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五章【险死还生】(下)
    胡小天却笔直坠落了下去,没多久,便一头栽入冰冷的水流之中,他的运气不错,下面的确是一条大河,从水底浮出,抹去脸上的水渍,忽然发现头顶又有一人急速坠落下来,同时发出尖锐的惨叫,胡小天从声音中已经判断出那落下的人就是安平公主。认准了安平公主落水的地方,迅速游了过去,水流湍急,好不容易方才游到地方,潜入水面以下,摸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找到水下的安平公主,胡小天抱着她的娇躯带她浮出水面。

    安平公主脸色苍白,被河水呛得不停咳嗽,处于本能反应,她紧紧抱住胡小天的脖子,周围的山洪全都流淌进入这道山谷,水流湍急,冲击力极其迅猛。胡小天干脆顺水漂流,大概漂了两里多的路途,方才带着安平公主游向岸边,安平公主早就已经精疲力竭,被胡小天推上河岸,躺在那里感觉身体骨骸没有一处不在疼痛,周身连一分力气都使不出来。

    胡小天随后爬上河岸,他不敢在岸边停歇,向周围看了看,前方不远处树林茂密,应该是个可以藏身之处,于是抱起安平公主迅速进入密林之中。在靠近山岩的地方找到了一个躲避风雨的岩洞,胡小天将安平公主放在地上,又扶着她,让她靠在后方的石壁上。幸运的是,两人从高处落在水中都没有受伤,安平公主接连呕出了不少黄水,好一会儿方才缓过劲来,一双美眸中荡漾着泪光。她从小在皇宫中长大,养尊处优,还从未有过这样惊心动魄的曲折经历。

    胡小天看到她惶恐的眼神,知道她仍然没有从刚才的追杀中平复下来。柔声道:“你不用怕,有我在没有人敢拿你怎样!”

    安平公主望着胡小天充满自信的面庞,心中忽然安定了下来。她点了点头,此时方才发现自己仍然紧紧攥住胡小天的右手。有些惶恐地松开他的大手,害羞地垂下头去。可随机又想到胡小天只是一个太监,自己这样的反应未免有些过度了,将额前纷乱的秀发理向而后,不无担心道:“他们还会不会追赶过来?”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知道!那帮人不知什么来头,非常厉害。”

    安平公主道:“不知七七怎样了?”想起不知所踪的七七,她的眼眸不由得红了起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胡小天道:“我去外面看看。”

    安平公主点了点头。看到胡小天起身走出岩洞,又有些担心害怕:“你快些回来!”胡小天转身向她笑了笑,出去之后,又很快回转,递给安平公主一根手腕粗细的树枝:“留着防身,真遇到了什么麻烦,你就叫我的名字。”

    安平公主道:“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她站起身来,来到胡小天身边再次抓住他的手臂。胡小天不禁笑了起来,这种环境下,自己无疑已经成为安平公主最大的依靠。

    两人走入树林。再次来到河边,此时雨雾已经消散了不少,胡小天的目力可以看清五十丈范围内的情景。那七名武士似乎并未追赶而来,雨仍然没完没了的下着,河水已经被山上冲刷下来的红泥染成了红色,红得就像血。

    胡小天决定暂时返回岩洞调整休息,一切等到雨停之后再作打算。

    树林之中有不少的山楂树,两人采摘了一些山楂回到岩洞之中,目前也只有这些山楂可以用来填饱肚子了,山楂尚未完全成熟,只吃了一个。两人都因为酸涩而愁眉苦脸,看到对方的窘态。同时笑了起来。

    胡小天道:“这山楂是助消化的,越吃越饿。”

    安平公主道:“希望咱们的人能够尽快找来。”她的衣衫完全湿透。此时因为下雨气温有下降了许多,不禁打了几个喷嚏。

    胡小天向她靠近了一些,并不是对她不敬,而是想用自己的体温带给她一些温暖。

    安平很小心地挨在胡小天的身侧,默默咀嚼着手里的那颗山楂果,却听胡小天道:“为什么要跳下来?”

    安平公主道:“不是你让我跳下来的吗?”

    胡小天笑道:“我是说我败了你就跳下去。”

    安平公主道:“我看到你跳下去了,于是就跟着跳了下来,现在看来,咱们的运气还算不错。”

    胡小天点了点头。

    安平公主经历了这么多波折,早已疲惫不堪,不知何时便靠在胡小天的肩头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胡小天望着她清丽绝伦的俏脸,心中爱怜之意油然而生。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应该已经到了黄昏时候了,不知牧场的人是不是开始在谷中展开搜索?那七名杀手是不是已经离去?

    身上的衣服渐渐变干,外面却已是夜色浓郁,雨停了,秋虫呢喃的声音此起彼伏,夜里的温度又下降了许多,安平公主在睡梦中抱住胡小天的手臂,将娇躯紧紧贴在他的怀中。

    胡小天不由得联想起安平公主的命运,她虽然贵为金枝玉叶,可在皇宫之中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分别,一举一动都要在别人的监视之下,仍然记得沙迦国十二皇子霍格,本来是要前来京都向她求亲的,倘若没有西川的那场变乱,或许老皇帝真会将她许配给霍格。身为皇室子女,他们所拥有的自由实在是少得可怜,甚至还不如寻常百姓家的孩子。

    安平公主挪动了一下螓首,一双星眸缓缓舒展开来,她意识到自己正趴在胡小天的怀中,慌忙坐正了身躯,整理了一下衣服,还好岩洞内一片漆黑,看不到她此刻尴尬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她方才小声道:“我睡了多久?”

    胡小天望着洞外:“两个多时辰吧!”这期间周围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动静。

    安平公主道:“外面好黑!”

    胡小天道:“雨已经停了,应该还是阴天,没有月光。”

    “他们是不是已经走了?”

    “希望已经走了,不过咱们不能冒险,等待的时间越久,他们离开的可能就越大。”胡小天这么说是有根据的,他虽然是个小太监地位无足轻重,但是七七和安平公主失踪必然会震动整个红山马场,樊宗喜肯定会集合整个马场所有的人员倾巢而出寻找他们的下落,找到这座山谷应该不难,那七名杀手不可能长时间驻留于此。

    安平公主沉默了下去。

    “你是不是害怕?”

    安平公主摇了摇头,小声道:“开始的时候有些怕,现在已经完全不怕了。”

    胡小天笑道:“怕也没用,所以索性把胆子放大一些。”

    安平公主道:“西川李天衡不是你的未来岳父吗?你留在西川应该安然无恙,为什么要回来?”对胡小天的情况她显然有过了解。

    胡小天道:“我如果不会来,我们胡家可能难逃满门抄斩的噩运,虽然现在也没能幸免于罪,可毕竟我的爹娘还活着。”

    安平公主道:“你救过七七,我亲眼见到她向陛下求情,即便是你不回来,陛下应该也不会为难你家人。”

    胡小天因安平公主的这句话而感到了她的单纯,微笑道:“我只知道如果我躲在西川不来,那么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他站起身舒展了一下双臂:“这样说并不是想证明我有多么无私,多么勇敢,身为人子,我只是做了一些该做的事情。”

    安平公主没有说话,胡小天的话让她想起了自己被羁留在西川的哥哥,想起了正软禁在宫中的父亲。面对亲人的困境,她唯有叹息,却无能为力,她没有胡小天那样的勇气。

    一颗淡绿色的晶莹光芒冉冉升起在两人的面前,他们的目光被眼前的这一丝光亮所吸引,萤火虫忽明忽暗,慢慢飞出岩洞。胡小天微笑道:“想不想出去看看?”

    安平公主点了点头,抓住胡小天伸过来的大手站起身来,两人一起走向洞外。

    一点两点三点,越来越多的荧光闪烁在暗夜之中,宛如一颗颗星辰点亮了这沉闷的夜,安平公主被荧光照亮的俏脸上绽放出会心的温暖笑意,她沉浸于眼前美妙的夜色之中。

    胡小天的目光随着漫天飞舞的萤火虫投向头顶的夜空,朦胧的月影出现在宛如黑烟般的云层后方,月光驱散了云层,天空终于恢复了疏朗,圆月皎洁如同银盘,静静将水银般的光芒洒落在这静谧的山谷中。

    眼前的景象充满了诗情画意,胡小天差点没把肚子里的古诗词掏出来卖弄一番,思量着是不是用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叩开安平公主少女的心扉?这货背过的咏月古诗词实在太多,一时间才思如涌泉一般,一股脑涌了上来,反倒不知应该选哪一首逼格最高。

    安平公主却道:“我听说你对对联很厉害。”

    胡小天想不到自己在京城卖弄了几次,就名声在外,厚着脸皮谦虚道:“一般一般。”

    安平公主道:“我有一个对联你试试。”

    求月票!(未完待续)R580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