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三十一章【旧怨】(上)
    慕容飞烟一旁道:“其实现在你并不适合与胡大人他们相见,朝廷虽然赦免了胡大人的死罪,但是对他平日里监视甚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朝廷的注目之下,你若是去见他们,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担心胡小天过于思念家人才会这样说。

    胡小天其实对大局看得很清楚,他微笑道:“放心吧,我分得清轻重。说说你们,那个神策府怎么样?”

    慕容飞烟道:“组建神策府的据说是太师,可是至今太师都未出面,真正出来主持的是他的儿子博远。我被编入了燕组,目前只是例行训练,很少有机会见到博远,展大哥进阶飞羽卫,了解到的实际情况应该比我更多一些。”

    展鹏摇了摇头道:“自从进入神策府之后就是训练,并没有分派给我们任何的任务,只说我们这些人将来会负责护卫皇上的安全,至于其他并没有提起过。”

    胡小天道:“护卫皇上的安全有大内侍卫,有御林军,再搞个神策府出来是不是多余?太师?是不是承焕?”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人,他倒是有些本事,皇位更替,居然仍旧稳坐钓鱼台,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胡小天暗叹,承焕这种人才懂得审时度势,并没有受到这场朝堂风云的波及,自己的老爹和史不吹等人全都是误判形势,站队错误,所以才落到了如今的下场。

    几人又聊了彼此的近况,因为权德安也没有给胡小天明确的任务,所以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静待老太监的下一步安排。

    展鹏并没有呆太久的时间,提前离开了酒楼,有意无意留给胡小天两人一些单独相处的时间,其实展鹏在承恩府袭击权德安的时候就已经看出。胡小天和慕容飞烟之间必有情愫,否则慕容飞烟又怎能舍身忘死前往救他?

    展鹏离去之后,慕容飞烟明显变得局促起来,垂下双眸。黑长的睫毛瑟缩了几下,双手抓住衣襟搅动起来。

    胡小天看到她忸怩的神态,心中越发觉得可爱,挪动椅子向她靠近了一些,慕容飞烟螓首低得越发厉害,小声道:“我也该走了!”

    胡小天道:“刚刚见面就走,你心中难道就没有一点不舍的?”

    慕容飞烟道:“你休要说那种混账话,不然以后……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话没说完,香肩已经被胡小天搂住,慕容飞烟觉得自己真是没用。在胡小天的面前连一丝一毫的抗拒力都没有,她想推开胡小天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想起胡小天现在的遭遇,她又不忍心推,也不舍得推。胡小天拥住娇躯。低头吻上她的樱唇。

    慕容飞烟嘤!的一声,将俏脸埋入他的怀中,双手紧紧搂住了他。

    胡小天道:“也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感觉自己活得像个男人。”

    慕容飞烟听到他这么说禁不住笑了起来,红着俏脸将他推开,一双美眸晶莹发亮:“你分明就是个假……”太监两个字没说出口,实在是不好意思。

    胡小天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越发痛苦,飞烟,其实我在皇宫之中每日过得都是心惊胆战,真要是被别人发现了我的秘密,岂不是要把我拖进净身房,将我给彻底喀嚓了。”

    慕容飞烟道:“喀嚓便喀嚓了。省得你这个坏蛋以后再祸害女孩子。”

    胡小天攥住她的柔荑道:“你舍得?”

    慕容飞烟红着俏脸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胡小天道:“若是我被喀嚓了,你岂不是一辈子都成不了真正的女人,也没机会帮我生小小天……”

    慕容飞烟宛如被蛇咬了一样摔开他的手臂,捂着俏脸站起身来:“谁要帮你生……”

    胡小天道:“你啊,为我死都不怕。生几个孩子难道还害怕吗?”

    慕容飞烟道:“不理你了,总是占我便宜!”她整理了一下云鬓,舒了口气道:“该走了,我还要去神策府,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胡小天也清楚现在并非缠绵之时,点了点头道:“我先走。”

    慕容飞烟看到他要离开,芳心中又生出不舍,小声道:“小天,你凡事都要小心。”

    胡小天勾住她的纤腰,将她揽入怀中,用力挤压她的娇躯,直到慕容飞烟被挤压得喘不过气来,又低头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记:“放心吧,我还要留着这条性命陪你游历天涯海角。”

    慕容飞烟一双美眸蒙上晶莹泪光,轻轻点了点头,搂住他的脖子,光洁的额头抵在他的前额之上,柔声道:“我等你,无论怎样我都等你。”

    胡小天道:“等我生孩子?”

    慕容飞烟羞涩地拧动了一下腰肢,试图摆脱他对自己隐秘处的压迫。胡小天却托住她的**更加用力的挤压着她。慕容飞烟终于放弃了反抗,紧紧抱住他的身躯,俏脸紧贴在他的耳边,柔声道:“你一定要完完整整的回来!”

    完完整整这四个字说来容易,真正在宫中想要保持完完整整可并不是那么的容易。胡小天还算幸运,至少目前他还是完整的。

    离开三喜酒家,上了高远的马车,高远驱车离开驮街,他向胡小天道:“天哥,不如我跟你一起去皇宫做事吧,也好有个照应。”

    胡小天哑然失笑,显然这孩子还不知道入宫意味着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自己这般幸运,胡小天道:“小远,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没在宫内扎稳脚跟,等一切稳定下来,咱们再考虑这件事。还有,我爹娘如今在水井胡同,经过这次的浩劫,家道中落,他们身边已经没有人照顾,我想你帮我去他们身边尽孝,不知你可否愿意?”

    高远非常懂事,他点了点头道:“天哥放心,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耳边忽然听到一阵骏马的嘶鸣声,间或传来粗鲁的叱骂声。胡小天掀开车帘望去,却见一旁的马圈旁,一名矮壮的汉子正在挥鞭抽打一匹小马,那马儿浑身泥泞,体瘦毛长,被抽打的遍体鳞伤。因为被套马索套住脖子,虽然竭力挣脱,却仍然无法逃脱束缚,只能承受对方的鞭挞,那小马不停蹦跳,始终没有放弃反抗。

    高远看到此情此景,一双眼睛不由得红了起来,他自小受尽欺凌,尝尽人间疾苦,看到此情此景不禁感同身受,他怒道:“住手!”这一嗓子只是让那矮胖的汉子停顿了一下,当他看清出声制止自己的只是一个黑瘦的小孩子,唇角泛起不屑的笑意,继续扬鞭抽打那匹小马。

    高远勒住马缰从车上跳了下去,胡小天担心这孩子吃亏,赶紧掀开车帘走了下去。高远眼睛红红的指着那马贩叫道:“你给我住手!”

    马贩愣了一下,停下抽打,皮笑肉不笑道:“小娃娃,我教训我的马干你什么事情?”

    高远道:“它只是一匹未成年的小马,你怎么忍心这样虐打它?”

    马贩笑了起来,他身边的一帮看客也都跟着笑了起来,那马贩道:“你要是觉得可怜,就将它买走,二十两银子,只要你出得起钱,我现在就将它给你。”其实这是马市之上很常见的一种经营手法,一些马贩子会拉来瘦小羸弱的马当众虐打,皆因这种马往往卖不到一个好价钱,通过这种方法可以激起某些围观者的同情心,凑巧的话还可以卖到一个好价钱,这种经营策略虽然有效,可毕竟阴损了一些,还有虐待动物之嫌。

    胡小天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可高远并不清楚,他听到对方要二十两银子顿时一怔,他身上的确没带这么多钱,虽然胡小天留给了他一笔钱,可他也不可能随时都带在身上。他出身穷苦,平日里根本舍不得花钱,听到二十两已经是个天数字。

    围观百姓一听这马贩狮子大开口,一个个纷纷摇头,坑一个孩子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高远道:“你不许打他,我……我回头拿给你……”

    那马贩哈哈笑道:“小娃娃,你身上只怕连一两银子都没有吧,我的马,我当然想打就打!”他扬起鞭子照着马背上又是狠狠一鞭,抽得那小马越发凄惨地叫了起来。

    胡小天暗骂这马贩卑鄙,他缓步走了过去,向那马贩道:“我给你二十两银子,你将这马送给这位小兄弟吧。”

    马贩看到胡小天的装扮,已经看出他是宫里的太监,马贩笑道:“哟,原来是位公公大人,可我说得二十两只是给孩子的价格,对他我可只要了半价,若是公公想要,这马可不是这个价钱了。”这帮市井马贩都是极为奸猾,他们见惯风浪,一眼就从胡小天的穿着打扮上看出他在宫内也就是个底层小太监,没什么地位,所以趁机坐地起价。

    胡小天道:“那是多少?”

    马贩伸出四根粗短的手指在胡小天面前用力晃了晃道:“四十两银子。”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