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六十章【冬桃】(上)
    胡小天笑得越发畅快,葆葆被他笑得有点云里雾里了,胡小天心中暗乐,吹我?来啊,老子什么没见过还会怕你吹我?却不知到时候你想要怎样吹我?邪恶的念头在心中得意了好一阵子,方才整理情绪,收敛笑容道:“你以后只要乖乖听话,我自然不会为难你。”

    葆葆充满迷惘道:“是洪先生派你来的?”

    胡小天冷哼了一声道:“我的事情你无权过问。”

    葆葆咬了咬嘴唇,目光和胡小天对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软化了下来,垂下黑长的睫毛,低声道:“是……”

    胡小天看到她终于服软,明白完全是这个哨子的缘故,哨子本身没有什么威力,可是葆葆的体内应该被下了什么禁制,这哨声刚好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类似于孙悟空的紧箍咒。

    葆葆道:“以后……就是你给我解药吗?”

    胡小天愣了一下,从葆葆的话中他听出了端倪,应该是她被人在体内下毒。短暂的错愕之后,胡小天又点了点头,先蒙住这傻丫头,让她乖乖听话再说。

    葆葆道:“胡公公可不可以帮我解除了万虫蚀骨丸的折磨?”

    胡小天道:“那要看你以后怎样去做,还有,你记住以后你直接听命于我,林菀让你做什么,你都必须要先经过我的同意。”

    葆葆面露疑惑之色,她低声道:“是洪先生让你告诉我的?”

    胡小天霍然站起身来:“你只需记住以后只要对我负责,其他的事情一概和你无关。”

    葆葆似乎被胡小天的气势所慑,螓首低垂了下去。

    胡小天昂首阔步从她的身边走过,葆葆清秀可人的俏脸之上流露出几分哀怨和愤怒,芳心中暗忖道:“终有一日,我要吹死你,咬死你!”

    回到司苑局这个熟悉的院子,胡小天心底才感到踏实。今天晚上史学东和小卓子、小邓子这三个心腹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酒菜,说是要给胡小天壮行,虽然胡小天并不是离开司苑局,可前往明月宫负责也算是一桩喜事,在太监们看来,胡小天被委以重任,足见上头对他的信任。像他们这种级别的小太监很少去管谁是忠谁是奸,他们最关心的就是谁最当红,谁最有权,皇帝他们是巴结不上,可巴结宦官中的红人还是有希望的。

    现在宫内到处都在传言姬飞花对胡小天非常欣赏,胡小天摇身一变成为了年轻太监中炙手可热的人物。最开心的要数他的三个心腹,这其中史学东又是最高兴的一个。本以为刘玉章死了,皇宫中再也没有人能够庇护胡小天,可想不到自己的这位把兄弟居然傍上了更为强硬的靠山。胡小天得势,自己这个结拜大哥当然也跟着威风。现在司苑局中胡小天是老大,他就是老二。正所谓一人之下,数人之上,背后跟着拍马屁的小太监也有不少。

    望着满满一桌子美味佳肴,胡小天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何必搞得那么隆重,都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做事情一定要低调。宫里耳目众多,一旦被别人看到,抓住我们的错处,还不知要怎样诋毁我们。”

    史学东笑道:“胡公公不必担心,我们做事很小心的,没有让太多人看到。”

    小卓子和小邓子两人过来邀请胡小天入座,胡小天提醒归提醒,心中也不认为吃顿饭算什么大事儿,来到上座坐了。史学东已经恭恭敬敬给他倒上了酒,别看他是结拜大哥,可在这里胡小天才是老大,想在皇宫混日子,必须要仰仗胡小天的照顾。史学东也明白,当初他和胡小天的结拜根本就是虚情假意,他没把胡小天当成兄弟,胡小天也没把他当成大哥,当初他前往长亭送胡小天去西川上任之时,还特地给了胡小天两幅图,说穿了是想坑他的,打心底想胡小天一路向西,精尽人亡,可造化弄人,想不到朝堂风云变幻,两人不但成了难兄难弟,反而同时被阉入宫。

    现在史学东对胡小天是真正有了感情,兄弟之情,相依之情,患难之情。

    三名心腹太监同时端起酒杯道:“这杯酒祝胡公公前往明月宫旗开得胜,无往不利。”

    胡小天哈哈笑了起来,端起酒杯跟他们一起同干了这杯酒,小卓子已经拿起胡小天的筷子赶紧给他夹了一块白切鸡放在味碟里面,做太监的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

    胡小天吃了口白切鸡,点了点头:“味道不错。”

    小卓子一脸媚笑道:“今儿属下特地去了趟御膳房,挑选最好的拿了几道菜。”

    胡小天道:“我去明月宫又不是打仗,什么旗开得胜,无往不利,你们可真会胡说八道。”

    史学东道:“总之是个吉利话,现在宫里面到处都在传,说这位新来的才人长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说得我们都想前去见识见识了。”

    胡小天瞪了他一眼,心说史学东残存的那颗gao丸又在起作用了,要说这厮还真是痛苦啊,仍然在分泌雄性激素,却不能人事,算是得到报应了。

    小邓子也跟着点了点头道:“我也听说了,还有人说她是天下第一大美人呢。”

    史学东一旁嗤之以鼻道:“什么天下第一大美人,我却是不相信,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谁敢自称第一呢?”

    小卓子道:“我也是不信,听说安平公主才是天下第一大美女呢。”

    史学东跟着点头道:“我也听说了,只可惜我没有那个福分,到现在也没机会见上一面。”

    提到安平公主,胡小天不禁陷入沉思之中,最近因为诸事繁忙,抽身不能,再加上那条地下通道也并非是那么的隐秘,所以胡小天最近也开始变得谨慎许多。

    小邓子道:“这位文才人是文太师的女儿,生得又如此漂亮,听说还是皇后娘娘亲自牵的线,若是得到皇上的宠爱,以后说不定可以位列三宫。”

    几个人同时望向胡小天,胡小天被派去负责明月宫,也就是有了近距离接触文才人的机会,皇上若是宠幸文才人,肯定会经常前往明月宫,换句话来说,胡小天就有了亲近皇上的机会,若是能够讨得皇上的欢心,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其实本来这个机会是给小卓子的,若非姬飞花要胡小天亲往,胡小天才不想招惹这个麻烦,别人眼中的香饽饽,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一块烫手山芋。他有种预感,文才人入宫之后,明月宫的是非肯定不会少。

    史学东道:“这事儿仔细一琢磨还是有些奇怪的。”

    胡小天笑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史学东道:“一般来说,这后宫嫔妃为了争宠,一个个恨不能将对方给吃了,又怎么会主动将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推荐给皇上,皇后这么做好像有些不正常。”

    小卓子看了胡小天一眼,怯怯道:“王德才的事情皇后似乎不再追究了。”他那天亲眼目睹王德才被杀的全部情景,至今仍然心惊胆战。

    胡小天道:“你们务必要记住一件事,咱们只是一帮小太监,在皇宫中也只是最底层的人物,别人的事情,咱们不要去管,即便是看到了也只当没有看到。”

    小卓子慌忙点头答应。

    此时有人过来找胡小天,却是紫兰宫的宫女紫鹃,胡小天怎么都不会想到她会来司苑局,料想这件事十有**和安平公主有关,赶紧出门相迎。夜色降临不久,紫鹃在一名掌灯太监的陪同下站在院子里,看到胡小天笑道:“胡公公吉祥。”

    胡小天赶紧躬身行礼道:“紫鹃姐姐吉祥,难怪今天小天一早起来就听到枝头喜鹊渣渣鸣叫,原来是紫鹃姐姐要来。”

    紫鹃格格笑了起来:“胡公公真会说话,我这会儿来是不是打扰您吃饭了?”

    胡小天道:“不打扰,不打扰,紫鹃姐姐就算三更天来,小天也欢喜的很呢。”

    紫鹃抿了抿嘴唇,居然露出了几分羞涩,心说这小太监真是会说话,可未免有些轻浮了,人家才不会三更天过来找你。紫鹃道:“我这次来也没什么要紧事,公主殿下今天口味寡淡,忽然想吃桃子,却不知你这司苑局里面有没有?”

    胡小天道:“冬桃倒是下来了,我也订了,不过要明天送过来。”其实今天就有一大批的冬桃入库,胡小天心中明白安平公主绝不是为了吃什么冬桃,而是找个借口罢了,真正的目的是想和自己见面。看来不止是自己对安平公主有意,伊人对自己也有那么点意思了。

    紫鹃道:“那你可要记住啊,明儿只要冬桃一到就送过去。”

    胡小天嘿嘿笑道:“紫鹃姐姐放心,您帮我转告公主殿下,就算是今晚半夜三更冬桃到了,我也一准给公主送过去。”

    紫鹃呸了一声道:“你半夜三更送来,吵了公主的美梦,小心将你治罪。”

    胡小天嘿嘿笑道:“就这么一说,紫鹃姐姐只管帮我带话,好让公主看到小天的一颗忠诚之心。”

    紫鹃暗笑这小太监有趣,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她哪能想到胡小天的狼子野心,更想不到胡小天当真敢半夜三更地潜入紫兰宫,给安平公主送冬桃去。R1152

    S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