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三章【错综复杂】(上)
    胡小天也明白以姬飞花的身份当然不会贪图他的一把刀,点了点头,趁机道:“今晚那个黑甲刺客真是厉害啊,居然会飞。”

    姬飞花不屑笑道:“只是利用双翼在空中滑翔罢了,他是天机局洪北漠手下的余孽,洪北漠擅长机关设计,飞翼武士就是由他组建。”

    胡小天道:“飞翼武士居然可以操纵蝙蝠发动攻击。”

    姬飞花道:“操纵飞禽走兽对天机局的人来说并不算稀罕事,他们分成阵图门、驭兽门和机关门,洪北漠乃是天机局的首席智者,只可惜此人不愿为我所用。”姬飞花叹了一口气,显得颇为遗憾。

    胡小天最早听到洪北漠这个人还是从葆葆那里,葆葆乃是洪北漠的干女儿,甚至包括凌玉殿的贵妃林菀。这皇宫之内还真是错综复杂啊,多股力量掺杂其间,各方的目的还都不相同。胡小天道:“洪北漠为什么要刺杀提督?”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今晚的刺杀会不会和神策府有关?

    姬飞花道:“朝廷之中还有那么几个人是一心维护太上皇的。”说到这里,他向胡小天笑了笑:“权德安最厉害的功夫乃是《无间诀》,他有没有向你提起过?”

    胡小天被他问得一愣,然后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无间诀?”

    姬飞花道:“若是有机会,你可以问问他。”

    姬飞花对胡小天的宠信让很多人感到不解,李岩无疑也是其中的一个,回到内官监,姬飞花将乌金长刀置于桌上,外面响起敲门声。

    得到应允之后,李岩走了进来。

    姬飞花道:“有事?”

    李岩点了点头,低声道:“提督难道不觉得这件事非常可疑?”

    姬飞花道:“话说得再明白一些。”

    李岩道:“胡小天是权德安的人,今晚提督去见文博远,这么巧就在天街遭遇刺杀,您的一举一动什么人掌握得如此清楚?”

    姬飞花淡然笑道:“文博远虽然想除掉我,可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公然这样做。那些刺客应该是洪北漠的手下,据我所知,洪北漠和文博远之间尚未有联盟的迹象。”

    李岩道:“提督应该知道神策府背后的真正推手是谁!”

    姬飞花解开斗篷,李岩慌忙上前帮助他将斗篷脱了下来,小心挂在一边。

    姬飞花在太师椅上坐下:“贪心不足蛇吞象,文承焕这个人表面上低调谦虚,实则野心勃勃,他和权德安两人狼狈为奸,真正的目的还不是要扶植三皇子登上太子之位。”

    李岩道:“我听说陛下对三皇子也喜欢得很呢。”

    姬飞花呵呵笑了起来,可突然笑容就凝结在脸上,扬起手来给了李岩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李岩懵在那里。

    姬飞花冷冷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揣度圣意?”

    李岩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颤声道:“提督息怒,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姬飞花道:“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连杂家的这点脾气你都不知道,杂家决定的事情又岂容他人指手画脚?”

    李岩噤若寒蝉,额头冷汗涔涔而落。

    姬飞花道:“胡小天是个人才,你不要为难他。”

    李岩实在是不明白为何姬飞花会如此欣赏这个小子,看到姬飞花表情稍稍缓和,这才敢开口说话,低声道:“提督,我刚刚收到了一个消息。”

    “说!”

    “文太师今天去见了皇后娘娘。”

    姬飞花漫不经心道:“去见她干什么?”

    李岩道:“听说是为了给皇上选妃。”

    姬飞花一双剑眉颦在了一起,凤目之中寒芒乍现:“选妃?谁家的女儿?”

    李岩道:“具体的事情还没有打听到。”

    姬飞花道:“盯紧这件事,文承焕这个老贼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太师府中,文承焕和司礼监提督权德安相对而坐,文承焕六十三岁,须发皆白,可是保养得当,面色红润,神采奕奕。跟他相比权德安就显得虚弱老迈,暮气沉沉。

    “皇后娘娘怎么说?”

    文承焕道:“简皇后只有一个要求。”

    权德安看了看文承焕,低声道:“是不是要我们扶持大皇子登上太子之位?”

    文承焕缓缓点了点头。

    权德安轻声叹了口气,却忍不住又咳嗽起来,一连串的急促咳嗽之后,喘息了一会儿方才平息下来:“几位皇子公主都是我看着长大,以大皇子的性情并不适合担当大任。”

    文承焕道:“此一时,彼一时,陛下登基之前,我们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权德安黯然摇了摇头:“太师答应了?”

    文承焕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以为我应该答应吗?”

    权德安道:“皇后和大皇子在皇上心中的位置其实是一样的。”

    文承焕微笑望着权德安。

    权德安停顿了一下方才将结论说出:“无足轻重,可皇上必须要顾忌别人的想法。”

    文承焕道:“现在的陛下似乎已经变了。”

    权德安道:“所以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唯有尽力去改变皇上,让他亲君子远小人。”小人指得就是姬飞花。

    文承焕道:“皇上冷落后宫,专宠姬飞花,此事若是继续下去,必然国将不国,社稷崩塌。”

    权德安道:“此女国色天香,妖娆妩媚,献给皇上或许能够让他幡然醒悟,迷途知返。”

    文承焕叹了口气道:“希望陛下能够体谅我们这帮臣子的一片苦心。”

    权德安道:“皇后的要求大可先应承她,我们目前最大的麻烦是姬飞花,必须将此祸国恶贼铲除,方才可以考虑其他的事情。”

    文承焕自然明白权德安的意思,对简皇后只是假意敷衍,等他们联手铲除了姬飞花,以后是不是扶植大皇子上位再另当别论,政治永远都是政治,所谓的承诺只不过是一纸空谈。文承焕端起茶盏抿了口茶,低声道:“周丞相那边你最近有没有去走动过?”

    权德安道:“周丞相终日为国事操劳,我也不忍心去打扰他。”

    文承焕目光闪烁:“他在太子的选择上有没有什么建议?”

    权德安摇了摇头道:“自从陛下登基之后,周丞相就只管国事,忙着肃清朝纲,重整律纪,皇宫内的事情他很少关注,或许他认为宫中的事情都是小事,比不上国事重要。”

    文承焕道:“后宫不宁何以整顿天下,又谈何重整朝纲,重振大康?”

    权德安道:“也许他什么都明白,只是不愿说罢了。”

    文承焕叹了口气道:“这些事总得有人去做,为了大康,老夫只能硬着头皮去做了。”

    胡小天才不管什么国家大事,他所想的就是如何能够在皇宫之中更好地活下去。自从他接管了司苑局之后,一切都经营得井井有条,刘玉章死后,葆葆再没有来过,至于七七那个刁蛮公主,听说去了北方围猎,一来一回可能要一个多月,至少这段时间是不会过来烦他了。

    胡小天视为秘密的地下密道,并没有引起姬飞花足够的重视,这段时间,姬飞花时不时会找他过去闲聊,谈得话题大都无关紧要。反倒是权德安突然就断了和他的联系。

    天一天一天的冷了下来,昨天夜里第一次结了冰,太监们也换上了厚重的棉服。胡小天一大早起来,内官监的太监就送来了姬飞花给他的礼物,一件黑色的裘皮坎肩。

    说起来姬飞花对他还真是不错,胡小天换上衣服,将裘皮坎肩穿在里面,来到院子里。因为冬季到来,最近出宫采买的频率也不如昔日频繁,市场上蔬果的品种就是那几类,在温室大棚技术尚未普及的时代,即便是皇家也吃不到任何的反季节蔬菜。

    史学东一边搓手一边跺脚地出现在胡小天的身后,哈着白汽道:“胡公公,咱们好像有日子没有出宫采买了。”终日呆在宫里面,就快闷出鸟来了。

    胡小天笑道:“明儿出去,今天我还有事。”

    史学东赶紧道:“明天一定别把我给忘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看到小邓子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他的腿伤渐渐痊愈,如今已经可以丢掉拐杖行走了。

    小邓子来到胡小天面前行了一礼。

    胡小天微笑道:“恢复得怎么样了?”

    小邓子道:“谢谢胡公公关心,已经差不多了,昨儿我去太医院复诊,听秦姑娘说再有半个月我就应该能够行走自如了,她让我多加练习呢。”

    胡小天听到秦姑娘三个字,不由得心中一动,莫非是秦雨瞳?他低声道:“哪位秦姑娘?”

    小邓子道:“就是玄天馆的秦雨瞳秦姑娘,她是任先生的亲传弟子,昨儿刚好在太医院坐诊,我运气好,刚巧赶上。”

    胡小天道:“她以后都在太医院吗?”

    小邓子道:“那可说不准,我前阵子在太医院帮忙,这么久了也就只见过她一次。”

    胡小天点了点头。

    小邓子道:“公公是不是有事?”

    胡小天道:“没什么事情,只是有个问题想当面向秦姑娘讨教。”

    小邓子笑道:“这有何难,我在太医院有熟悉的兄弟,只要我交代一声,下次秦姑娘来的时候他们自然会第一时间通知我。”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