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四章【突然袭击】(下)
    葆葆俏脸之上表情冰冷而凝重,她借着微弱的光芒向前方望去,并没有看到胡小天的身影,表情变得越发错愕,故作惶恐道:“胡公公,你在哪里?我好害怕……”

    胡小天躲在酒桶后面看得真切,心中暗骂这宫女阴险狡诈,刚刚在老子背后突然出手,想把我给拍晕了,这会儿却又在装无辜,倘若不是被我提前察觉,可能此时已经被你所害。

    葆葆颤声道:“胡公公,你不要吓我……”她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向胡小天藏身之处摸索而来。

    胡小天暗下决心,你对我不仁,休怪我对你不义,辣手摧花也是你逼我的。葆葆越走越近,距离胡小天藏身的地方不过咫尺,她的声音却突然变得娇滴滴的:“胡公公,你好坏,故意吓人家……”

    胡小天透过酒桶的缝隙,却看到葆葆的身后一道黑影悄声无息地向她靠近,倏然之间,那黑影扬起一把雪亮的匕首照着葆葆的后心狠狠一刀插落下去。

    胡小天万万没有想到这酒窖自从除了他和葆葆之外还有第三个人在,刚才他进入酒窖的时候一直留意周围的动静,而且门外让小卓子他们把守,按理不会有人跟进来,除非那人原本就埋藏在酒窖之中。

    那黑影出手极其干脆利索,手起刀落,匕首眼看就要刺入葆葆的后心,葆葆在生死关头突然觉察到了危险的来临,娇躯一拧,宛如灵蛇一般向右滑行,饶是如此仍然没能够躲过对方的攻击,匕首划过她的左肩,葆葆手中的火折子随手扔了出去,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空翻拉远和对方的距离。

    火折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朝胡小天藏身处的这片酒桶飞来,胡小天一看这还了得,真要是火落在酒桶之上,整个酒窖非得烧起来不可,他用衣袖包住右手,一把将火折子稳稳抓住。

    在电光石火的瞬间,葆葆抓起足有上百斤重的酒桶照着那偷袭她的刺客全力扔了过去。

    那刺客躬身躲过,酒桶从他的头顶飞出,落在地上,发出蓬!的一声巨响,鲜红色的酒浆飞溅得到处都是,一股浓烈的酒香在地窖中弥散开来。火折子已经被胡小天熄灭,那点微弱的亮光瞬间消失,整个酒窖中重新归于一片黑暗。

    葆葆肩头受伤不轻,鲜血染红了她的半边衣襟,仓促之中她并未看清对方是谁,还以为是胡小天潜藏在暗处偷袭自己,轻声叹了口气道:“胡公公,你竟然敢私藏凶器加害于我,信不信我将此事奏明皇上,你免不了是个千刀万剐的下场。”

    胡小天心中暗骂,干老子鸟事,你丫害我在先,谁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在被人所伤,活该你倒霉,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却胆敢先对我信口雌黄。他决定仍然藏身不出,静观其变。

    葆葆说话的真正目的却是要吸引胡小天的注意,胡小天虽然没上当,可那名潜在的杀手却已经悄悄循声向葆葆靠近。

    葆葆倾耳听去,对方脚步挪动的声音虽然轻微但是并没有瞒过她的耳朵,在对方距离她还有一丈左右,葆葆猝然发难,扬起右手,咻!咻!咻!竟然连续射出三支袖箭。

    黑暗之中那杀手听风辨器,手中匕首连续抵挡,当当两声,他竟然将三支袖箭全都挡住,可葆葆射出的三支袖箭目的只是为了牵引他的注意,在射出袖箭的同时合身扑上,一掌印在那刺客的胸前,蓬!的一声,打得对方一声闷哼,那杀手旋即划出一刀,插在葆葆的小腹之上,葆葆虽然及时收腹,仍然被他匕首所伤,双手抓住对方的手腕,试图阻挡对方匕首继续刺入自己的身体,对方的右手已经准确无误地扼住她的咽喉。

    强大的力量扼得葆葆就要窒息过去,他手臂举起带着葆葆的身躯离地而起。

    就在这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候,胡小天从黑暗中冲了出来,举起手中的酒桶狠狠砸在那刺客的后脑上,刺客和葆葆全力相搏,根本腾不出手来对付后方的胡小天,被酒桶砸了个正着,一头栽了下去,随之跌倒的还有葆葆。倘若胡小天再晚出来一刻,她只怕就要性命不保了。

    胡小天从怀中掏出一根蜡烛,又取出先前的那支火折子一吹,点燃蜡烛,看到地上躺着两个人,男子黑衣蒙面,是被他刚刚用酒桶砸昏过去的那个。

    胡小天扯下那人脸上的黑布,当他看清对方面容之时不由得一惊,却想不到这躲在酒窖中发动袭击的男子竟然是王德胜。

    葆葆捂着咽喉,脸色苍白地看着胡小天,她的身上血迹斑斑,受伤颇重,这会儿都没能缓过气来,娇嘘喘喘道:“你……你……”

    胡小天冷冷看了她一眼,伸手将趴在地上的王德胜翻过身来,却发现一只匕首插在王德胜的心口位置,直至末柄,原来刚才王德胜被他击倒之时手中还拿着匕首,摔倒的时候,匕首不巧反转插入了他自己的胸膛。胡小天摸了摸王德胜的脉搏,再探了探他的鼻息,这货显然已经死了。

    葆葆颤声道:“你杀了他……”

    胡小天抬起双眼冷冷望着葆葆,目光中杀机隐现。

    葆葆此时方才知道眼前的小太监绝非寻常人物,面对如此场面仍然表现出这样的镇定。她低声道:“贵妃娘娘知道我来找你,司苑局的太监几乎都看到我跟你一起走入酒窖。”她说这番话已经露出了心底的怯意,显然是害怕胡小天将她灭口。

    胡小天道:“那又如何,刚才你在背后偷袭我的时候,是否想到了这些?”他的目光朝王德胜的尸体看了一眼道:“我就说王德胜潜伏在这里意图杀我,结果失手将你捅死了。”

    葆葆咬了咬嘴唇,暗暗积攒力量,准备做最后的反扑,可是在已经受伤的情况下很难说能有胜算。

    胡小天道:“你告诉我,来这里究竟是抱着什么目的?”

    葆葆道:“我……”她正准备杀胡小天一个措手不及,可看胡小天警惕戒备的样子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此时楼梯处传来脚步声,却是史学东和小卓子看到两人进入酒窖许久未归,担心他们出了什么事情,所以下来看看。

    胡小天也听到了脚步声,担心下面的情景被两人看到,慌忙喝道:“何事打扰?”

    史学东和小卓子听到胡小天的声音马上停下脚步道:“没事,就是看到公公去了这么久还没出来,所以有些担心。”

    胡小天道:“不用担心,我和葆葆姑娘说话呢,你们去外面候着,不可让任何人进来。”

    “是!”

    胡小天原本的确有将葆葆杀了灭口的打算,可是葆葆的那番话也有道理,现在同伴前来,他便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看到他和葆葆一起走入酒窖的人实在太多,真要是将她杀了灭口,自己肯定会受到盘查,今天的事情未必能够掩饰得住。

    葆葆的目光落在王德胜的尸体上,低声道:“他究竟是谁?”

    胡小天道:“王德胜!”

    葆葆一双美眸透着迷惘,似乎对这个名字相当陌生,看来她过去应该和王德胜没有打过交道。

    胡小天忽然想起一件事:“你可能不认识他,可他的哥哥是王德才,那可是简皇后身边的红人……”

    葆葆方才知道这死去的刺客居然还有这样的来历,她的内心也不由得忐忑起来,王德才的确是简皇后的心腹,倘若他弟弟死的事情被张扬出去,此人未必会善罢甘休,简皇后如果愿意为他出面,恐怕这件事还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虽然她已经深陷此事之中,但是这里毕竟是胡小天的地盘,所以她并没有表达意见,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胡小天。

    胡小天来回走了两步,迅速下定了主意:“皇宫这么大,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失踪,有些事,只要是咱们不说,别人肯定是不会知道的。”他向葆葆看了一眼,等待她的决定。

    葆葆幽然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喜欢麻烦。”眼前的形势对她似乎越发不利,胡小天绝不好对付。

    胡小天道:“你虽然不想麻烦,可是却将这么大的麻烦留给了我,这尸体又当如何处置?”

    葆葆道:“这有何难,深埋在酒窖之中就是了。”

    胡小天缓缓点了点头道:“今天的事情一旦泄露出去,下场怎样你应该知道。”

    葆葆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泄露出去,一定为你保密。”

    胡小天呵呵笑道:“需要保密的人是你自己才对,你打着贵妃娘娘的旗号来找什么杨梅,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葆葆道:“我都对你说了,现在咱们既然同在一条船上,我因何还要骗你。”

    胡小天才不相信她会将实情全都和盘托出,肯定仍然瞒着自己,胡小天也不多问,葆葆心里有鬼,谅她也不敢出去胡说八道,费尽心机前来酒窖,今次仍然没有达到目的,她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先留下她一条性命倒也无妨。

    胡小天来到她近前,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递给她道:“你吃了!”

    葆葆望着他手中那颗褐色的药丸,一时间拿不准胡小天是不是要毒害自己,不敢接过去。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