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八章【无相神功】(上)
    胡小天对这一点颇为认同,开始的时候他也感到奇怪,皇宫内居然卧虎藏龙,暗藏着这么多的武功高手,可仔细一琢磨,这些事又再正常不过,太监被净身之后,没了**,必须要找到另外的宣泄方式,有人看重权势,有人看重金钱,所以历史上不乏祸乱朝纲的,更不缺少贪得无厌的。,, 当然也会有部分人将精力投入到武功修炼上,太监做事往往比正常人要专注得多,所以他们取得的成就也通常会超过普通人。胡小天道:“那也未必,一个人心中的**可不止**那么简单,七情六欲,断了一欲,剩下的也还不少。”

    李云聪听他这样说居然笑了起来:“断了一欲就多了一份专注,你不要小看这份专注,多数人都能爬到百尺竿头,可想要更进一步却难上加难,少有人可以做到,我们这种人少了一样东西,正是缺少的这点东西可以让我们卸下包袱,比常人更专注更轻松地达到目标。”

    胡小天还是头一次发现李云聪这个老太监居然还有些幽默。

    李云聪道:“入宫也是一种修行,在皇宫中有人修善,有人修恶,可无论做什么,一旦选择了就无法停下来,更无法回头。”他意味深长地望着胡小天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想要在虎口求生,只怕没那么容易。”

    胡小天刚刚擦去的冷汗不由得又冒了出来,李云聪绝非普通人物,他对自己的了解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多得多。不但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而且从种种迹象来看,他似乎对自己心中的想法也有所觉察。可自己对李云聪却是知之甚少,除了知道他是个藏书阁的老太监。再就是他和御马监少监樊宗喜的舅舅。过去只知道他武功不弱,并没有想到他厉害到这样的地步,李云聪应该是大隐于朝的典范。

    在今晚之前,胡的那样,是个与世无争的老太监,可现在看来李云聪此人深藏不露。还不知是什么来头?以胡小天的了解,宦官内部分成两大派系,一是权德安为首的老人,一是姬飞花为首的少壮派,至于刘玉章这些人勉强可以归于中立派,可胡小天凭直觉认为李云聪和刘玉章绝不是一种人。李云聪也不会无缘无故找上自己。要说秘密,权德安对自己了解得最多,目前来说,姬飞花想要利用自己对付权德安。按理说这两个人不会将他们利用自己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从姬飞花在明月宫杀死王德才的情景来看,姬飞花和李云聪应该不是一路。难道李云聪和牛羊房的张福全一样,全都是权德安的内线?转念一想,又似乎没有任何的可能,真要是如此,李云聪又何必道破这个秘密?

    李云聪道:“是权德安送你入宫吧?”

    胡,几乎能够认定,李云聪就是这宫中的第三股势力。他比表面隐退韬光隐晦的权德安藏得更深。胡情。陛下方才放过了我们胡家。”

    李云聪呵呵笑了起来,他缓缓摇了摇头道:“你以为一个太监在陛下的心目中能有多大的份量?”言外之意就是胡家躲过此劫和权德安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其实此前萧天穆已经明确指出了这一点,皇上之所以没有杀掉胡不为,不是因为权德安说情,也不是因为任何人说情。而是因为胡不为对他还有用处,现在李云聪这样说就更证明权德安在胡家的事情上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李云聪道:“皇上就算现在饶了你们胡家,你以为胡家就永远没事了?”

    胡小天其实也想过这个问题,天威难测,从历史上来看。真没有多少宽宏大量的君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一旦老爹被榨干了剩余价值,那么接下来等着他的必然是死路一条,应该说不单单是老爹一个,还有他们全家,即便是他这个已经入宫当太监的也不例外,在皇上眼里,一个小太监的性命又算得上什么?所以胡小天正在积极筹划逃离康都的事情。可逃走绝非他想象中简单,首先面临的一个难题就是自身问题,权德安在他体内留下了隐患,就算逃走,一旦体内异种真气发作,自己必然走火入魔经脉寸断而死。现在回头看看,权德安十有**是存心有意。胡小天现在连操遍权德安十八代祖宗的心思都有了,这老家伙是一点良心都没有啊,好歹我还是你恩人呢。

    李云聪道:“如果一切都还像过去那样,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变故。”说完这句话,他便停下,一双深邃的眼睛盯着胡小天。

    胡小天心中一怔,胡家遭难全都是因为龙烨霖上位的缘故,老皇帝龙宣恩在位之时,老爹还是相当得宠的,想到这里,胡小天已经猜到了李云聪的阵营,这老家伙应该是老皇帝的忠实班底,可现在的老皇帝龙宣恩已经被完全架空,软禁于瑶池湖心的缥缈山之上,龙烨霖表面上尊他为太上皇,实则已经剥夺了他所有的自由和权力,如今的太上皇龙宣恩只不过是个等死的老人罢了,难道这老家伙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真要是龙宣恩能够东山再起,对老爹对胡家,甚至对自己来说绝非坏事,老爹十有**还会受到重用,官复原职,说不定再升一级也有可能。胡小天向李云聪笑道:“李公公过去曾经伺候过太上皇吗?”这等于直接询问李云聪的立场了。

    李云聪眉开眼笑道:“杂家都说了,我大半辈子都在这藏书阁内,不过说起来,当今陛下并不喜欢看书。”

    胡小天道:“依李公公之见,我体内的毛病还治不治得好?”

    李云聪道:“治得好,当然治得好,不过良医却是可遇而不可求,天下间能够治好你的人掰着手指能够数得出来。”

    胡小天道:“我倒想听听。”

    李云聪道:“传给你这些功力的人,早就知道异种真气对你的危害,他或许有办法治你,他的方法无非就是再用内力将你体内的异种内力消磨干净,这样一来,你又会变成一个毫无功力之人,而他却要因为你再损失一大笔内力,一来一回,只怕他的内力也要损失大半了,这样的赔本买卖,他未必会做,就算他愿意做,你也未必肯。”

    胡小天道:“我对武功本没什么追求,和性命相比武功更是无足轻重。”

    李云聪又道:“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找到一个武功比他还要厉害的人,用内力镇住你体内的异种真气,这种方法短时间内有效,可是时间长了,隐患就会显现出来,两股不同的真气会在你体内相互作用,一旦反扑,你死的会更惨,不过应该可以延缓你走火入魔的时间。”

    胡过,好像有什么吸星**之类的就是这样。”

    李云聪没听说过吸星**,他摇了摇头道:“有种吞噬神功,就是吞噬别人的内力收为己用,可以在短时间内将功力提升至巅峰,可是但凡修炼这种武功的,最后全都不得善终,无一例外。”

    胡能救我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李云聪道:“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修炼正宗内功,将体内异种真气化为己用,也就是将之重新炼化,去除不适合自己的部分,留下对自己有益的部分,将所有异种功力最后都变成属于自己的部分,无色无相,无迹可寻,这种内功心法叫做《无相神功》。”

    胡过有个什么《无间诀》不知是不是这个?”

    李云聪道:“自古就有因材施教这句话,橘生江南逾淮为枳,每个人的条件不同所修炼的功法自然不同。”

    胡又是什么意思?

    李云聪道:“其实两本功法最早就是一本,八百年前天龙寺慧觉禅师,融汇佛门精义创出《无相神功》,武林中人为了得到这部神书不知有多少人送了性命,三百年前天龙寺因为牵涉皇家秘事而触怒朝廷,朝廷出兵扫荡天龙寺,剿杀寺内僧人,两千僧人为保寺院和朝廷大军展开大战,历经三天三夜,朝廷以损失五万人的代价拿下天龙寺,血洗众僧,将天龙寺夷为平地,放火焚烧藏经阁之时,有部分佛经被转移到了宫内,这其中就有凝聚慧觉禅师毕生心血之《无相神功》。”

    胡如今这本《无相神功》就在皇宫之中?”如果在皇宫之中,最可能的存放地点就是藏书阁了,李云聪聊了这么多总算来到了主题,如果真有这本书,这本神书又真能解决困扰自己的问题,那么只要李云聪提供出来,自己不排除出卖一下权德安和姬飞花,胡小天连自己都觉得没节操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