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别有洞天】(下)
    胡小天仍然保持着后仰的姿势,双掌对准葆葆的臂膀轻轻向上一托,就化解了葆葆的这次攻势,然后化掌为爪,双手鬼魅般从葆葆分开的门,直接探到了她的胸前,准确无误地落在她的双/峰之上。爱玩爱看就来。。玄冥阴风爪,胡小天在这方面下得苦功不小。

    葆葆这一连串的攻势又牵动了伤口,痛得她动作走形,身体差点摔倒,若非胡小天这对爪支撑,她肯定已经平趴在地上了。

    胡小天也是手下留情,这一爪终究没狠心抓下去。轻轻一推,将葆葆推到一边,自己向后退了两步,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握着那柄短剑,平伸向前方道:“你不要误会,我刚才是取这柄短剑的。”

    葆葆刚才跟他这几招比拼落尽下风,明白自己根本不是胡小天的对手,唯有忍辱负重咬了咬樱唇道:“你这淫/贼竟敢辱我……”

    胡小天叫苦不迭道:“天地良心,我一个太监哪有那个心思,别说是你,就算是天下无双的美人脱光了躺在我面前,我一样不为所动。”

    “你……太监……卑鄙无耻!下流!”葆葆骂完方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

    胡小天终于发现做太监的好处了,揩油也能揩得如此理直气壮。

    葆葆指了指那柄短剑道:“把短剑还给我!”

    胡小天道:“还是我先帮你收起来,以免你误伤他人。”

    他朝毛毯的方向看了一眼:“葆葆姑娘。你还是尽快将那身衣服换上,我送你回宫。”

    葆葆虽然想夺回自己的短剑。可是从刚才胡小天出手的情况来看。自己肯定是没指望打赢他,只好暂且压下这个念头,恨恨点了点头道:“你出去!”

    胡小天道:“我对葆葆姑娘并不放心,你躲到酒桶后面换衣服即可。”

    葆葆对他实在是无可奈何,只能捡起地上的衣服,躲到远处酒桶后面换了。不知为何她对这个小太监充满了防备。生怕换衣服的时候这厮会突然跑过来,连她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想法非常可笑,迅速换了衣服出来。看到胡小天仍然在原处等着,她咬了咬樱唇道:“你当真放我走?”

    胡小天道:“你要是实在不想走。我不介意把你关在酒窖里面。”

    葆葆呸了一声,她向楼梯走去。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你最初喂我的药丸是什么毒/药?”

    “总之是毒/药,你没必要问那么清楚,只要乖乖听话,我自然会定期给你解药。”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酒窖大门处。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外面也是繁星满天。小卓和小邓两个仍然恪尽职守,老老实实守在大门外,看到胡小天两人进去这么久才出来。幸好两人一个是宫女一个是太监,否则这么久,什么事情都发生了。不过即便是宫女太监,皇宫也有假凤虚凰的事情发生,小卓和小邓在宫的日较久,两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

    胡小天将酒窖锁了,让两人将葆葆送往凌玉殿。离去之时不忘给葆葆带上一坛杨梅酒,又叮嘱两名小太监,若是途遇到盘查,只说葆葆是不小心摔倒弄脏了衣服,所以才换上了太监的衣服。胡小天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看到葆葆虽然穿着太监的服装,娇躯仍然玲珑有致,尤其是峰峦起伏的胸膛,一眼就能够看出她是个女的。葆葆一旁听着,不由得暗暗心惊,胡小天果然心思缜密,任何的细节都被他考虑到了。

    送走葆葆,用完晚饭之后,胡小天带着铁锨再度回到酒窖之,王德胜的尸体尚未处理,尸体旁边还防着我一个木匣,葆葆走得匆忙,将金创药和墨玉生肌膏都留下了。他先找了个空桶将王德胜的尸体塞了进去,然后借着灯光,取出从王德胜身上搜寻的那幅地图,却发现地图上绘制的地形图似乎和地窖有关。再联想起小卓和小邓两人始终在外面把守大门,王德胜不可能从正门进入,也就是说,这酒窖之或许有暗道存在,葆葆借着要杨梅酒的名目两次前来酒窖或许也抱着同一目的。

    胡小天仔仔细细观察那幅地图,总算从上面密密麻麻的标记看出了些许端倪,他找到地图上可能标绘的酒桶位置,发现那酒桶有被移动的痕迹,胡小天挪开酒桶,用短剑的手柄敲了敲下方的青石板,发出空空的声音,倘若没有这个地图,从几千个酒桶下面找到密道肯定没有那么容易。胡小天心暗喜,将短剑插回到自己的腰间,用力将青石板掀开,下方现出一个两尺直径的洞口,不用问,王德胜就是从这个洞口爬上来的。

    胡小天过去从未想到过酒窖下面还别有洞天,他举着灯笼向里面看了看,确信洞口不深,这才小心爬了进去,洞口狭窄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开始的时候必须要躬身爬行,爬了大约十余丈之后,就可以低头前进,再走十多丈,地洞又宽阔了许多,胡小天的身材都可以直立前进。

    在曲曲折折的地洞走了大约有一里多路,土洞变成了石洞,周围的环境也渐渐从干燥变得潮湿,胡小天感觉应该是不断上行,再往前方,出现了三个不同的洞口,胡小天停下脚步,又将那张地图拿出来看,左边一个似乎通往一一个池塘,平心而论,王德胜的画功实在是拙劣,如果是在上面画了几条小鱼,胡小天根本认不出这圈圈是个池塘。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胡小天继续往前一探究竟,进入洞口之前,他特地在外面墙壁上用匕首做了标记,以免回来的时候找不到回头的路。沿着左侧洞口开始下行,越走越是潮湿,行了一里多路,地下已经出现了水面,胡小天举起灯笼向前方照去,却见前方大约十丈已经到了尽头,路面上全都被水覆盖。可再看地图,不但有池塘似乎还有房,怎么并不一样?

    胡小天暗忖,难道这水还藏有另外一个出口?这货决定下水一探究竟,把衣服脱了放好,灯笼插在岩壁之上,穿着裤衩,手仅拿着一把匕首走入水,方才走了两丈左右,水已经没到了他的胸口。

    胡小天游到通道的尽头,摸了摸石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向下潜去,和他预想一样,潜入水下一丈左右就发现了一个洞口,进入洞口,向前方又游出一丈,就已经出了地下水洞,胡小天缓缓向上浮起,当他的头露出水面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就在一个小湖之,头顶繁星满天,夜色深沉宛如黑天鹅绒一般,水面上荡漾着若有若无的薄雾,胡小天所在的地方生有不少荷花,荷花已经残败,水的荷大都开始枯萎,远方一座长桥宛如飞虹一般横亘于湖面之上,在小湖周围,沿岸回廊和宫殿建筑透出点点灯光。

    皇宫唯有一处的水域如此广阔,那就是位于皇宫北方的瑶池,在远处湖心的地方还有一座湖心山,下半边隐没在薄雾和夜色,亭台楼榭沿着山势而建,灯火通明,隐隐传来丝竹之声,远远望去有若仙宫。

    胡小天在黑暗辨明了方向,那里应该是缥缈山的所在,据说是皇城的最高点,山上还有灵霄池,这座缥缈山乃是皇宫的禁区,即便是普通的皇室成员,没有得到允许也不得进入其间。

    远处传来划水之声,胡小天循声望去,却见一艘兰舟正在小湖荡漾,船头的一串宫灯随风摇曳。

    胡小天不敢出声,藏身在枯荷一动不动,没多久就看到那艘兰舟已经荡漾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看得清楚,船上坐着两名女,两人都是国色天香,其一人赫然竟是今天在酒窖受伤的葆葆。

    胡小天心暗叹,当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想不到兜了一个圈会在这里遇上。

    葆葆已经换回宫女的衣服,坐在船头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荡舟的那位却是贵妃打扮,胡小天心大感好奇,不是自己看错吧,到底谁是主人谁是奴婢,居然位置倒过来了。

    葆葆轻声叹了口气,身后荡舟的那位宫装美女停下摇船,从舟内小桌之上端起一壶茶到了一杯,双手奉送到葆葆的面前,柔声道:“妹妹,你感觉怎样了?”

    葆葆接过那杯茶喝了一口,一双美眸仰望着繁星满天的夜空道:“姐姐,算起来我随你入宫也有两个月了,可事情却仍然没有任何的进展呢。”

    胡小天原本对葆葆的目的就极为好奇,今天没有问出结果,却想不到阴差阳错,自己从地洞里钻出来居然遇到她们两个躲在这里偷偷谈心事。不用问葆葆身边的那位美女就是皇上的宠妃林菀了。

    林菀道:“干爹只是说皇宫藏有密道,可是这皇宫这么大,我们应该从何处查起?这段时间能找的地方几乎都找过了,可仍然不到皇宫的十分之一,以我们的能力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未完待续。(。))

    <cen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