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四章【戏弄】(上)
    胡小天道:“刚刚王德才来过,说皇后娘娘有旨,让我们即刻将明月宫的园子整理出来,看样子会有新人进入皇宫了,奇怪,最近没有听说皇上选妃的事情。”他也正为这件事感到不解。

    葆葆道:“此事我倒听说了一些端倪。”

    胡小天又向她走近了一步,似乎想听得更清楚一些,葆葆却因为他的逼近而连连后退,一不小心就靠在了身后的酒桶上,赶紧一把撑住胡小天的前胸,娇躯向后仰着,芳心有些慌乱,偏偏还要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你想干什么?”

    胡小天笑道:“你怕啊!”

    葆葆道:“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胡小天道:“成,你说!”这货却没有后退的意思。

    葆葆发现自己和胡小天的相处之中渐渐处于下风,虽然她不想承认,可这显然是个事实,右手抵在胡小天的左胸上,还别说这货的胸肌还是蛮发达啊的,旋即因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羞得满脸通红,她倒不是想占胡小天的便宜,可不用手撑着,这货说不定就会扑上来了。看到胡小天没有保持距离的意思,无奈之下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强迫自己平复心绪,暗忖他胡小天有什么好怕?我怕他作甚?一双妙目勇敢地望着胡小天道:“你知不知道这位新晋的才人是谁?”

    胡小天道:“皇上后宫粉黛无数,到现在我连三宫六院都认不清楚,别说一个新晋的才人了。”

    葆葆道:“这位新晋的来头可不小,换成别人,皇后只怕会妒火中烧了,可这次皇后不但没表现出丝毫的嫉妒,而且对她恩宠有加,还众嫔妃面前放出话来,谁要是敢欺负这位新晋的才人就是跟她过不去。”

    胡小天笑道:“这正是皇后手腕的高明之处,越是表现出体贴爱护,越是容易激起其他妃子的嫉妒心,这一招叫捧杀,你难道看不出来?”

    葆葆道:“你知不知道这位才人乃是文太师的女儿?”

    胡小天闻言一怔,因为文博远的缘故,他对文太师的家庭也有过了解,文承焕有两个女儿倒是不假,可两个女儿早已出嫁,难不成他将已经出嫁的闺女再许配给皇上?这事儿不可能,除非是文承焕不想要脑袋了,再者说就算他答应,皇上也不可能答应。胡小天笑道:“你蒙我啊?文太师的两个女儿都已经嫁为人妇,哪还有未婚的女儿?就算他现生也来不及。”

    葆葆道:“他还有养女呢!”

    “养女也算?”

    葆葆点了点头道:“听说这位养女长得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等她来到皇宫中,六宫粉黛无颜色。”

    胡小天道:“夸张,照你这么说,这位才人岂不是祸国殃民?”

    葆葆道:“也许文太师将她送入宫中的本意就是要她祸国殃民呢。”

    胡小天眼珠子转了转:“倾国倾城也罢,祸国殃民也罢,好像跟我什么关系,你今儿过来找我,不为钻洞,而是为了这位新晋的才人,嘿嘿,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是不是为你的那位林贵妃感到危机感了?”

    葆葆道:“文太师送此女入宫的目的无非是想迷惑皇上。”

    胡小天道:“你不是说咱们这位皇上不爱红装爱武装,对姬飞花有非同一般的感情吗?真要是这位才人能够将皇上给掰直了倒也不失为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好事。”

    葆葆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明白何谓掰直了,总之从胡小天嘴里说出来的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话,她低声道:“我要你帮我杀掉这个女人。”

    胡小天微微一怔,旋即又笑了起来:“咱俩的关系好像还没到那一步吧?”

    葆葆冷笑道:“你若是不帮我,我便将你所有的秘密都抖落出来,是想跟我精诚合作还是跟我玉石俱焚?你自己掂量。”

    胡小天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自己,葆葆虽然生得漂亮,可仍然不能成为威胁自己的理由,换成过去胡小天或许会有所忌惮,可现在自从和姬飞花达成默契之后,葆葆所掌握的那点把柄根本已经无足轻重,这丫头实在太过天真,以为那些事仍然可以威逼自己就范。胡小天心中暗忖,倘若她真要是步步紧逼,不排除自己辣手摧花的可能。

    葆葆从胡小天突然变冷的目光中感觉到蕴含的杀气,芳心不由得一颤,和胡小天认识了这么久,交锋也有多次,说起来她还从未真正占过上风,可她自问有把柄在手,胡小天拿她不敢怎样。就算两人拼个你死我活,纵然不能取胜,胡小天也未必能够赢了自己,再说自己前来司苑局之前已经将去向告诉林菀,胡小天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对自己下杀手。想到这里葆葆顿时有了底气,胸脯猛然向前一挺:“怎样?你敢拿我怎样?”

    女人耍起无赖要比男人可爱得多,胡小天心中的杀念只是稍闪即逝,看到葆葆一副吃定了自己的样子这货不禁哑然失笑,傻丫头,你还真以为能够仍然可以要挟我?他的目光向自己的胸前看了看,葆葆的右手仍然抵在自己的左胸之上:“摸够了没有,再摸我可就要还手了啊。”

    葆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始终都抓在这厮的左胸上,红着脸将手收了回来:“有什么好摸的,你又不是女人。”

    胡小天笑道:“照你这么说摸女人才有意思?要不让我感受一下?”

    葆葆吓得捂住胸口逃到了一边,指着胡小天道:“你给我站住,放老实点,不然的话……”

    胡小天道:“我说姐姐,今儿你过来是为了求我帮你办事呢,还是专程前来威胁我来着?”

    葆葆道:“当然是有正事,不然我找你作甚?”

    胡小天道:“既然有求于我,你就对我稍微那么好一点,你认识我这么久,应该对我也有些了解了,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别拿过去那点事当把柄,什么玉石俱焚,我还真不怕跟你拼个鱼死网破,想让我帮你办事,嘿嘿,你就得对我好点儿。”

    “你想怎样?”

    胡小天道:“你什么态度?到底是我求你办事还是你求我办事?”

    胡小天在酒桶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翘起二郎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葆葆咬了咬嘴唇,小声道:“胡公公,对不起了。”

    胡小天哼了一声道:“杂家最讨厌别人叫我公公。”

    葆葆想了想,娇滴滴道:“胡兄弟……”

    “嗯?”

    “胡大哥,胡大爷,刚刚都是葆葆的不是,葆葆在这里给你赔罪了。”

    胡小天缓缓点了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葆葆来到他的身边,赔着笑道:“刚刚我跟您商量的那个事儿……”

    “哎呦……昨儿有点落枕啊,这腰酸背疼……哎呦啊……”

    葆葆转到他的身后,伸出手去轻轻给他揉捏双肩,胡小天闭上眼睛,惬意之极。

    “胡大爷,你舒不舒服啊?”

    “重点儿,稍微重点……”

    葆葆在胡小天背后怒目而视,恨不能一把将这厮的脑袋给揪下来。无奈有求于人,只能忍气吞声道:“其实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在整理明月宫园子的时候,将这包东西洒在宫内,其他的事情自然不需要你来过问。”她想要拿出那包药粉。

    可胡小天道:“别停下,正舒服呢。”

    葆葆道:“你答不答应嘛!”这会儿充满了撒娇的味道。

    胡小天道:“哎呦,我这腿怎么突然酸起来了。”

    葆葆咬牙切齿,又来到他身前蹲了下去,帮他捶腿。胡小天将右眼睁开一丝缝,望着忍辱负重埋头苦干的葆葆,心中这个得意,想威胁我?哪有那么容易?当你大爷我好欺负啊。这货看到葆葆颈后洁白如玉的肌肤,忽然心中生出了一丝邪念,咳嗽了一声道:“不用捶腿了,咱们谈谈条件吧。”

    葆葆抬起头来,有些错愕道:“条件?你有什么条件?”

    胡小天笑眯眯打量了她一眼,葆葆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向后退了一步道:“胡小天,你千万别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我是有底线的。”

    胡小天伸出食指向她勾了勾道:“杂家自从入宫以来,还从未和女人亲近过,不如……”

    “不行!你好无耻啊!”葆葆真是佩服他的脸皮,这种话都能说出口。

    胡小天道:“你想多了,我又不是想跟你做那种事,只是想抱抱你,这个要求好像并不过分吧。”

    “不行就是不行!”

    “那就是没得谈了!”胡小天站起身来:“你的事情我不会告诉别人,以后你也不用再来找我。”

    葆葆咬了咬嘴唇又跺了跺脚,眼睛一闭,把心一横:“来吧!”

    望着她如同慷慨就义的女烈士一样的表情,胡小天心中暗暗好笑,你丫不是威胁我吗?今儿我就要好好戏弄你一下,让你这丫头长点记性。胡小天道:“杂家从不勉强别人,其实以我今时今日的地位,皇宫之中想给杂家投怀送抱的宫女真是不计其数。”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