毛关系都没有,可是在见到她之后,胡小天顿时转变了这个想法,什么文才人,根本就是乐瑶啊。胡小天实在是想不透,这小寡/妇本来应在西川啊,自从自己将她救出虎口之后,就让慕容飞烟将她安置在岔河镇,后来自己因为事情不断,也没有来得及去探望她,后来听说乐瑶不见了,胡小天还失落了好一阵子,却没有想到,几经辗转,他们居然会在皇宫中相见。

    胡小天相信自己不会看错,这世上绝不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可是刚才文才人看他的眼神如此淡漠,眼眸中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想起风情万种的小寡/妇乐瑶,自己跟她怎么也算得上是有过亲密接触的,又是她的救命恩人,面对自己,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衷?胡小天越想越是奇怪。

    送走了简皇后,胡小天慌忙回到明月宫,迎面看到马良苖,他在门口候着,看到胡小天回来,赶紧道:“胡公公,文才人让您进去见她。”

    胡小天点了点头,其实他内心更加迫切,临到大门前,忽然意识到越是这种情况下越是应当冷静,假如文雅不是乐瑶,人家肯定是第一次和自己见面,自己激动也没点用处。假如文雅就是乐瑶,自己就更不用激动了,她都装作不认识自己,自己又何必用热脸贴她的冷屁股?想起屁股这个词儿,胡小天忽然感觉自己不该属于公公的部分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深深吸了一口气,提醒自己务必要冷静,然后才走入了明月宫内。

    王仁、秋燕、葆葆三个全都站着,文才人也就是文太师的养女文雅,此时端坐在画屏前,身边还站着一个宫女,那宫女长得也算标致,可脸面上的肌肉紧绷,乍看上去跟橡皮人似的,总之没多少亲切感。

    胡小天虽然在太监中已经混出点身份来了,可终归还是下人,面对文雅这位明月宫主人,第一次见面必须要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这话不适用于太监。

    胡小天老老实实跪了下去:“胡小天参见文才人。”皇帝的小老婆也是要敬的。胡小天心中郁闷,乐瑶啊乐瑶,你寡/妇当够了,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娘娘,当初咱俩不说海誓山盟吧,多少也有点你情我愿,当初咱俩也钻过一个被窝,也曾耳鬓厮磨。可一转眼你将老子忘了个干干净净,让我给你下跪,你于心何忍?

    文雅道:“起来吧!”

    胡小天站了起来,毫不顾忌地望着文雅的俏脸。

    文雅身边的宫女可不乐意了,身为下人居然敢直视主人,这是做下人的大忌,怒道:“大胆奴才,竟敢对文才人不敬。”

    胡小天一打眼就知道这宫女身兼女保镖的角色,应该是文雅的贴身班底,不过这明月宫宫女太监中,老子才是最大,在我面前你耍什么威风?

    文雅道:“梧桐,不得无礼。”原来这名宫女叫梧桐。

    文雅一双勾魂摄魄的美眸盯住胡小天的面孔看了看,胡小天也趁机仔仔细细看了看这位新晋才人,从头发梢到眼睫毛,没有一根毛不熟悉,她明明就是乐瑶,可为何看着自己的目光中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熟悉成分?文雅道:“胡公公的名字我是听说过的。”(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