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四十五章【藏书阁】(下)
    胡小天道:“藏书阁的李公公?”

    刘玉章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藏书阁的管事李云聪。”

    胡小天将那三本书拿起,刘玉章又道:“你这就给他送过去,昨个去太医院的时候遇到他,他提起这件事。”

    胡小天嗯了一声,心中不由得想起了酒窖下方的密道,其中有一条就是通向藏书阁,在其中还发现了一具死去多年的藏书阁小太监的尸体。本来他就想去藏书阁一探究竟,这次刚好有了借口和机会。

    藏书阁位于御花园西南,是皇家收藏图文资料的地方,其背后的凤鸣山为皇家花园的一部分,藏书阁的七层主楼依山而建,气势恢宏,为皇宫中仅次于缥缈山的高点。

    胡小天用黄绸包裹了这三本《诗词大观》径直向藏书阁而来,虽然司苑局和藏书阁都位于皇宫之中,彼此间却有近三里的距离,胡小天一路走来也经过了不少的卡口,如今的胡小天在宫内已经日渐熟路,因为经常出入皇宫的缘故,他也认识了不少宫内负责警戒的侍卫,平日里一有机会便拿出一些果品和美酒招待他们,关系相处得非常不错,这一路自然是畅通无阻,一直到藏书阁的院门前方才遇到了阻拦。

    一是因为藏书阁这边的侍卫他是不认识的,还有一个原因,藏书阁乃是皇宫重地,藏有不少世间少见的珍贵典籍,不少都能够称得上无价之宝,这边的守卫自然森严一些,按照这边的规矩,除了皇上之外,任何人出入其间都要经历搜身盘查。

    胡小天自从在酒窖被七七和龙曦月识破真身之后,也变得小心了不少,平日只要出门就会用绷带将小弟弟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起来,以免露出破绽。在藏书阁外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两名侍卫开始对他进行搜身,然后又解开黄绸看了看里面的书籍,确信没有任何疑点,方才放他通过。

    藏书阁的管事太监李公公正在藏经阁的院子里晒太阳,他睡在躺椅上,一名小太监蹲在他的身边为他捶打着双腿。

    胡小天在一名小太监的引领下来到李公公面前,恭敬道:“司苑局胡小天奉刘公公之命特来拜见李公公。”

    李公公的白眉动了一下,却并没有马上睁开双目,嘴巴嗫嚅了一下道:“刘公公让你过来干什么?”

    胡小天笑道:“自然是还书。”

    李公公嗯了一声,眼睛总算启开了一条缝,看到胡小天一手拎着黄绸布的包裹,看形状里面包得应该是书,另外一只手还拎着一坛酒,目光顿时变得明亮起来,终于落在了胡小天的脸上。

    胡小天的笑容春天般温暖,他的样子非常阳光很容易给人留下良好的印象。

    李公公摆了摆手,示意捶腿的小太监站到一边,然后慢慢从躺椅上站起身来。

    胡小天将书先送了过去,李公公接过来,看都不看就递给了那小太监,手指了指胡小天手中的那坛酒道:“这是……”

    胡小天道:“刘公公特地差我给您送来的美酒,让您老好好尝尝。”

    李公公顿时变得眉开眼笑,要过了酒坛:“什么酒?”

    “窖藏五十年的玉堂春!”酒窖之中不仅只有自酿的果酒,还有一片区域专门收藏了一些陈年美酒,胡小天打听到李公公嗜酒如命,所以特地投其所好,至于送酒,和刘玉章并无关系,完全是他自己的意思。

    李公公呵呵笑了起来,他将那坛酒交给那小太监,小太监还没来得及将黄绸包裹放下,手上一滑,那坛酒却向地上直坠而去。

    胡小天暗叫可惜,眼前突然一晃,却见李公公右脚闪电般伸了出去,稳稳垫在酒坛下方,足背向下一沉随即一挑,酒坛复又向上飞起,他右手稳稳将酒坛托住,然后扬起左手给了那小太监一记响亮的耳光,怒道:“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

    那小太监吓得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道:“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胡小天被惊得目瞪口呆,他之所以吃惊却不是因为老太监雷霆震怒,而是李公公出手之快,简直可以用翩若惊鸿来形容,这看来萎靡不振垂暮之年的老太监居然是一个武功高手,大康皇宫之中果然是卧虎藏龙。

    李公公摇了摇头,转向胡小天又变成了一脸的笑容:“让你见笑了。”

    胡小天今次前来只是为了跟李公公认识一下,混个脸熟,想要进入藏书阁看来没那么容易,正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却有一个老相识到了,原来是御马监的少监樊宗喜,樊宗喜拎着一个食盒过来,他和李公公原是有亲戚的,李公公是他的舅舅,当然这层关系很少有人知道。

    看到胡小天也在这里,樊宗喜也是颇感意外,倘若没有樊宗喜出现,胡小天此时就要走了,已经到了午饭时候,樊宗喜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找舅舅把酒谈心,看到胡小天要走,他提出邀请让胡小天一起留下来吃饭。

    胡小天原本是有心留下的,想和李云聪套套近乎,可心中一琢磨,自己和人家只是初次相识,而且说不定人家两人有隐秘的事情要谈,自己倘若在场肯定诸多不便,他笑道:“我赶着回去还有事情要做呢。”

    樊宗喜听说他有事只能作罢,李公公道:“小胡子,以后想看什么书只管来我这里。”他只是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却不知给了胡小天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胡小天笑道:“谢谢李公公的美意,我还真是想找几本书看看呢,平时晚上无聊,也好打发一下时光。”

    李公公听他这样说点了点头道:“你想看什么书?”

    胡小天道:“随便啊。”

    听到这样的回答李公公不禁笑了起来,樊宗喜也忍俊不禁。李公公向站在一旁的小太监道:“元福,你带他过去,去挑选几本喜欢的拿去看看。”

    胡小天心中窃喜,本以为这次没机会进入藏书阁了,却想不到李公公投桃报李,居然主动提出给自己拿几本书看看。

    元福就是刚才那个给李公公捶腿的小太监,胡小天跟着元福一起进入了藏书阁,藏书阁其实也是分成三部分,一层是藏书阁太监们对图书分类维护的地方,二三层是借阅区,四层往上才是藏书区。胡小天能去的地方也就是三层以内,至于再往上是没机会进入的。

    因为是午饭时间,太监们大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前去吃饭,借阅区内只有少数几个太监负责值守。元福为胡小天简单介绍了一下,顺便将那几本书放下,笑道:“胡公公到底想看什么书?”

    胡小天道:“我想了解一些大康立国以来的历史。”

    元福道:“大康通鉴是最好了。”

    胡小天等得就是他说出这句话,笑道:“那就借几本大康通鉴看看吧。”

    元福带着胡小天来到了藏书阁的三层,胡小天来到陈列大康通鉴的地方,默默回忆着那天从小洞中观察藏书阁的情景,那个小孔的位置应该距离这里不远。

    元福不知胡小天另怀鬼胎,找到大康通鉴指给胡小天,胡小天并没有拿多,只拿了一本,这是为了留个念想,为自己下次再来藏书阁找个借口。他粗略观察了一下环境,并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以免别人怀疑他的动机,拿了书之后马上离开。

    葆葆留下的那些金创药和墨玉生肌膏极其灵验,虽然胡小天不清楚药物的成分,可是短短的一天之间,他的伤口就已经愈合了大半,这种愈合速度根本没办法用他所掌握的医学理论来解释。在他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曾经一度以为这里的医学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现在看来这句话只适用于外科学方面,随着他对当代医学的了解加深,发现这里的医学在概念和发展方向方面和他过去的理解完全不同。

    可能是上辈子做够了医生,胡小天对医学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无必要他很少主动展示自己的医术,即便是一辈子不去为人行医开刀,他也没有内心痒痒的感觉。说穿了就是缺少动力,一个人失去了动力又怎么可能有提升自己的欲望?

    相比而言,胡小天在武功方面的兴趣更大一些,一是出于自保防身,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地方自己假冒太监,没有净身便混入宫廷的事情败露。虽然权德安教给了他什么所谓的提阴缩阳,可胡小天练来练去,在这方面却始终是止步不前,倒不是因为他缺乏武功的领悟能力,玄冥阴风爪和金蛛八步如今他已经练得有模有样。

    至于权德安教给他的内功心法,胡小天每天也有修炼,进展也很不理想,练了这么久,连权德安所说的最处级阶段聚气都没有成功。胡小天个人对此的解释就是生理决定。权德安是个太监,太监和正常人当然不同,所以有些武功太监能练,他却不能。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