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一百二十二章【不留活口】(下)
    胡小天这才放开了她,牵着她的手回去坐下,将自己这段时间惊心动魄的经历一一告诉了她。

    慕容飞烟听完也感觉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不过她无法否认,自己因为胡小天告诉她的这个消息心情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瞬间感觉到整个世界重新变得美好起来,有些事即便是你嘴上不承认,可心里却是默认的,尽管慕容飞烟无论胡小天怎样都不会嫌弃他,可有选择的前提下,当然要一个完整的男人要比一个太监好得多。

    欣喜过后,她不禁又为胡小天感到担心,低声道:“这么说权公公可能在筹划一个大阴谋,他想要利用你。”

    胡小天并未将权德安传给自己十年功力的事情告诉她,叹了口气道:“即便是明明知道被他利用,目前也只能被他利用,我们胡家满门的性命全都握在他的手上,我现在还不知道他究竟想让我做什么?总之这老家伙很邪门,似乎想下一盘很大的棋。”

    慕容飞烟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道:“你让我和展鹏加入神策府的事情也是他在暗中授意了?”

    胡小天道:“自然是他。”

    慕容飞烟道:“昨天我已经接到了通知,我和展鹏都通过了初选。”

    胡小天道:“不管有什么阴谋,咱们走一步算一步,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只要发觉形势不对,咱们就马上逃离京城。”

    慕容飞烟道:“目前看来逃走并不现实,你还是安心留在皇宫里面当你的太监,只是……”

    “只是什么?”

    慕容飞烟一双妙目朝他裆下瞄了一眼,瞬间又变得俏脸通红:“只是你万一不小心暴露了又当如何?”

    胡小天道:“你当我随随便便见什么人就会暴露?你放心吧,老家伙教了我一手提阴缩阳的本事,只要我练成之后,就能做到收放自如。”

    慕容飞烟将信将疑地眨了眨眼睛,提阴缩阳她也听人说过,可收放自如?到底是怎样的,有机会还真想见识一下呢,马上慕容飞烟又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弄得娇羞难耐,她发现自己被胡小天这个无耻之徒彻底给带坏了。

    胡小天也不敢停留太久,起身道:“我得走了,出来太久,容易引起他们的疑心。”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道:“我先走,对了,有件事我还未告诉你,高远也在京城,他坚持要留下来营救你呢。”

    想起那个患难与共的小子,胡小天的心中又涌现出一丝温暖,他微笑道:“有机会跟他见个面。”

    慕容飞烟和胡小天约好以后的见面方式,然后迅速离开了玉渊阁。

    胡小天等了一会儿方才出门,在门外遇到了从市集回来的小卓子和小邓子,胡小天将他们支开,是为了方便和慕容飞烟单独会面,他们下午说好了去市集了解一下当季蔬果的价格,跟奸商打交道是必须要多一个心眼的。

    三人正准备前往市集,却看到一个身穿宫服的太监迎面走了过来,远远招呼道:“胡公公!请留步!”

    胡小天并没有见过此人,不过从对方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都是皇宫中人,于是笑道:“这位公公有何指教?”

    那太监笑眯眯向胡小天作了一揖道:“胡公公,您不认得我了,真是贵人多忘事,胡公公高升去了司苑局,就把咱们尚膳监的老弟兄都给忘了。”

    胡小天向两旁看了看,小卓子和小邓子也是一头雾水,两人也未曾见过这个太监。

    那太监道:“我叫何月喜,过去啊是在尚膳监洗涮房做事的,三位公公在牛马房,后来你们高升去了司苑局,我也就补了你们的缺,去了牛马房,三位公公虽然不认得我,我对三位却是一直仰慕的很呢。”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眼前这位倒是口齿伶俐,八面玲珑。

    何月喜道:“实不相瞒,我现在跟随张公公做事,就是过去负责牛羊房的张公公,承蒙张公公眷顾,带我出宫采办,刚刚在牛市遇到翡翠堂的曹老板,听说几位公公都在这里吃饭,所以张公公差我过来,让小的请胡公公过去相见。”

    胡小天这才知道何月喜是张德福的人,要说张德福也算得上是他的恩人,如果不是张德福,他在入宫的时候就逃不过验明正身这一关,而且张德福是权德安的人,张德福找自己可能只是一个幌子,或许真正找他的人是权德安。

    胡小天道:“张公公现在何处?”

    何月喜道:“牛市那边,我带了车马过来。”

    牛市距离这边的市集大概有三里多地,胡小天想了想,决定和小卓子小邓子分头行事,让他们两个前往市集了解当季蔬果的行情,自己则乘坐何月喜的马车前往牛市去见张德福。

    马车并没有进入牛市,而是来到牛市以北的街道,在名为桂花巷的小巷前停下,何月喜道:“胡公公,要劳烦您走两步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走下马车,看到小巷入口处桂花树开得茂盛,迎面秋风送来阵阵桂花的香气,沁人肺腑,胡小天已经有日子没有尝试过如此惬意,要说心情之所以愉悦还因为向慕容飞烟吐露了藏在心底深处秘密的缘故,做男人总是要有点尊严的,至少现在慕容飞烟已经明白,自己还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想想慕容飞烟对自己的一片深情,胡小天不由得一阵感动,一个女人连自己是太监都无所谓,这才是人间真情,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谁说这世上没有柏拉图式的真爱,我们就是。

    不过胡小天也明白,真要是变成了太监,自己也未必能够保证还有这份激情,慕容飞烟能过做到柏拉图,他可做不到,归根结底自己还是一个低级趣味的俗人。

    小巷走入尽头,何月喜满脸堆笑道:“胡公公,就在这里了!”他推开院门。

    胡小天走入其中,却发现何月喜并没有跟着自己进来,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疑窦:“你怎么不进来?”

    何月喜道:“胡公公,张公公吩咐过,让我将您请来之后就在外面守着。”

    胡小天点了点头,看来张德福找自己过来果然有事情相商,搞不好就是权德安的授意。胡小天举步走入院落之中,一阵秋风吹过,淡黄色的桂花宛如飞雪般飘然落下,带着幽香的余韵飘洒在胡小天的肩头。他伸手弹去肩上的桂花,转身又向院门看了一眼,却听到院门蓬!的一声从外面关上了。

    院内响起脚步声,四名健壮的男子从里面一窝蜂涌了出来,分别占据四角。胡小天暗叫不妙,自己居然阴沟里翻船,中了何月喜的圈套,要说这何月喜也实在是奸猾,居然利用张福全来哄骗自己,理由编得如此可信,必然之前下了不少的苦功来了解自己。

    胡小天第一个念头就是逃离此地,可不等他来到门前已经听到房门被上锁的声音,显然是何月喜从外面将房门给锁上了。此时从后院又冲出一名大汉,五人全都是身材魁梧,健壮过人,一个个虎视眈眈地望着胡小天,目光之中充满凛冽杀机。最后走出的这人满面虬须,缓缓从腰间抽出一柄钢刀。

    胡小天呵呵笑道:“各位是不是找错人了?”,从对方并不掩饰本来面目的情况来看,此事非常不妙,这五人杀气腾腾,显然是想将自己置于死地,根本没想留下活口。胡小天虽然得蒙权德安传给他十年内力,但是他现在连最基本的提阴缩阳都没有修炼成功,更不用说什么空手夺白刃的本领了。

    望着五人钢刀在手,不断向自己逼近而来,胡小天不由得有些胆寒,他向周围看了看,发现门旁靠着一根门栓,一伸手将手臂粗细的门栓抓了起来,大声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光天化日之下胆敢对我不利,倘若此事败露出去,你们一个个少不得抄家灭族的下场。”

    几名大汉同时笑了起来,为首那名大汉道:“在这里,任你叫破喉咙也无人救你。”

    此时两名大汉已经率先挥刀杀到,挥舞手中钢刀照着胡小天劈头盖脸就砍了下去,显然没有打算留下任何的活口。胡小天在两人逼近自己之时,并没有决定迎上去招架,他缺少实战经验,也没有能够同时挡住两人进攻的把握,抢先向一侧跃起,试图在两人围攻自己之前跳出他们的包围圈。

    足尖在地上一蹲,双膝向下一曲,然后全力弹射而起,胡小天这一跳竟然离地飞出两丈有余,这货虽然知道自己今时不同往日,可也没能想到自己一下能跳起来这么高,几乎都飞过围墙了,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又因为重力作用一个倒栽葱向下摔去,胡小天吓得连妈都叫出来了。

    向下望去,正看到一名歹徒仰着脸向他看来,这名歹徒显然也没料到胡小天的弹跳力如此牛叉,抬起头只顾着欣赏,短时间内忘了要砍人了。他忘了胡小天可不敢忘,这种时候不是你是就是我亡,胡小天居高临下双手扬起那门栓照着下方歹徒的天灵盖猛击了过去。对方意识到应该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胡小天出手的速度实在太快,仓促之间那名歹徒只能举起钢刀去挡。

    胡小天居高临下的一击,虎虎生风,那名歹徒尚未将钢刀完全举起,门栓就已经问候在他脑袋上,噗!的一声,竟然将硕大头颅砸得稀巴烂,白红相间的脑浆迸射得到处都是。

    第三更送上,大家的手里应该有不少的免费评价票,书写到现在了,情节基本上已经展开,可以评价下了,看出味道的给个好评,不对口味的,也评价下,让章鱼有个谱儿,也好改进。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