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三章【红山马场】(下)
    樊宗喜又道:“福贵跟我说过,当年你曾经救过他的性命。”

    胡小天道:“我都不记得了!”

    樊宗喜道:“一入宫门深似海,我们这些人从走入宫门的那一刻起,好像从头活过一次,其实入宫和出家没有太大的分别。”樊宗喜眯起双目,此刻的目光显得虚无而飘渺。

    胡小天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其实就六根清净而言,入宫比出家更为彻底一些。

    红山马场是距离皇城最近的马场,也是皇宫马场之一,这里依山傍水,水草肥美。是康都难得的一处静谧所在,通常皇室御用的爱马全都寄养在此。马场由御马监负责管理,樊宗喜又是这里的具体负责人,平日里呆在这里的时间甚至比宫内还要多一些。

    穿过康都繁华的街道,径直出了西门,沿着林荫大道向北行进约有十五里,红山马场已然在望,马场四周全都用杉木栅栏围拢,高度在两丈左右,顶端削尖,每隔百丈设有一个哨塔,上方有卫兵日夜驻守。

    樊宗喜一行距离马场大门还有一里多路的时候,马场大门已经缓缓拉开。樊宗喜一马当先,首当其冲进入马场之中,虽然已是中秋,马场的草色仍然青翠碧绿,遥遥望去,一直蔓延到远方红山的脚下,红山的顶部已经被-长-风--学--秋色染红,远远望去,好像山顶被烧着了一样,其实是山顶种满了红枫,到这个季节,枫叶已经完全泛红,所以形成了这样的奇观。

    一条小河蜿蜒崎岖,阳光下犹如一条金色丝带萦绕在红山脚下,在红绿两种不同的眼色之间勾勒出泾渭分明的界限。天空碧澄如洗。不见一丝云层,迎面送来凉爽的秋风,夹带着野花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

    两名骑士飞马迎向樊宗喜,这两人全都是御马监的执事太监,在距离樊宗喜还有十丈左右的时候翻身下马。屈膝半跪在地,恭敬道:“属下参见樊少监!”

    樊宗喜眯起一双细目,握住马鞭的手轻轻挥动了一下:“起来吧!董太卿何在?”

    右侧那名太监道:“启禀少监大人,最近从西疆进贡了五十匹马,加上新近筛选的那一批,共计有一百多批,这两天宫中过来挑马的络绎不绝,董公公在清风口陪着挑马呢。”

    樊宗喜道:“什么人过来了?”

    那太监道:“三皇子!”

    樊宗喜听到来人是三皇子龙廷镇,略一沉吟。旋即就催马向清风口而去,龙廷镇乃是新君龙烨霖的第三个儿子,也是龙烨霖最为钟爱的一个,龙烨霖共有七名子女,六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就是胡小天一路护送到燮州的七七。龙烨霖登基之后,就开始考虑太子的人选,这也算得上吃一堑长一智。从他老爹那里得到了教训,为了防止后宫争斗。尽早将太子的人选定下来,可以省却很多的麻烦。放眼他的七名子女之中,论武功心计首屈一指的就是三儿子龙廷镇。不少心腹近臣也都赞同他的想法,只是这龙廷镇并非简皇后所生,而且立他为太子就坏了长子继位的规矩,简皇后为他诞下大儿龙廷盛。龙烨霖虽然嫌弃大儿子性情暴烈鲁莽,可是他毕竟是正妻长子,且龙烨霖自己就以长幼有序的道理继承了大统,总不能登基之后就坏了规矩,所以只能暂时将立太子的事情押后再议。

    清风口位于红山脚下。新近引入马场的一百多匹骏马都在此地放养,马场的执事太监董太卿正陪同在三皇子龙廷镇身边,龙廷镇今年二十一岁,他长身玉立,相貌英俊,此刻正站在草丘之上观察在河边吃草的马群,在他的身后还有几名随从。

    樊宗喜和胡小天一行来到草丘前翻身下马,齐齐跪倒在地,朗声道:“御马监樊宗喜参见皇子殿下。”龙廷镇虽然是皇子,可是至今尚未封王。应该是龙烨霖从自己和这帮兄弟的事情上得到了教训,在封王一事上尤为小心。

    龙廷镇双手负在身后,目光仍然盯着远处的马群,心不在焉道:“起来吧,樊宗喜,你帮我看看哪匹马最好?”

    樊宗喜站起身来,跟在他身后的胡小天等人全都跟着站了起来。

    胡小天这才仔细看了看这位新鲜出炉的三皇子,要说这龙廷镇长得也算英俊潇洒和周王龙烨方还有几分相像呢,只是不知这货是不是和龙烨方一样,也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角色。龙廷镇给胡小天的感觉并没有太多的特别之处,可是当胡小天看到龙廷镇身后两人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却见龙廷镇背后一名小太监挤眉弄眼地望着他。那小太监眉清目秀,脸上稚气未脱,根本就是小公主七七所扮。

    胡小天看到七七居然在这里,心中懊悔不迭,早知会在这里遇到她,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跟着樊宗喜前来红山马场。

    和七七并肩站立的那位原本背对着胡小天,此时缓缓转过脸来,她也是一身蓝色的太监服,可却掩饰不住丽质天成,眉目如画,眼波流转之间变幻万种风情,正是胡小天在储秀宫中惊扰的安平公主。

    胡小天此时感觉到后背一股冷气蹿升上来,今儿是怎么了?居然跟她们在这里相见?安平公主那天在储秀宫都没有揭穿自己,以她善良温柔的性情应该不会为难自己,可七七那刁蛮的小丫头却难以捉摸。魏化霖就是死于他和七七的联手之下,自从那日之后,胡小天便刻意回避和七七见面,还好她也没有主动找上自己,本以为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以后谁都会避免相见,却想不到终究还是在这里遇上,但愿七七别再找自己的麻烦才好。

    安平公主显然也认出了胡小天,俏脸没来由红了起来,越发显得明艳不可方物。

    胡小天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太监也是个如此美好的行业,连安平公主这样倾国倾城的美女都加入了这个欣欣向荣的行当,看来当太监也是大有可为的。

    七七看到胡小天顿时眉开眼笑,胡小天却因为她诡异的笑容而心里发毛,把脑袋耷拉得更低,有种脚底抹油转身快溜的冲动。可既然来了,就不能说走就走。

    龙廷镇指向马群中的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道:“那匹马如何?”

    樊宗喜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恭维道:“皇子殿下果然好眼力,那匹马乃是西疆进贡的大宛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神骏非常。”

    龙廷镇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将那匹马给我牵过来,我要试试它的脚力。

    樊宗喜赶紧安排手下人去做,这当儿功夫七七走到胡小天的身边,故意咳嗽了一声。胡小天把腰躬的更低,只当没看见她。

    七七一伸手就把他的耳朵给揪住了:“喂,你不认识我?”一句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来。胡小天道:“公……”他本想说公主殿下,可七七冷哼一声将他打断。

    这货灵机一动:“公公有何吩咐。”

    七七听到他叫自己公公,不禁笑了起来。

    樊宗喜在宫内多年,虽然他并不认识七七,可是安平公主他是认识的,一眼就看出跟在龙廷镇身后的这两名小太监全都是女子所扮,从七七的做派来看,隐约猜到了她很可能是当朝公主,不然哪个小太监也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在三皇子的面前放肆,所以樊宗喜也没有插话。

    龙廷镇向七七看了一眼,并没多说话,看到有人已经将那匹枣红色的大宛马牵了过来,于是迎上前去,一群人众星捧月一样将龙廷镇护送了过去。

    胡小天仍然站在原地,耳朵被七七给揪住了,想走也不能走。

    “七七!你不要为难他!”却是安平公主帮胡小天说话。

    七七这才放手,胡小天看到四周已经没有其他人,这才向两人深深一揖道:“多谢安平公主!”

    七七柳眉倒竖道:“你怎么不谢我?只谢我姑姑?”

    安平公主道:“七七,他只是一个小太监,你不必为难他了。”

    七七瞪了胡小天一眼道:“小太监,姑姑,你可不了解他,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胡小天一脸尴尬,这位小公主说话太不给面子了,老子不是好人,你又是什么好人了?杀魏化霖你也有份。不但有份,你还是主犯,老子最多也就是个帮凶。

    安平公主温婉笑道:“你看你把他吓得已经面无人色了,咱们还是去看看热闹吧。”一句话化解了胡小天的尴尬。

    胡小天内心中却颇为抗议,我何时害怕了?面无人色?我是脸不红心不跳,只是不想跟这刁蛮公主一般见识罢了。三人一起走下草丘,河岸边一匹黑色骏马吸引了七七的目光,她顿时忘记了身边的胡小天,欣喜道:“把那匹马给我牵过来!”她毕竟是小孩子性情,朝着那匹黑色骏马一路飞奔而去。

    安平公主颇为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胡小天依然毕恭毕敬走在她的身侧,安平公主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轻声道:“你不是司苑局的吗?何时调来了这里?”

    距离前三有些遥远,距离第四只有一百五十张票的差距,临近月底了,诸君兜里的月票一定有不少存货,章鱼准备狠狠敲诈一下,今天只要冲到第四名,再来三更!这个周末章鱼决定哪儿都不去了,老老实实蹲在家里,埋头码字,兄弟姐妹们,只要你们敢给我支持,章鱼就敢灿烂,不信咱们试试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