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三章【斩草除根】(下)
    胡小天道:“嘿咻就是做那种事,我绝对是原封未动的美少年,问题肯定是出在你的功法上面,你自己都未曾练过,又怎么能够知道这功法是不是有用,而且你都不懂,又怎么能指导我?”

    权德安冷笑道:“听起来你好像在嘲讽杂家。”

    “不敢,只是就事论事。”

    权德安道:“好!好!好!杂家就教你一套玄冥阴风爪!”

    胡小天听到这爪法的名字就感觉到有点阴风阵阵,吐了吐舌头道:“听起来很是拉风啊。”

    权德安冷哼一声道:“你看仔细了,这爪法只有七式,但是其中却蕴含着七七四十九式变化。”他说话间已经开始演练。

    虽然日头高照,秋风不停送来桂花香气,可是这院落中却显得阴风阵阵,地上是六具血仍未冷的尸体,院落中弥散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权德安将玄冥阴风爪从头到尾演练了一遍。

    胡小天目不转睛地看着,这算是他第一次正式学习武功招式,之所以集中精力是为了不去看地上死状奇惨的六具尸体,当然其中也有和权德安赌气的成分,你说我没天分,我便练给你看看,到底问题出在谁的身上。

    让权德安瞠目结舌的是,一遍玄冥阴风爪打完,胡小天这边已经能够依葫芦画瓢,比划得煞有其事,等他再打了第二遍,这厮居然将招式记了个纯熟,权德安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可心中却已经默认,胡小天的天分肯定没问题,应该是自己教给他的那个提阴缩阳的功法出了问题,这小子虽然奸猾,可有句话说得不错,你自己都未曾练过,又怎么知道这功法有用?

    胡小天本来还想从权德安那里多学点东西,可权德安却对再教他武功没什么兴趣,只说贪多嚼不烂,催促他早点回去,千万不要耽搁了回宫。

    胡小天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也只能作罢,临行之前又朝何月喜的尸体看了一眼,何月喜应该不敢欺骗自己,小太监王德胜设下圈套,意图谋害自己,究其原因,应该是自己顶了他的肥缺,夺人钱财,害人性命。要说自己并没有想抢他的差事。可既然王德胜今天能够买凶谋害自己,他若见到自己完好无恙,必然会再生歹念,看来对此人必须要先下手为强了。

    胡小天去市集和两名小太监会合之后,对今天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回宫的途中他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在王德胜对自己下手之前,先行将这厮铲除。

    回到司苑局,首先回到自己房间内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虽然之前的那身衣服并没有染上明显的血迹,可凡事还是小心为妙。这边刚刚换上衣服,外面就响起敲门声,却是史学东过来找他。

    胡小天拉开房门让史学东进来,史学东道:“恭喜贤弟,贺喜贤弟!”

    胡小天知道这厮向来没什么正行,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道:“何喜之有?”

    史学东道:“外面有一位漂亮的宫女找你呢!”

    胡小天以为这厮在骗自己,切了一声道:“大哥,不是因为我没带你出宫就对我怀恨在心,所以变着法子的逗我玩儿?”

    史学东道:“天地良心……”话未说完已经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娇柔悦耳的声音道:“胡公公在吗?”

    史学东听到这软糯的声音如同顷刻间喝了二两酒一般,兴奋道:“我就说没有骗你,真的是很漂亮,我来宫中这么久,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宫女,你可以怀疑我的话,但是绝不可以怀疑我的审美观。”

    胡小天看到这货心急火燎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我说东哥啊,你到底割干净了没有?”

    史学东一听他说这件事,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干净,比他妈女人都干净,只是……”这货似乎有些难言之隐,欲言又止。

    胡小天也没对他太过关注,缓步来到门外。却见一名身穿红裙的宫女亭亭玉立地站在院落之中,虽然没有史学东形容的天下无双的美丽,可也算得上是一等美女,肤色白皙,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颇具神采,看到胡小天出来,瞬间眯成了月牙儿,笑得颇为恬静:“胡公公好,我叫葆葆,平日里在凌玉殿伺候林贵妃。”

    胡小天来到皇宫内已经有不少日子了,对宫内的情况也了解了大概,这位林贵妃叫林菀乃是当今皇上的宠妃之一,胡小天来司苑局之后对林贵妃的印象开始变得深刻,主要是这位林贵妃颇为挑嘴,平日里总会产生一些奇思妙想,皇妃动动嘴,太监跑断腿,胡小天因为她的嘴巴,没少折腾。不过平日里都是太监过来传话,贴身宫女前来司苑局还是第一次。

    胡小天笑道:“不知葆葆姐姐有何吩咐?”他虽然是司苑局的采买,葆葆却是林贵妃的贴身宫女,在皇宫里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宫女太监的地位和伺候的主人有着直接的关系,皇上身边的太监地位肯定超然,除此以外,皇上宠幸哪位后宫佳丽,谁身边的奴仆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葆葆格格笑道:“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贵妃娘娘忽然想吃杨梅了,所以差我过来看看。”

    胡小天一听这根本就是给自己出难题,杨梅六七月份最多,现在已经是九月了,康都地处江北,那玩意儿又不宜储存,哪还找得到,这位贵妃娘娘也是个想当然的角色。他笑道:“杨梅结实的季节已经过了,其实当季也有不少好吃的蔬果,不如我带姐姐去里面看看。”

    葆葆道:“我也知道这要求可能难为了胡公公,只是贵妃娘娘这两日身子都不舒服,食欲不振,从昨儿到今几乎都没吃过什么东西,好不容易才想起一件想吃的东西,我这个做下人的怎么都得过来试试。”俏脸之上呈现出失落之色。

    此时史学东凑上来道:“今儿刚有一批西疆进贡朝廷的乌槮果,也是极为难得,而且口味和杨梅类似,胡公公不如带葆葆姑娘去看看。”

    胡小天瞪了这货一眼,真是多嘴,这话初听透着殷勤的意思,可仔细一琢磨,这其中就有着不小的问题,首先西疆进贡的贡品,按理是皇上先品尝的,司苑局还没有来得及给皇上送过去,即便是林贵妃得宠,也必须要有个先后,而且史学东说口味和杨梅类似,分明是这货偷吃过了。

    其实在司苑局这种事情并不稀奇,皇上没吃过的,小太监嘴馋提前偷吃几颗也没什么,但是一旦说出去,这麻烦可就大了,轻者责罚,重则治你个不敬之罪。

    史学东也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慌忙低下头去。

    葆葆笑道:“这位公公看来一定是吃过了。”

    史学东大惊失色,慌忙道:“小的怎么敢,只是看样子很像。”

    葆葆不依不饶道:“我刚刚明明听到你说味道很像呢。”

    史学东恨不能抽自己两个嘴巴子,多嘴惹货。

    胡小天冷冷道:“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给我退下去!”

    史学东知道胡小天是帮他解围,赶紧灰溜溜退了下去。

    葆葆显然被那个乌槮果勾起了兴趣,笑盈盈道:“胡公公,不如你就带我去见识见识吧?”

    事到如今,胡小天也不方便拒绝,当下点了点头道:“我之前就说要带姐姐去挑选呢。”

    司苑局虽然负责蔬果的采买和储存,但是并不负责将蔬果分派给皇宫各处,通常的程序是,尚膳监开出单子给他们,他们这边准备好,然后下午送往尚膳监,具体的清洗和分派都是尚膳监进行。

    大康地大物博,几乎每天都会有各地进贡的蔬果,司苑局在收到贡品之后会进行统计,再将单子送往尚膳监,到底什么可以送给皇上吃,什么不能吃最后是御膳房做决定,所以很多贡品根本送不到皇上那里,还有不少就干脆坏在了司苑局的库房之中。小太监偷吃贡品的事情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反正有些东西烂了也是扔掉,皇宫内的浪费也相当惊人。

    为了便于储存这些蔬果贡品,司苑局内特地挖掘了一个地窖,即便是如此仍然无法彻底杜绝浪费,地窖几经扩建,后来不知哪位司苑局的太监想出了一个主意,在司苑局设立了一个小小的酒坊,将那些多余的贡果用来发酵酿酒。因此司苑局的地下又多出了储存果酒的酒窖,现在的司苑局地下几乎全都是空的。

    平日里储存蔬果的地窖有专人看守,因为几乎每天都会有东西送往御膳房,至于酒窖反倒无人问津了,小酒坊虽然继续制作,可酿出的果酒在皇宫内似乎并不怎么受欢迎,皇上也只是偶然想起,将这些封存的果酒作为礼物赐给大臣。

    胡小天带着葆葆来到了蔬果地库,这次进来的乌椹果倒是有几筐,负责管库的太监将成色最好的选了一筐,其余的全都搁置一边,在库房呆久了也就明白了皇上及后宫嫔妃的口味,这种乌椹果口味过于酸涩,往往是无人问津的。即便是偶然有人要吃,也就是图个新鲜。

    已经二十五张月票,自我刺激下,满三十张,今天就三更,汗!章鱼怎么惨到这份上了,跟大甩卖似的,五张月票而已,俺就不信今天凑不够……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