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四章【赛马】(下)
    “追!”胡小天当机立断,和安平公主一起朝着七七的方向追去,刚刚追出一段距离,天空就下起雨来,倾盆大雨从乌蒙蒙的天空里倾斜而下,只一瞬间就模糊了周围的景物,远方的山川树木仿佛在刹那之间就已经消失了,暴雨哗哗不停,仿佛有千针万线,将天地密密匝匝地缝合在一起。

    胡小天和安平公主很快就已经迷失了方向,他们担心彼此走散,不得不放慢马速。安平公主身下的那匹白马头颅低垂,显然已经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吓怕,反倒是胡小天的那匹丑怪的灰马,对风雨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惧色,此刻昂首挺胸精神抖擞,胡小天向安平公主大声建议道:“不如我们先回去,多找些帮手再来寻找小公主……”他的声音被风雨吹打得断断续续。

    安平公主一手在额前遮住风雨,她全身都已经被雨水湿透,娇躯诱人的曲线在风雨中浮凸出来,她用力摇了摇头道:“他们……看到咱们没有回去……一定会过来寻找……还是继续找下去……我担心七七出事……”

    胡小天拗不过她,只能顺从她的意思,前方出现一条沟壑,胡小天一提缰绳,灰马腾空就跃了过去。安平公主跟在他的身后想要如法炮制,却想不到那白马被风雨吓破了胆子,动作严重走形,居然一下跳到了水沟里,右前腿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声,竟然意外骨折了。

    白马哀鸣一声摔倒在地上,安平公主的娇躯从马背上甩了出去,重重摔倒在泥泞之中。胡小天慌忙翻身下马,一手还不忘牵着马缰,生怕这灰马也跑了,来到安平公主身边,将手伸向她。

    安平公主身上沾满泥泞,将沾满泥土的柔荑交到胡小天的手里。本想借着胡小天的力量站起身来,可是这一下摔得不轻,第一次居然没有站起身来。胡小天又走进了一些,关切道:“你有没有事?”

    安平公主舒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再次抓住胡小天的手,终于成功站起身来。望着那匹倒在地上痛苦嘶鸣的白马,估计它是无法站起继续前行了。胡小天先翻身上马,然后又俯下身躯,用手臂勾住安平公主盈盈一握的纤腰将她抱了上去。

    安平公主坐在他的身后,双手抓住他的腰带。胡小天道:“回不回去?”

    安平公主这会儿方才完全缓过劲来,她摇了摇头道:“去找七七,白马留在这里,他们发现后会跟过来……”

    胡小天点了点头,大声道:“抱紧了!”他一抖马缰:“驾!”灰马驮着两人向前方继续狂奔。安平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拽着胡小天的腰带,可是当她发现这灰马的速度越来越快,就不得不搂住胡小天的腰背,风雨正疾,可是有胡小天宽阔的身躯挡在前方。为安平公主遮挡了不少。

    又往前方奔行了五里多路,胡小天终于发现了泥泞的草地上有新鲜的马蹄痕迹,循着马蹄的印迹向前寻找,没走几步就已经来到皇家马场的边缘,前方现出一个足有三丈的宽阔缺口,却是大风刮到了栅栏外的大树,树干在倒伏的时候。压垮了部分栅栏,马蹄的印迹一直朝向缺口。胡小天放慢马速,蹄印到缺口中断。他向两旁看了看,都没有任何的马蹄痕迹,正在犹豫是不是继续前行的时候。

    安平公主道:“出去看看。”

    出去就脱离了皇家马场的范围,这才是胡小天犹豫的原因。安平公主心系七七的安危,催促胡小天继续前行。灰马从倒伏的栅栏上走过,很快就发现了外面的马蹄印记,一直蜿蜒向前延伸。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那匹受惊的黑马居然带着七七从这个缺口逃出了皇家马场。他的顾虑要比安平公主多得多。以他目前的身份只是司苑局的一个小太监而已。今次又是受到樊宗喜的邀请前来,虽说带着安平公主离开马场是为了追赶七七,可别人未必会这样想,甚至会怀疑他的动机。

    安平公主显然猜到了他的顾虑,轻声道:“你只管继续追下去,回头我帮你解释。”

    胡小天只能点了点头,暴雨并没有减小的迹象,加上胡小天对周围的环境并不熟悉,所以刻意放慢了马速,向前追赶了大约三里左右,前方出现了一个谷口,马蹄的印迹一直延伸到谷内。

    进入谷口之前,胡小天又回头看了看红山马场的方向,马场已经被笼罩在烟雨之中,以他的目力根本看不到马场的轮廓。

    灰马放慢了步伐,谷口并非一马平川的坦途,而是倾斜向下,原本那崎岖的小道已经变得泥泞不堪。胡小天勒住马缰,向安平公主道:“只能步行往前找找了。”

    安平公主点了点头,在胡小天的帮助下先下了马,胡小天随后跳落到地面上,他拍了拍灰马的臀部,本想将灰马栓在树上,可又担心这山谷中有野兽出没,伸手摸了摸灰马的长耳道:“小灰,你若是愿意等,就留在这里等我,如果不想等就自己先回去搬救兵。”

    灰马打了个响鼻似乎明白了胡小天的意思。

    胡小天和安平沿着这条谷中的小路向前继续寻找,马蹄的印迹转折过前方的山岩后便已不见,安平公主向前走了几步,脚下却突然一滑,娇呼一声,险些从斜坡跌落下去,幸亏胡小天及时伸手拽住她的手臂。

    胡小天抹去脸上的雨水,定睛望去,却见周围已经找不到马蹄的印迹,前方一丈多的地方已经再无道路,小心翼翼走过去看了看,却是谷中有谷。

    安平公主跟着他来到斜坡的边缘,向下望去,却见下方山谷内雨雾蒙蒙,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景象,更看不到这山谷究竟有多深。胡小天大声叫道:“七七!”并非是他心存不敬,而是他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声音在山谷中回荡,久久无人应声。

    安平公主不由得焦急万分,颤声道:“七七莫不是掉下去了?”

    胡小天没说话,不过从马蹄印迹在这里消失的情形来看,很有可能。他向安平公主道:“这山谷不知有多深,咱们对地形不熟,现在雨这么大,只能回去先找帮手再说。”

    安平公主却表现出少有的倔强:“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在这里等着。”

    胡小天不由得有些头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安平公主表现出如此刚烈的一面,远处传来灰马的嘶鸣声,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胡小天低声道:“有人来了?”

    安平公主的脸上也现出喜色,她也认为肯定是马场内的那些人循着他们的马蹄印迹找了过来。

    七道身影出现在后方的山路之上,胡小天向他们挥手示意,可是当对方越走越近身影变得越发清晰的时候,胡小天忽然发现,前来的七人全都蒙面,正中一人带着狰狞的青铜面具,其余六人脸上蒙着黑布。

    一种不祥的感觉笼罩了胡小天的内心,安平公主也意识到形势不对,因为紧张她下意识地抓住了胡小天的手臂。胡小天低声道:“逃!”

    虽然知道应该逃走,可是他们的身后已经无路可退,向后一丈就是山谷,胡小天牵着安平公主的手一步步向后,已经踩在山谷的边缘之上。

    戴着青铜面具的武士带着黑色金属手套的手已经落在刀柄之上,锵!锵!锵……所有人几乎同时利刀出鞘,密集的雨点拍打在冰冷的刀锋之上,反溅而起的雨雾织成一道道凄迷的刀光。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他虽然从权德安那里得到了十年内力,也学会了玄冥阴风爪,但是他对自己的真正实力并不了解,更没有同时面对七名武士的把握,即便是他有把握,身边还有安平公主,在无法确保安平公主平安无事的前提下他也不敢轻易冒险。一阵秋风吹过,山谷内的雨雾随风飘散,胡小天留意到在下方五丈左右的地方,有一棵松树探出了崖壁,扎根之处有一块凸起的岩石可以落脚。他的手下意识地握紧了安平公主的皓腕,低声道:“有没有看到那棵树?”

    安平公主垂下美眸望去,秋风过后,谷口的雨雾重新聚拢,那棵松树瞬间变得若隐若现,她点了点头。可看到下方的情景,芳心中又不由得感到害怕,再次望向胡小天,胡小天向她报以温暖一笑,这笑容奇迹般将安平公主心中的恐惧消融

    七名武士已经摆开攻击的阵型,进攻一触即发。他们身上强大的杀气向周围弥散开来,强大的气势逼迫得雨雾向周围排浪般席卷而去。

    胡小天的目光落在正中武士的脸上,狰狞的青铜面具将对方的面孔几乎完全掩住,阴森的目光从面具孔洞之中投射而来,虽然相隔五丈左右的距离,胡小天已经清晰感受到对方不加掩饰的强烈杀机,他牵住安平公主的手腕,猛然转身向山谷下跃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