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四十六章【兄弟相见】(上)
    胡小天目前对内功的修炼也算不上迫切,毕竟权德安传给了他十年功力,单单是这些内力就足够他横扫普通高手了,只是按照老太监的说法,这些异种内力在他的身体内会产生排斥反应的,早晚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危害,甚至可能会走火入魔。可未来的事情,谁又知道呢?以他目前的处境,最现实的就是走一步算一步,活好现在才是正本。

    如果不是被七七她们识破了身份,现在胡小天在宫内的处境也算得上不错。两位结义兄长不远千里从青云来到京城寻找自己的下落,这让胡小天心中感到惊喜,拥有了周默、萧天穆、慕容飞烟、展鹏这些高手的帮助,带着父母一起逃离康都,重获自由的可能性大增,胡小天开始筹谋离开皇城的计划。其实离开这里的想法他始终没有放弃过,现在因为姬飞花的出现而变得尤为迫切,胡小天不想成为姬飞花和权德安两人权力斗争中的一颗棋子。

    胡小天遵照承诺,准时来到景宏客栈。其实在他得悉萧天穆也来到京城之后,恨不能当时就去见他,但是胡小天又清楚自身处境非常,绝不能感情用事,除非有确然的把握,才能决定自己的每一步行动。

    来到景宏客栈的时候,看到周默已经在门外等着,他的身边还有一辆马车。

    胡小天走了过去,周默微笑点了点头,低声道:“上车!”

    胡小天审慎地看了看身后,周默道:“放心吧,我安排兄弟们盯住周围了。”

    胡小天这才上了马车,萧天穆就在马车内,一如往常那般安静平淡,他整个人静得如同一口古井,从来都是风波不惊,即便是感觉到了结拜兄弟的到来,微笑道:“三弟,来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来了!”他伸出手去握住了萧天穆修长而瘦削的手,用力握了握,内心的激动表露无遗。

    马车缓缓行进,在胡小天的印象中,这不是他第一次和萧天穆同车,第一次是在青云,他们在马车上达成了联手同盟,共同对付青云的那帮官吏,如今同车,却已经是在京城,萧天穆背井离乡,而他却已经成为大康皇宫司苑局的一个小太监。

    萧天穆轻轻摇晃了一下胡小天的手,然后拍了拍他的手背道:“这段日子,你一定吃了不少的苦。”

    胡小天笑道:“也算不上什么苦,只是当成一种历练罢了。”

    萧天穆道:“大哥在明方巷买了一套宅子,已经收拾好了,过去看看。”

    胡小天有些诧异地望着萧天穆,前天见到周默的时候还没有听他提过,却想不到这么快已经将宅子买好了,这是要在京城长期住下去的意思。

    萧天穆道:“大哥和我商量好了,有一天要离开也是咱们兄弟一起离开。”平淡无奇的话中却蕴含着血浓于水的兄弟情义。

    胡小天听在耳中,内心突然没来由收紧了,鼻子一酸,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当时的结拜应该说并不单纯,无论是萧天穆还是自己都抱着不同的动机,他们只是为了合作联盟而结拜,可是在风云变幻之后,大家的处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分别。胡家遭遇厄运,家道中落,自己也非昔日那个春风得意的青云县丞。这段时间胡小天见惯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正因为如此,才感觉到这份患难与共的兄弟情义尤为可贵。

    周默在明方巷买了一套普普通通的四合院,房间还没有来得及修缮,院子里面长满了荒草。三兄弟走入院内,周默笑道:“这座宅院主人去了大雍经商,所以急着出手,让我捡了个便宜。”

    胡小天道:“看起来有些时间没人住了。”

    周默道:“家具器物一样不少,就是因为长时间无人打理,所以才荒芜了,明儿我约了人过来,里里外外整修一下,你下次来的时候绝对会眼前一亮。”

    胡小天笑道:“花了多少?”

    周默伸出巴掌道:“五百两银子,在京城,在这个地段价钱已经算得上便宜了,倘若在过去,没有一千两以上是想都不用想的。”

    胡小天点了点头,先引着萧天穆在院内的竹亭之中坐下。

    周默道:“你们两兄弟先聊着,我去街口买些熟菜,沽些好酒,咱们就在草亭中凑合着喝上一些,虽然比不得酒楼周全,可胜在清净无人打扰咱们兄弟说话。”

    胡小天笑道:“大哥快去快回。”

    周默离去之后,胡小天也在亭中坐下,环视这座宅院自然无法和昔日的尚书府相提并论,回忆往事,心头自然又是一番怅然。

    萧天穆轻声道:“皇宫里面的日子还过得惯吗?”

    胡小天道:“还好,目前在司苑局做事,掌印太监刘公公对我非常照顾,还给了我一个采买太监的肥缺,不然我也没机会自由出入皇宫。”

    萧天穆道:“人一辈子总不会一帆风顺,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些遗憾,若是能给我一双眼睛让我看清这个世界,我情愿陪着你入宫去做太监。”他说这番话显然是另有深意,真正的用意是在开导胡小天,委婉告诉他,比他不幸的大有人在,比如自己。

    胡小天心中有些感动,可感动之余也有些好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珍视的东西,在萧天穆看来或许眼睛更重要,可在自己看来命根子比眼睛还要重要得多,当然他并没有将实情告诉萧天穆。胡小天道:“二哥放心,我已经习惯了,而且目前发现做太监也有做太监的好处。”

    萧天穆道:“大哥自从在慕容姑娘那里和你见面之后,便为了你的事情愁眉不展,说起来我们两个做哥哥的实在是惭愧,不能在三弟落难之时施以援手,直到今日方才赶到你身边。”

    胡小天道:“两位哥哥千万不要这么想,自从我离开青云,所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突然,让人接应不暇,应变不及。”

    萧天穆点了点头。

    胡小天起身走了两步,望着满园荒草低声道:“我在燮州城内突然遭遇变乱,那时候感觉自己如同一片落叶飘零,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此时周默拎着买好的酒菜回来了,胡小天慌忙停下说话过去帮忙。烧鸡、牛肉全都是热腾腾的,还有花生和藕片。厨房里面碗筷杯盘全都是现成的,胡小天去洗刷之后拿了过来,将四道菜装盘,周默拎起足有十斤的酒坛子,一巴掌拍开泥封,打开木塞,顿时酒香扑鼻。

    周默哈哈笑道:“想不到这儿还能找到西川产的一江红!”他在三个小黑碗内倒满了酒。

    三兄弟端起酒碗全都站起身来,周默道:“为了咱们兄弟久别重逢,干了这一碗!”三人仰首将这碗酒一饮而尽。

    重新坐下之后,胡小天接着说刚才未完的话,将他在燮州的经历说了一遍。

    周默叹了口气道:“三弟,当时你为什么不回青云,如果咱们三兄弟合在一处,兄弟同心,至少能够在青云附近找一处山头占山为王,也落得逍遥自在。”

    胡小天道:“当时我手中有胡家的丹书铁券,这样东西乃是昔日皇上赐给我们胡家的,说如果有一天胡家落难,凭着则丹书铁券可以饶了我们胡氏一门的性命。西川李氏拥兵自立,李天衡反叛大康,我和他的小女儿李无忧定下婚约,我若是留在西川,胡家便会被人落实勾结李氏意图谋反的罪名。我不可以如此自私,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不管爹娘的死活。”

    周默和萧天穆同时点了点头,倘若胡小天是个只为自己不顾爹娘的人,他们必然也会因此而唾弃他。

    胡小天道:“有件事我从未对两位哥哥说过,我前往青云上任的途中,曾经救过爷孙两人,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后来才知道,那老者是如今的司礼监提督权德安,那小女孩乃是大康如今的小公主,皇上的掌上明珠七七。”

    周默和萧天穆显然都吃了一惊,此时他们已经明白胡小天为何要冒险前来京城了。

    萧天穆道:“于是你就过来京城,想向他们求助?”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本以为这丹书铁券还能有些用处,等我到了京城方才明白,如果皇上当真要杀你,什么东西,什么人也挡他不住。”

    萧天穆长叹了一声道:“三弟所言极是,什么丹书铁券,什么免死金牌无非都是帝王欺骗臣子的手段罢了,有些时候有了这些东西,反而多了一件心事,你不得不将之视若至宝,想尽办法来收藏保护,若有遗失便是杀头之罪。”

    周默重重落下酒碗道:“不错,帝王心术,实在是阴险无耻!”

    胡小天道:“我爹虽然过去曾经有些朋友,可是现在这种状况下,又有谁肯为他出头?看到我们胡家落难,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我想来想去只能去找权德安。见他之后,他倒是答应帮我,可也提出了一个条件。“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