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六章【竞相收买】(下)
    胡小天不由得头皮一紧,虽然打心底想和这位皇后保持距离,可她的命令又不敢不遵从。??  姬飞花借着王德才这件事给了这老娘们一个狠狠的教训,简皇后该不会因此而记恨自己,常言道,一报还一报,假如她对自己生出歹念,随便找个借口对自己痛下杀手,自己岂不是麻烦?胡小天内心不免有些忐忑。

    简皇后道:“把门关上。”

    胡小天应了一声,将书斋的房门从里面掩上了。

    简皇后缓步来到书案前方,慢慢坐下了,目光透过雕花隔窗望着外面。

    胡小天恭恭敬敬站在她面前:“不知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简皇后道:“小胡子,王德才究竟是怎么死的,咱们心里都明白。”

    胡小天道:“娘娘,王德才出事的时候,小的并不在场,所以对这件事的详情并不明白。”这件事显然不是什么好事,胡小天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地承认了,无论撇不撇的开干系,都要抵赖。

    简皇后淡然一笑:“你是什么人,本宫也算了解一些,你救过七七,也算得上是于我们皇家有恩。”

    胡小天道:“那全都是小的该做的。”心中暗骂,知道我于你们皇家有恩,还要把老子切了当太监,恩将仇报,无情无义就是你们皇家的做派?

    简皇后道:“我听说姬飞花将你调来明月宫负责管理这里。”

    胡小天道:“皇后娘娘若是觉得小的不能胜任,还请另选贤能。”这个差事他可不想接,可姬飞花硬压了下来,他也倍感无奈。

    简皇后道:“其实本宫原本打算让王德才来这里帮上几天,可没想到他居然被人给害了!”说到这里,她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压抑在内心中的仇恨顷刻间爆发了出来。毕竟是一国之母,还是有相当威仪的。胡你丫有种去找姬飞花算账,又不是我杀得,是不是不敢惹姬飞花就想找我麻烦,挑柿子捡软的捏?

    简皇后一双凤目含威。冷冷盯住胡小天道:“你不要以为有人罩着你,本宫就不敢动你。”

    胡小天道:“皇后娘娘,小天一颗忠心对天可鉴。”

    “本宫如果想证明,是不是要将你的心掏出来看看,究竟是黑还是红?”

    胡小天道:“娘娘明鉴,小天只是一个司苑局的太监,心中绝没有一丝一毫危害皇上、娘娘的意思,小天只想恪守本分,为皇上效忠。为娘娘尽力,这辈子忠君报国,再不作其他的想法。”

    简皇后道:“你果然能言善辩,但愿你的头脑能和嘴巴一样清楚。”她缓缓站起身来,走向胡小天,咬着樱唇凤目圆睁。

    胡小天就快把腰躬成了一个大号的虾米,心中暗叹,今儿这一关不知怎样才能蒙混过去。若是这老娘们一心找自己的晦气,只怕麻烦不小。

    简皇后道:“一个聪明人要分得清是非。分得清主次,看得透大局,何谓主子,何谓奴才,这不用本宫教你吧?”

    胡反倒放下心来,简皇后看来今天并不是为了难为自己的。姬飞花杀掉王德才不仅仅是要给她已给威胁。同时也是利用这件事试探一下皇上的意思,假如皇上对此不闻不问,就证明他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甚至超过了简皇后,假如皇上因此而降罪于他,就证明他在皇上心中的份量还不够。事实证明。皇上果然没有因为一个可谓是一次深重的打击,身为皇后,大康的一国之母,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太监。

    胡小天恭敬道:“皇后娘娘的这番话小天会铭记于心。”

    简皇后道:“既然任命你来做明月宫的管事,那么你就好好做事,文才人是文太师的女儿,本宫当她就像是自己的妹子一样。”

    胡小天听到这里禁不住有些想笑,他才不信简皇后会如此大度,这后宫最常见的是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简皇后将这位文太师的女儿弄入宫中,焉知是不是引狼入室?不过以简皇后目前的处境来看,她这么做的目的一是希望利用文才人的美色让皇上回心转意,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通过这种让步换得自己亲生儿子龙廷盛登上太子之位。

    简皇后道:“你只要好好照顾文才人,以后本宫必然亏待不了你。”

    胡小天道:“皇后娘娘放心,小的必尽心尽力,务求凡事做到尽善尽美。”

    简皇后轻声叹了一口气:“小胡子,本宫看得出,你是个精明的孩子,孰轻孰重你应该分得清楚。”

    胡小天听出简皇后话里透露出收买自己的意思,想不到自己居然成了多方争取的对象,至少在目前算得上是一块香饽饽了。按照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姬飞花是一股势力,简皇后过去也算得上是一股势力,权德安和文太师又是一股,原本简皇后和文太师几个是尿不到一壶的,可姬飞花的势头实在太过迅猛,几个人为了遏制姬飞花所以不得不暂时采取联合,文才人就是他们妥协联盟后的结果。至于自己,权德安一手将他送入皇宫,让他假意接近姬飞花,而姬飞花识破权德安的阴谋,又想将计就计来个反间计,这样一来,反倒凸显出自己的重要性了。简皇后应该不会知道自己和权德安私底下的交易,她向自己说这番话的目的无非是想拉拢罢了。

    胡小天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没有切实落到好处,是不可能为别人尽心办事的,嘴上假意答应了下来。

    简皇后当然不会因为几句话就相信胡小天,临行之前,又丢下一句话道:“只要你好好做事,胡家的事情本宫自会在皇上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这句话包含着两层意义,你听话我可以说好话,你不听话我就说坏话,说穿了还是用胡小天的家人来威胁他。

    胡小天对此颇为无奈,所有人都看到了自己的短处,利用他的老爹老娘来要挟他,目前来看是屡试不爽。正因为此,胡小天心底深处带着爹娘一起尽早逃出皇城的念头尤为强烈。良禽择木而栖,面对多方势力,务必要从中寻找到最有实力的那个,也唯有如此才能保全自己,保全胡家。

    胡小天前往藏书阁的时候将上次借走的《大康通鉴》带了回去,同时不忘带去一坛美酒。倘若没有明月宫的这档子事儿,身在司苑局短时间内倒也落得逍遥自在。责任越大压力越大,随着胡小天手上的权力越来越大,他算是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

    胡小天本以为李云聪会将他的外甥樊宗喜叫来,可等到了地方才知道李云聪并没有叫其他人,晚上只有他们两个。因为阴天的缘故,天早早就黑了下来,外面北风呼呼作响。李云聪的房间内已经点上了火盆,房间内温暖如春。

    床上摆着一个小桌,桌上放着黄铜火锅,一锅子羊骨汤煮成了牛奶般的白色。一旁摆放着涮锅用的菜品,胡小天进来之后,小太监将锅子点上退了出去。

    李云聪盘腿坐在床上,笑道:“脱鞋上来坐。”

    胡小天脱了靴子,爬到了床上,和李云聪相对而坐。看到小桌上琳琅满目的菜品,不由得笑道:“李公公太隆重了。”

    李云聪道:“第一次请你吃饭,不隆重怎么能显出杂家的诚意。”

    胡小天先将那套《大康通鉴》放下,然后又将自己带来的那坛子酒放在小桌上。

    李云聪捧起那坛酒,一掌拍开泥封,打开木塞之后,顿时室内酒香四溢。老太监用力吸了一口气道:“好酒,这是三和春,至少窖藏二十年了。

    胡小天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酒,藏了多少年,反正看到酒窖里有,就随手带来一坛,以后李公公只要想喝酒,我带你去酒窖里去挑选。”

    李云聪眉开眼笑,主动为胡小天倒酒,胡小天本想抢过来做,怎奈老太监执意不从。

    两人一边吃涮锅一边饮酒,两碗酒下肚,顿时浑身热腾腾暖融融的。

    李云聪看似漫不经心道:“王德才的事情,皇后娘娘一直告到了皇上那里。”

    胡小天并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提起这件事,他笑了笑道:“这些事情我是没资格知道的,不过今天李公公走后,皇后娘娘来了明月宫,我本以为她会问我一些事情,可皇后娘娘却根本没有提起王德才的事情。”胡的那番话和盘托出。

    李云聪喔了一声,缓缓将手中的酒碗落下:“看来皇后娘娘应该是不打算追究下去了,如此最好不过。”

    胡小天道:“李公公害怕麻烦?”

    李云聪笑道:“杂家懒散惯了,平日里在这里看看书,喝喝酒,不知不觉大半辈子都过去了,宫里宫外发生了什么,杂家从不关心。”

    胡小天道:“李公公在藏书阁已有不少时间了吧?”

    李云聪双目流露出迷惘之色,像是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之中,轻声道:“三十年咯,不知不觉杂家就已经老了,当初跟杂家一起入宫的兄弟,死的死,亡的亡,现在连喝酒都找不到人。”(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