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六章【公主公主】(下)
    七七道:“我就说过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

    胡小天蹬着一双眼就是不说话。

    七七道:“你怎么不说话?”

    胡小天干脆把眼睛也闭上了。

    七七怒道:“好你个胡小天,跟我装哑巴。”她用力一推胡小天的肩膀,胡小天在房梁上晃来晃去,看起来跟柳树上的吊死鬼似的。

    七七觉得有趣格格笑了起来,连续推了几次,胡小天仍然装哑巴,这小丫头玩心太重,是个蹬鼻子上脸的角色,老子就是不理你,闷死你丫的。

    七七看到胡小天就是不搭理自己也感觉有些沉闷,停下对他的晃动,冲着他道:“你这人好没良心,如果不是我在父皇面前说情,你们胡家早就被灭门了。”看到胡小天还不说话,她咬牙切齿道:“好,你不说话,我就再用七日断魂针打你。”

    胡小天一听这可不得了,吓得赶紧眼睛睁开了:“谁没良心啊,当初是谁辛辛苦苦把你送到燮州?是谁舍生忘死把你从狼群中救出来?又是谁恩将仇报,用毒针射我?”

    七七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胡小天,笑靥如花道:“原来你不是哑巴啊,会说话啊。”

    “你才哑巴呢?老子认识你算我到了八辈子的霉。”

    七七似乎被胡小天的这句话给吓到了,伸手捂住嘴巴:“嗬!你居然要当我老子?胡小天啊胡小天,你还真是胆大妄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知不知道这句话就是犯上不敬,就凭你这句话我就能奏明父皇将你们胡家满门抄斩。”

    胡小天道:“爱咋地咋地,我现在生不如死,大不了你把我脑袋也砍了,十八年后,我还是一条好汉。”他算准了七七应该不会拿自己怎样。

    七七笑盈盈道:“真看不出来,你居然有些骨气。”

    “我有的是骨气!”

    七七道:“有脚气都没用啊,识时务者为俊杰。”

    胡小天道:“你到底想怎样啊,我现在都惨成这样了,你还缠着我阴魂不散,我他妈是不是上辈子招你惹你了?”

    七七听到他爆粗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感到非常新奇,眨了眨美眸道:“胡小天,告诉你一个秘密,不知为了什么,看到你倒霉,我就打心底高兴。”

    “变态!”胡小天低声骂道。

    七七忽然抽出一支短剑,抵住胡小天的咽喉道:“大胆狂徒,你居然敢骂我?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吗?”

    胡小天闭上双目道:“但求一死,但求速死,但求成全!”

    七七道:“你越想死,我越不让你死,我就是要折磨你,看着你生不如死。”

    胡小天实在对这个古怪刁蛮的公主无可奈何,知道越是搭理她,她反倒越来劲,干脆闭上眼睛,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总之老子就是不搭理你。

    七七正准备变着法子折磨胡小天的时候,忽然听到小太监在外面来报,却是皇后找公主过去。

    胡小天这才知道自己进来的地方根本就不是馨宁宫,分明是小公主跟那帮宫女太监串通一气把自己给带到了这里,这间宫室应该是小公主的住处。

    七七应了一声,伸手在胡小天的额头上敲了一记:“木头一样,一点都不好玩。我去母后那里请安,你呀,安安生生在这里吊着吧。”

    她离去之后,胡小天暗暗用力,权德安传给他的十年功力虽然并未融会贯通,可是也是相当惊人,区区绳索又怎能将他困住,双膀用力向外一分,蓬!的一声将绳索崩断,胡小天落在了地上,他揉了揉有些酸麻的双臂,被倒吊了这么半天,脑袋也有些充血,看到帷幔后茶座上放着一壶香茗,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来就喝,想起刚刚七七的作为,胡小天心中暗骂,想折磨我?老子只是可怜你未成年,不然嘿嘿……

    此时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胡小天心中骇然,没想到七七这么快就回来了,赶紧藏身在帷幔之后。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胡小天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今儿不给你这个刁蛮公主一点教训,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当然他也算准了七七只是玩心太重,并不是当真要害她,不然她也不会让权德安出面帮忙。

    湖绿色的倩影刚刚走过帷幔,胡小天便冲了上去,一手搂住她的香肩,玄冥阴风爪已经扣住了她的咽喉。

    胡小天搂住对方的时候已经觉得不对,七七虽然身材不矮,可毕竟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记得过去是片平坦的飞机场啊,缘何这胸部突然就发育得如此饱满。

    绿衣少女被这猝然发生的状况吓得花容失色,不过她马上就镇定了下来,一双美眸不怒自威,眉宇之间充满了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度。

    胡小天意识到自己抓错了人,看来被七七倒吊了这么久多少也影响到了他大脑的判断力。他也没想到怎么会有一个陌生少女走入这座宫室中,所以才会闹出这场乌龙,可无论怎样事情都已经做错。

    一个人的衣服可以随便穿,但是气度却是伪装不来的,正所谓穿龙袍不像太子。单从眼前这位绿衣少女那份高贵的气度,就能够判断出她一定也是皇家的金枝玉叶,其实这并不难猜,能够随便出入后宫的肯定不是普通人家的闺女。只是胡小天目前判断不出她是贵妃还是公主,右手搭在她脖子上低声道:“敢叫我就掐死你!”这货也是骑虎难下了,总不能现在放开人家,跟她说是在开玩笑。

    那绿衣少女显得颇为惊讶,在皇宫之中这么大胆的奴才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一双清澈见底的美眸眨了眨,明显在告诉胡小天,她不会呼救。

    胡小天低声道:“我认错人了,刚刚那个疯丫头把我吊起来打,我以为你是她……”他这才将右手放松了一些,绿衣少女粉颈之上已经被他捏了五个清晰的指印,这货下手也够狠的。

    绿衣少女喘了口气,小声道:“你好大的胆子,不要性命了吗?”她的目光看到地上断裂的绳索,想起胡小天刚刚的话,大概猜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胡小天道:“我绝无加害之心。”

    绿衣少女道:“你这样对我,还敢说绝无加害之心。”

    胡小天正想说明,却听到外面传来七七的说话声,他顿时慌了神,绿衣少女见他如此慌张,不禁有些想笑,嘴唇露出浅浅的笑意,就足以颠倒众生,笑过之后又觉得不妥,赶紧收敛笑容。

    胡小天道:“得罪了!”他捂住绿衣少女的嘴唇,向后方撤去,试图找个藏身之处,可他对这里的环境又不熟悉,又能去哪儿藏起来。他找来找去,目光落在了瑶床之上,倒不是想往床上躲,而是想钻到床下躲起来。

    绿衣少女看出了他的意图,嗯嗯有声,似乎想说什么,然后用眼神给胡小天递了一个信号。胡小天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里面还有一道门,于是带着绿衣少女走了进去,进入之后方才看到这是一间书房,房间四壁全都摆得是满满的书架,靠西墙的地方有一道木梯通向上方阁楼,胡小天押着那绿衣少女爬到了阁楼之上。

    刚刚藏好,就听到七七已经带着几名宫女太监走了进来,看到地上断裂的绳索,七七明显吃了一惊,她愕然道:“那小子呢?喂!你们居然把他放走了?”

    几名宫女太监慌忙就跪了下来,解释道:“小公主,刚刚我们都跟您一起去见皇后,我们也不知道他会逃走。”

    七七显得意兴阑珊,跺了跺脚道:“一点都不好玩,本来想狠狠戏弄戏弄这个小太监,却被皇后给搅和了。”

    一名小太监为她献计道:“小公主,不如我们前往司苑局再将那小太监抓过来,让小公主好好玩个够。”

    胡小天听到这里心中暗骂,玩你妈个头,老子又不是玩具,有什么好玩的?绿衣少女嘴巴虽然被他掩住,可下面的对话却听了个清清楚楚,一双美眸望着胡小天不由得露出几分笑意,显然是同情这小太监倒霉的遭遇。

    七七扁了扁嘴:“不玩了,待会儿姑姑会过来找我,让她看到就不好了。”

    一名太监道:“安平公主说好了过来的,却不知怎么还没到。”

    胡小天听到安平公主四个字内心不由得一震,他最早听说这位公主的名字还是从周王龙烨方的嘴里,知道安平公主是周王龙烨方的同胞妹妹,却没有想到会和她在这样的一种情形下相见。他的手从安平公主的嘴唇上移开,向她做了个别说话的手势,其实胡小天此时已经有了听天由命的准备,真要是安平公主现在大叫,他也只有束手被擒了。

    安平公主一双美眸望着他,目光如同夜空中的星辰那般温柔,似乎并没有责怪他的无礼。在这位温柔如水的公主面前,胡小天感觉有些汗颜了,别人越是宽容高尚,越是映衬出自己的卑鄙龌龊,对比实在是太鲜明了。不过这安平公主和七七都是皇族嫡系,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七七显然是个闲不住的丫头,在下面不停踱步,念叨道:“姑姑怎么还不来。走,咱们出去看看。”

    一群人再度出门。

    新的一周又已到来,求推荐票,希望每位读者投出一张,咱们能够冲入周推榜,谢谢!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