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六章【竞相收买】(上)
    李云聪目睹王德才被杀之后,显然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打算,敷衍了几句,带着自己的手下匆匆离开。

    姬飞花缓步走入花园之中,李岩率领其他几个将王德才的尸体拖了出去。

    胡小天示意小邓子他们继续干刚才的事情,只当一切没有发生过,独自一人跟在姬飞花的身后。

    姬飞花在那片开得正艳的一品红前驻足,望着那些花道:“一品红,一个才人怎么当得起?”

    胡小天恭敬道:“属下马上就让人换掉。”这件事的确是他考虑欠妥,刚才王德才就借着这件事向他发难,现在姬飞花又这样说,证明他在无心之中还是犯了错。

    姬飞花淡然笑道:“没必要,红艳艳的看着喜庆,文才人刚刚入宫,毕竟是一件喜事,就这么摆着吧。”

    胡小天看到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道:“提督,今儿权公公那边捎信过来,让我小心保护这位新来的文才人,还说要把小卓子调拨给明月宫听候差遣。”想要获取姬飞花的信任就必须要在多数时候都说实话,姬飞花为人多疑,头脑极其睿智,他的眼线遍布整个皇宫,胡小天深知自己若是有意欺瞒,很可能会将他触怒。

    姬飞花对胡小天的坦诚表示欣赏,向前走了几步,从玉兰树上摘下一朵洁白的玉兰花,凑在鼻翼前闻了闻:“这帮老人家这次真可谓是花足了血本,保护?呵呵,何必要如此兴师动众,这皇宫之中还有人敢对才人下手吗?”

    胡小天心中暗忖,只怕你姬飞花对这位新来的才人恨不能杀之而后快。倘若外界传言属实,姬飞花和皇上之间真有那层关系,这位新来的才人对他们之间的关系算得上一次不小的威胁。他低声道:“提督想我怎么做?”表面上是准备接受任务,实际上却是在趁机打探姬飞花的真正想法。

    姬飞花道:“来者不善……”停顿了一下又道:“善者不来!”手中的玉兰花无风自动,一片片洁白如玉的花瓣无声炸裂开来,姬飞花凤目之中寒芒乍现:“既然他想让你保护,你就小心保护,小天,杂家准备将你调来明月宫贴身伺候文才人,你意下如何?”

    “呃……这……”胡小天怎么都不会料到姬飞花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他既然说出来,就等于已经成为定局,即便是自己心中不情愿也是无济于事的。

    “你不愿意?”

    胡小天垂头道:“提督,司苑局那边还有诸多事务,小天担心不能兼顾。”

    姬飞花呵呵笑了起来:“你是嫌这明月宫的位子低了,杂家可不是要降你的职。司苑局仍然教给你负责,只是具体的事情你交给其他人去做就是,明月宫这边看似不起眼,可实际上却极其重要,倘若皇上对文才人不上心,过些日子,你自然可以调回去,倘若皇上流连此地,你就要帮我好好查一查她的底细。”

    姬飞花眯起双目,意味深长道:“虽然是伺候人的活儿,可也多了一个亲近皇上的机会,你说是不是?”

    胡小天一揖到地:“多谢姬都督提携!”

    姬飞花桀桀笑了起来,眼波一转,望着远处那一簇簇的一品红:“杂家知道王德才多次与你作对,杂家的人岂是他们能够得罪的,今日杀了他也是为了给你除去一口恶气,总之你给我记着,只要踏踏实实为杂家做事,杂家自会好好关照你。”

    胡小天口中称谢,心下却暗暗佩服姬飞花的老道深沉,看来姬飞花并不仅仅是要除去这位新来的文才人这么简单,将自己布局在明月宫,显然是要从长计议。权德安让自己设法保护文雅,姬飞花将计就计给了自己一个贴身保护的机会,肩头的担子突然就变得沉重起来,倘若皇上对文雅没什么兴趣倒还罢了,倘若皇上被文雅的美色所迷,沉溺其中,让姬飞花感觉到地位有所威胁,下一步必然是将文雅铲除掉,顶着文太师养女的身份,只怕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王德才之死自然震动馨宁宫,据说简皇后听说此事之后前往皇上那里哭诉,可后来事情却不了了之,皇上显然没有降罪姬飞花的意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皇宫内多数人却因此而看清了局势。姬飞花杀这个小太监主要是给简皇后一个警告,根本的原因还是简皇后一手将文才人引入了皇宫之中,表面上简皇后主动出头,可背地里却存在着简皇后与太师文承焕的合作。

    姬飞花虽然嚣张吗,可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尚不至于公然对文才人下手,而简皇后虽然失去了一个心腹太监,却换得了文太师等一帮老臣子的承诺,这帮人答应捧她的儿子龙廷盛登上太子之位,可谓是各得其所。

    皇宫内错综复杂的局势自然会让人难于抉择,大小太监宫女也都面临着一个站队的问题,当然这其中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选择中立的。比如藏书阁的老太监李云聪。

    在明月宫亲眼目睹姬飞花杀掉王德才,可谓是不巧,假如李云聪知道会有这件事发生,无论如何都会选择回避的。

    书房已经整理好了,皇上日常喜欢看得那些书都已经摆在书架上,书斋和御书房的规制摆设差不许多,只是稍小了一些。李云聪最后检查了一遍书斋,确信没有什么疏漏,这才摆了摆手,示意众人离去。

    这两天他过来送书,胡小天始终都在明月宫带人整理园子,上头交代下来的事情,他自然不敢怠慢。看到李云聪准备离去了,胡小天笑着迎了过去:“李公公要走了?”

    李云聪点了点头道:“忙完了自然要走。”他看了看周围修整一新的园子,轻声道:“胡公公的使命也快要完成了?”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只怕要在这里呆上一阵子了。”

    李云聪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胡小天会被安排在明月宫管事,稍一琢磨就明白了这样安排的用意。从他亲眼目睹的情况来看,胡小天应该是姬飞花的亲信,姬飞花将他安插在这里就是为了监视这位新来的才人。

    李云聪抬起头,看到天空中阴云密布,低声道:“风雨要来,站在外面难免会被淋湿,尽早寻个避雨的所在最好。”

    胡小天苦笑道:“小天也想坐看风云起,只可惜没那种命。”

    李云聪嘿嘿一笑,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也不多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举步离开。

    出于礼貌,胡小天一直将他送到明月宫外,临行之前,李云聪道:“今晚,胡公公要是有时间,前往藏书阁,咱们喝上几杯。”

    胡小天道:“多谢李公公盛情,今晚饭时,小天准时过去。”

    李云聪向他拱了拱手徐,快步离去。

    胡小天望着李云聪,他曾经亲眼见识过李云聪的身手,知道李云聪也不是简单人物,武功纵然和姬飞花、权德安之流相比,比起自己也要高出数倍。不知为何,这个老太监总是给他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此次主动相约,不知又有什么目的?

    李云聪刚走不久,这边就来了一位麻烦人物,却是简皇后到了。

    胡小天尽管内心中十分不想跟简皇后打交道,可碍于身份,是不得不去见她的。王德才虽然死在姬飞花的手里,可在此之前却是先和自己发生了冲突。简皇后毕竟是后宫之主,身为皇后在皇宫内还是有相当影响力的。

    简皇后今次前来带了两个太监两个宫女,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忧伤之色,胡小天上前打了个招呼,悄悄观察她的脸色,看到简皇后风波不惊的样子,心中暗叹,这皇家人果然一个个都是铁石心肠,别说是心腹小太监死了,即便是养一条小猫小狗死了,多少也会影响到心情,可看简皇后的样子似乎没受到任何的打击。转念一想这也正常,后宫之中她们所在意的是怎样才能获得皇上的宠爱,其他的事情都被放在次要的位置,一个小太监的死活又怎么会被她放在心上。再者说身为皇后,连这点隐忍的功夫都没有又如何统帅六宫?

    简皇后在明月宫转了一圈,轻声道:“这园子整得还算不错,看来你还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

    胡小天恭敬道:“多谢皇后娘娘夸奖,这都是小的应该做得。”

    简皇后一双凤目闪过鄙夷的寒光:“这么说,你也算得上忠心耿耿。”

    胡小天心中暗骂,老子本来就是忠的好不好,大声道:“小的对大康对皇上对皇后娘娘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是忠是奸不是你说得,本宫有眼睛会看,也看得清楚。”简皇后指了指书斋,两名太监快步向前,先行将书斋的房门打开。

    胡小天躬身站在原地,因为简皇后没有发话,一时间不知是不是应该过去。

    简皇后来到书斋门前停下脚步,轻声道:“小胡子,你跟我进来。”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