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九章【锋芒毕露】(上)
    七七看到胡小天表情复杂,知道他此时已经一筹莫展,微笑建议道:“不如你去储秀宫听差,至少我能保住你的性命。”

    胡小天拉住七七的手臂道:“公主,此时非同小可,毕竟是两条人命,依我之见,咱们只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七七眨了眨眼睛,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低声道:“你是说,咱们将他们毁尸灭迹,然后将这件事推个一干二净。”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我刚刚问过,只有他们两个来到这里,而且看到他们进来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也不知道内情,而且我可以保证他不会提起和这两人相关的任何事。”

    七七道:“你是不是打算将他们的尸体藏在酒桶里?”

    胡小天道:“这件事无需你操心,总而言之,你只当今晚从未来过这里,从未见过这两个人就是。”

    七七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道:“你怎样毁尸灭迹,咱俩可是同谋共犯,这种时候你不让我参予是不是太不够意思。”

    胡小天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不知皇家儿女是不是全都有点不正常,七七面对尸体毫不害怕,居然还表现出极其浓厚的兴趣,胡小天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你想参予,那好,老子就让你全程参与。

    胡小天当下找了两个空酒桶,将两具尸体脱光衣服塞了进去,然后分别朝里面滴了一滴化骨水,他也是第一次使用这玩意儿,对化骨水的效用没有什么把握,可当化骨水滴在尸体上之后,马上尸体就开始起了变化,不一会儿工夫已经化了干干净净。酒桶之中,只剩下小半桶黄色的尸水。

    七七原本还饶有兴致地看着,可真正看到眼前变化的时候。顿时超出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扭过头转向一边呕吐了起来。等她吐完。送给胡小天两个字:“你这个死变/态!”

    胡小天和七七离开酒窖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七七轻盈的步伐明显有些沉重,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不是害怕,是被恶心的。经过史学东身边的时候,她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就走。

    胡小天望着七七远去,方才长舒了一口气。史学东在酒窖门前守了这么久。发现只有胡小天和七七出来,他有些奇怪道:“魏公公呢?”

    胡小天道:“你要牢牢记住,无论任何人问你,只说咱们没见过魏公公,不然很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史学东听他说得如此郑重,慌忙点了点头,低声道:“兄弟,你说什么,我便听什么,总之咱们两兄弟在这皇宫之中患难与共。生死相随。”他也是见多识广之辈,听到胡小天这样说,心中也已经明白了个差不多。看来魏化霖和那个跟班太监十有八九是让胡小天给干掉了。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心惊肉跳,此事若是暴露,不但胡小天只怕连他也要人头落地。胡小天拍了拍他的臂膀,也觉得双腿有些发软,就在酒窖前坐下,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

    小卓子这会儿走了过来,看到他们两个问道:“胡公公,刚刚听说魏公公来,你见到没有?”

    胡小天看了史学东一眼。史学东摇了摇头道:“什么魏公公?鬼影子都没一个,我和胡公公躲在这里聊天呢。”

    小卓子也凑了过来。低声道:“你们听说没有,说内官监派魏公公过来接替刘公公的位子。明儿他就正式上任了。”

    胡小天道:“管他谁来啊,总之咱们做好自己的本份就是了。”胡小天虽然连杀两人,可是心中并无任何内疚之感,当时的情况分明就是你不杀敌,必被敌人所杀,魏化霖来到就想趁机除掉自己,胡小天都不知道他为何会对自己如此仇恨,要说今天幸亏七七在场,不然他还真没有把握对付魏化霖。虽然利用权德安送给他的化骨水将两人化了个干干净净,魏化霖毕竟不同于王德胜,他贵为内官监少监,是皇宫内显赫一方的人物,他的失踪势必会在皇城内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胡小天当晚上半夜先去伺候了刘公公,虽然不说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可刘玉章对他的知遇之恩胡小天也是铭记于心的,在床前照顾照顾老人家,也算是尽一番心意。

    等到夜深之时方才重新回到酒窖。将酒窖清理之后,又爬到密道之中,将王德胜的尸体挖出给化了,再将三人的衣服全都烧掉,至于他们的随身物品和刀剑,选择深埋在地下。昨晚这一切,确信毫无破绽,胡小天方才锁好酒窖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史学东那边应该没什么问题,他也不清楚酒窖内到底发生了什么。真正的变数还是七七,这个刁蛮小公主喜怒无常,性情让人难以捉摸,不知她会不会严守秘密?其实最稳妥的办法是在酒窖中将她一并灭口,胡小天不是没有想过,可这年头稍闪即逝,他发现自己对七七还是信任的。

    想想短短的三天内已经有三条人命死在了他的手里,虽然每次都是逼不得已,可这三人全都死在他手里却是不争的事实,想想葆葆也知道他杀人的秘密,胡小天越发感觉到这皇宫内并不安全,倘若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恐怕他想要脱身很难。

    这一夜胡小天辗转反侧,始终无法睡着。反正也无法入睡,干脆就从床上爬起,首先来到酒窖前面看了看,发现并无异常,然后又来到刘公公的房门外,看到里面的灯仍然亮着,刘玉章今天上午就会离开皇宫。

    胡小天倾耳听去,听到房间内传来刘玉章的咳嗽声,这才敲了敲房门。

    里面传来刘玉章的问话声,房门并没有关,胡小天推门走了进去,微笑道:“刘公公感觉好些了吗?”

    刘玉章这一夜也没有睡好,看到胡小天这么早又过来问候,心中不免有些感动:“小天,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睡不着!”这句话是实话实说,毕竟连杀了三条人命,胡小天能睡踏实才怪,他挨在床边坐下:“想起刘公公今日就要离开,小天心中真是不舍。”

    刘玉章充满感慨道:“打我第一眼看到你这孩子,就知道你重情义,杂家没有看错你。”

    胡小天道:“小天自从来到司苑局,得蒙刘公公处处关照,小天心中早已当公公是我的亲人一样,公公此次离宫,不知咱们何时才能相见。”

    刘玉章道:“小天,你也不必太过伤心,以你的聪明才智,在宫中出人头地只是早晚的事情,我走后,你切记要低调做人,这宫里面人心叵测,勾心斗角,为了争宠上位,无所不用其极,杂家老了,离开这里之后,便不能帮你什么了,一切都得靠你自己。”

    胡小天道:“刘公公放心,小天知道应该如何去做。”

    刘玉章道:“陛下自从登基之后,性情改变了许多,这宫里的争斗也一日强似一日,在皇宫中求生存,须得记住要明哲保身,不该你管的事情,千万不要过问。”

    胡小天又点了点头,比起老谋深算的权德安,刘玉章更像是一个慈祥的老人,他对自己的关心并没有任何的目的,只是出于当初对老爹的感激。在感情上,胡小天和刘玉章反倒更接近一些。

    胡小天道:“若是以后我还能经常出宫采办,我一定会经常去看您。”

    刘玉章微笑道:“我家里的大门任何时候都会向你敞开。”

    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胡小天起身道:“刘公公,我去看看。”

    没等他走到门前,房门已经被推开了。却见门外站着十多名太监,手中都打着灯笼,灯笼上印着内官监的字样。无论对方是谁,这样连门都不敲,就推门而入实在是太不礼貌了,毕竟刘玉章目前还是司苑局的掌印太监,又是当年抚养皇上成人的有功之人。

    刘玉章怒道:“什么人如此无礼?”

    十多人分成两队,一名身穿紫色长袍,外披黑色外氅的年轻宦官从队伍之中走了过来,他相貌生得极其秀美,眉目如画,粉面朱唇,倘若不知道他的身份是个太监,还会以为他是女扮男装。

    胡小天心中暗赞,这货莫不是个人妖,怎么生得如此标致,比女人都要漂亮妩媚。

    刘玉章却认得来人,正是内官监提督姬飞花,也是目前皇上身边最宠幸的宦官,自从龙烨霖登基之后,姬飞花的地位便迅速提升,在宦官之中的地位仅次于司礼监的权德安。此次决定以魏化霖前来接替刘玉章的位子,便是姬飞花在背后起到了作用。

    姬飞花笑了起来,他的笑容妩媚之极,一举一动居然流露出女人才有的妩媚风华,只是声音仍然带着阉人明显的特征:“刘公公不必生气,这帮下人不懂事,心急探望刘公公的病情,居然忘记了敲门。”

    这理由实在是太牵强了一些,刘玉章伤了这么久,现在才来探望居然还说心急。

    刘玉章脸上没有丝毫笑意,冷冷道:“姬提督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么早来司苑局是不是着急赶杂家离开呢?”刘玉章此次请辞也属于无奈,内心中自然有着不小的怨气。

    姬飞花仍然笑盈盈道:“刘公公这是哪里的话,我此次前来,一是为了探望刘公公,二是想来找一个人。”(未完待续)R580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