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二章【夜袭】(上)
    苏清昆一张脸先是涨红然后变得铁青,然后又变得发紫,胡小天显然在拐弯抹角地骂自己,骂得何其恶毒,他正准备发作。却听姬飞花格格笑了起来:“贴切是贴切,可惜太粗俗了一些,皇子殿下以为呢?”

    三皇子龙廷镇也笑了起来,他们一笑,被憋了半天忍得辛苦的众人全都笑了起来,苏清昆差点没被气得吐血,小畜生,我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胡小天笑道:“这世上巧合的事情实在太多,小天说得这孩子也算是有福缘,不过他的姓乃是舒服的舒不是苏大人的苏。”越描越黑,姬飞花笑得越发畅快。

    文博远并没有笑,静静望着侃侃而谈的胡小天,忽然发现这小子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姬飞花道:“难得大家这么开心,杂家也有一联。”

    众人停下笑声,全都望向姬飞花,姬飞花的目光却只看着龙廷镇一个。

    龙廷镇笑道:“小王洗耳恭听。”

    姬飞花道:“我这上联是:双手劈开生死路!”

    龙廷镇双眉微皱,轻声道:“一笔写尽悲欢事!”

    众人齐声叫好。

    姬飞花却缓缓摇了摇头道:“皇子殿下的下联听着似乎贴切,可细细一品却不是最佳。”

    文博远一旁道:“我也觉着似乎缺了点什么。”他停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盯住姬飞花道:“我想明白了,好像少了一股杀气!”

    吴敬善道:“皇子殿下宅心仁厚,字里行间自有表露。”

    姬飞花笑道:“这下联其实早就有了。”他站起身道:“一刀斩断是非根!”说完之后,向龙廷镇请辞。

    龙廷镇也没有留他,点了点头。

    姬飞花一走,胡小天当然没有留下的必要,他跟着姬飞花一起离开了烟水阁。

    姬飞花来到烟水阁外,转身看了看烟水阁的招牌,目光中掠过一丝阴冷的寒意。胡小天跟在他身边,清晰感觉到由他身上弥散而出的凛冽杀气,连汗毛都应激而立。

    姬飞花并没有急于上车,而是轻声向胡小天道:“很好,不枉杂家对你的看重。”指了指前方的长街:“走两步!”

    胡小天和姬飞花并肩而行,走出一里多路,来到西凤桥前,桥旁河畔有一个小小的夜市摊儿,摊主是一对老年夫妇,因为天冷生意清单的很,两人已经有了收摊的打算。

    姬飞花走了过去,将一锭足有五两的元宝放在摊前。那老头儿忙着摆好了一张小桌,放了两张矮凳。

    姬飞花招呼胡小天坐下,看来他应该是这里的熟客,不用点菜,事实上这小吃摊也没几样菜。不一会儿工夫老太婆就端上了热腾腾的卤牛肉,一盘白莲藕。

    车夫从车上拿了一坛玉堂春送了过来,胡小天将酒坛打开,在姬飞花的酒碗内斟满酒,自己也倒了一碗。

    姬飞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胡小天也不甘落后,把自己的那碗酒喝完,人生真是奇妙啊,此前他决计无法想到,自己居然和姬飞花有机会坐在一起,而且面对面坐在皇城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吃摊前饮酒。

    姬飞花的目光显得有些迷惘,望着远方烟水阁的方向,烟水阁仍然灯火通明,在陷入夜色笼罩中的京城中显得格外突出。

    胡小天夹了一块热切牛肉,蘸了点酱汁塞入口中,牛肉软烂多汁,鲜美可口,想不到这不起眼的小吃摊居然会有如此美味。更想不到在宦官中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姬飞花会挑选这样一个小吃摊来饮酒。

    姬飞花轻声道:“你今晚看到了什么?”

    胡小天把嘴里的牛肉给咽了下去,又灌了口酒,话说这酒肉真是不错,他狡黠道:“我看到的其实提督全都经历了。”

    姬飞花道:“说说你的看法。”

    胡小天道:“不敢说,害怕说错。”

    姬飞花道:“说!”

    胡小天道:“三皇子好像对您有些成见。”

    姬飞花笑了起来:“他在杂家心中只是一个小孩子,他是皇子,无论怎样对我,杂家都不会因此而生出半点怨气。”

    胡小天听他说得漂亮,可是不是真能做到就很难说。他低声道:“吴敬善、苏清昆之流应该是想巴结三皇子,所以才会跳出来,我看他们没有得罪您的胆子。”

    姬飞花道:“真正可恶的就是这种人,他们以为傍上了三皇子,便一个个跳出来跟杂家作对。”

    胡小天道:“文博远是什么人?”

    “文太师的儿子,他和权德安走得很近,陛下同意新近组建的神策府,就是他在出面组织。怎么?你没有听说过?”

    胡小天道:“听说过神策府,但是并没有听说过其他的事情。”

    姬飞花意味深长地笑道:“老贼口口声声忠君爱国,实际上还不是为自己的利益做打算,他勾结文承焕,成立神策府,根本不是为了保护皇上,也不是为了皇上分忧,真正的用意却是要扶持三皇子上位。”

    胡小天默然不语,姬飞花所说的这些应该不是谎话,龙烨霖登基虽然时间不久,可是册立太子之事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如今几位皇子都在为了太子的位子积极活动,三皇子龙廷镇呼声甚高,有了太师文承焕的支持,他的底气自然足了不少。忽然感觉到如今的大康和过去并没有什么不同,谁来当皇帝也没有太多的分别。围绕皇位的争夺,古往今来从未有平息的时候。他拿起酒坛为姬飞花将酒碗满上,低声道:“您属意何人?”

    姬飞花道:“皇上正值壮年,立嗣之事无需急于一时,着急的是这帮人罢了。”

    胡小天道:“我听说神策府之所以成立是为了对抗天机局的。”

    姬飞花笑了起来:“现在的天机局早已不复昔日之威武,所谓对抗,无非是巧立名目罢了。在权德安的口中,杂家是不是骄奢y逸,穷奢极欲呢?”

    胡小天道:“他很少在我面前提起您。”

    姬飞花将酒碗缓缓放下:“杂家能有今日其实和权公公的提携有些关系。”

    胡小天多少也听说了一些他和权德安的恩怨,现如今姬飞花羽翼渐丰,已经不把权德安这位恩师放在眼里,权德安和他之间的争宠,从根本原因上来说还是权力之争。

    姬飞花道:“杂家并没有想跟他为敌的意思,可是他却视杂家如同眼中钉肉中刺,非要将我处之而后快。”

    胡小天当然不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姬飞花和权德安并没有什么根本上的区别。

    此时一丝沁凉的雨滴落在了胡小天的脸上,姬飞花左手的小指微微一动,他轻声道:“要下雨了,回宫。”

    马车缓缓行进在天街之上,外面飘着零星的雨滴,这雨滴以缓慢的节奏敲打在马车的顶棚,营造出一种类似走秒的滴答效果,胡小天忽然想起了天街小雨润如酥的诗句,想起上次和慕容飞烟一同漫步天街,想起了在这里和霍小如的相遇,人生存在着太多的巧合太多的不可预知。

    姬飞花细腻如玉的精致耳廓突然颤动了一下,一双凤目猛然睁开,逼人的寒光闪烁在暗夜之中,他听到一声尖锐的鸣响,虽然细微,可是仍然无法逃过他敏锐的耳力,金属破空的声音由远及近,姬飞花从声音中判断出奔行的速度和方向。

    车轮碾压到青石之间的缝隙,车身先是向下微微一沉,然后因为颠簸,车厢向上有一个明显的腾跃。胡小天在此时方才听到了金属破空声,他有些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姬飞花纤长洁白的手慢慢探了出去,宛如兰花般绽放在夜色之中,一根精钢铸造的长矛蓬!的一声穿透车厢,尖锐而闪亮的矛尖带着热力于高速中冲入车内,姬飞花一把将长矛握住,毫不费力,信手拈来,然后手臂微微震动了一下,长矛逆向飞了出去。他冷哼一声,身躯腾空而起,车厢的顶棚被他一掌击碎,身躯螺旋般上升,转瞬之间已经上升到五丈的高度。

    咻!咻!咻!十多道寒芒分从五个不同的角度射向仍在空中的姬飞花,姬飞花的身躯旋转陡然加快,红色的斗篷在暗夜中完全化成一片红光,将他的身躯笼罩,射来的羽箭全都落空。与此同时,反向射出的长矛尾端已经撞开了后方的砖墙,藏身在砖墙之后的偷袭者还没有来得及抽身离开,就看到那枪杆于灰尘弥漫的墙洞中射了进来,击中他的胸口,硬生生穿透他的身躯从后心钻了出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在静夜之中。

    红光一闪,姬飞花已经落在街道右侧的屋檐之上,一甩斗篷,一双凤目傲然环视周围,居高临下,大有舍我其谁的气度。

    胡小天也随后跳出了马车,马车的目标太大。留在车内等于留在危险之中。双脚刚刚落在地上,就听到远方传来犬吠之声,胡小天举目望去,四周有十多只獒犬正在向他所在的位置包围而来。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