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九章【宝丰堂】(上)
    李云聪道破了玄机,胡小天自然没有了隐瞒的必要,他小声道:“司苑局的地下有密道不假,可是密道并没有直接通往缥缈山的出口。[^][]”

    李云聪道:“做这件事的前辈绝不会无缘无故,花费这么大功夫做一件徒劳而无功的事情,只是我们暂时没有找到。”

    胡小天道:“李公公,司苑局地下密道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那又如何?即便是公开了也没什么好怕,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帮我盯紧权德安和姬飞花这两边,他们但凡有什么动向,你就要第一时间过来向我禀报。”

    胡自己上辈子明明是个医生啊,也没从事过什么谍报工作,现在他几乎就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给忘了。他忽然想起葆葆曾经交给自己的那包药粉,刚好拿来探察一下李云聪跟她的关系。

    胡小天将那包药粉从兜里掏了出来,递给李云聪道:“有人交给我这包东西,让我将它洒在明月宫,李公公认不认得?”

    李云聪接过那包药粉,看了看,又展开闻了闻。

    胡小天屏住呼吸,生怕是什么毒物,自己可没有人家那么精深的内力。

    李云聪道:“是不是凌玉殿的宫女交给你的?”

    胡小天听他直接就道破了这件事,看来李云聪果然和葆葆就是同伙,正准备表白帮助李云聪做这件事的时候,却听李云聪道:“此事不可轻举妄动,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包括那个宫女在内。对了,你找个机会问问她,到底是什么人将药粉交给她的。”

    胡实话。”

    李云聪道:“你等等。”他转身去拿了一样东西递给了胡小天,胡实话,你就吹这个哨子。”

    胡小天一听就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肯定是和李云聪刚才拉胡琴一样,利用声音来控制对方的经脉。

    李云聪又递给他三颗红色药丸:“她发作之时你将这颗药丸给她,以后她就会乖乖听你的吩咐。”

    胡小天点了点头,小心将两样东西收好了。心中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提出要求让李云聪教给自己《无相神功》的时候。李云聪道:“杂家现在就将无相神功的练气口诀教给你,只要你按照口诀练习,很快就能将体内的异种真气收为己用,再也不用担心别人用这件事来威胁你控制你。”

    虚与委蛇是胡小天目前唯一的选择。在实力不济的前提下,这帮野心家他是一个都不能得罪,无论哪一个都可以轻易置他于死地。当内奸有当内奸的好处,至少目前还有不少的好处,糖衣炮弹一个接着一个,表面的糖衣一个比一个诱惑,胡。

    姬飞花将胡小天调去明月宫负责统管。同时胡小天还身兼司苑局的管理之职,虽然皇宫内像胡小天这样身兼多职的太监并不少见。但是能够成为两处总管,一个是肥得冒油的司苑局,一个是有可能近距离接近皇上的明月宫,这就少之又少了,此也能够看出姬飞花对胡小天的信任。

    明月宫的园子已经整理完毕,只等文雅这位新晋才人的到来。

    胡小天也趁着这些许的空闲出宫采买。所谓采买早已不用他亲自动手了,史学东和小卓子完全可以代劳。胡小天在翡翠堂走了一圈,离开的时候,在门前看到了高远,一阵子不见。这孩子最近长高了不少,也黑壮了一些,眼睛圆溜溜的颇为精神。穿着棕色棉袄,乐呵呵站在路对面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朝他点了点头,基本上每次相见他都会约好下次的见面之期,看了看周围,看到四边无人,方才道:“自己来的?”

    高远道:“胡公公,我家老板在宝丰堂恭候。”

    胡的宝丰堂。下了马车,看到宝丰堂正在装修,牌匾还没有来得及挂上去。高远引着胡小天走入里面,胡小天道:“这是哪里?”

    高远道:“周老板,胡公公到了。”

    正在里面指挥民工摆放家具的周默闻声出来相迎,看到胡小天自然是笑逐颜开,他带着胡小天走入内院,萧天穆也在那里等着了。

    茶已经沏好,只等胡小天的到来,胡小天却被两人搞得有些糊涂了,在萧天穆身边坐下道:“不是刚刚买了明方巷的宅子,怎么又在这里添置产业?两位哥哥莫不是做好了长留京城的打算?”

    周默道:“这得问你二哥。”

    萧天穆道:“与其东躲**的偷偷见面,不如我们买下一处商行,跟你这位司苑局的管事做生意,这样咱们见面岂不是光明正大?而且稳赚不赔,不怕你赖账。”

    胡小天不禁笑了起来:“做什么生意?”

    萧天穆道:“鲜果生意,我们从南方买进鲜果,在康都中转,多数销往大雍,少部分送入宫中,一是方便和三弟见面,还有一个好处可以打探周围的行情,为咱们以后前往大雍做生意打下基础。”

    胡小天道:“仅仅是鲜果生意还不够。”

    萧天穆道:“人总不能一口就吃成一个胖子。”

    周默道:“慕容姑娘本来想过来的,可是昨天送信过来,说神策府派他们前往临渊办事,估计要两个月的时间。”

    胡小天听到慕容飞烟被派往外地心中不禁有些怅然若失,两个月,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新年了,却不知慕容飞烟这次前往临渊是不是权德安在背后授意,展鹏被编入飞羽卫深得文博远的器重,为了避免嫌疑,胡小天也是尽量避免和他见面太多。

    萧天穆道:“说说你现在的情况。”

    胡了一遍,两人听说宫内还暗藏着一股太上皇的势力,不由得更为胡小天的处境感到担心,三股势力都想利用胡小天,胡小天在三大势力的夹缝中寻求生存,稍有不慎就会小命玩完。

    周默浓眉紧锁道:“还是尽快寻找机会离开的好,与虎谋皮实在是太过冒险。”

    萧天穆抿起嘴唇,低声道:“这三方全都不好对付。”

    胡不好对付,但是未必不能对付。”

    “什么意思?”萧天穆和周默同时道。

    胡小天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担心他们会识破我在其中两面讨好,牟取渔利的事实,可后来我就发现,越是这样反倒越不容易暴露,权德安让我去接近姬飞花,我理所当然应该取得他的信任,想要获取他的信任,就要在一些小事上出卖权德安,这也是权德安默许的。姬飞花想用反间计对付权德安,是不是会放出一些假消息,让我传达给权德安,而且此人心机深重,虽然怀疑我,但是仍然敢用我,从他目前对我的态度来看,是要用种种的好处,让我明白只有跟着他才会有前途。”

    周默道:“这些阉贼实在太狡诈了。”

    萧天穆赶紧咳嗽了一声,周默方才意识到一声阉贼将自己的小兄弟也骂了进去,神情尴尬道:“三弟,我口无遮拦,你千万不要怪我。”

    倘若胡不定还真会因为萧天穆这句口无遮拦的话感到难堪,可他根本就是个假太监,当然不会感到失落受伤,笑道:“我也这么看。”一句话就敷衍了过去。

    萧天穆道:“权德安对你是威胁,姬飞花对你是利诱,三弟自然是进退两难了。”

    胡小天道:“权德安强行传给了我十年功力,我本来以为占了个大便宜,可并没有想到异种真气会对我的经脉造成损害。虽说权德安当时也交给了我一个什么练气的口诀,可现在看来根本就毫无用处。”

    周默最关心的还是这件事,他低声道:“也许是你练功不得其法,如果你愿意可以将这套功法写出来,我研究一下。”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权德安根本就没想帮我从根本上解决这件事,他就是要利用这件事来控制我,掌握我的生死,我就不敢轻举妄动。”

    周默怒道:“直娘贼,有生之日我必杀此贼,为三弟出了这口恶气。”

    胡小天道:“还好此时李云聪出现了,此人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他利用胡琴牵动我体内的真气,让异种真气在我的经脉气海中激荡,仅凭着一根手指为我诊脉,就断定我的症结所在,端得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奇人。”

    萧天穆道:“一指诊脉的事情我倒也听说过,不过用音乐声可以牵动别人体内的真气,令体内真气产生波动,这样的人绝对是顶尖高手了。”

    周默叹了口气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想不到这皇宫中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的高手。”(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