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三章【错综复杂】(下)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那你就帮我留意着。”

    此时远处传来小卓子愤怒的声音:“你来做什么?”

    胡小天循声望去,却见王德才带着两名太监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小邓子看到是他,也是怒火填膺,他腿断就是遭到此人设计。胡小天摆了摆手示意小卓子让开,毕竟王德才是简皇后身边的人,在没有搞清他目的之前,没必要搞得剑拔弩张。

    王德才来到胡小天面前,拱了拱手道:“胡公公,王某这厢有礼了。”今时不同往日,胡小天如今已经成为司苑局的统管,身居少监之职,尽管王德才对胡小天恨之入骨,可表面上却不得不做出敷衍。

    胡小天微笑道:“王公公此来有何指教?”

    王德才道:“我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旨意过来的,皇后娘娘让你们将明月宫的园子整治整治。”

    胡小天道:“明月宫不是一直都空着吗?”

    王德才道:“马上就会有人入住了,记住,三天之内务必要将园子整理一新,皇后娘娘会亲自去检验,若是觉得不满意,嘿嘿,搞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大事。”这厮心中恨不能将胡小天杀之而后快。

    胡小天笑道:“既然是皇后娘娘的吩咐,这件事我这就差人去做,不知皇后娘娘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安排?”

    王德才道:“就是一定要做到最好。”

    胡小天道:“王公公请转禀皇后娘娘,小天必尽力而为,无比要让娘娘满意。”

    “能够满意当然最好,不过皇后娘娘的要求一向严格。”

    胡小天看到这厮不怀好意的笑,就已经意识到这厮很可能会从中作梗,其实在他出手设计小邓子的时候,胡小天就已经对他动了杀念,只是最近的事情层出不穷,所以才耽搁了。

    王德才临行之前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娘娘让我带些葡萄酒回去。”

    酒窖中葡萄酒多得是,给他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胡小天担心这厮会在酒中做文章,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倘若他将酒拿回去,皇后饮了之后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到最后还不得算在自己的头上。胡小天道:“王公公来得不巧,酒窖的钥匙并不在我这里,刘公公去世之后,便交给了内官监,现在由姬提督亲自保管。”

    王德才将信将疑,他听出胡小天故意抬出姬飞花来压他,不过宫里面最近发生的事情他也清楚,胡小天这么浅的资历,之所以能够接管司苑局,还不是因为傍上了姬飞花这棵大树,他既然这样说,王德才纵然不信,也不可能去姬飞花面前对质,于是只能点了点头道:“好吧,你去跟姬提督说一声。”

    送走了王德才,几名心腹太监马上就围拢到胡小天的身边,小邓子道:“胡公公,此人心肠歹毒,不知又生出什么坏主意想要坑害您。”

    胡小天微微一笑道:“皇后娘娘交代的事情就是大事,咱们不管他怎么想,先将这件事做好了再说,小邓子、小卓子,你们组织一些老练的花匠前往明月宫去整理园子,现在就去,一定要做到尽善尽美,千万不要给人家抓到咱们的把柄。”

    “是!”两人应声去了。

    只剩下史学东留在胡小天的身边,史学东压低声音道:“这孙子一直将他兄弟的账算在咱们身上,兄弟你可得小心啊。”

    胡小天道:“你去打听打听,明月宫到底是什么人要住。”

    史学东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却看到葆葆从外面婷婷袅袅走了进来,顿时眉开眼笑道:“葆葆姑娘,您可有日子没来了。”

    史学东尽管热情洋溢,可葆葆却连看都不向他看上一眼,径直来到胡小天面前娇滴滴道:“葆葆参见胡公公!”

    胡小天心说刚才还想她最近没出现呢,想不到这就来了。随着对内部局势认识的加深,胡小天将目前皇城内的势力划分成四个主要的部分,第一就是以权德安和太师文承焕为首的势力集团,他们组建神策府名为保护皇上,实际上却是为了对抗天机局,辅佐三皇子,密谋扶持三皇子龙廷镇登上太子之位。

    第二股势力就是姬飞花,他的势力遍布皇宫大内二十四衙门,深得皇上的宠爱,在宦官之中威信极高,目前掌控天机局。

    第三股势力就是左丞相周睿渊为首的务实派,龙烨霖登基之后,诸般国家大事全都交给了周睿渊负责,整顿朝纲,肃清律纪的事情全都由周睿渊等人来做,可以说他们是如今朝廷的中坚力量,而周睿渊专注于国事的同时忽略了皇宫内部的重重矛盾,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最后一股势力是昔日追随太上皇龙宣恩的那些人,比如天机局的洪先生,从上次在天街组织的针对姬飞花的刺杀就能够看出,这些人仍然未曾死心,一直在等待机会,时机一旦成熟他们必然反扑。

    葆葆就是洪北漠埋伏在皇宫中的一颗棋子,从胡小天和她的接触来看,葆葆现在的所作所为应该是被逼无奈,洪北漠不知用怎样的手段控制了她。

    葆葆和胡小天之间现在的关系可以用亦敌亦友来形容,她知道胡小天的秘密,胡小天同时也知道了她的不少秘密,虽然两人分属不同的阵营,可他们却能相安无事。

    依然是百年不变的借口,依然是杨梅酒,依然是史学东守门,两人大摇大摆地进入了酒窖。史学东硕果仅存的那颗gao丸还是能够分泌相当数量的雄性激素,这就让他越发的煎熬和痛苦,能看能想不能动,史学东悲哀地认为自己是千古以来最悲催的一个太监。他很纳闷,胡小天一样是太监,为什么他对女人也有兴趣?为什么每次带女人进入酒窖,总会换身衣服上来?难不成这厮的快感就建立在把衣服脱了再穿的过程中?真是一个变态啊!史学东如是想,可胡小天的世界又岂是他能够揣摩透的。

    葆葆这次来居然没有谈及密道的事情,而是带给胡小天一个不好的消息:“七天之前,你和姬飞花是不是在天街遭遇了袭击?”

    胡小天点了点头,应该是洪北漠策划了那场谋杀,葆葆身为洪北漠的干女儿得悉这件事也是理所当然。

    葆葆抿了抿嘴唇,低声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和姬飞花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胡小天微笑道:“姬提督非常器重我,对我委以重任,除此以外我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葆葆道:“姬飞花狼子野心,你跟他走得太近小心会被他所害。”

    胡小天道:“若是没有姬提督出手,那天晚上在天街我已经死在了黑甲杀手的手下。”

    葆葆的双眸中流露出担忧之色,小声道:“我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胡小天听她这样说不由得笑了起来,葆葆是在撇清和这件事情的关系,其实不用她解释,胡小天也不相信,葆葆现在的处境和地位和他差不许多,两人都只是别人布局中的一颗棋子罢了,要说葆葆去策划刺杀姬飞花,她没那个份量也没那个本事。

    葆葆看到他笑,以为他不相信自己,不由得有些着急了:“我发誓,我若是有心害你,天诛地灭!”

    胡小天伸出手去掩住她的嘴唇,葆葆被他的动作羞得满脸通红,啐道:“你干嘛摸我。”

    胡小天道:“别把我往低级处想,我要是摸也不会摸你这儿。”

    葆葆一双明眸眯了起来,俏脸红晕更浓,神情越发的妩媚,柔声道:“那你想摸我哪儿?”

    勾/引,绝对是勾/引,胡公公心中明白天下间没有白来的便宜,葆葆对自己一直都是有所图的。越是摆出这种妩媚蛊惑的架势,胡小天心中的警惕性就越高,嘿嘿笑道:“葆葆姐姐,有事说事,咱俩都这么熟了,没必要牺牲色相。”

    葆葆被他气得美眸圆睁,一拳就照着他的鼻梁打了过去,不是真打,而是做做样子,其实即便是她真打也不能得逞,胡小天现在的武功已经在她之上,看到来拳,右手迎上一抓,稳稳将葆葆的手腕抓住,咧嘴笑道:“君子动口小人动手。”

    葆葆道:“看你这一脸贱样,我就忍不住想打你。”

    胡小天道:“打是喜欢骂是爱,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对我产生了特别的感觉?”

    “我呸!你一个太监我怎么会喜欢你。”

    胡小天道:“好歹咱们也有段同生死共患难的经历,话可不能说得那么绝情。”他松开了葆葆的手腕,向后退了一步,微笑道:“葆葆姐姐今天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还望言明,咱们孤男寡女的,在这地洞里呆久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后悔可就晚了。”

    葆葆美眸泛起明媚的春波:“你怕啊!”

    “怕我是你生的!其实应该害怕的是你。”胡小天向前走了一步,充满侵犯性的灼热眼神看得葆葆心头一颤,有些心虚地垂下头去,嗯了一声道:“有没有听说明月宫的事情?”跟胡小天斗了半天嘴,话题终于落到了实处。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