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九章【化解危机】(上)
    芸香掩住嘴唇笑道:“我记住了!”

    王德才狠狠瞪了胡小天一眼,心说这厮哪有那么多的废话。

    胡小天说话的时候左顾右盼,发现七七仍然没有过来,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刚才明明让史学东尽快过去找人,而且他和赵进喜前来馨宁宫的途中,他故意消磨了不少时间,史学东应该早就到了,难道这厮没有找到七七?

    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去见简皇后了。

    跟着王德才进入馨宁宫中,宫室陈设华丽奢侈,胡小天却无心欣赏,耷拉着脑袋,一双眼睛悄悄左顾右盼,内心中着实有些忐忑不安。

    前方一道金色的珠帘挡住了后方的宫室,透过珠帘隐约看到有道身影在后面,王德才让他在原地等着,缓步来到珠帘前,恭敬道:“启禀皇后娘娘,司苑局的胡小天到了。”

    珠帘后传来一声冷淡的回应:“嗯!”

    胡小天慌忙跪在地上,大声道:“胡小天叩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胡小天!你入宫有多久了?”

    胡小天恭敬答道:“回皇后娘娘,前前后后大概也有两个多月了。”

    “听说刘玉章将司苑局的大权全都交给了你,现在司苑局内要数你的权力最大。两个多月居然就在司苑局混得风生水起,还真是有些本事。”

    单从这句话胡小天就你能判断出简皇后对自己不怀好意,他笑道:“娘娘,哪有的事情,只是刘公公不慎扭伤了脚踝,所以才将一些事情放手交给我去做,其实我也只是负责跑腿,所有的事情还都是刘公公在拿主意。”

    简皇后冷哼一声:“你是说本宫在说谎话了?”

    胡小天跪在地上老半天都没有获准平身,心中暗骂,老子招你惹你了?你一个堂堂皇后为毛要跟我一个地位卑微的小太监过不去?其实胡小天心中明白,简皇后找上自己十有八九是受到了王德才的唆使。胡小天叩首道:“皇后娘娘母仪天下,绝代风华,万众敬仰,小天心中崇敬都来不及,岂敢有这种不敬的想法?”

    简皇后道:“果然是巧舌如簧,本宫听说,你在背后说我教女无方呢。”

    胡小天满头冷汗,老子何时说过?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简皇后摆明了是要阴我,胡小天慌忙解释道:“皇后娘娘,小的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简皇后冷笑道:“看你油头滑脑的样子就不老实,谅你也不会承认,你告诉我,前几天你是不是去储秀宫去了?”

    胡小天道:“的确有这件事。”

    简皇后又道:“你去储秀宫后发生了什么?”

    “呃……这……”胡小天暗自盘算了起来,她既然这样问,想必已经掌握了一些事情,自己究竟是应该照实说呢,还是应该说谎话?

    简皇后道:“你不用想怎么应对我,本宫叫你过来原没打算冤枉你,七七是不是让一帮太监将你捆了起来?”

    胡小天暗忖,看来这老娘们什么都知道了,那天明明是老子在储秀宫吃了亏,可我若是说实话,等于将七七卖了出来,我要是不说实话,这老娘们十有八九要趁机治我一个欺上瞒下的罪名。事到如今,胡小天唯有恭敬道:“皇后娘娘明察秋毫,小的对娘娘之景仰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简皇后道:“话说得好听,虽然七七招惹你在先,可你有什么委屈只管向我说,为何要在背后说我教女无方,说七七刁蛮任性顽劣不堪?”

    胡小天叫道:“娘娘我冤枉啊!”目光朝一旁的王德才看了一眼,发现他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心中料定十有八九是这孙子在背后颠倒黑白,故意诬陷自己。

    简皇后道:“你这种信口雌黄搬弄是非的奴才,我若是不惩罚你,只怕以后难以服众,来人!”

    王德才向前一步道:“小的在!”

    胡小天却道:“皇后娘娘,小的不服!”

    简皇后怒道:“你这奴才居然还敢顶嘴!”

    胡小天道:“原本皇后娘娘要教训小的,无论怎样小的都不该说半个不字,可皇后娘娘说了这么多的理由,说我在背后诋毁娘娘,即便是皇后娘娘回头要打死我,小天也得把这件事弄个清楚,打我认了,可道理必须要讲。冤枉了我没关系,可一旦将来证明皇后娘娘是被人蒙蔽,那么岂不是有损于娘娘的威仪。”

    “你……”

    王德才怒道:“大胆!来人,将这个狂妄之徒拖出去,杖责三十。”

    胡小天道:“大胆的是你,娘娘都未说罚我,你又算个什么东西?难道在这馨宁宫中做主的你吗?”

    王德才恼羞成怒冲上去抬脚照着胡小天的胸口踹去,胡小天的用意就是将他激怒,看到王德才这一脚踹来,他胸口向后一缩,对方的力量就被他卸去了大半,可在旁人看来,王德才却是一脚踹了个正着,胡小天的身体就势在地上连续打了几个滚,双手一摊,双腿一蹬,白眼一翻,浑身上下抽搐不已。要说装死,一般人还真演不过他。

    王德才心说我这一脚怎么这么厉害,把这货踹成了这种德行。

    几名太监也闻讯赶了进来,其中就有将胡小天带到这里来的赵进喜,看到眼前情形,赵进喜惊慌失措道:“坏了,千万不要出了人命。”

    王德才冷哼一声道:“这小子向来诡计多端,我看他十有八九是在使诈。”

    珠帘后传来简皇后的声音:“他怎么了?”

    王德才道:“启禀皇后娘娘,他在装疯卖傻。”

    此时宫门大开,却是小公主七七大步走了进来,怒道:“我看谁敢动他!”

    胡小天听到七七的这番话啊,心中真是满满的温暖,救星总算及时赶到了,七七啊七七,不枉老子舍生忘死将你送到燮州,你这孩子还算有些良心。

    几名太监看到七七到来,一个个全都慌忙行礼:“参见公主殿下!”

    简皇后也挑开珠帘,轻移莲步走了出来,她三十多岁年纪,气度雍容华贵,只是眉宇之间带着隐隐的忧色,看到女儿闯了进来,她轻声道:“七七,你怎么来了?”

    七七指着地上的胡小天道:“怎么回事儿?谁把他抓过来的?啊?我不是跟您说过了,他胡小天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你不帮我,也不能恩将仇报吧?”

    胡小天心里这个舒坦,既然七七来了,老子算是逃过一劫,也没必要表演的那么夸张,双眼一闭直挺挺躺在地上装死。

    简皇后道:“七七,你这孩子怎么不懂事,我叫他过来是因为他在背后说我教女无方,所以……”

    七七道:“可不是教女无方吗?从小到大你何时管过我?其实你也不是我亲妈,也用不着管我!”

    “这……”

    “母后,您贵为后宫之主,身份尊崇犯得着和一个小太监一般见识?这件事传出去,您难道不怕被人笑话。”七七咄咄逼人,丝毫不给这位皇后面子。

    胡小天听得清楚,真是心花怒放,这七七指定不是简皇后亲生的,不过以她的身份毕竟是晚辈,怎么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斥责简皇后,而且看起来,这位皇后娘娘对她还表现得颇为忌惮,居然没有发火。奇怪了啊,按说这简皇后是后宫之主,七七只不过是一个小公主,又不是她亲生的闺女,何以会如此放肆?难道皇上心里七七比皇后还要重要得多。

    简皇后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是怎么跟我说话的,算了,算我多事,小喜子,你将他送回去吧。”她显然没心情和七七发生争执。

    赵进喜应了一声,可看到地上胡小天仍然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不禁面露难色。

    七七对胡小天算是了颇深了,知道这厮肯定是装得,抬脚在他身上踢了一下,提醒这厮要懂得见好就收。

    胡小天故意长舒了一口气,揉着胸口装腔作势道:“疼死我了……”

    七七道:“还不谢过皇后娘娘不杀之恩。”

    胡小天一骨碌爬了起来,赶紧叩头道:“小天谢皇后娘娘不杀之恩。”

    简皇后冷冷道:“本宫何时说过要杀你?若是真想杀你,你以为七七保得住你吗?”望着胡小天,她恨得牙根痒痒。

    胡小天道:“皇后娘娘宅心仁厚,宽宏大量,以后有用得着小天的地方,小天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话没说完,耳朵已经被七七给揪住:“少废话,赶紧走吧。”

    望着胡小天和七七离去的背影,王德才目光中几欲迸出火来,他向简皇后道:“皇后娘娘,此子阴险狡诈,蛊惑公主,还望皇后娘娘明鉴。”

    简皇后怒道:“王德才,什么话都是你说的,你以为本宫看不出来,你今天是要借本宫之手以泄私愤!”

    王德才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皇后娘娘,小的绝没有那个意思。”

    简皇后怒极猛然拂袖转身离去,甚至懒得再向他看上一眼。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