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五十一章【打脸】(下)
    众人上前相迎,龙廷镇微笑摆了摆手道:“这里不是皇宫,各位大人不用拘礼。:: 3”在看到姬飞花的时候,他咦了一声道:“姬公公,你也来了?”

    姬飞花微笑道:“奴才不知皇子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龙廷镇道:“本王可管不了你!”一句话让现场顿时静了下来,谁都能够听出这位三皇子对姬飞花的不满。

    姬飞花道:“皇子殿下此言差矣,没有陛下就没有奴才的今天,奴才对陛下对皇子殿下对大康忠心耿耿,就算是为了大康赔上性命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龙廷镇呵呵笑了起来,他背着双手,环视众人道:“大家都听到了没有,姬公公真是我大康的忠良之士,你们要好好跟他学学。”

    看到姬飞花目前的处境,胡小天甚至都有些同情他了,太监再牛逼终究还是一个太监,即便是别人在表面上敬着你,可心底里是根本看不起你的,没有人把他们这一群体当成正常人看待,龙廷镇贵为一国皇子又怎么会看得起这帮奴才。

    姬飞花自始至终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怒气,在文博远的招呼下众人落座。

    姬飞花被安排在和龙廷镇同桌,并非是出于对他的尊重,而是给他制造难题,太监和皇子同桌,且看他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

    胡这种场面是不应该有他的位子坐的,可姬飞花却轻声道:“小天,你就坐在杂家旁边。”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胡小天看来,一时间胡小天成了众人聚焦的中心,其实在场的人多数都有些纳闷,这小子何德何能?刚刚入宫居然就巴结上了姬飞花。姬飞花也实在太嚣张了,别看他是内官监提督,按理也是没资格和三皇子平起平坐的,现在他不但自己坐了下来,而且还让他的小跟班也坐下,这根本就是肆无忌惮。狂妄至极。

    龙廷镇向胡小天多看了一眼,总算记起胡话,只是向身边的吴敬善扫了一眼,吴敬善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姬公公,我看这位小公公坐在这里不妥吧。”

    姬飞花端起桌上的茶盏,抿了一口,漫不经心道:“有何不妥呢?”

    吴敬善本想说他只是一个等于得罪了姬飞花,如果不是三皇子给他暗示,他是不会站出来当这个臭头的,吴敬善心念一转道:“今日来烟水阁大家把酒言欢,舞文弄墨,乃是风雅之事,这位小公公……”吴敬善本想阴损胡小天几句。

    姬飞花却打断了他的话道:“吴大人,杂家却听说在小天入宫之前你们曾经在这烟水阁对过对子。当时的情景杂家虽未亲临,可是却传遍京城。轰动一时呢。”

    胡小天此时方才明白姬飞花将自己带来的本意,姬飞花这种人从不无的放矢,做任何事都经过深思熟虑,他将自己带来应该是为了应对吴敬善之流。只是今天他似乎没有计算到三皇子龙廷镇会出现,龙烨霖登基并没有太久的时间,可是在朝廷内部却明显出现了几大派系。彼此之间明争暗斗,大康京城的平和氛围只是表象,揭开表象,其下却是暗潮涌动。

    龙廷镇笑道:“坐吧,姬公公的人也不是外人。”有了他的这句话顿时平复了争议。

    胡小天虽然坐下。可也是极有眼色,忙着在座的几人斟酒,这就省却了姬飞花的许多麻烦。文博远道:“我听说这烟水阁乃是康都才子定期笔会的地方,吴大人乃是梅山学派的领军人物,一定经常来到这里吧。”

    吴敬善笑道:“学问无止境,老夫又哪里称得上领军人物,这里我也有半年未来了。”

    龙廷镇道:“听闻吴大人出使大雍,北方才子,遍及长城内外,不知在大雍有何见闻?”

    吴敬善笑道:“此次大雍之行正应了一句话,百闻不如一见,所谓北方才子不过尔尔。”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脸上浮现出极其傲娇的表情,胡小天虽然和他才见过两面,却知道此人一向自我感觉良好,心中对吴敬善颇为不屑。

    姬飞花道:“吴大人之言从何谈起?”

    吴敬善道:“我游历大雍之时,出了一联,人人摇手不对,连一个对联都对不上,这北方才子遍及长城内外又从何说起?怎比得上我们锦绣大康,才人辈出。”

    龙廷镇半信半疑,问道:“大人的出句竟如此之难?”

    吴敬善道:“一般,所以老夫才有此言。”沉吟了以下,方才念了上联:“双塔隐隐,七层四面八方。”

    众人沉默下去,似乎若有所思。

    姬飞花眼角朝胡小天飞过去一缕目光,胡小天意会,姬飞花是让自己出头来着,看来自己在烟水阁对对子的事情他早已听说过,今天带自己过来果然是要利用自己来对付吴敬善这个老家伙。于是胡小天笑道:“吴大人怎么知道人家不会?”

    吴敬善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他们听完老夫的上联之后皆摆手不答,可不是不会吗?”

    胡小天大笑道:“这样简单的出句,人家不是不会,而是不屑回答,所以才摇手以对。”

    吴敬善心中这个气啊,这哪句。一旁御史中丞苏清昆已经不忿斥道:“狂妄,你一个小太监懂什么?”

    姬飞花双眸之中闪过一丝寒光,冷冷道:“苏大人连听人把话说完的耐性都没有吗?”

    苏清昆遭遇到姬飞花的目光,从心底打了一个冷战,竟然不敢和他目光相对,垂下双目低声道:“我就不信他能够对得出来。”

    胡小天道:“何须我对,那帮被吴大人没有放在眼里的北方才子已经对出来了。”

    吴敬善也是现出迷惑的目光,他怎么不知道?

    胡小天伸出手向他摇了摇道:“他们可是这样摆手的?”

    吴敬善点了点头。

    胡小天道:“人家的下联是。孤掌摇摇,五指三长两短。”,一言既出,满座皆惊。

    吴敬善一张老脸顷刻间变得一片通红,苏清昆为之咋舌,文博远目光一亮。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这个小太监,龙廷镇也是暗暗叫绝,双塔隐隐,七层四面八方。孤掌摇摇,五指三长两短,妙啊!真是妙到了极点。

    姬飞花此时笑靥如花,一双明眸溢彩流光,在胡小天脸上扫了一眼,充满欣赏和鼓励之意。然后望着吴敬善道:“吴大人的这个故事真是精彩啊,呵呵……”

    吴敬善羞恼得差点没钻到桌子底下去,怪只怪他刚才的自我感觉太好了,现在忽然有种被胡小天当众打了一耳光的感觉,

    苏清昆赶紧为吴敬善解围,他道出准备好的上联:“这位小公公真是有些才学呢,我也有一联。”

    胡小天不屑望着苏清昆,狗曰的真是不要脸。上次被打脸还没有得到教训,居然还敢在我面前献丑。他笑道:“苏御史请出题。”

    “我这上联是:四面灯,单层纸,辉辉煌煌,照遍南北!”

    胡小天想都不想就回答道:“一年学,八吊钱,辛辛苦苦。历尽秋冬。”

    众人齐声叫好,文博远却道:“好是好,不过我觉得苏大人这上联最后应该是照遍东西南北更佳!”

    苏清昆笑眯眯道:“文将军说得是,可对联也要分清对象,和别人对是东西南北。可和这位小公公对,就只能是南北了。”

    周围几人同时问道:“为何没了东西?”

    苏清昆双目一转,望着胡小天充满嘲讽的笑意:“这句话应该问胡公公才对。”一时间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苏清昆真是高妙啊,拐弯抹角地骂胡小天没有东西是个太监。畅快之余苏清昆也暗捏了一把汗,自己的这幅对联等于将姬飞花一并得罪了。

    姬飞花却并没有动怒,他微笑向胡小天道:“小天,大家都问你呢,为何没了东西?”

    胡起东西这两个字,我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事,我在青云为官之时,曾经遇到一个妓/女告状,她状告三名嫖/客。”无论高低贵贱地位如何,众人对这种事情都是有兴趣的,尤其是一个太监讲这种故事,全都聚精会神地听着。

    胡小天道:“那妓女指责这三名嫖/客不是东西,我于是开堂审案,原来那妓/女姓苏,她生了一个儿子,可是却搞不清孩子的父亲是谁,于是状告三人,认为他们三个都有嫌疑。”

    听到妓/女姓苏,姬飞花不禁莞尔,他笑道:“接着说。”

    胡小天道:“我问案之后,自然要那三名有嫌疑的男子分别掏出一笔银子,负担起养育之责,可这个麻烦解决,借着麻烦又来了,三人都掏了银子,这孩子到底跟谁姓?叫什么?三人又争执起来。于是我便替他们想了一个主意,这孩子还是从娘姓,让他姓苏,至于名字吗,这三人两个土族,一个是黑月族,、每人都有一点,各位大人猜猜我给他起了个什么字?”

    所有人都猜到了,可谁也不好说,姬飞花道:“应该是个清字,可是没有东西啊?”

    胡小天笑道:“提督高才,这最后一个字,和东西有关了,若没有三人的东西,就没有这个孩子,我于是想了想,就将两个字上下合二为一,给他起了个昆字,我将道理跟他们说明之后,三人都表示满意,对我千恩万谢,满意而归。”

    三更爆发,求月票,今天如能突破两千张月票,再来一章,距离两千不过是九十来张,兄弟姐妹们可否为章鱼飚一次?展示一下江山众的实力!(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