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四章【赛马】(上)
    胡小天规规矩矩道:“启禀公主殿下,我今天是凑巧跟随樊少监过来参观红山马场,在宫里面呆的久了,所以想出来透透气。”

    安平公主点了点头道:“七七坚持要我一起过来挑马,因为不想太多人注意,所以她才建议穿上了这样的打扮。”

    胡小天微笑道:“公主无论穿什么都是天姿国色。”

    安平公主秀眉微颦,似乎感到胡小天这句话有些放肆了。

    胡小天善于察言观色,慌忙致歉道:“公主勿怪,小的大胆了,只是我说得全都是实话。”说什么话能讨女人欢心是他的天生强项。

    安平公主俏脸微红道:“你不用害怕,我又没怪你。”

    胡小天心说我何时害怕了?在你眼中我的胆子难道就这么小吗?这安平公主不但长得美丽无双,性情更是温柔可人,胡小天和她相处虽然只有两次,可是心中却对她极其欣赏,这才叫温柔似水,这才叫女人味!反观七七,那也能叫女人,事实上七七尚未成年,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

    安平公主道:“你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了一些。”停顿了一下又道:“七七跟我说的。”

    胡小天内心一凛,我靠!七七?那刁蛮公主该不会把合谋杀人的事情告诉她吧?

    安平公主道:“我知道你当年曾经救过七七,是你一路将她护送到燮州,七七虽然表面上针对你,可是她心中对你实则是感激得很呢。”

    胡小天只是笑笑并没说话,感激就不必了,只要七七不找自己的麻烦就好。

    安平公主忽然停下脚步,胡小天也随之停下,她一双剪水明眸凝视胡小天道:“你在青云一定见过我的哥哥!”

    胡小天此时方才明白安平公主落在后面也有她的用意,她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周王龙烨方的消息。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见过,周王殿下对我颇为关照。”

    安平公主咬了咬嘴唇道:“你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哪里?”

    胡小天照实回答道:“燮州天府行宫,当时我察觉形势不对,所以偷偷逃了出来。”

    安平公主眼圈儿红了起来。

    胡小天看到她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安慰她道:“李氏虽然自立,可是他们打着勤王的旗号,应该不会为难周王殿下。”至少在目前来说周王这张牌还有些用处。

    安平公主缓缓点了点头道:“希望我哥哥平安无事。”她心中却明白,哥哥在李氏的控制之中,倘若有一日失去了他的利用价值,李氏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将他除去。

    远处七七已经上了那匹黑马,纵马奔向他们两人,来到他们身边勒住马缰道:“姑姑、小胡子,你们也挑一匹马,咱们比比谁的坐骑更快。”

    安平公主平复内心悲伤的情绪,微笑点了点头。

    胡小天忽然意识到安平公主如今的处境也很不容易,老皇帝表面上被尊为太上皇,可实际上已经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力,等于被软禁起来。新君龙烨霖虽然是她的大哥,可是龙烨霖显然不会在意安平公主的死活,她的地位和过去已经无法同日而语。即便是知道自己的同胞哥哥身陷囹圄,安平也无能为力,所能做的唯有担心叹息罢了。

    安平公主向马群望去,她选择了一匹毛色纯白如雪的骏马,她不懂相马之术,只能是以貌取马,喜欢那马儿的纯净雪白,这样的选择和她恬静温柔的性格相符。

    胡小天本不想参予什么赛马,可七七执意让他也选一匹,公主发话,他也不敢不从。等到胡小天要挑选的时候,七七却指着马群中的一匹灰马道:“我看那匹比较适合你。”

    胡小天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那匹灰马在马群中显得特立独行,独自在河岸边吃草,一身灰不溜秋的毛色极不起眼,可是两只耳朵却比普通的马要长上许多,胡小天看到后产生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有没搞错,确定这是一匹马不是一头骡子?更离谱的是,那灰马的尾巴几乎都秃了,看情形是被火烧焦了,身上的鬃毛也因为被火炙烤,秃了几块,显得极其滑稽。

    周围的几名太监全都强忍着笑,认为七七分明在戏弄胡小天。

    安平公主看到那匹马也不禁皱了皱眉头,轻声道:“这匹马何处来的?”虽然她不懂相马,可是也能够看出这匹马的成色实在太差,本不应该出现在皇家马场内。

    一旁太监答道:“这匹马出生在红山马场之中,因为长得丑怪,从未有人骑过,其实过去也没那么难看,只是两个月前,闪电击中马厩引发火灾,幸亏它撞开围栏,所以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脑袋上到现在还有一个触角样的小包呢,樊少监说它立了功,所以让我们善待于它,随便它在马场中游荡。”

    胡小天道:“就这匹吧!”

    于是几名太监过去将那匹灰马给拉了过来,灰马性情看来非常温顺,老老实实让人上了辔头,搭上马鞍。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可这匹灰马即便是披上了华丽的马鞍仍然显得不伦不类,看起来越发滑稽了。

    胡小天来到马前,灰马居然将两只长耳朵耷拉了下来,胡小天摸了摸它的长耳朵,心中暗忖,这匹马难道有兔子的血统?又或者根本就是一头骡子?

    七七和安平公主全都已经上了马,七七道:“喂,小胡子,你敢不敢比?”

    胡小天翻身爬到灰马之上,轻轻拍了拍灰马的脖子,灰马低下头仍然继续吃草,似乎背上多了一个人毫不在意。胡小天举目望去,看到远方三皇子龙廷镇正骑着那匹枣红色的大宛马在草场之上纵横驰骋,又如一道红色的闪电奔驰在绿色的海洋中。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自己胯下的这匹灰马别说和人家的大宛马相比,就是比起七七和安平公主的坐骑也大大不如。胡小天还有一个发现,这灰马的身躯似乎比起正常马匹短了那么一些,尤其是尾巴被烧掉之后看起来更加明显,总而言之,这是一匹丑马。

    七七指向正南方的山口道:“咱们从这里开始,谁先抵达山口就算谁赢!”

    胡小天完全抱着陪太子读书的心理,陪跑第一,比赛第二,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陪衬,在两位公主面前跑马,必须要悠着点儿。更何况自己的这匹灰马实在太逊色,明显是个吃货,到现在还不停吃着水草呢。

    七七道:“准备!”有小太监扬起了一面小黄旗。

    胡小天牵动马缰,灰马这才慢慢抬起头来,总算走到了和七七、安平公主同一起跑线的地方。小黄旗迎风招展,然后用力挥下。七七已经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安平公主也不甘人后,驱策着她的那匹雪白坐骑,犹如一道银色闪电追逐七七那匹黑色骏马,两匹马交替领先,两位公主在马背上英姿飒爽,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灰马在胡小天的驱策下也跟着跑了起来,看得出已经尽力,可速度实在太慢,眼看着就被前方的两匹马甩开了一大段距离。胡小天望着这灰马耷拉的两两只耳朵,再看它懒散的步伐,这货有出工不出力之嫌。反正胡小天也没奋勇争先的念头,索性听之任之。

    迎面吹来的风似乎强劲了许多,转瞬之间一碧如洗的天空变得愁云惨淡,倏然一道扭曲的闪电宛如扭动身躯金蛇一般撕裂了云层,旋即一连串的闷雷响起。

    平地惊雷将所有的马匹都震得一惊,灰马一双长耳随着雷声陡然支楞了起来。然后它如同突然梦醒一般,撒开四蹄向前方狂奔而去,骤然加快数倍的速度险些将胡小天从马背上甩脱下去。

    胡小天下意识地抓紧马缰,只觉得耳旁风声呼呼作响,两旁景物飞一般向后倒退,灰马以惊人的速度奔向前方。

    七七和安平公主骑乘的那两匹马似乎被雷声吓呆,减慢速度停在原地,安平公主抬头望了望云层低垂的天空,预感到一场暴风骤雨就要来临,轻声道:“要下雨了,七七,咱们还是回去吧!”

    七七回头望去,却见远处一个小黑点正在迅速放大,却是胡小天骑着那匹丑怪的灰马全速向他们追赶而来,她不禁笑了起来:“有人未必肯轻易服输呢。”

    安平公主道:“别比了,一起回去!”

    七七有些犹豫,就在此时天空中又是一个炸雷响起,她咬了咬嘴唇,终于准备答应下来,轻轻扯了扯马缰,准备让黑马折返回头的时候,一道炫目的闪电撕裂了深沉的天幕,也深深刺痛了黑马的神经,那匹黑马忽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嘶鸣,竟然受惊了,再不听七七的指挥,朝着西南方向一路狂奔而去,七七吓得牢牢抓住马缰,身躯低伏在马背之上,生恐被黑马甩出去。

    安平公主察觉形势突变,也是花容失色,慌忙催马去追赶七七。

    此时胡小天已经风驰电掣般赶了上来,来到安平身边放缓马速,大声道:“小公主呢?”

    安平公主指了指远方,那匹黑马驮着七七越跑越远,此时已经在远方的天际边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距离第四只有44张月票,这点差距对我们来说不是距离,众人拾柴火焰高,关键时刻,章鱼岂能不添一把火,送上第三更,求月票,只剩下最后一天了,大家兜里的月票该清仓了,再捂下去真要发霉了,冲上第四还有两章更新伺候着,兄弟姐妹们,该咱们医统展现下实力了,无论你们冲是不冲,章鱼冲上去了,你们难道忍心看着我落单……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